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民憤?民粹?不退稅!
2011/06/07 15:13
瀏覽2,593
迴響25
推薦18
引用0

http://www.nownews.com/2011/06/06/91-2718270.htm

新聞說:
財政部先前決定退還受波及業者貨品內所含貨物稅與營業稅款,讓吃下塑化劑的民眾感到憤怒。新聞局長楊永明6日也跳出來澄清,表示政府會等到責任釐清後,才會退稅給沒有責任的廠商,至於有責任的廠商,除了不會拿到退稅,還會面對刑責。

這則新聞又讓我看見台灣社會的民粹現象。

黑心業者把黑心原料賣給下游,事件爆發客人退貨,弄成了個銷貨退回。這部分的錢沒賺到,自然用不著繳稅給政府,這不是很公平的嗎?

個人從來沒聽說過買賣毒品的會被課稅,由此可見違法賣買是不能夠納入課稅範圍的。否則,政府豈不等於承認買賣毒品的合法性?

如果塑化劑夠毒成了違法買賣,則,之前課稅課得很依法的財政部,是否也應當依法退稅呢?有了銷貨退回,就得退稅,怎可當起強盜,錢入了袋就再也不掏出來呢?

即便退稅的對象是賊,是大盜,是全民公敵,政府也應依法退稅才對!

業者不法所得也許可以全數充公,那是可以另案,依法討論的一件事。但是之前的繳稅原因已經消失(被退貨,下架),政府當然得依法退稅。這與消費者們高不高興能扯得上干係麼?

因為事件重大,所以全民就可以把稅法放在一旁,起而討之,破壞稅法的公平性嗎?

因為民怨沸騰,所以官兒們立刻就見風轉舵,可以對於"有責任"的廠商,逕行處罰不予退稅?請問是哪一條法律給了財政部官員這麼大的權力?

還是因為人民頭家太不高興了,財政部為免成箭靶,只好"順應民意"?若真順了民意,則咱們國家的法律成了什麼?

黑心塑化劑事件的確夠令人氣惱,誰看這事都要生氣,可是我們能不能動用私刑?能不能繞法而行,強給黑心業者們一些不相干的處罰?

顯然不行!

再垃圾的黑心業者,也可以找到適當的法律來懲治,甚至在相關刑度上找出加重處罰的方式。可課稅制度就是有所得才能夠依法課徵,多退少補,豈能在這一個節骨眼上當做變相的處罰工具呢?

如果人民的怒氣可以造成法律的此一時彼一時也,那麼,法就不能夠服眾,而且也暗中助長了"可以用私刑整你"的觀念。

這年頭,再怎麼火大的事也應當依法辦理,才好意思宣稱咱是個法治國家不是?

可人民一火大,官員就沒了骨頭。

真令人失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不如完善消保法再摃Google
下一則: 俗人與李敖
迴響(25) :
25樓. fligh
2011/06/17 02:41

豐田賣黑心車, 政府該退稅給廠商嗎?這已是欺騙行為, 經人民告發後, 如法院判定是欺騙行為, 你認為政府還是會退稅嗎?

上次三聚氰胺事件政府不照樣退稅,不是嗎?你認為呢?

當然退了,還嘴硬什麼?

黑雨2011/06/28 11:24回覆
24樓. fligh
2011/06/17 02:27
看看
你自給去查歲稅法巴, 沒空跟你胡扯
你舉不出個屁來,卻不斷的想當然耳,這是誰的問題? 黑雨2011/06/28 11:22回覆
23樓. fligh
2011/06/10 14:26
看看
我討論ㄉ是財政部該不該退稅給廠商, 你跟我討論ㄉ是廠商該不該退稅給消費者, 明明是你搞錯方向, 不要亂扯
你不清楚什麼是5% VAT吧?你不清楚5% VAT是誰向誰收的吧?扯皮不是這樣玩的,人都指出來了,你還裝傻,還用注音文,老兄國中才畢業嗎? 黑雨2011/06/16 12:29回覆
22樓. fligh
2011/06/10 14:16
看看
如果廠商因瑕疵遭退貨那當然可退稅,  現在是黑心商品,  遭人退貨,  當然是先認定是否合法,  如不合法當然是不退稅, 而且還要有3倍ㄉ懲罰性賠償,  這該在稅法裡有吧,  有興趣可去參考
你別老是想當然耳,不妨把你說的相關稅法貼上來看看?我倒要看看你說的3倍懲罰性賠償是啥。 黑雨2011/06/16 12:27回覆
21樓. mikewang11234
2011/06/10 10:30
20樓. fligh
2011/06/09 14:39
看看
法院判定後有事就不退稅, 沒事就退稅. 拜拖你不要像3歲小孩
豐田賣有問題的黑心車被抓包,消費者們紛紛退車,然後代理商把車款退給消費者們,消費者們都很生氣,可財政部難道可以不退稅?

當然不行。這退的稅是廠商代政府收的,又不是進自己口袋,換言之那不是利潤,而是退給消費者的稅款!則你們這批人是在反對什麼退稅?

難道你買到黑心商品跟廠商退貨,廠商把那5%的VAT給你扣下來說不退,說得通嗎?對你當然說的通。因為你不贊成財政部退稅給廠商,則廠商幹啥退5% VAT給你啊?那退的錢最終回到的是你的口袋,講半天你還不明白,還要反對?

這種反對,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亂棒打出的無腦觀點。你們喊得很爽,發泄得很愉快,可這樣處理事情,符不符合法治社會的精神?聲勢浩大卻道理不通,竟想左右政府的正常運作,這難道不是民粹?

一事歸一事。該退稅就退稅,該援引食品衛生管理法處罰就處罰,受害者要求黑心業者賠償就上法院提告,這都是一碼歸一碼的事情,豈能混為一談,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原來三歲小孩都比你有邏輯,老兄不妨找塊豆腐撞撞算了。
千萬記得啊,你拿黑心商品去退貨時,可別拿那5%的VAT,我看你嘴硬。 黑雨2011/06/10 11:31回覆
19樓. fligh
2011/06/09 09:17
看看
環保法條判定後,財政部 那拿來用, 你不懂嗎?你還是多洗車比較好

財政部怎麼拿來用?老兄不妨舉例說明。按照你這樣子的說法,不止財政部可以因黑心塑化劑違反食品衛生法而不退稅,國防部大概也可以以違反食品衛生法的理由派兵把黑心工廠圍起來。。。依此類推,國家還有沒有法治了?亂七八糟有完沒完?

老兄不懂就別亂說,把腦子洗洗先比較重要。

黑雨2011/06/09 12:37回覆
18樓.
2011/06/08 20:27
謝謝分享

不錯的深論

也請您斧正我們的論述

.........................................................................

台灣成人很可憐ㄟ

連看個想看的報紙

也要被過濾內容

我們反對兒少法的修正

因為買報紙汙染兒少的心靈

買的家長責任最大

給兒女錢花用的家長也是責任大

為何平日不管教好呢?

告訴他們哪種報紙不該看呢

中高盟要求世代正義, 反對兒少法修法強姦新聞自由

http://blog.udn.com/wendy0930737311/5303141

17樓. fligh
2011/06/08 19:07
看看
財政部會根據環保署ㄉ法條來決定ㄉ, 你對政府運作好像也很漠生. 再說國內沒啥憲法法庭
還有,請不要在和本人對談時用注音文或火星文.看了很礙眼. 黑雨2011/06/09 08:03回覆

環保法管得可真寬,竟能管到財政部應不應退稅給黑心廠商?

憲法法庭當然是以組成的方式來運作,不是每天擺在哪兒供小朋友們欣賞的.

黑雨2011/06/09 07:57回覆
16樓. 黑雨
2011/06/08 16:41
轉篇文章

民粹主義與責任政治
 
 內政組特約研究員 侯漢君
 
人類追求自由民主的歷史中,法國大革命占有重要的一頁。抗暴的群眾攻破巴士底監獄的那一刻,獨裁帝王倒台的命運就已注定。時代的巨流將淹滅所有的反動者,震撼著旁觀者,更激發起追隨者,眾人與生平等,而且只有經過「有權決定自己未來」才可能達到真正平等的信念在此時開花結果。然而,當法國人民還沉醉在慶祝美好未來的歡聲時,恐怖統治悄悄的接近了。大革命後不久,將近三十多萬的貴族、官吏、神職人員,及政治異議分子遭到逮捕,這些人一年之內被殘殺了一萬七千多名。到後來,造成恐怖時代的羅伯斯比自己也被送上了斷頭台。對於這段歷史熟悉的人,一定是心猶餘悸、慨嘆不已。但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是,羅伯斯比引頸就戮之前還正義凜然的寫道:「我們的目標是要和平的享受自由與平等的喜悅,這個在永恆正義統治下所產生的法規,已經深刻鑲印在人民的心中,甚至連那些對法規一無所知的奴隸,及對法規加以否定的暴君也不例外。」

群眾與暴民一線之隔

是誰使羅伯斯比成為穿著民主外衣的暴君?然後又用同樣暴力的方式毀滅他?是一群熱烈追求民主的人,不是嗎?可是將責任完全推給群眾,公平嗎?當然不公平,在一些崇高理想的包裝下,挑起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偏見、憎恨的羅伯斯比與其黨羽,才是真正的元兇。希臘的先哲們已經提出警告,要小心群眾的狂熱,無知、偏激、盲從,甚至愚昧,群眾與暴民只有一線之隔。可是一些政治人物還是挖空心思不斷的操縱群眾,因為他們曉得這是搜刮聚斂人民手中權力的利器。這種心態與作為相當的可惡,更可惡的是這些操控者還不用負責任,只說:「這些是人民的意思,是人民決定的」。幾乎所有獨裁者都說過類似的話,像是:莫索里尼、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

從獨裁到民主;從少數人做決定到多數人做決定,是一大進步,因為少數人的意識不應該凌駕多數人的。可是多數並不一定保證決定的正確性與優良性。我人永遠無法避免做出錯誤或不當的決定,但是可以避免一再犯下相同的錯誤,而這個避免的機制就是責任政治。當人民將權力讓渡或委託給領導者時,掌權者就有責任為那些人做出最適當的決定,而每隔一段時間,人民經由選舉的方式來評鑑所做出的決定。如果這套機制無法確立,民主只不過像是一群烏合之眾任由機率來決定命運。

民粹主義正是模糊責任的最有效的工具。民粹主義強調人民的意識至高無上,為了要達成某一些共同目標,可以採取任何手段,視制度、律法、規範為無物。野心家於是以民粹主義來剷除所有防止濫權的限制。民粹主義常常以一些簡單動人的口號取代專業理性的思辯。投機客以為只要觸動人民最敏感的那一條神經,就可以任憑擺布群眾,予取予求。民粹主義更將多數與全體間劃成等號,多數可以決定全部。偏執者於是盡量分化社會,擴大矛盾,然後以多數宰制少數。當民眾迷性或臣服在多數即正確,多數即真理時,民粹主義者將無往不利的擴大權力,直到權力濫用的獨裁者出現。更嚴重的是,如Mc Clelland所述,「一旦烏合之眾成為全民意識的表達者,這種現象將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最後將無法避免由烏合之眾所創造出來的仇恨世界。」

以責任政治遏阻獨裁

負責任的政治家會各方探詢,盡全力為付託的人做出他認為最適當的選擇,然後等待人民的評判。當然他們不會,也不應該,所有事都替民眾做決定。當問題難解,取捨不易時,他們會將各種數據客觀的呈現在民眾之前,尋求幫助。即使最後發現所做的決定錯誤,也不會逃避責任。更不會一手拿著簡化問題的民調,一邊口中說著:「這是人民要我這樣做的」。

民粹主義者最後還是要付出代價的,而且是慘痛的,如同羅伯斯比所付出的,只是整個社會要一起賠進去,而且更加慘痛。

(作者為臺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中央日報91.07.22.3版)

(本評論代表作者個人之意見)


http://weibo.com/1946156414/profile我的微博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