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媚千嬌》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二)
2022/06/30 02:02
瀏覽729
迴響0
推薦39
引用0

《百媚千嬌》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二)

不過大家這時都專注地看著那匕首的圖樣……畫上的匕首還沒一個巴掌大,所以應該不會是原物的尺寸只見那匕刃在尖端稍稍彎起,樣式顯得十分優美可愛,只是圖樣僅描繪了匕首與其匕鞘的輪廓,對於刀匕與鞘上裝飾的圖案,一無著墨。 

 

Jambiya 阿拉伯匕首

這顯然不是中原匕首的樣式,再加上那尋匕者的名字阿哈布捨丹』,丁捕快立即說道:「這是回回常用的匕首,見過,在徳勝門外,駱駝商隊的回回領隊們腰間每每就配著一柄。 

除此之外,另附有兩圖,一個顯示了匕首通體的厚薄,另一是匕柄尾處所刻畫的一個小印記,淺雕的印記是個不規則的梯形,梯形左緣是條複線,上緣又突起一個小三角形,所以實際上畫的可能是兩個山頭,委實叫人猜不透其意義!難道是五嶽中的哪一嶽? 

「咦……奇怪,這到底是個什麼記號?」王千禧問。大家端詳著,卻沒人提供解答。

  甄媚兒看了王千禧一眼,但沒說話。

  「這匕首有什麼奇異的功能嗎?」王千嬌問道。

  「是啊!這麼不起眼的匕首!真的值萬兩白銀嗎?!」王千嬌說。

丁捕快:「這類回回的匕首多數通體金絲纏鏤著繁複的圖樣,又往往鑲滿各類寶石……」

  「據說……這匕首之中,藏了一套威力極大,又極深奧的……」

花星倜的機密資料還沒完全透露就給人打斷了,原來那演唱之前幫著掛畫,不久前又端熱炒鱔魚上桌的那名跑堂,走到了王千嬌身旁,向她悄聲報告著什麼事情。 

王千嬌靜靜聽著,沒有立刻答覆,大家都停下說話,不知那跑堂有怎樣重要的事情,竟來打攪客人。 

王千嬌想了五六秒鐘,抬頭向全場看了看,她見那郝四海此刻正在離桌對角線的另一頭招呼著熟客。 

花星倜不禁狐疑,向跑堂問道:「小張,是什麼事情?」 

不料跑堂小張滿臉尷尬地,反向後退了一步,不敢答話。

花星倜皺了皺眉,正要發作,王千嬌卻說:「星倜哥,是和風樓的金老闆,請我過去坐坐…… 

聞言花星倜立刻變了臉色!因為,這等於變相的污辱!而且特別帶有挑釁的意味!

若真是仰慕歌藝,自當盛宴相邀,方顯誠意!像轉檯這樣的風氣,當然只有在陪酒行歡的歌伎間通行,這不是對王千嬌的污辱又是什麼!? 

「豈有此理!」他正要拍桌子發作……

「混帳東西!」丁漢軍也咒罵著……

卻見王千嬌伸出一隻手來,按上花星倜手背,柔聲說:「不妨事的,星倜哥,我正想與和風樓兩位異國同行,切磋求教,就過去坐坐又有何妨?」 

她說得如此誠摯自然,而按在他手背上的柔胰,又具現著銷金鑠石的深情密意,任是誰的盛怒都只有被軟化的份。

花星倜正要向甄媚兒求助,想託她陪同前去,一旁的王千禧卻說:「千嬌,我陪妳過去吧。」 

兩人遂起身走了過去。 

小張哈腰笑臉地陪他們到金之龍那桌,趕緊張羅著加坐椅加杯筷,又為眾人添酒。實際上他得意極了,他上個月才進好萊塢酒樓當跑堂,每天都表現得勤快牢靠,又面面照顧周到,果然贏得郝老闆賞識,這次派他專門照顧王千嬌。 

而才第一場剛演完,就得了金老闆塞給他一兩銀子,要他千萬設法請王千嬌過來坐坐,因為有兩個同行想跟她多親近親近。如果這個先例能給金老闆開了,那他的外快進帳可不就根本不可限量了 

倒完一輪酒,他偷眼向那幾個紈絝士子看去,找機會要問問他們可有意與這名歌手多親近親近 

金之龍這一桌上的菜色,比花星倜那桌,恐怕還要貴上十幾兩銀子!金之龍本身就是酒樓老闆,當然知道如何點菜。只見桌上滿滿,除了海參、干貝等,更有不少特別的菜色:蟹鉗金勾翅、扒原殼鮑魚,居然還有霸王別姬;那是鱉裙加上整隻雞和豬肘子燉成,而最中間擺的則是一隻大龍蝦,當然鮮紅的蝦身祇是裝飾的外殼而已,蝦肉、蝦膏則已做成了美味的龍蝦球! 

王千嬌坐定見酒已斟滿便搶先的端起杯子笑盈盈向紫藥司桂月芄兩人說道﹕「兩位姊姊先我而來京裏開埠獻藝,便是我的前輩,小妹我借此水酒先敬兩位姊姊一杯,望多多照顧小妹!說完便一口仰乾了酒杯。 

那紫藥司、桂月芄兩人 本受了金之龍的指示,對王千嬌懷著相當的敵意,特別當她們初聽到王千嬌歌藝,內心委實生出一股忌妒的酸味,可是此刻與她才面對面的一見,卻不由自主地將其他一切忘得一乾二淨,滿心只洋溢喜悅,滿心要與她親近。

兩人不由自主相望一眼,這是要確定另一人有同樣的想法,紫藥司和桂月芄兩人背井離鄉來到異地,除唱曲獻藝外生活圈子是很小的,整日成天只有兩人在一起,情感當然很深摯。

她們接著又同時向王千禧看去,似乎是想知道,如果她們與王千嬌要做更進一步交往,那他,是否會成為可能的阻礙 

但這一切看在眼裡可讓金之龍氣急敗壞,因為原本他帶紫藥司和桂月芄兩人來,是要她倆先下手為強,找個機會顯一點顏色給王千嬌看看,在她第一天開場就給她個下馬威,不料此刻兩人竟含情脈脈地連話都忘了說。

金之龍自己武功平平,無法跟她暗中較量,但紫、桂兩人卻都是日本忍者武士,紫藥司源出雲羅天婦流,最擅長飛針暗器,甚至可自口中發出,桂月芄則是璇陰漾銀流高手,袖內藏一柄薄刃十字泫銀飛刀,令人防不勝防。如今看來兩人是不會無故動手的了,他見王千嬌喝酒倒是十分爽快,心想不如就先給她灌醉了吧 

他堆滿笑臉伸手去取酒壺,不料一抬眼正遇上王千嬌清純明亮的一雙大眼睛,加上那胭脂勻潤的櫻唇輕啟,露出潔白的貝齒,正跟他在說話﹕「金爺,您的和風得意樓以東瀛佳餚取勝,您自己是會說日本語的嗎 

一時間金之龍被那珠玉瑪瑙般又甜又美又醇的嗓音,弄得竟無法將一個個的單字連起來回過神,他張大嘴猛笑著點頭﹕「 日語是我的母語。」 

那您的父語呢 

這一問卻使得紫、桂兩人笑得花枝亂顫,同桌另外那三名色迷迷的牙行經紀,也不三不四地混笑著,其中一個脫口叫道﹕「風趣風趣王姑娘真是風趣 

本來這三個經紀是被金之龍叫來,準備質問王千嬌,她為何沒有經紀人!?但如今似乎也跟王千嬌站到一起去了。 

金之龍被笑得一頭霧水,他說的是實話,他母親是日本人,父親中國人。 

這樣說來您一定有許多日本友人了」王千嬌繼續說﹕「是這樣的,我和我哥哥都喜歡下圍棋,特別是我哥哥,」她舒腕向眾人介紹王千禧,一旁的王千禧則禮貌地點了點頭,由南到北幾乎都找不到對手,不知金爺可認識日本國的棋手,閑著的時候,他們就可以相互切磋切磋棋藝。」 

正巧,正巧,我的同母弟弟,就是圍棋高手 

原來金之龍的母親,後來回日本東京,又跟了一個日本忍者武術大師——神羽舞鶴流的創始人神羽舞羲和,生有一子,取名神羽鶴京次郎,比金之龍小了二十歲,正巧兩年前剛剛才輾轉來到北京,跟他會了面。神羽鶴京次郎不但是圍棋國手,更是忍者武術高手。 

對這寶貝弟弟,金之龍還沒介紹完便聽得旁邊傳來一陣哄笑,然後有人荒腔走板地大聲學唱起歌來。 

——庭院暈黃,香霧空朦月轉廊。

    月色侵羅帳,燭影搖書幌。

    嗏,開宴出紅粧,痛飲何妨。

    幾夜輕寒報到花無恙,半醉移燈看海棠。—— 

原來是那紈絝士子的一桌,幾人老酒灌多了,開始發酒瘋,那高唱者聲音刺耳不去說他,同桌另兩人更惡形惡狀地起身裝模著身段幫腔,扭腰、搖頭,又狂飲,又轟鬧 

方才王千嬌唱此曲的時候,親自彈著琵琶,沒有隨歌詞扮演身段,只以高超的歌藝,詮釋的音韻,給聽者細緻描繪了一幅瀟灑優雅的大寫意圖。不料此刻竟給這些紈絝公子一個肆無忌憚的機會,以他們發育不良的腦細胞,給變形扭曲地硬生生填空了出來。 

王千嬌本人雖並不在意,但有不少正經吃飯的客人,則幾乎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目前流行於也門的各式阿拉伯匕首


 

配 Jambiya 匕首的阿拉伯的勞倫斯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