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生死關頭,數學變成保命符
2015/03/11 08:14
瀏覽15,295
迴響2
推薦6
引用0

歡迎參加  Mr.Tatum的科普教室

前言:千萬不要以為數學太難不好學,或說數學不實用,職場上不吃香,其實,學好了數學,在生死關頭時,可以變成保命符。

       ===【科普新視窗】===

 

1958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伊戈爾‧葉夫根耶維奇‧塔姆﹝Igor Y. Tamm﹞的驚險故事,靠著數學好,他竟在土匪頭子槍口下餘生,才能夠繼續研究生涯,後來得到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那是在塔姆在烏克蘭奧德薩大學擔任物理學教授時的故事。

 

當時還是前蘇聯的「紅軍」和「白軍」內戰的混亂時期,在紅軍佔領奧德薩期間,軍事管制、物資缺乏、民生困頓,有一餐沒一餐。有一天,塔姆實在受不了了,他想要吃點雞肉補充營養,就拿起家中餐桌上的六根銀湯匙,跑到山間的一個偏僻村莊,想要用銀湯匙換點雞肉吃。

 

正當塔姆拿著六根銀湯匙和村民正在討價還價時,沒想到一股縱橫當地山野的悍匪「馬赫諾匪幫」襲擊了該村莊,土匪看到塔姆穿著和打扮一點都不像鄉下人,懷疑塔姆是紅軍派來之間諜,二話不說就把他抓到土匪頭目前審訊。

 

土匪頭子滿臉橫肉,下巴都是落腮鬍,腰間掛著手榴彈,胸前披掛著一整排得子彈,凶神惡煞地威脅塔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手中還不時揮舞著手槍,踢了塔姆一腳就說:「你這個狗雜種,是不是要來顛覆我們的烏克蘭祖國啊?我一槍就可以斃了你‧‧‧」

 

塔姆連忙解釋說他是大學教授,來到貴寶地只是想弄點雞肉吃吃,土匪頭子根本不信,大罵:「就你這個熊樣,哪像個大學教授,我不想再聽你胡說八道了,來人,把他拖出去斃了‧‧‧」

 

塔姆急得大叫:「我真的是大學教授,我在奧德薩大學物理系教書,我是專門教高等數學的‧‧‧」

 

土匪頭子狐疑地看著塔姆,突然之間,拿起樹枝在泥地上寫了一個方程式,惡狠狠地瞪著塔姆說:「好吧,如果你真的是大學教授,你就把這個數列展開,看到第100項和第200項的誤差是多少,第N項的誤差又可以有什麼樣的公式?你解得出來我就相信你,你解不出來我就立刻斃了你‧‧‧」

 

塔姆蹲下一看,傻眼了,土匪頭子竟然寫下的是高等數學才修得到的「麥克勞林級數﹝Maclaurin series﹞」,當下,塔姆已經沒腦袋去想這土匪頭子怎麼這麼有水準,在槍口下,蹲在地上滿頭大汗地奮筆疾書。

 

 

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當塔姆解出答案之後,那個土匪頭子雙手背在背後,先看塔姆的答案,「嗯」的一聲後,也蹲下來專注地看著塔姆的演算推導過程,偶爾也自己在泥地上計算和推演,然後,站起來,拍著塔姆的肩膀,大聲地說:「你這小子還真的全都算對了,好啦,我相信你是大學教授。」

 

放走塔姆前,土匪頭子還語重心長地勉勵塔姆,要好好地研究和作育人才,要讓烏克蘭祖國從此有更多人才能夠報效國家,壯大祖國,不要再受他人欺凌‧‧‧

 

雖然沒有吃到雞肉,但塔姆終於平安回到奧德薩,世界上也因此沒有損失一位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這個故事,是寫出《宇宙大爆炸理論》的宇宙學家,也是知名生物學家,提出了「DNA分子遺傳密碼」觀念之著名科普作家喬治‧伽莫夫﹝George Gamow﹞寫在他的自傳《我的世界線》第13頁。

 

伽莫夫更感嘆說,塔姆親自和他口述這個故事時,兩個人都很感嘆,如果不是國家動盪,搞不好那一個土匪頭子也不必流落江湖,也可能是一位有潛力的科學大師呢。

 

感嘆也沒用,塔姆只能笑著說:「誰說數學不實用,生死關頭也可以拿來當保命符‧‧‧」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食為天無骨鳳爪
2015/03/12 16:51
嗯!真是好文章!我頗有同感...
有空來我家逛逛:
http://www.hua-sheng.org
1樓. catling
2015/03/11 17:07
哈哈!
看到流覽人數與推薦人數之差距甚大,令人不禁莞爾啊~
看來,許多人都跟先前我一樣:
忌諱著『黃創夏』這三個字啊!

後來我再自想想,從不因人廢言的我,
縱使你是那個常大放厥詞令人討厭的前中時記者,
這篇文章還是十分值得一讀的啊。
所以再次回來按下推薦。
只能說,不用『黃創夏』這三個字,
或許,還會有更多人敢照著他們心裡原有的意思按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