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很感人的文章---愛爾蘭咖啡續集之二
2009/06/06 12:53
瀏覽325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12世紀開始,愛爾蘭人利用穀物製造蒸餾酒。後來傳至蘇格蘭,才慢慢
         
演變成今天的威士忌。」


       
她接著拿出一個銅製杯架,使愛爾蘭咖啡杯約呈45度角斜靠著。
       
正對著杯肚下方,有一個小小的酒精座。
       
加入兩茶匙褐色砂糖在威士忌裏,點燃酒精,以小火緩慢將威士忌加溫。
       
一面燒一面旋轉杯子,使酒杯受熱均勻,並將糖融化於威士忌。
       
烤杯的過程中,她一直屏氣凝神,絲毫不敢大意。
       
在杯裏的威士忌即將燃燒前,她迅速把杯子移走,熄掉酒精。
       
再倒入剛剛煮好的濃熱曼特寧咖啡至靠近杯上緣的第二條金線。
       
確定咖啡正好切齊第二條金線後,她輕輕吁了一口氣,擦拭一下額頭。
       
然後從冰箱中拿出鮮奶油打至發泡,緩緩倒在咖啡上,將近與杯上緣同高。
       
「先生,您的愛爾蘭咖啡。」她將愛爾蘭咖啡端到我面前,笑著說:
       
「請不要攪拌哦!而且要趁熱喝。不過要小心燙嘴。」

我靜靜地望著這杯愛爾蘭咖啡,不禁回想起三個禮拜前那個狼狽的夜。
       
那時她也是這麼認真地煮愛爾蘭咖啡吧。
       
台新銀行玫瑰卡的廣告詞說得沒錯,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愛爾蘭咖啡確實溫暖,還沒開始喝前就能感受到煮咖啡者的殷勤。
       
「喂,快喝啦。不然鮮奶油融化後,咖啡的色澤就不好看了哦。」
       
她溫柔地催促著。


       
我慢慢地喝完這杯愛爾蘭咖啡,她也只是安靜地看著。
       
直到臉頰及耳根發燙,我又重溫三個禮拜前的暖意。
       
『沒想到煮一杯愛爾蘭咖啡要耗費這麼多工夫。』
       
「其實還是可以簡單一點的。很多咖啡館為了節省時間和安全考量,
         
會先在愛爾蘭咖啡杯內加滿滾燙的水溫杯,再加入威士忌、砂糖、
         
熱咖啡,然後輕輕攪拌。最後將打好的鮮奶油浮在杯上即可。」
       
『那妳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雖然烤杯時,需冒著愛爾蘭咖啡杯可能破裂的危險,而且又耗時間……
       
她眼睛一亮,正經地說:
       
「不過簡單的煮法卻少了煮咖啡者對咖啡的堅持與認真。咖啡當然有價格,
         
但煮咖啡者對咖啡的認真和堅持,卻不是帳單上的數字可以衡量。」


       
『那麼如果我是細心而謹慎的人,妳就是堅持而認真的人囉。』
       
「算是吧。」她又笑了笑。
       
『妳認真煮愛爾蘭咖啡,我細心品嚐。可以算是天衣無縫吧。』
       
「我堅持煮真正的愛爾蘭咖啡,你謹慎幫我留意吧檯有沒有失火……
       
她清脆地笑出聲音,「我們這叫合作無間。」


       
隔著吧檯,我和她就這麼互相取笑地聊了起來。
       
我告訴她我的工作性質,還有每週四固定上台北的理由。
       
「那你上星期和上上星期為什麼沒來?」
       
『我以為愛爾蘭咖啡到處都喝的到啊。』
       
「結果呢?」
       
『我當然失望囉。』
       
我們又笑了起來,只相隔一杯愛爾蘭咖啡的距離。


       
『嗯,我該去坐車了。謝謝妳今天的招待。』
       
「你是第一位看我煮愛爾蘭咖啡的客人,所以我堅持請客。」
       
『啊?不好吧。上次妳也堅持請客。』
       
「我是老闆呀,我說了就算。」
       
『那………好吧。』
       
「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很難在咖啡館找到愛爾蘭咖啡?」
       
『當然想啊。』
       
「下次你來時,我再告訴你。」
       
『那我下次來時,妳可不能再請客了。』
       
「你說的哦!你還會再來。」
       
『嗯。』


       
從此,每次在台北開完會後,我會故意找朋友們吃個飯。
        12
點快到時,再去“Yeats”
       
推開店門後,我一定直接坐在吧檯邊。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偶爾她還有客人,他們總會驚訝我和她之間這種不需要Menu的默契。


       
『為什麼在咖啡館很難找到愛爾蘭咖啡?』
       
我總會帶著上禮拜的疑惑直接問她。
       
「因為愛爾蘭咖啡可以算是雞尾酒呀,所以在酒吧裏反而容易找到。」
       
『不會吧?愛爾蘭咖啡是雞尾酒?』
       
「愛爾蘭咖啡要加威士忌,所以它算是以威士忌為基酒所調出的雞尾酒呀。」
       
『這種雞尾酒滿特別的。』
       
「嗯,沒錯。即使愛爾蘭咖啡被當做雞尾酒,它依然非常特殊,因為它是
         
要趁熱喝的雞尾酒。愛爾蘭咖啡非常適合在寒冷寂靜的夜裡獨飲哦。」


       
『對了,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妳那麼喜歡愛爾蘭呢?』
       
她拔下了眼鏡:「你看著我的眼睛。」
       
『妳在玩催眠嗎?』
       
「不是啦!你仔細看看我的眼睛跟別人有什麼不同?」
       
我凝視她的雙眼,雙眼皮,瞳孔顏色比台灣人淡,眼窩好像也比較深。
       
「我有四分之一的愛爾蘭血統哦。」


       
說真的,我看不太出來。而且我也不好意思湊近點看。
       
「看出來了嗎?我的瞳孔帶點綠色。」
       
『原來如此喔。難怪我從妳的眼睛裡看到愛爾蘭翠綠的草原。』
       
「胡扯。」她笑了一聲,「你知道愛爾蘭嗎?」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愛爾蘭共和軍是個常上國際新聞的恐怖份子組織。』
       
「愛爾蘭人崇尚自由,北愛爾蘭為了脫離英國的統治,手段難免偏激。」
       
她撥了撥頭髮,又戴上她的紫色鏡框眼鏡:
       
「你知道嗎?其實台灣跟愛爾蘭很像。」

『很像?不會吧。台灣沒有組織台灣共和軍啊。』
       
「我才不是指這個。愛爾蘭並不大,即使包含英國控制的北愛爾蘭在內
         
,也不過比台灣大兩倍多。愛爾蘭也算島國,雨水豐沛,境內多翠綠
         
草地,號稱翡翠島,跟台灣以前叫福爾摩莎很像。」
       
12世紀下半葉,英國人開始高壓統治愛爾蘭。1922年愛爾蘭才脫離英國
         
七百多年的統治而成為自由邦,1948年建立共和國,不過不包括北愛爾
         
蘭。愛爾蘭獨立建國的過程中,愛爾蘭文藝復興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而愛爾蘭文藝復興的靈魂人物,就是葉慈。」


       
『所以妳才這麼喜歡葉慈?甚至店名也叫葉慈?』
       
「嗯。我也因此而喜歡愛爾蘭咖啡,它象徵著自由與寬容。」
       
『自由?寬容?』
       
「愛爾蘭咖啡可以代表愛爾蘭人追求自由的精神。另外它能融合威士忌
         
和咖啡這兩種完全不同的飲料,不正是寬容的表現?而且更好玩的是
         
,愛爾蘭咖啡竟然是英國人最喜愛的咖啡!」
       
『那麼愛爾蘭咖啡,究竟是咖啡?還是雞尾酒?』
       
「不管是咖啡還是雞尾酒,都是愛爾蘭。愛爾蘭咖啡並不在乎被歸類成
         
什麼飲料,愛爾蘭咖啡的價值也不會因不同的歸類而有所差異。因為
         
沒有崇尚自由與寬大包容,就沒有愛爾蘭咖啡。」


       
她倒了些水給我,接著說:
       
「就像生活在台灣的人,不管是被歸類為本省人或外省人,都是台灣人。」
       
我彷彿被電了一下,仔細思考她話中的深意。
       
如果與台灣類似的愛爾蘭,能因自由與寬容,融合咖啡與威士忌,
       
誕生出愛爾蘭咖啡,而且不在乎究竟被歸類為咖啡或雞尾酒。
       
台灣人為什麼卻那麼執著地想分別出芋頭與蕃薯呢?
       
也許她並沒有絃外之音,因為她只是在吧檯內煮咖啡的人。
       
如果台灣這麼多偉大的學者和政治家都不能瞭解這層道理,
       
那麼像她這種開咖啡館的女孩和我這種只知道挖水溝的市井小民,
       
又怎能體會呢?


       
愛爾蘭咖啡的香氣慢慢褪去,我看了看錶,站起身無奈地說:
       
『又該去坐車了。』
       
「你是第一位知道我有愛爾蘭血統的客人,所以我堅持請客。」
       
『大姐,您又來了。』
       
「呵呵……沒事幹嘛叫我大姐。總之,就這樣囉。」
       
『可是………』她搖了搖手,不讓我說下去。
       
「你想不想知道愛爾蘭咖啡的故事?」
       
『當然想啊。』
       
我突然覺得她好像一千零一夜那個講故事的女孩。
       
「下次你來時,我再告訴你。」
       
『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


       
日子是件非常奇怪的東西,奇怪到竟然可以改變我繪畫的風格。
       
因為以往我總在行事曆上星期四的欄位內,畫了一根中指。
       
如今我畫的卻是大拇指。
       
我也漸漸地搞不清楚我是為了愛爾蘭咖啡而留在台北?
       
還是為了那個女孩?
       
我只知道在“Yeats”喝一杯愛爾蘭咖啡是我平淡生活中唯一的期盼。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你今天來早了半個小時。」
       
『因為我等不及想聽愛爾蘭咖啡的故事。』
       
「先說好,這個故事只是傳說,你不必太當真。」
       
『嗯。說吧。』


       
「關於愛爾蘭咖啡,還有一則浪漫的愛情故事哦。」
       
『妳別浪費小說篇幅,快說吧。』
       
「呵呵,你別心急。你想不想知道愛爾蘭咖啡聞名世界的原因?」
       
她停了下來,拿塊抹布在吧檯上擦拭了起來。
       
這傢伙,我如果不扮演好奇的聽眾,她就會故意不繼續說。
       
『想啊。為什麼呢?』
       
「你知道愛爾蘭咖啡是誰發明的嗎?」她又開始擦吧檯。
       
『大姐,您饒了我吧。快說愛爾蘭咖啡的故事啦。』

「有人說愛爾蘭咖啡的發明人是都柏林機場的酒保。因為橫越大西洋
         
的飛機常會在這個機場加油,旅客下飛機休息時很喜歡喝杯愛爾蘭
         
咖啡,所以它就隨著飛航而傳到世界各處。」
       
『嗯。』
       
「那你知道為什麼這個酒保會發明愛爾蘭咖啡嗎?嗯……吧檯又髒了。」
       
『拜託別再擦吧檯了。』
       
「呵呵……這個酒保是為了一位美麗的空姐所調製的。」
       
『那她一定不是長榮航空的空姐。』
       
「你亂講。我有個朋友在長榮航空當空姐,她長得可漂亮呢。」
       
『有原則就有例外,妳不能以偏蓋全啊。然後呢?』


       
「酒保在都柏林機場邂逅了這位女孩,可能是一見鍾情吧,酒保非常
         
喜歡空姐。他覺得她就像愛爾蘭威士忌一樣,濃香而醇美。可是她
         
每次來到吧檯,總是隨著心情點著不同的咖啡,從未點過雞尾酒。」
       
『為什麼要點雞尾酒?』
       
「這位酒保擅長的是調雞尾酒呀,他很希望她能喝一杯他親手為她調製
         
的雞尾酒。後來他終於想到了辦法,把他覺得像愛爾蘭威士忌的女孩
         
與咖啡結合,成為一種新的飲料。然後把它取名為愛爾蘭咖啡,加入
          Menu
裏,希望女孩能夠發現。」


       
「只可惜這位女孩跟你不一樣,她並不是細心謹慎的人,所以一直沒有
         
發現愛爾蘭咖啡。酒保也從未提醒她,只是在吧檯內做他份內的工作
         
,然後期待女孩每隔一段時間的光臨。後來她終於發現了愛爾蘭咖啡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