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很感人的文章---愛爾蘭咖啡續集之三
2009/06/06 12:44
瀏覽291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女孩從未點雞尾酒,應該不太喜歡酒味,但威士忌可是刺喉的烈酒。
         
因此他必須想辦法讓酒味變淡,卻不能降低酒香與口感。所以在烤杯
         
的過程中,火候是很重要的。」


       
「這是為什麼愛爾蘭咖啡杯比一般玻璃杯耐熱,而且有兩條金線的原因。」
       
她又伸手想拿抹布,我先發制人,趕緊將抹布拿到遠處。
       
「被你發現了,呵呵。你有沒有注意到愛爾蘭咖啡對威士忌的選擇、
         
咖啡與威士忌的比例、以及杯子和煮法的要求很嚴格,唯獨對咖啡
         
的選擇卻比較隨便,只要又濃又熱就好。」
       
『為什麼會這樣呢?』
       
「除了因為女孩並沒有特別喜愛的咖啡外,也代表另一種形式的包容。
         
不管對威士忌如何挑剔,對咖啡而言,卻很寬容。酒保可能只想為她
         
煮杯愛爾蘭咖啡,並不在乎她是否能體會他的心血與執著,也不在乎
         
她是否會感動呀。」


       
「我今天還沒為你煮愛爾蘭咖啡呢,要現在煮嗎?」
       
『等會吧。妳別轉移話題,然後呢?』
       
「欲知詳情,請見下回分曉。」
       
『喂。』
       
「不這樣做,我不能確定你下星期還會來呀。」
       
『只要我還要來台北開會的話,我一定會來的。』
       
「只要你還來台北的話……
       
她喃喃自語地低聲重複這句話。


       
她又拿出愛爾蘭咖啡杯,開始煮愛爾蘭咖啡。
       
我已經仔細看過她煮了兩次的愛爾蘭咖啡,所以這次我只是看著她。
       
我從未仔細觀察她的外表,因為我一直覺得她最美麗的地方是她的認真。
       
自從知道她有愛爾蘭血統以來,我也只是覺得她帶點異國風情。
       
如今仔細一看,她除了很會煮咖啡外,外貌也很傑出。
       
尤其是那雙會說故事的眼睛。
       
「你看著我幹嘛?」她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煮咖啡要專心啊。而且妳沒看我,又怎麼知道我看妳呢?』


       
「快趁熱喝吧。」
       
『嗯。』
       
「台北愈來愈冷了,下次外套穿厚一點。」
       
『嗯。』
       
「別嗯啊嗯的,著涼感冒就慘了,尤其你又要搭夜車。」
       
『喝了愛爾蘭咖啡後就不會感冒了啊。』
       
「傻瓜。」
       
『妳在罵我呢,妳知道嗎?』
       
「快喝啦!」

「你該去坐車囉。」
       
我點點頭,準備掏出皮夾時,她又說:
       
「你是第一位聽我說愛爾蘭咖啡故事的客人,所以我堅持請客。」
       
『妳的堅持還真多。還是讓我付錢吧。』
       
「我才不要咧……」她吐了吐舌頭,接著說:
       
「下次你來時,我再講那位酒保跟空姐接下來的故事進展。」
       
『好啊。下禮拜見。』


       
「喂!」
       
我剛好走到巷口的鳳凰樹下,卻聽到她的聲音從身後追上我的耳朵。
       
『怎麼了?你後悔了,想收錢了吧?』
       
「才不呢。你的公事包忘了帶走。」
       
『喔。謝謝妳。』
       
「虧我還說你是細心謹慎的人,沒想到你這麼粗心。」
       
『如果我不粗心的話,就不會認識妳了。』
       
「為什麼?」
       
『欲知詳情,請見下回分曉。』
       
「呵呵……你別學我。快說吧。」


       
巷口路燈的光亮,從鳳凰樹葉間的縫隙,灑了下來。
       
也許是樹葉的反光作用,我終於看到她瞳孔裏的那一抹綠。
       
『我第一次來這裏是因為錯過末班飛機,而錯過的理由是研究報告忘了帶。』
       
「就這麼簡單?」
       
『簡單?你知道我得花多少粗心來創造這種嚴重的錯誤嗎?』
       
我又學了她的語氣,這讓她在樹下的身影與樹影,同時搖曳了起來。


       
『外面很冷,快回去吧。』
       
「好。」她沈默了一下,又問:「那你這樣一直搭夜車不會很累嗎?」
       
『不會。反正也沒什麼大事需要立即趕回去。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我喜歡啊。』
       
「你喜歡什麼?愛爾蘭咖啡?還是“Yeats”?還是……
       
『還是什麼?』
       
她微笑不答。
       
也好,反正我也不知道答案。


       
我仰頭看了看躲藏在樹葉間的月亮,不自覺地稱讚:
       
『這棵鳳凰樹長得很漂亮。』
       
「鳳凰樹?這是菩提樹呀!」
       
『是菩提樹嗎?』
       
「你連鳳凰和菩提都分不清嗎?」
       
『菩提本無樹,鳳凰展翅拍。本來都非樹,何必費疑猜。
         
阿彌陀佛……這是高深的禪學,妳不懂的。』
       
「聽你在胡扯。快去坐車啦!」
       
『嗯。我下禮拜再來。』
       
「嗯。我會等你。」


       
回台南沒幾天,我不小心病了。
       
剛開始還好,只是頭昏喉嚨痛而已。
       
後來發高燒,我便請了假,在家休養。
       
星期四到了,也沒去台北開會,只是在家裡昏昏沈沈地睡了一天。
       
再度到“Yeats”時,已經是兩個禮拜後的事。
       
誰知道到了店門口一看,竟然掛了個“CLOSE”的牌子。
       
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呆住了十分鐘左右。
       
只好在“Yeats”與鳳凰樹,喔,不,是菩提樹間,來回走動。
       
徘徊了約半個多小時,突然看到有個人影在遠處甩開黑暗,慢慢走來。


       
『妳怎麼現在才來?』
       
「你才等不到一個小時,我可是等了你兩個禮拜。」
       
她好像有點生氣的樣子,我只好一言不發地跟著她走進巷內。
       
她拿出鑰匙開了門,打亮了燈,走進吧檯,轉身洗杯子。
       
水龍頭哇哇地哭了出來,杯盤清脆地碰撞著,但她就是不出聲。
       
『我我上星期發高燒,所以沒來台北啊。』
       
「真的嗎?」她轉過頭來,帶著訝異與關心的眼神。
       
『嗯。』
       
「那你好點了嗎?」
       
『我病好了啊。』
       
她擦乾了手,坐在吧檯邊,用手指輕輕觸一下我的額頭。


       
『妳剛剛為什麼不說話?還有今天怎麼不開店?』
       
「生氣呀。法律規定開咖啡館的人不能生氣嗎?」
       
『沒事幹嘛生氣?』
       
「你知道上星期我等了你多久?」
       
『我當然不知道啊。』
       
「我等到天亮。」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好吧。原諒你了。」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需要加眼淚嗎?」
       
『啊?什麼?』


       
「你知道從酒保發明愛爾蘭咖啡,到女孩點愛爾蘭咖啡,經過了多久?」
       
『多久?』
       
「整整一年。」
       
『啊?這麼久?』
       
「當他第一次替她煮愛爾蘭咖啡時,因為激動而流下眼淚。為了怕被她
         
看到,他用手指將眼淚擦去,然後偷偷用眼淚在愛爾蘭咖啡杯口畫了
         
一圈。所以第一口愛爾蘭咖啡的味道,帶著思念被壓抑許久後所發酵
         
的味道。而她也成了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客人。」
       
『這一年內都沒人點愛爾蘭咖啡?』
       
「沒錯。因為只有她才點得到。」
       
『為什麼?』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繼續說:
       
「那位空姐非常喜歡愛爾蘭咖啡,此後只要一停留在都柏林機場,便會
         
點一杯愛爾蘭咖啡。久而久之,他們倆人變得很熟識,空姐會跟他說
         
世界各國的趣事,酒保則教她煮愛爾蘭咖啡。直到有一天,她決定不
         
再當空姐,跟他說Farewell,他們的故事才結束。」
       
Farewell?』
       
Farewell,不會再見的再見,跟 Goodbye不太一樣。他最後一次為她
         
煮愛爾蘭咖啡時,就是問了她這麼一句:Want some tear drops?」
       
tear drops?』
       
「嗯。因為他還是希望她能體會思念發酵的味道。」


       
「她回到舊金山的家後,有一天突然想喝愛爾蘭咖啡,找遍所有咖啡館
         
都沒發現。後來她才知道愛爾蘭咖啡是酒保專為她而創造的,不過卻
         
始終不明白為何酒保會問她:“Want some tear drops。」
       
「沒多久,她開了咖啡店,也賣起了愛爾蘭咖啡。漸漸地,愛爾蘭咖啡
         
便開始在舊金山流行起來。這是為何愛爾蘭咖啡最早出現在愛爾蘭的
         
都柏林,卻盛行於舊金山的原因。」
       
「空姐走後,酒保也開始讓客人點愛爾蘭咖啡,所以在都柏林機場喝到
         
愛爾蘭咖啡的人,會認為愛爾蘭咖啡是雞尾酒。而在舊金山咖啡館喝
         
到它的人,當然會覺得愛爾蘭咖啡是咖啡。」
       
「因此愛爾蘭咖啡既是雞尾酒,又是咖啡,本身就是一種美麗的錯誤。」


       
「好了,故事講完囉。該為你煮杯愛爾蘭咖啡了。」
       
『別偷偷地幫我加眼淚喔。』
       
「哼。就算加了你也喝不出來。」
       
『搞不好我喝得出來喔。因為你的眼淚大概是甜的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