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變調的愛(二)
2013/01/27 09:33
瀏覽62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安華還真能生,一連生了兩胎男寶寶,打破羅家幾代單傳的傳統,然而家裡的氣氛並未改變多少,小姑們為了家庭和樂,已然放下身段,明顯展現合好誠意,安華硬是由著自己性子來,對小姑們的排斥越來越明顯。

偶而難能可貴洗手作羹湯,飯桌上,小姑們就得看她的臉色吃飯,哪道菜多去幾次筷子,她立刻吼兒子說:[快點吃,不然菜會被別人吃光光。]

排骨湯一上桌,她忙著把排骨撈進兒子碗裡,嘴巴說:[多吃排骨才長得高。]正當時,大兒子五歲,小兒子三歲,牙齒都還沒長齊全,如何懂淂啃排骨?面對一滿碗的飯菜上的排骨,孩子嘟囔著:[我不要吃這個。]

小姑們眉頭一皺,準備發話,但是來自羅老太太可憐的哀求眼神,制止一場可能的衝突。反倒是羅正群看不下去,微怒道:[你把菜都往孩子碗裏送,我們要吃什麼?]

老太太低頭數飯粒,一語不發,當小姑的有話卻不能講,憋了一肚子窩囊氣。對這個家,羅素鈴、羅素鈺兩姊妹所付出遠超過兄嫂,每個月交進媽媽手中的錢數,絕對有三千元的好幾倍,兄嫂豈不知?嫂子一天到晚串門子,會不清楚物價如何波動?三千元能餐餐魚肉供應嗎?

姐妹們越想越氣,忍不住當老太太的面抱怨起來,老太太連噓幾聲,說:[小聲點,別讓你們嫂子聽到,她不懂事,你們也不懂事嗎?要知道,你們未嫁,還要留些給他人探聽哩!]

這是什麼理由?媽媽居然軟弱如此,幾乎讓他們氣結。羅素鈴說:[媽,這個家我已待不下去了,老實跟你說,我已遞出請調申請,過不久我會搬去台北,小妹也有其他打算,她會和我一起去。你再這樣縱容她,日子要怎麼過?她是你媳婦,要生活一輩子,該講的,該勸導的,都應該說清楚,不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錯,行事變本加厲,你要怎麼辦?]

羅素鈴是通過特考的公務人員,再怎麼調職,都有固定穩當的工作,她倒也不擔心,只是羅素鈺大學畢業至今,換了幾次工作始終不理想,做媽媽的當然有必要弄清楚何謂其他打算。

羅素鈺說:[下禮拜三我要去台北,有家公司通知我面試,不論是否成功,我都會繼續留在台北,或者抽空補英文。]

羅老太太一下愣住,接著一臉悲悽,她豈不清楚兩個女兒幾年來受盡媳婦惡氣而委屈求全?只是她是一個傳統婦人,更牢記[養兒妨老]的古訓,她將來老了、病了、亡故送終,都還得依靠兒子媳婦打點,她不得不低聲下氣,她不得不忍人所不能忍,絲毫不敢得罪媳婦,眼睜睜目睹女兒一次一次吃悶虧,還自私地不准他們反彈,外人如何批評兩位未嫁女兒,她也清楚得很,但不曾為他們平反什麼,唯恐牽拖出安華,反對自己不利。女兒們終於忍無可忍選擇出走,她的默不作聲正是那根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身為媽媽既不能盡護衛之責,對媳婦又一味放縱,未盡母責的良知彈撞得她滿心酸痛。

數年來,姑嫂間幾次劍拔弩張的對峙,雖在羅正群設法勸戒安華與女兒們自我克制下消彌,但是那種讓人喘不過氣的壓力,卻已讓老太太日日活在恐懼中,唯恐哪天雙方再也無法抑遏而全面開戰,鬧得周遭鄰里皆知,那才真叫丟臉丟到家。女兒既然願意主動退出戰局,傷心之餘,不捨之餘,她反倒鬆一口氣,一個和平安樂的家似乎指日可待。

身為兄長,獲知兩位妹妹卽將同時離家,自責頗深,羅正群把妹妹們約到一家西餐廳,開口便先道歉,他說:[其實我寧願你們是風風光光帶著眾人祝福出嫁的,可是現在....,要怎麼說呢?我知道你們必須離開的原因,實在抱歉,沒能做到齊家的責任,...還好你們去到台北仍住一起,彼此有照應,這點我比較放心,...其實呀!..你那嫂子也沒太壞,只是一張嘴喜歡有的沒的愛亂說一氣,...]

羅素鈴立刻插嘴:[哥,別提她好嗎?我不想在這時候批判她。只是有一點,希望你能體諒,你們一家四口每個月三千元伙食費,說得過去嗎?如果你們是房客搭伙,還得出房屋租金哩!幾年來家裡如何開銷,你想過嗎?拜託你多為媽媽想想吧!請你挑起養家責任,不要事事只聽嫂子的話。我們這一離開,和出嫁沒兩樣,無論如何,不可能再回頭,你是媽媽唯一兒子,多盡點孝心,讓她活得快樂些。]

羅正群舉起叉子撥弄著餐盤裡的牛肉,嘴歪了一歪,擠出一絲笑容說:[嗯!好,這點我做得到,你們放心吧!.....]

羅素鈺發言:[你最好不要心存敷衍,你今天會請我們吃這頓飯,可見兄妹情還是有的,我很感動,但也希望你不要讓媽媽失望,別忘了你可是她唯一的依靠,也請你好好和嫂子聊聊,對媽媽的態度改改,她也不想想,幾年來可曾盡一點家庭職責?媽媽不曾口出惡言,當面謾罵,這樣的婆婆還要怎麼嫌棄?她也太不知足了。]

姐妹就此離開家,離開住了近三十年的故鄉,老太太送到車站,一臉慘淡地說:[你們要注意安全,彼此互相照顧。遇到合適的對象,帶回家給我瞧瞧,結婚對女人來說,還是比較美滿的結局。]

羅素鈴把裝了錢的信封袋塞進媽媽口袋,說著:[這些錢留著零花,不可貼補家用,哥哥給你多少錢,你便煮等值菜色,絕對不可把自己私房錢貼進去。你這些年縱容嫂子,也縱容哥哥,他們永遠不知道持家的辛苦。如果家裡待不下去,就上來一起住吧!我會留房間給你。]

淚眼模糊中,車子搖搖晃晃滑出車站,老太太細步隨車而行,引頸遙望,尋找車中女兒身影。

再見了,故鄉;再見了,所有不愉快記憶。姐妹倆終於勇敢踏出家園,迎向不可知的未來,但是,他們堅信,眼前展現的必然是一條康莊大道。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創作
上一則: 變調的愛(三)
下一則: 變調的愛(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