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靠人家的雞雞出師的人【我的職業‧病】
2009/02/27 00:07
瀏覽11,863
迴響25
推薦115
引用0

引用文章Size L 內褲雜想曲

(出來的時機似乎有呼應司空內褲之嫌...呵呵, 保證是前天就開始存入草稿夾的)

引用文章"當信念與廚房水管「三通」之後

電視上介紹被羊肉爐燙傷雞雞的男生之苦時,「嗯,」我奇怪著,怎麼沒人問問那些被迫處理「別人雞雞」的女醫師的感想咧? 

以男性的眼光,不知是否有人當這理應是我們這些異性醫療人員的bonus!?其實,套句「欲望城市」女角的話──根本是個醜醜的「沙皮狗」,而且個人覺得,還常常沒洗澡哩。不過話說回來,醫療這一行,求學時代,也是得犧牲了許多別人的雞雞,才成就今日的能力。 

在小型科目見習時,一組只三人,約兩週跑一個科別。那時其他兩位見習男生是別校的,平日三人相處得倒也像哥倆好般自在,頂多偶爾被小怨恨一下:「喂!不要那麼討厭,報告寫那麼厚嘛,被妳害慘。」

我男人與男同學很有同感,說我這就是"傳統上討人厭的女性好學生症候群"啦!其中一位見習同學,最後還把女友都拉來幫著打報告,輸人不輸陣。因為處得好,第一張Jeorge Winston的鋼琴專輯就是他借我的,好巧不巧,去年又因"華格納圖書館"邀請演講爵士重逢,似乎音樂正是把舊朋友找回來的主要力量。至於現在的老婆是不是當年幫忙打報告的那個?我好想問又不敢問。

【初試】

剛開始先在皮膚科,最多的不外各式癬病如香港腳、股癬,或濕疹過敏。見習生通常負責初診的問診與紀錄病情,那時的患者到了教學醫院多帶著任人宰割的宿命態度,醫病雙方都很缺乏對病患權益的認識,惟一的好處是雙方很少有戒心,互信基礎好得不正常。

日來了個靦腆男生,三十左右,支吾許久說不清「下面」長了什麼東東。組內那位祖籍山東的韓國僑生大哥,塊頭高年齡也多了三、五歲,老成爽朗不耐久問,且後面還有主治醫師急著催答案,索性直言:「兄弟,褲子脫下來我們直接看罷!」不意病人也毫不抗拒,二話不說褲襠與裏褲一鼓作氣全往下拉到了膝蓋。

當下我們三顆頭全湊上這位老兄的「跨前」,在不甚光亮的室內日光燈下仔細端詳。我回憶讀過的圖譜,驕傲地先聲奪人指出兩側陰囊那數十個成群的小腫瘤:「這是上皮樣囊腫!」話出口才感空氣中有股微妙的詭譎氣氛。沉迷於診斷的我,那時才想起自己是這小問診間裏「參觀行列」中惟一的女性;而且,主要的問題可能更在於,近視眼個子小又急於爭第一的我,正把眼睛與臉頰湊得離他「那話兒」,很近,很近‧‧‧‧‧ 

【複試】

事隔多月,尷尬的感覺早已從善忘的腦袋逃逸無蹤,我興高采烈地加入實習的行列。第一晚在內科值班,護士大人(比起初出茅蘆的實習生,護士算是經驗豐富的長官之一哩)一聲令下:「Internx x 床要 on foley (尿管的簡稱)」,我忽然間慌了手腳!

怎麼學姐交班的工作裏,沒有「幫男病人插尿管」這檔子事?怎麼會見習都一年了,沒有任何人教我要如何幫男病人插尿管?一直當這是護士小姐的工作,見實習生只要負責好學問與疾病的推演呢!三更夜半,求救無門,住院醫師都睡了,哪敢吵醒,那時更沒有現成男友可以隨叫隨到,只能匆匆翻讀醫師手冊,硬著頭皮上陣,那病人若知自己是某實習生的第一個實驗品,一定很怨嘆,建議各位,就算住院,有問題還是白天趕緊說不要忍到半夜。

 

這是個兩腿被車撞斷全裹上石膏的年輕男性,長相不明,因為我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膨脹過度的膀胱上。他術後無法自行解尿,只得插上導尿管。聽到「插」字,我想各為看倌還無法體會,尿道塞入管子是非常非常痛的!尤其男性的尿道比較長,又需通過一坨好像肉腸的迷宮,才能到達膀胱,難度又比女性高些。此外,還得保持"無菌"不把沙皮狗上的細菌帶入膀胱引起感染。

我摒棄女性嬌羞,故作鎮定地為他那話兒與附近山林作標準的消毒。他年輕的老婆在一旁陪伴,旁邊還有護士幫忙,真是個頗為令人安心的場面。優碘藥水必須以那話兒為中心點,由內向外塗過雜草叢林,直到到達平坦的腹股溝與大腿處,總共兩次──好像在幫人犯畫靶心一樣。 

鋪好消毒洞巾後,戴上通常過大的無菌手套,左手「扶起」患者術後疲憊無力的小雞雞,單手左推右推,推開那坨沙皮,找到肉餡般的入口後,右手拿著管子準備插入尿道。咦?怎麼管路屢插不通?仔細一瞧,方才還可憐兮兮的小雞雞,此刻正雄赳赳氣昂昂,自行站立在洞巾的中央,彷彿要為方才的疲相掙回一些雄風。慘了,這種硬度管子根本無法通過。

我偷偷望了他老婆一眼,滿心歉意,很想幫這個可憐的老公解釋這只是本能的生理反應,與好色無關,卻怎樣也開不了口。只得在三張臉都面紅耳赤的悲慘狀態下,再宣佈一件更悲慘的事:「根據目前的狀況,暫時無法插尿管,請再繼續忍耐‧‧‧‧‧」,而後落慌而逃,以免人家夫妻反目。

後來才知道,雖然幫男病人插導尿管屬於實習醫生的工作,但因風氣保守,我們那個年代女實習醫師為免尷尬通常都由男同學或男友代勞,難怪學姐都沒有提過。只怪我平日愛上演「巾幗不讓鬚眉」,班上男士也就樂得讓這討厭女生繼續當她的豪傑啦!那可憐的病人,後來再凹了半小時──等下面恢復平靜後,護士小姐便名正言順地把住院醫師叫來接手了。 

另回記憶則比較恐怖,腦部受傷的患者神智不清在加護病房自己把尿管拔了出來,又是半夜,到的時候小沙皮狗已經因為固定用的水球拉出時一路反向撕扯尿道而血肉模糊,我勉力重插,幾次都插不回膀胱,裂得亂七八糟的雞雞已經找不到尿道出口,最後護士找住院醫師來進一步處理時(往往需要膀胱造口了),那悲慘的肉塊已經出血不止到讓小女實習生在一旁乾嘔的程度。

整體看來,男病患面對女醫師,往往還是比平日路上所見男性多個幾分羞澀。畢竟命根子握在一個滿是器械的人手中,通常很難放輕鬆!我想,就算美女,此時都面似鍾馗罷? 

其後這類經驗不計其數,比起各種手術導尿根本是小指頭都不如的雕蟲小技,很難想像自己曾經被這樣的事嚇過。

【結業式】

最深切的雞雞記憶,則是在手術房中。泌尿科主治醫師指導小實習生如何進行「包皮環割術」,也就是一般的割包皮。見習時看見第一個新生兒割包皮時,baby慘烈的哭聲與不斷冒出的鮮血,感同身受,差點沒讓我替它痛得當場暈倒。這種手術如果在初生嬰兒進行,由於當時咸認嬰兒痛覺不敏銳,也為了減少麻醉風險,所以並不麻醉把上下皮一拉直,角度對齊,特殊夾板夾上包皮,便直接切掉多出來的皮片,數分鐘就能完成,包皮傷口一般出血不多,也不太需要縫傷口,只是壓迫止血。

因此,需要幫小男生割包皮的猶太的拉比牧師,難不是難在技術,而是難在不要不小心因為病人緊張或動刀的人緊張割得太多。

至於大人割包皮,往往是因為包莖或反覆發炎等不得已的因素,過程也比嬰兒複雜得多。東西變大了,血管也變多了,得麻醉,還得縫上許多針。那日主治醫師一樣把上下皮拉直,對角取好後,夾上鉗子,忽然對站在一旁拉鉤的我說:「來,妳來剪皮罷!」。

於是我黃花大閨女一個,就這樣接下長官賜予的殊榮,把多年來被男性欺壓的所有積怨,在另一位男性的指導之下,通通痛快地發洩在那一大「剪」上!那可真是說不出的複雜感覺,其實很想問問病人,會不會捨不得這片陪伴度過青春期的多年好友哩? 總之,這就差不多是結業式了,我對繼續剷除男性部位可沒有那麼大的興致。

【自宮】

後來,逐漸面對自己不適合當內外科醫生的現實──或者說,不適合任何和成年男性有所「瓜葛」的科目。那時只曾與姐妹相處的我,即使要幫異性病患做身體理學檢查,光是胸腹這裏敲敲聽聽、那兒摸摸扣扣,男病人還沒拉到褲襠,女醫師的腦袋都已經因為心而熱得發煙了。 

許多人喜歡問我為什麼選當婦產科,瞧,十多年後,我終於把這說不出口的原因給道了出來。靠著「人家的雞雞」帶來的啟示,我終於領悟到,一條自動放棄治療「雞雞」的自宮之路,才是屬於自己的長久醫學之路。

(2004.5.15 舊文;2009.2.26修改)

↑ Sigma 長鏡頭"復活"後啟用的照片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5) :
25樓. ono
2010/02/05 17:26
真的給他剪下企喔?
看完這篇
以後吃蚵仔麵線時
不敢加大腸了
24樓. 為受難者祈福
2009/11/19 16:14
這次第 怎一個'foley'了得

學姊的文章勾起了我當實習醫師時的悲慘回憶

(我實習的醫院每個人都忙翻了  沒有什麼男生代勞foley 的事)

所以畢業了朝治療小朋友邁進   

還有向您報告       前陣子的 Nature 跟我認識的泌尿科醫師的本土 study

都說小小孩的包皮擦 steroid 推開就行了

想到他們不用再受文中的皮肉之苦

就覺得實習時的訓練是值得的

23樓. 雪人娘
2009/06/24 18:37
插尿管

原來是這麼長的管子,過程不會痛嗎?  那個男生竟然不會痛,反而是先有生理反應。楊醫女一定是長的太美麗了!

還好有女醫師看婦產科,我們女人家才不必被"內診"時,老是要裝作若無其事!

22樓.
2009/03/18 11:56
心惊肉跳

您的专业绝非一般人能胜任的,光是刀光管影就已经手脚发软,别说还得白刀进,红管子出的。良医不易啊!

祝福您一切顺心如意!

21樓.
2009/03/11 18:16
嘜擱共啊啦……
嘜擱共啊啦,早就已經上樑不正下樑歪了。嘜擱共啊……
20樓.
2009/03/10 11:07
我對女性瞭解的投射?

我對女性哪有什麼瞭解 ? 一點也不瞭解。

至於靠自己的…那個令人「抬不起頭」來的東西,是不能指望的,還是談別人的比較好玩。


除了希望它抬頭挺胸, 還要它"行"得正"做"得直, 辛苦了 ■♀醫楊曉萍2009/03/11 00:33回覆
19樓. Where繪兒
2009/03/05 15:10
戴口罩
還好現在都要戴口罩了,把所有尷尬擺在口罩之後,我媽中風後我去照料她,還好戴口罩名正言順,所以我就可以遮掩著替我媽處理大小便。

現在才知戴口罩到門診的用意

用來降低害羞是很棒的想法

值得推廣喔

■♀醫楊曉萍2009/03/11 00:30回覆
18樓. 右眼是實心的藍
2009/03/02 05:12
雄蕊

蘇鐵的雄蕊比茄冬的要明顯且不抽象的多

哈哈哈 改不了學植物的毛病

總之文還是很精彩且到出了心路歷程

不抽象的生殖器官...會不會少了點含蓄ㄚ

我可還想當"玉"女喔...呵呵

■♀醫楊曉萍2009/03/10 23:32回覆
17樓. 花蔭深濃
2009/03/01 17:02
邊看邊笑..........
我腦袋裡怎只有"'長今詞"

雞雞復雞雞,長今當場割,不聞哀嚎聲(因為麻醉了),惟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 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因為正在乾嘔),女亦無所憶。首次割包皮,主治大點兵....................

讚 !!! 妳的文學底子太好了 !!!

讓我的文字更顯"小雞" , 礙眼"雞文"就勉強共賞之囉

■♀醫楊曉萍2009/03/10 21:04回覆
16樓. 隨興(隨時換)
2009/03/01 16:47
光看這題.....
"靠人家 的雞雞出師的人"嚇了一大跳,以為誤闖了情色網站,好哩加在,是篇精彩的文....

說的也是, 想不到妳對我的"表現"

"期待"真不小

■♀醫楊曉萍2009/03/10 20: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