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2/09/17 09:38
瀏覽6,990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2022/09/17.18 金門日報副刊及同年10月6日起金門前鋒報136.137.138等三期同步發表
一、父親的神感應
六年前,父親以九十六高齡辭世,臨終時無病無痛,只是年老體衰,晚年肢體
已失靈活,多所不便,乃僱外傭照料生活起居。離世前一兩天,他好似通靈般
已然知曉大限之將至,先向外傭致謝,感恩其無眠無日的照料,以及企求諒解
長期忍受老人無來由的暴躁脾氣;再告知家人準備後事,無牽無掛,所以走得
安然祥和,就說「神已接引西方」當不為過。
由於家境拮据,早年吃盡苦頭,都說「苦盡甘來」故晚年得享福壽全歸。母親
以為父親一生虔誠敬神,為神服務「甘願做,歡喜受」,早歲曾是村裡古廟「
三府王爺」神乩起駕的代言人(俗稱「站桌頭」)傳達神旨,一生謹言慎行,
木訥寡言,待人以寬,律己甚嚴;不但具神緣,而且廣結善緣,所以生前故舊
好友,販夫走卒、升斗小民友之,亦不乏隔行如隔山的衙門簡任高官,不棄嫌
我家貧如洗,願意攀親結拜,母親說「神人支持」是冥冥之中父親安享高壽的
主因,其中有其一定的因緣哲理之所在,似乎有「半點不由人」蘊味其間的宿
命觀。
父親幼年,雖只受教於短期私塾的啟蒙,生活上基本的一些東西原理,他還是
懂的(或說「慧根」)。記得那年,我連駐守鎮西,一次野外演訓午間休息,
我就近回家探望,隨手將《裝甲騎兵排攻擊》教範置案頭,父親可能基於對兒
子走向這條從軍路的好奇,隨興翻閱了一下,突然信手指著書頁插圖問道:
「這圖案是代表戰車?」
「是的。」
「這奇怪的隊形何義?」回稟曰:
「攻擊隊形,就像古時兵書上的『列陣』。」
「所以下面有幾種隊形變化其間?」
「是的。」
「看起來......那麼前端這領頭車就很重要了.....你是不是有擔任這先頭車的機會
?」
「有時候是被指派的,上層領導端視戰場當時情況隨機應變指派。」
「如果你是領頭車,頭腦一定要清醒靈活,精神得振作起來,千萬別將車隊帶
入絕境啊!」
「喔,是啊,是啊!平常野外教練演習,我們就是在熟練肆應這些個變化的
。」謹遵父親教誨,野戰三年,兢兢業業,臨陣當先,如履薄冰,策必勝之謀
,行冒險之實,蓄養節宣,功不唐捐。
父親常說,世間事,除了我們努力以赴(盡人事),也要「聽天命」—就是靠
神!冥冥之中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可以協助我們度過難關險境,所以敬神宜虔
誠。他曾說,民國三十八年風雨飄搖,對岸匪軍挾其百萬大軍渡江餘威,輕取
福建廈門,彼時金門離島地位顯要,勢已成囊中物,志在必得。據說匪酋計畫
從我島中蜂腰部「嚨口」一帶登陸,再以其一貫打法「左右開花」將吾島一切
為二,復搭配其二梯次船團順利席捲全島。此時處於島中軍民人心惶惶,情勢
相當危險,戰前觀音廟突發爐示警,香火左傾,煙霧西騰。是夜子時「八路」
來襲,海上突刮東風,將首波船團大部掃向古寧頭海域,不但打亂了犯匪編組
指揮建置,並在古傳說觀音菩薩顯靈的觀音山觀音亭山一帶海岸線遭受我守軍
重創,廿五日晨七時半,青年軍東一線(602)團已然告捷,為西竄之敵的靠
攏合圍,創造了先決條件,才會有緊接的古寧頭大捷,洵非偶然。回顧我戰前
的反登陸演習,模擬預判落實,與夫突然拋錨留置沙灘搶修的戰車,切切種因
,這些後來強化我戰力的因素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不能不說是神的另一番助
力「冥冥之中巧安排」以促成如此戰果乎?
世事多滄桑,多年以後,在觀音亭山一帶,現在被軍方稱為「虎威山」〈
俗稱湖尾山〉的撤軍後荒煙漫草,被台灣某宗教團體相中,準備大興土木
建立觀音道場寺廟,其意良善,不僅足以慰當年國共雙方廝殺亡靈埋骨於
斯地的無依,且與標的地名稱相符實為上蒼好安排,再適合不過,卻因砍
伐雜林遭致無知鄉民無理取鬧阻饒之、抗爭之,令人痛心!國父曾說「有
破壞斯有建設」,遺教昭昭,不肖子民卻以保護樹林冠冕堂皇振振有詞,
豈不知寧中校園破壞森林在先—卻不見有何異議、任由為之?殊不知寧中
基地喬木參天、隔離天日、間距整齊、尤以林相俱美最是可惜!豈是湖尾
山灌木叢裡荊棘遍佈可以比擬?如此偏激行徑令人髮指,實在有負「神靈
護祐之島」美譽,寧非厚彼薄此、兩套標準?是浯島向重教育輕鬼神乎?
鬼才相信咧。說穿了—無他!不就是排斥外來客好欺生、妄圖一些所謂建
設回饋金的貪得無厭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乎?淺薄鄙陋如此,夫
復何言?感嘆世道沉淪,父親生前每言及此,莫不嘆息再三。
二、五叔的封神榜
五叔在823砲戰十周年民防隊集訓期間,曾就金門戰役說起,三十八年新曆九
月初,青年軍抵達金門,先駐金東,大約個把月後的雙十節移駐俺們金西守備
區。由於對岸廈門的失陷,共軍襲我之意圖昭然若揭,有山雨欲來之勢,這青
年軍201師帶來兩個團,馬上進入備戰部署,劃分東西兩線海岸防衛,以602團
傅團長守「東一點紅」,東起嚨口,亙西山、觀音山、觀音亭山、湖尾山諸高
地;601團雷團長守「西一點紅」,以湖尾溪出海口戰鬥地境線為界,東起安
岐、沙坑、西浦頭、林厝、重點在古寧頭。夜幕掩護轉進大軍抵達,602團沿
著現在的瓊安路(以前是砂土的戰備道)銜枚疾走悄然掩至,未至本高地駐防
前,以傅團長為首及部分隨從人員先謁西堡的「威震天門」廟,此時但見天幕
萬道霞光(按:或係匪突襲大嶝兩日烽火連天效應);五叔緊接著說,天界有
「托塔天王」(李靖,相傳係哪吒三太子之父),說不定也有「提燈元帥」呢
(相傳,傅團長夜行軍時,常提一馬燈,身騎白馬,有大將之風)!據說當時
年方三十出頭的傅團長特立獨行,駐防當晚即馬不停蹄轉往古寧前線海濱高地
眺望大嶝島,此時大嶝淪陷應該已近尾聲,在兔死狐悲的感傷中,應該也有制
敵機先運籌帷幄洞燭其間的預知,以致臨戰前夕,胸有成竹斷然將「前指」推
進至觀音亭山最前沿(初,西線團併師「前指」設於132高地,東線團「前指
」設於湖南高地,五叔說傅是我們高地端的首任團長),廿五日凌晨悍匪來犯
,據傳,傅團長身處戰鬥前沿,一身是膽有三國趙子龍之風,隨重兵器連死守
陣地,從容不迫;有當年部屬憶及傅團長戰壕間穿梭督戰,炮火連天依然昂首
邁進,指揮若定談笑用兵,咸稱美軍麥帥領導風格差堪媲美,如此風範令人景
仰,怪不得五叔要將其視為「天神」降臨,是來護我家園的。不禁想起幼時去
西堡外婆家參與敬拜「威震天門」廟的慶典,首見其神乩神威顯赫,除了一般
乩童口插鐵鑽「噤口」,赤裸的後背赫見四處金紙別於身上,一疊金紙以兩支
粗如布袋針那種尖銳鐵器穿皮肉而過,令俺們小朋友大開眼界怵目驚心,跪地
直叩首,連呼神明保佑!
由於傅團強將手下無弱兵,堅守陣地寸土未失,靠著夜幕掩飾之下的匪軍似踢
到鐵板無法啃掉硬骨頭,只能東奔西突順著山溝田壟到處流竄。據後來被俘匪
軍供稱,無法逼進西堡村落半步,蓋暗黑之中似有一股無形阻力橫亙於前,俟
腳一抬踩上即行滑出,如溜滑梯然,百試而不爽令人驚悚。神蹟還不僅止於此
,五叔說,挺進最前線的團部指戰人員,僅留少部分後勤如衛生連之屬駐守高
地,較乏戰鬥力,復有搶救傷患任務在身,隨後進駐的搜索營亦偵騎四出,人
員不滿編,不但無馬匹車輛之機動,亦乏自動武器之火力,這時到處竄擾之匪
軍,由東奔襲而來的有逐漸捻成一股的態勢,另據觀察沿著湖尾溪溯流而上的
犯匪亦逐漸聚攏蜂擁前來,倘使東西兩股匪勢合流,集中優勢兵力急襲,湖南
高地恐將不保。一俟被匪佔領制高,先行固守待援,等候時機,高屋建翎一馬
平川,長安山金西指揮中樞頓失屏障勢成危卵,間而為敵奪取後浦行政經濟中
心打開了通道,金西防區岌岌可危矣。一想到這個層面,使得躲在戰壕中準備
自衛戰鬥的我村併西堡的民防隊員們不免憂心忡忡起來,引發了全身的抖索,
不是霜降時節的夜涼如水,而是危機的步步逼臨!就在雙方匪眾逐漸靠近的當
下,都說黎明之前最是黑暗,此時四野漆黑一片,只聽雙方喊出口令識別,民
防隊裡有人急中生智,隨聲回應亂喊一通,引其內亂判斷失誤,並恃著地形熟
悉,放冷槍投擲石塊攪局有之,頓引其雙方誤友為敵互相開火自相殘殺起來,
再不敢輕易冒出頭來,以免被對方射殺。而一俟天亮,我援軍步戰協同掃蕩戰
場,龜縮之匪個個抱頭投降而出已成敗局。此役犯匪雙方傷亡大半,乃始料未
及,不能不說是天意,也就是神蹟嘛!五叔說。
三、戰神
我在公園曾遇一逾九十齡之老榮民,自稱姓王,我稱他王叔,我說我爸年紀比
您大,也不想把您叫太老(就像此時的我,不想人家叫我一聲「阿北」一樣),
所以尊稱您為叔,他欣然接受。當他知道我是金門人,就侃侃而談當年參加金
門戰役的故事,他說史家稱「金門戰役」方屬正辦,至於「古寧頭大捷」雖也
有說法,他不贊同,他說戰役非侷限於古寧一隅,此役最先告捷在觀音亭山(
東一線602團),全役是否堪稱「大捷」,留待史家多方考評,俺們不必遽下
定論以失偏頗。聽其談吐不凡,由於不願透露其原屬,定有其隱衷,只能揣度
其應屬602團中級以上軍官。為節省篇幅,以下記錄我的提問句從略,總歸納
其自述及答覆資料如下:
1.守一線前沿重任的青年軍首長率多湖南人,大小湖南一線牽,可謂因緣際會
,上蒼安排。湖南高地戰役期間幾易駐軍,依序是第201師的602團及其直屬,
彼時我步兵團編制較後來接受美援仿美軍旅之編制為大;然後是師直屬搜索營
接防,  雖然與後來美援改編的裝騎連任務相當,始初卻是由工兵營改編,後來
再改為警衛營(一度還改為警衛連,其他幾個連曾經還改為工兵連)。雖稱搜
索營,連基本的騎馬及搜索車配置都付闕如,充其量就是一個火力甚至不如一
般步兵營的單位〈全師只有師長配有一輛獨一無二的吉普指揮車,國軍一路敗
退下來的家當,就是如此可憐復可悲、被台灣人稱為「乞丐兵」的有限裝備,
在金門上岸增援的部隊就有仍著便衣未及整補者,此與201師在台整訓期間戴
斗笠赤膊著短褲形象前後輝映蔚為奇觀〉。高地戰略位置重要,後來戰事進行
到關鍵時刻,第十八軍(高魁元)前指在此開設。
2.201師前身是三十六年曾經在大陸四川招訓的第二期青年軍,初為獨立旅,曾
與匪軍交鋒潰不成軍,先行撤退抵台後改編為201師,轄601、602、及603團
。初由設在台灣的孫立人將軍主持的陸軍訓練司令部第四軍官訓練班調訓幹部
,士兵也全面做脫胎換骨的嚴訓。到了三十八年初夏,201師復在台整編,汰
換了一些幹部,601團首長改由師參謀長雷開瑄接任,602團首長由孫將軍的陸
訓部訓練處長傅伊仁〈湖南湘鄉人〉接任,當時的傅團長年僅三十二歲,儀表
堂堂,南京中央軍校12期砲科畢業,由於傅向來長於參謀作業,被委以重任後
,特別向中將師長鄭果〈湖南寧遠人,時年三十四歲〉請求破格延攬原在台灣
防衛司令部任職高參的軍校同學藍其鑄〈湖南大庸人〉,以及陸大同學溫上校
到團部擔任超編的高參,識者以為金門戰役能在東線首先告捷,除了傅團卓越
領軍,將士用命,幹部身先士卒浴血奮勇;譬如第二營長徐述,英勇奮戰, 左
眼中彈後,還堅持自行至傷患救護站,裹傷再戰;而第三營打死不退的犧牲慘
烈,一個排打到剩下不足一個班,陣地前敵我拉鋸宛如血肉磨坊,猶力戰苦撐
。在在受到團長的精神感召 ,至高檔的優秀參謀群運籌帷幄制敵機先群策群力
自不例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藍上校曾於大陸內戰時期有被俘紀錄,為列管
人員,任用上有所忌諱,此幾為各國通例,不言可喻。由於傅的知人善任,破
格任用,金門一役立有戰功,乃有後來被薦派往虎嘯部隊〈忠勇部〉擔任團長
之職;該部曾於823砲戰前駐防金東,闢有龍陵湖,所遺留龍陵橋一座,迄今
仍可辨識藍團長名字鐫刻其上,留供後人憑弔紀念。

(26師忠勇部隊45至47年823砲戰前駐防金東,戊戌年乃47年)

與傅伊仁在軍校同期的同學有張國英、于豪章、郝柏村等三位都晉升上將,須知傅在陸軍大學時是以第一名成績畢業的,已然才氣縱橫灑脫出眾;在金門戰役又立有戰功,曾獲老蔣總統賞識奉調官邸擔任侍衛室上校侍從參謀〈44.9.15─46.10.1〉,按說從此歸屬「官邸派」前程似錦,但是何以其晉將時間卻比同時在金門戰役有功團長都來得慢,識者以為與其個性和人格特質和官場積習格格不入攸關,方方面面也與其原主子孫將軍遭忌多有關連,致影響仕途發展,最後也僅委派其為原201師改編成的49師擔任少將首長罷了,後來軍職外調轉往台灣省府擔任有職無權的道路交通安全會報主委的閒差終此一生,實在可惜了。惟官職尚難定位一個人的風範典型,雖僅官至少將,歸屬「戰神」之林,實至名歸。廣受部屬愛戴的傅伊仁,從未負一人,只有人負他。緬懷金門戰役浴血沙場,堅守觀音亭山,屹立不搖,像尊天神,威震海門,爰特誌之,以示浯島崇德報功飲水思源之至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自衛總隊
下一則: 新春─HAPPY牛YEAR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