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撞見繡球・撞見心】陽明山暗點燈蛾幼蟲雨
2022/06/09 10:45
瀏覽1,465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離開常被說成是新的開始,但是回去面對,需要的勇氣才更為巨大害羞

先不太悲壯地自我膨脹一下得意

於我,回去面對的事情必須是值得的。比如說草山。(btw...不慎將照片倒著走了)

這一串梅雨開始之初,先遇到了上週陽明山的毛蟲雨。(聲明: 本文無毛蟲照...除非您點入聯結)

★★★★★文後附上澳洲政府建議處理方式(中文版)

暗點燈蛾幼蟲」雨,一絲絲垂掛在空中。逆光時白亮亮的毛,是美麗的毒。好像不甘願南部有黃毒蛾幼蟲(俗稱刺毛蟲)新聞上奪去它光彩﹗

其實兩種幼蟲的顏色相似~暗點燈蛾黑底白點橘黃毛刷白毒刺; 黃毒蛾橘黃底黑條紋白點白毒刺

上周被刺客」驚嚇後,本週都在注意毛蟲。原來在草山不只是上週的冷水坑和涓絲瀑布,只有擎天崗看不到,因為沒有大樹。

周二雨下個不停,很幸運在近午大雨前已經走遍了今日觀花行程(見下地圖,點此放大, 稍待10秒"放大"圖像才能出現)

這個歸功於領隊太強,除了要讓我走路的時候「感覺不毛」之外,還能舉目「盡為美景」。

繞竹子湖轉再去中正路,是隊長精心的安排的少蟲路線。

那知經過的樹上還是充滿蟲蟲,繡球花園網上也爬滿攔下來的蟲。除此之外,水泥或木質扶手、童軍繩般的吊索,也都不時出現詫異

「這就是陽明山的五六月啊!」隊長有點無奈。幸而大部分都是一般道路。

話說回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走這樣的路才能看得見那麼多的美景。

上週開始聽到蟬鳴。今日欣喜發覺臘蟬脫的殼,選在蟬殼之上。又抓了兩姝(蛛)。感覺幸福。蜘蛛從來不咬我

一個充滿霧氣小雨的涼爽好天,我帶著過敏藥膏與口服藥隨行,心情還是萬分愉快。

 

【愜意山行,趨吉避凶】毛蟲的教訓

毛蟲用的英文字和蛇一樣﹐甚至還有專用名詞毛蟲皮膚炎Caterpillar dermatitis (lepidopterism) ~找到一篇2020回顧文章Caterpillar Venom: A Health Hazard of the 21st Century,主研究歐美地區毛蟲~可以導致蕁麻疹、角膜炎、咽喉炎、倦怠、骨關節發炎、凝血功能異常,、急性腎衰竭、呼吸困難、甚至休克。建議大家在21世紀,要把毛蟲毒素當一回事,謹慎以對。亞洲地區最毒的毛蟲是天蠶蛾科(點入見google)

環境資訊中心有文章毛蟲世界攻防戰提及越長的毛讓幼蟲存活率越高。刺毛(true setae)、特化刺毛 (modified setae)、毒刺 (spines)。

”刺毛”長約0.1-0.5mm,分布緻密,以柄或插座等構造與表皮連接,未與神經元相連,受刺激易脫落,可隨風飄散,與表皮相連一端較為鋒利,由此端刺入人類的皮膚。

特化刺毛大小變異多,通常較刺毛長,分布較稀疏,人碰觸易折斷泌出毒液

毒刺與神經細胞相連具有感覺,內充滿化學防禦體液。如刺蛾幼蟲

感覺上自己笨手笨腳,眼鏡起霧,才會在上週讓毛毛蟲跑上脖子的濕巾~整隻死在我的頸上。

其他山友大多以杖輕撥開毛蟲絲。即便碰觸也問題不大。

毛蟲的毒液無藥可解。引起的過敏反應也因人而異,不幸咱是出身過敏家庭

第一時間毛毛蟲毒被我用力擦汗,以濕毛巾壓在頸部時,全身痛如雷擊,瞬間真的以為自己要撞牆嗝屁了痛哭

往地上找卻找不到可怕的隱翅蟲,摸摸脖子就是一個超級痛的點,翻開毛巾才看到一團黃色的汁液以及些許白毛。

後來讀文章(見後)才知,有毒的毛毛蟲他們的細胞裡就充滿毒液,而不是帶著分泌毒液的腺體。毛折斷時毒液從細胞直接輸出孔洞所以總毒液量其實比想像中要大很多,

尤其我大概把整隻毛毛蟲都壓爛了.......怒吼

幸運的是有隊友提供草藥擦抹。事後想想,出門前吃的防疫中藥成分和睡前的過敏藥,也能延緩過敏反應。上週天氣非常的熱,竟然還可撐完全程,但也有些許暈眩。

拼命喝水是因汗多口渴,但也有助血中毒素排出

實在很幸運,能夠爬完山後回到家裡,才開始嚴重發作。癢到欲抓不能~陷入小時候德國麻疹發病的恐懼之中尷尬

可以感覺到毒素循著血液循環流過身體各處,時不時這兒刺痛一下那兒閃癢一下。紅疹已經從頸部遍佈前胸上腹

偏偏此時誰想去急診呢?而且我已經吃西藥治療過敏數十年,藥物效果真的有限,也不想去打類固醇。

最後是當中醫的學妹蔡運寧醫師三總全德緊急開藥拯救了快癢到發瘋的我的腦袋。那時我已經拖了快兩天。口服藥,冰敷後塗抹藥膏,一天不到就幾乎都不癢了。只剩下一個來自第二隻飛過手臂的毛蟲送來頑固的變形性紅斑(Erythema multiforme, 過敏程度更高,第二次刺激導致)仍然相當癢,不過只要頻繁擦藥膏就沒事。

然則毒性還是很強,藥效時間一過必然又開始全身閃著刺癢

寫文時我已經吃藥一周,皮膚的疹已經不明顯,變形性紅斑昨日起就不太癢了然而閃癢還是會在藥效過時偶而出現所以還不太敢停口服藥

如果接下來天天天雨,打壞了美麗的繡球,不妨安慰自己至少沒有沾染到燈蛾幼蟲之亂唄!

 

澳洲政府建議的處理方式中文版

避免接觸任何毛毛蟲或它們接觸過的材料。處理這些昆蟲時,應始終穿戴合適的防護服,例如眼鏡和手套。大多數感染都是短暫的,並且會在短時間內消退。

處理受影響的皮膚包括

脫掉所有受影響的衣服。在受影響的區域貼上一塊膠帶,然後立即撕下膠帶。這應該去除大部分毛髮並減少刺激。可以在顯微鏡下檢查膠帶以觀察毛髮。 

清洗所有觀察到致癢或發生刺激的毛蟲刺毛接觸過的區域。床單衣物洗後曝曬,可能接觸毛毛蟲或飛蛾,或其空氣中的刺激性刺毛

帶刺的毛毛蟲通常只在食用植物上,與毛蟲直接接觸會引起刺痛。最好的補救措施是識別其所食用植物,並在其活躍的生長期避免食用它們。

冰袋、鎮痛藥、乳膏、抗組胺藥和含類固醇的乳膏可能有助於緩解這兩種反應的症狀。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