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願伴君側 59
2022/05/03 15:02
瀏覽10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花魁 5

石寬出掌狠戾,所幸柳絮早有準備,擋住了他的攻勢。雙方一來一往,竟也過了十幾招。

「師妹日日周旋男人之中仍不忘武功,有所精進,叫師兄佩服。」石寬冷笑中擒住了柳絮的肩,扯掉了她半片袖子「妳乖乖聽話,說不定還能舒服一些!」

柳絮倨傲的揚起下巴,擺出另一個招式,石寬點點頭,解下肩上大刀置於桌上,又攻了過去。

他倆師從高手,水準自不在話下,但石寬不知道的是,柳絮進狀元樓後跟著翠二娘學用毒,雖還不到隨心所欲,也算是個高手,在石寬進屋前,她已塞了一顆毒丸在嘴裡,見機行事。

腰帶被扯掉之際,她咬碎了藥丸,等待石寬近身;就算石寬不死,至少她還能以死自保。石寬違背師命,也絕無活路。

「柳絮!」

呂悟正好瞧見石寬將柳絮推入床鋪,他抓起桌上大刀,拔刀出鞘,在石寬轉身之時,給他腹部刺了個窟窿。石寬睜圓了眼,寫了滿臉怎會如此,終究一句話也吐不出來,跪地氣絕。

「柳絮!」見她嘴角滲血「妳傷到哪了?我去叫翠~」

「我中毒了~」

「中毒!」呂悟想也沒想,托起她的臉,嘴對嘴的吸了又吸,吐出一些血水「覺得如何?」

見柳絮紅著臉搖頭,他又湊過去「那我再多吸幾次~」

「不~」柳絮輕推開他,纖纖玉手一指「解藥在那個櫃子~白色瓶子~快!」

呂悟取來解藥,柳絮吞了一顆,也遞給他一顆。

「我沒中毒啊!」

「傻瓜!」柳絮嬌笑「方才我吞了毒藥,嘴裡滲血,哪有人像你這樣解毒的!」

「啊~」呂悟趕忙吞下解藥,無措的搔頭「我不是存心~」

「明白。」她淡淡一笑「勞你扶我躺下。」

呂悟依言,小心地讓柳絮平躺並整好她的衣裳「妳好好休息,我來處理這個人。」

「多謝公子,今日你已救了我兩次。」

「我不是什麼公子,這點事妳不用放在心上,只能說運氣好。」呂悟盯著石寬,尋思。

「公子是青陽人,青陽呂家,我沒說錯吧?你身上帶著的是尋仙,是味道比較濃烈的香粉,有的人會產生頭暈現象。」

「尋仙的路上總是層層鋪疊,各種足跡。」呂悟眼神從石寬身上轉回柳絮身上,笑笑「姑娘顯然對呂家的香粉有所研究,曾有一陣子我很討厭身上這股去不掉的香粉味~」

「我很喜歡公子家的香粉,仙系列的全都有!」

「原來如此。」他從懷裡拿出柳絮先前遺落的手絹,遞回給她「妳回狀元城那日給一群色鬼擠掉的,恰巧被我撿到。」

「這是我最中意的手絹!」柳絮開心地說「謝謝公子。」

「叫我呂悟就好,我真的不是什麼公子,本想拿著它賣錢呢!。」呂悟抱拳「我就替家人謝謝妳的支持了。將來呂家有新香粉,我一定給妳送來。」

「不知你母親會不會嫌棄絮兒出身狀元樓。」

「我母親見多識廣,是很多面的女人~嗄?」呂悟疑惑的看著柳絮「妳這是什麼意思?」

「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你吻過我,看過我的身子~」

「等等!」呂悟遲疑了一會「我~那並非存心~我~」

「難道公子不喜歡我?」

「怎麼可能有人不喜歡妳~」

「那就是喜歡了!」

望著柳絮絕美靈動又帶著天真的雙眼,呂悟看著看著覺得自己就快被吸入她旋轉的瞳仁中,永遠封印。

「我不行!」頭一偏,他狠心說。

「哪裡不行?身體有病?」

那是文倫敘!呂悟搖頭。

「已有婚配?我可以當妾!」

「當然沒有!」呂悟嘆口氣,想不出理由「我若娶妳,會被翠二娘砍了!」

「公子一定要在我及笄那天帶我走,不然~」柳絮起身,淚眼婆娑「我只能以死明志了!那怕一時半刻是呂家人,終身便是呂家人~」

這眼淚,這哭技,這身姿~這姑娘不去當戲子實在可惜了!

「怎麼就是我了呢?」

「公子走吧!」柳絮的聲音突轉,呂悟微張開嘴「方才是絮兒跟您開個玩笑,切莫當真。」她理好衣裳起身,將呂悟推出門外「今晚之事,勿對他人提,即便是倫公子也不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上一則: 小說.願伴君側 60
下一則: 小說.願伴君側 58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