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願伴君側 67
2024/03/12 16:02
瀏覽16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若塵

「妳們成了這樣子,都是她的事!」

「師父,是我誤殺了師兄,榕兒~」

「若非她辦事不利,榕兒怎會誤入陷阱,跟了個來歷不明的男人?妳師兄早對我有二心,想趁此機會投靠大唐,除掉他也算除掉我心腹大患!」

男人伸指一彈,內力點中翠二娘手腕,不但化了她的劍氣,還加了一道長痕,瞬間鮮血直流。翠二娘手一抖,表情痛苦。

「師父,徒兒不明白~」柳絮看著翠二娘「難道,娘也是~」

「她確實是我的人!功夫也是我一手傳授~」

「住口!給我住口!」

「都這時候了,妳還怕咱們~」

「我跟你拚了!」翠二娘氣一提,換左手往男人過去。

柳絮慌的起身,手一伸,搭住翠二娘手臂,將她往身後一帶。

男人冷笑,氣定神閒。

「不用跟他多廢話!」翠二娘穩住紊亂的氣息「娘視人不明,誤信此人~」

「此話差矣!我對妳可是一片真心,極盡寵溺。妳愛月光,我就在屋頂開了窗;懷上孩子,我寸步不離。放眼天下,我只對妳,比李顥那個狗皇帝還專情!」男人說著情話卻帶著輕蔑的神色「若非妳執意帶咱倆的女兒遠走~」

「許川!」翠二娘一急,抓住柳絮「絮兒,妳走!」

柳絮回頭,盡是疑惑。師父和二娘曾是夫妻,還有女兒!他們的女兒是誰?

就方才的說法,師父的徒弟只有她和榕兒是女孩,可榕兒是混血兒,師父和翠二娘都不是~

從她有記憶以來就跟著翠二娘,即便活在青樓,二娘也從不曾委屈過她,更是為她挑了個有臉面的貴族。

「徒兒請師父一個解釋。」她背脊一陣涼麻。

「妳真的想知道?」

「是。」她的聲音微微顫抖。

「絮兒,別相信他!他說的話~嗚~」

許川封住雲翠的啞穴。她對柳絮猛搖頭,柳絮拍拍她的手,無聲安慰。

「娘,絮兒撐得住的。」最後,她低聲說。

「妳這麼說應該是猜到了。」許川對雲翠挑挑眉「咱們的孩子就是聰慧。」

翠二娘看著他的嘴型,跌坐在地。

「妳是我倆的女兒~」

「那殺父之仇呢?我叫了好幾年爹娘的人又是誰?」柳絮心一緊「您說的那些全都不是真的?」

「柳鵬也是我的人,早在妳出生之前我就在佈這局。米榕的父親和柳鵬本就是至交,原都知我大計,忠心耿耿~怎料米榕的父親誤中陷阱而亡,柳鵬萬念俱灰竟答應幫你們母女倆逃離,我為了國家大計只能除掉柳鵬一家,用妳的命威脅雲翠,捏造故事讓計畫延續下去。軟弱的人不配大位!」

「所以~你才是殺人兇手,我和榕兒的仇人!」

「妳不認我也無所謂,我和妳之間的情分早在雲翠逃離時斷了。那之後妳是我訓練的徒弟,不過是讓我利用的殺人工具。雲翠以為讓妳進青樓,我會放過妳後半生,」許川轉看披頭散髮卻怒目瞪視的雲翠邪笑「妳太天真了!等我奪得大唐,你們都得死!」

「奪得大唐~」柳絮慘淡一笑「如此狂念,實在可笑!李顥~」

許川反手就是一巴掌,柳絮退了好幾步撞倒椅子,噴出一大口血。雲翠幾近發狂地奔至女兒身邊。

「絮兒!」她無聲地搖著柳絮,柳絮緩了一會,點點頭。

聽見動靜的米榕進屋,見到許川與受傷的翠二娘和柳絮。

「師父,你為何打絮絮?她做錯什麼?」

「她背叛咱們了!」許川盯著她身邊的李恩和夏長諭「師父最疼妳們倆,可妳們卻讓為師傷心。再說一件事,紅花客棧背後的人也是我!」

說完,在所有人反應前,許川手一彈,一道極強的劍氣朝李恩而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上一則: 小說.願伴君側 68
下一則: 小說.願伴君側 66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