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媚千嬌》第三章 嬌羞動人的風情 (二)
2022/05/29 10:55
瀏覽540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百媚千嬌》第三章 嬌羞動人的風情 (二)

花星倜這時回頭,向甄媚兒看的方向望去,也看出了有人偷圖的情形。他向馬車夫叫道﹕「老趙!長鞭子借我…」

老趙趕馬車用短鞭,卻有一條長鞭掛在腰間,立即解下拋了過來。花星倜一接到手,只一抖,便連人帶鞭向招牌揮去。 

這時那畫軸已經被收到最頂端,兩隻手出現,抓住軸邊,迅疾地將畫軸捲起,可惜已來不及了,花星倜的長鞭已經攻到。 

「噯…噯!有人偷圖啊!」

「看!看!…小偷偷畫!」

右邊圍觀者當中,有人喊著,因此左邊騷動的人,也幾乎停下了手。 

說時遲那時快,花星倜長鞭「啪!」一聲,打在那招牌板上。板後的小偷一驚鬆手,寫真圖「唰!」一聲,打了開來,跳回原來位置,左右搖晃著,恰似畫上持柳枝的美人,款款向人走來。 

小偷失手,不敢見人,將帕遮了面,從招牌後鑽了出來,縱身抓住簷邊,就像個長臂猿猴似的,想從眾人頭上逃逸。看那身材,恐怕還是個孩子。 

說時遲那時快﹕「想逃!照打!」

原來警衛總指揮魯燁已從酒樓裏站了出來,見到了整個的經過,不想放過這小偷,因此連發四枚薄葉連環飛鏢去追擊。距離這麼近,眼看這可能只是個孩子的小偷,就要當場受傷見血…只聽得「叮!叮!」兩聲,那連環鏢竟全數被擊落! 

事出突然,花星倜幾乎沒看清楚…只覺得兩點彩光飛來,第一點彩光撞上第一隻飛鏢,將飛鏢掉頭轉了一百八十度,正好撥開了第二隻飛鏢!而第二點彩光,卻撞上第三隻飛鏢,並又撥開了第四隻飛鏢!飛鏢落地,那彩光也「啵!啵!」兩聲,當時就碎成晶粉。 

長臂猿猴般的那小偷,這時早翻身,攀上酒樓屋頂,一溜煙不見了。 

虎著臉,魯燁悻悻然自地上撿起飛鏢,然後在人群中搜尋著,想找出是誰截下他的飛鏢。 

花星倜低頭查看著落在地上的彩色晶粉…應該是玻璃珠子的碎粉沒錯,他向甄媚兒看看。這時那馬車夫前來接過了長鞭,花星倜便挽著甄媚兒,走進酒樓。 

那三名惹事生非的牙行經紀跟在他們身後,仍大模大樣地要往酒樓裏走去。卻遭到魯燁的喝阻﹕「站住!你們還敢往裏闖!」

「咱們要到裏頭聽唱歌、喝老酒、找樂子,怎麼?不行嗎?!」

魯燁﹕「抱歉!不受歡迎的人…不能進去!」

「你可是小看咱們沒錢!?」一個說。

「這兒又不是皇宮內院!你又憑什麼攔人!?」

魯燁﹕「你們在酒樓外已經惹事生非,還敢進裏頭鬧事嗎?」

「你想攔?…看你攔得了嗎!?」

三人又動起手,只是他們拳腳一無章法,全憑一股蠻勁。而魯燁乃鏢局副總鏢頭,武功綽綽有餘,逗弄這幾個小腳色!

三人自三面圍攻魯燁,只見魯燁左右旋躲輕閃,並順勢一推一送,三人全部自相中拳,撞成一堆!酒樓外圍觀的人,立即報以鼓掌喝采! 

這時樓上卻下來一人,原來是金之龍的保鑣之一。他走到郝四海身邊,向郝四海咬耳朶。郝四海聽了,慢慢點頭,遂要魯燁將三人放了進去。原來這三個牙行經紀,乃煙台來的,正是紫藥司和桂月芄兩人的特約代理。 

樓上幾乎已無虛席,所有包廂也已客滿,因此花星倜和甄媚兒被安排在近樓梯口的一張小桌上,離舞台稍稍遠一點。 

舞台在廳的內側,正對窗的一面。牆上掛了一幅布幔,地上舖一塊紅色地毡,正中央擺了一張相當厚重的大平頭案桌,案桌旁一張鳳紋通體透雕靠背玫瑰椅,桌後較遠處又一張素官帽椅,那便是給伴樂的琵琶師坐的了。 

花星倜點了菜,先上金華酒和四色下酒小菜﹕水晶雞脯、水晶肘子、五香肉干、和鹽水大蝦另外他也點下正菜﹕菊花全魚、蝦籽燒海參、黄燜鴨肝、油爆鮮貝、栗子燒白菜,湯是清湯魷魚捲,甜點是炸荷花豆沙。但說好了這是要請王千嬌和王千禧兩兄妹的,得等到她唱完午間這場才上菜。所以這可以算是個慶功宴! 

點完菜,他打量著樓上正喝酒等待著的聽眾,發現不少商界名人在座,政界要員卻完全不見。這大概因為此時他們正在當值辦公,自然就不便前來尋歡作樂,以免遭到彈劾。到晚間那一場,情況就會改變的了。 

他認得出不少商界大佬,包括—據說在南京擁有五千張織機的萼『綠華雲錦莊』章老闆;在東城黄華坊開『西施』胭脂舖的西門大官人;珠寶生意做得極大的華夫人;朝陽門外東郊沙家樓大木廠的少東主,等等…不一而足。

比較可笑的是一批今年二月時,會試沒考上進士,而留在京裏的士子,這些都是富家的紈絝子弟,家裏有大筆的錢任他們揮霍,當然才能來這兒為歌伎捧場。 

他對紫藥司和桂月芄特別注意,發現兩人顯得極為興奮,而那三名煙台來的經紀,卻和金之龍神秘地交頭接耳。他不禁起疑,難道他們是有為而來?正所謂來者不善! 

「你認識那王千嬌嗎?」甄媚兒在問他,「還是你只知道這而有人駐唱?」

「我和她是在…孩提時代認識的,我爹爹與他們的一個遠房表叔交情不俗…我們原本是鄰居,後來搬開了,好像…小時候…有一段時間,她就住在這位遠房表叔家裏…」他停了停又說﹕「這遠房表叔複姓皇甫…」

他一邊斜著眼看她,好像是說她應該也知道這一號人物,因為這人曾發生過某件大家都可能知道的事情!

她揚了揚眉… 

「皇甫大叔的一位高遠祖,諱皇甫仲和的…在英宗朝正統年間,曾預言過…」他壓低了嗓門﹕「土木堡之變!」

她顯然不甚了了,並顯示對幾乎一百年前所發生的事情,也沒多大的興趣!

他卻沒注意,繼續說﹕「皇甫仲和,官至欽天監監正!」 

「那他們來京有多久了?」

他愣了一下,才會過意來﹕「喔…前天才到的,才從南京來,妳沒瞧見大門口招牌上,不是寫著『秦淮艷姬』嗎?」

「你怎麼知道得那樣清楚?」

「阿嬌給我捎了一封信來…我小時候都是這麼叫她的…信裏告訴我,郝老闆找她到酒樓駐唱。」

「那麼…你還沒見過她嘍?」

「還沒…還沒見過她長大後的樣子。」

「他們住哪裏?」

「郝老闆安排他們下榻在崇文門裏,明時坊蘇州衚衕的江南客棧裏…」 

這時跑堂的送上酒和小菜來,他們斟了一杯互敬,還沒放下酒杯,卻見樓梯口走上來三個人,竟是金城坊內西巡捕廳的捕快,丁漢軍!還帶了兩名兵士,後面郝四海也跟著走上樓來。這丁捕快似乎是來維持秩序的,很可能因為剛才外面鬧了事,郝四海怕裏頭又出錯,所以急忙請巡捕廳的人來坐鎮。

由於工作的關係,丁捕快人頭兒極熟,遙遙地向不少人打招呼。花星倜跟他也認識,兩人照面,立即欠身抱拳,相互稱呼了一聲﹕「花公子!」、  「丁把總!」

丁捕快和兩名兵士,被安排在角落邊的一張台子上。 

花星倜發現,金之龍對丁捕快的到來,相當不安。但更令他驚訝的是,他發現甄媚兒似乎也隱隱地,有著一絲不安!不過他沒時間去仔細追究,因為有聽眾不耐煩,而大聲的在抗議。 

「喂!老闆!咱們坐了這麼久了…怎麼還不開唱!」

「對啊…再不唱…就退錢!咱們不聽了!」

原來就是那些紈絝的士子沉不住氣,又更引起了另外一些人的學樣起鬨… 

正當大家愈嚷愈起勁時,舞台布慢後一個跑堂走了出來,在布幔上掛起了那幅歌者寫真圖。大概是怕再有人偷,因此改掛到裏面來。不過如此就剝奪了外頭圍觀眾人,一件賞心悅目的物件。 

另一跑堂出來,手中握著一個紅色枕形的東西,放在桌案上,原來真是一個玉潤光澤的珊瑚枕,血色珊瑚無瑕無疵,端的是無價之寶。 

掛畫的跑堂回進去後,又出來,將手中一面圓銅鏡連架子,和一對沉甸甸的金鳳凰釵,放在珊瑚枕旁邊。

第二個跑堂回進去後,也捧了個錦墊出來,上面一塊折成方勝樣的相思帕,他將錦墊放在鳳凰釵旁。

幾乎所有的觀眾都好奇地注視著他們,因為一般酒樓駐唱,多數只是清唱,舞台頂多兩張椅子,一張給唱者,一張給伴樂者,還沒見過要安排這麼多閨房用具的。 

相思帕之後,便沒再見有人出來。

這時,布幔掀處,郝四海卻走了出來,一臉笑意地向眾人說道﹕「各位請稍安勿躁,精采的演唱馬上就要開始。好萊塢酒樓是老字號,可以向所有的來客擔保,我們的用料最上等,口味最道地,開業二十多年了,從來沒讓顧客失望過,所以這次請到『秦淮名姝』王千嬌來駐唱,也擔保不會令各位失望!擔保人比花嬌豔!歌勝乳鶯甜!

「各位請多用些酒菜,一邊慢慢品嘗,一邊細細欣賞,天下最美的歌喉!我們的節目,這就開始…第一首要演唱的是梧葉兒詠香閨六物』。」 

這時候,不少聽眾就在猜是哪六物?可是案桌上再怎麼算也只有四物!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