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媚千嬌》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一)
2022/06/23 10:52
瀏覽578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返回《百媚千嬌》

《百媚千嬌》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一)

王千嬌和王千禧回後台略為休息,郝四海便忙將兩人送至花星倜這一桌來。本來這樣的酒樓駐唱,歌者是不出來同客人應酬的,但花星倜和王千嬌自幼便相識,這次她由南京來京裏發展,又是開唱頭一天,所以花星倜就借好萊塢酒樓設席,為她兩人接風並慶功祝賀。

郝四海幫著招呼跑堂添筷子加酒杯,如今王千嬌已經被他視為奇貨寶貝,所以真是呵護倍至。 

花星倜立即向兩人簡單介紹甄媚兒,王千嬌只覺得甄媚兒的眼神,格外的友善。因為眼睛分外媚麗的女子,多數性格比較高傲,而當甄媚兒眼光與她的直視時,她所感覺到的,絕非好勝要與她爭高下的心態,相反的,卻是那樣的溫婉。溫婉的眼神出自一雙媚麗又標緻的眼中,當然就顯得格外友善了。而這也使王千嬌心中十分感激,覺得遇到了一個可以交的朋友。 

接著花星倜為大家斟滿了酒,一起舉杯慶祝演唱的成功!而跑堂也正好上菜了,好萊塢的廚房確實拿準了時分,各樣選點的菜色全是現做出來的,熱騰騰端了來。 

這時,又有不少客人自樓下走上來。原來,唱曲的娛樂節目過了,有人吃完飯聽完歌走了,所以樓上的座位就可以開放了。此時來的客人,只照一般營業收費。 

他們看著一碟碟色香兼具的名菜端上桌。甄媚兒卻心有感應似的突然側轉頭,向樓梯口看去,一個高個頭手持算盤的商人,這時正走了上來。花星倜等三人都只注意著跑堂的上菜,誰也沒注意到甄媚兒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商人除了手持算盤外,毫無起眼之處。他找了距他們不遠處,而且近樓梯口的一個座位坐下,那個座位離金之龍的那桌比較近。 

但甄媚兒為何會對他特別注意呢?這商人在王千嬌演唱前進了酒樓,演唱完了之後才走上樓來,那麼演唱時,他是在樓下用餐,卻於此時歌都唱完了再上樓來做什麼?為了經濟上的原因嗎?甄媚兒就是為了這一點,而對他注意的嗎?! 

除甜點外,菜全上齊了,於是花星倜乘熱,向大家斟酒,敬酒,夾菜,讓大家品嘗著好萊塢的廚藝。 

酒過三巡後,他們交談著…

「阿嬌…我最早就是這樣叫妳的吧?」

「是的。」王千嬌笑著說。

「阿嬌,妳老實告訴我,妳是不是會武功?」

她看著他﹕「星倜哥,你怎麼知道的?」

「妳將手帕向上拋起時,手法中暗含了一招『翻雲覆雨』!」他洋洋得意地說。

甄媚兒卻問他﹕「那你看出了千嬌妹妹武功路數了嗎?」

他為之一愣﹕「只一招怎能看出武功路數呢?」

「千嬌妹妹將團扇放到桌案上,用的是一招『一子定中原』。」

「媚兒姊姊真是好眼力,我和師兄,十多年前拜在一位師父門下學藝…當今的武林人,稱師父為『棋仙手』。」 

「喔!原來你們是師兄妹,我正奇怪怎麼不知妳有一位兄長?!可是你們怎麼同姓王呢?」

「不…嗯…那是為了獻唱而用的藝名…」王千禧解釋說。

「那千禧兄你的本姓呢?」

「我…本身複姓…皇甫。

「吓!你是皇甫大叔的…」

「兒子,是令尊…花老爺搬走之後,我由二房過繼給大房的…」

「喔!原來還是一家人。」

「我和師兄是遠房的表兄妹。」

「阿嬌,妳又如何知道我在北京的?」

「其實,我和月儀姊有保持著聯繫…」

「真的?二姊卻不曾跟我提起,那妳為何不就住到我們家來?…」

但此話一出,他便覺得不妥,因為他們嚴肅古板的父親,是一定不會批准的!

「花大伯一定會反對的…我入了這一行…」王千嬌卻落落大方的實話實說。 

正於這時,那丁捕快居然走了過來。花星倜殷勤地邀他入座,並招呼跑堂添加席位。 

坐定後,他特別舉杯向王千嬌祝賀﹕「王姑娘於今一舉成名!歌聲如此的打動人心相信再沒有人會來搗亂了!」

其實王千嬌並不知道較早前,那三名煙台經紀,曾在屋外吵鬧的事情,所以對這有點不知所云,但仍禮貌地回應道﹕「多謝把總誇獎…」 

丁捕快又轉向甄媚兒,問道﹕「這位是誰?」

「這位是甄媚兒姑娘…」花星倜介紹著﹕「甄姑娘來自貴州,在京裏代理貴州布匹的買賣。」

「甄姑娘!」丁捕快向甄媚兒敬酒。

花星倜這時才記起來,稍早甄媚兒見到丁捕快出現時,曾顯示不安的神色。他悄悄向她看去,發現她雖然禮貌地喝著酒,眼神中卻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森冷。王千嬌也察覺到了,不自覺地微微低下頭去。 

但丁捕快卻似渾然不覺,興冲冲地問著花星倜道﹕「花公子近來忙些什麼?」

「噯…把總別糗我了!我還不是無事忙…亂忙一通嗎!」

「花公子不用自謙,您像令尊一樣,可不知救了多少人性命!」他又轉向王千嬌他們,「不但如此  花公子對武林中的一些疑案特別有興趣,更對破案有特別的天份,曾經幫了巡捕廳好幾個大忙…」

「噯…噯…大家喝酒吃菜,別聽丁把總亂說,來…來…吃菜…吃菜…」

「這我可絕不是亂說的,那些得到花公子相助,而破解了的案子,在兵馬司可都立案,有記錄可查的!所以我們都巴不得花公子多忙忙咧! 

王千嬌聞言向花星倜道:「星倜哥小時後就特別的聰明,誰要是掉了什麼東西,告訴他,他去找,不一會就給找出來了。」她甜美地微微笑著。

「花公子……」丁漢軍繼續說:「可有人告訴你,中城兵馬司的方吏目,起了這麼個念頭,正打算將五城兵馬司內你幫過忙解決了的案子,統統收集了起來,準備出一本書,叫《花公子探案》。」

王千禧立即欽佩地說:「那我就搶先預定一本!這樣一本有趣的書,相信一定很快就會成為最暢銷的書!」

可是花星倜卻審視著丁漢軍說:「丁把總,看你酒未曾多喝,倒先灌起迷湯,莫不是有所求而來。」

丁漢軍訕訕笑道:「嘿!嘿!到底是明人眼裏不揉砂子,花公子果然精明得很!」

這時郝四海卻帶著跑堂,端上來一盤熱呼呼的炒鱔魚,原來是特別為他們加的菜。大家乘熱下箸,吃得極其暢快。 

放下筷子,丁漢軍繼續說:「是這樣的,花公子,這三天來,在西南和中城三個地區各發現一宗命案。幾位兵馬司指揮大人,正在火頭上,大夥就公推我來邀請花公子,協助調查。」 

花星倜說:「丁把總,幫忙是絕對沒問題的。只是我大前天剛接到一封委託信,要我調查一柄被竊的匕首……所以,我們在時間的配合上就得好好協調一下了……這件匕首失竊案大約有十年了,至今尚未結案!」 

「十年前的一件疑案?」王千嬌睜大了眼睛:「星倜哥,這可一定是件極有趣的案子了!」 

花星倜沒立即答話,卻自懷內摸出一張摺疊的紙片,打開了給大家看。 

「據我初步調查,這一起老案子倒還真相當……有意思,我去南城兵馬司調閱舊檔案,因為裏頭有那柄綠玉匕首的圖樣,要找失物,當然最好知道是什麼樣子的……所以我抄了一份……」 

他抄的是整張懸賞失物的通告,賞獎金一萬兩銀子,要尋回一柄失竊的綠玉匕首,出面者是個回回,名叫阿哈布捨丹,發佈通告的日期是嘉靖十二年癸巳五月。 

這阿哈布捨丹究竟是哪一號人物?!手筆這麼大!十多年前就出得起這麼多銀兩!」丁捕快睜大了眼睛,一副不相信的神色問著。但沒人答話,大概沒人知道此人是誰!「他難道是京裏的首富嗎?可是又為什麼都沒人聽過這個名字?」丁捕快又問。

 

阿拉伯的勞倫斯  配著 Jambiya 匕首 (彼得奧圖飾演)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