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媚千嬌》第二章 金枝銀葉的風車 (二)
2022/05/06 17:16
瀏覽618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百媚千嬌》第二章 金枝銀葉的風車 (二)

他考慮,要如何將她喊醒,一半又貪看她的睡姿,捨不得就這樣叫醒她。

貪看半響,他搖著頭說「小懶惰蟲!」

「媚兒…日頭老高了…還不快起床!」

她動都不動。

他慢慢走去窗邊,將所有窗一一的支開,室內盈溢著晨曦的清朗。

他悄悄靠近床邊,將紗帳向兩邊撩開。

「媚兒…太陽都快照到屁股了!嘻…嘻…」

「討厭!」她側頭避光,嬌嗔著。

「媚兒,讓我把個脈,為妳檢查一下。」

「你為什麼老纏著我?」

她將頭轉向沒有他的那一邊。

「我放心不下…」

「你為什麼老愛多管閒事…!?」 

他想坐上床沿,但又怕她惱了,靈機一動,他在床邊跪下,位置正好可以一伸手就握住她的玉腕。

「關心妳呀!」

他向床上的她看去,那雪白修美的脖子仍側向另一邊;那蓬鬆斜攲的烏雲,自然形成了最美的墜髻;那脖子上微汗沾黏的柔嫩髮腳…

一剎那間,他幾乎完全忘了要為她把脈…他機械地將手伸向她擱在身旁的玉腕,張指朝她的脈搏上輕輕搭去… 

但立即像觸電般的縮回來,原來當他視線轉回到她玉腕時,發現她那纖修玉蔥般的手指,中指和拇指虛扣,竟然捏了一個手印!他的武林知識家學淵博,認出她所捏的竟是烏斯藏密宗的『獻八供彈指印』! 

他驚訝地微張著口,再向她看去,她仍側著頭,眼皮也沒動一下,只有那褻衣下完美的雙峰,柔勻地起伏著。 

他再度出擊,左手拇指內扣,四指排開,一式『撥亂反正』,準備讓開她的彈指神通,直搭她的脈搏!

不料又被迫立時收手,這一次她無名指、小指彎起,中食拇三指微張,分明一招『仙人指路』守定門戶,方寸不讓! 

她肯定是跟他在較量武功,這次他目不轉睛盯著她的柔荑,一邊暗地裏蓄勢一招家傳絕學—撥霧摘雲手中的『雲開見日』,五指虛撮成爪,準備撥開她的攻勢,直取她腕脈的寸口處! 

卻只見她翻轉手心朝下,手指卻虛扣作六字狀,特別是小指,優美地稍稍翹起,正是琴仙指林婉兒的一招威力極大的『鳳翅挑』!這一招,當翻腕一挑而起的時候,沒有多少人能擋得下!他又一驚只得再度將手收回! 

沒想到這個異族姑娘,武功恐怕不在他父親之下! 

她的柔荑翻轉後,卻立即又移上了她的櫻唇,輕輕打了個哈欠,伸著懶腰,然後坐直了起來,舉手梳攏著蓬鬆的秀髮。

他呆看著,抑制住想撲上去攫住她的衝動…

那上揚的藕臂,使得她乳房曝光於褻衣之外,半隱半現…

他衝動得忍無可忍!

她瞄了他一眼… 

「我要起身了…你去外面等著」她放下手。

「我把丫環叫進來,侍侯妳…」他乘勢坐到牀的邊緣。 

她支使他﹕「你把那一件披袍拿給我。」

他轉身,看到屏風後露出半個的衣架上垂擱著一件嫩柳黃的綢衫。取了那席綢衫,他走到床邊,沒有遞給她,卻將綢衫張開著等她來穿… 

她抬頭看了他一眼,落落大方的掀開錦衾,起身下床,將手伸進袖中,穿上綢袍,然後邊繫帶子,邊走到妝台前坐下。他像個提線傀儡似地跟在她身後。 

銅鏡中她見他痴呆地在一旁站著,便說﹕「你去外間等著!」他賴著沒走。 

她綰起垂散的秀髮,在前晚準備下的漱洗盂盆內,先用細柳枝和細鹽清洗貝齒並漱口,然後用素巾掬水潤臉,絞乾素巾淨臉。鏡中他癡迷地看著她用靈巧的舌尖,舔嗜著她的唇與齒… 

之後她開始敷粉、點胭脂。 

他緊盯著妝台上的一支黛筆「讓我給妳畫個眉吧…」 

「我不要別人服侍。」 

「吓!…忘了!」他差點忘掉今天來這兒的真正目的!「我給你帶了一樣好東西來了!」 

鏡中她看了他一眼,揚了揚眉。他從懷中取出一個狹長的錦盒,盒面雕著鳳紋和繁美的花樣,並以金箔敷貼。僅看外表便知名貴非凡。 

他將錦盒呈獻給她。她無動於衷,他興冲冲地說﹕「這一件希奇東西妳一定沒見過!…」 

他打開盒蓋,盒內竟是個風車…極其特別,也極其貴重的風車!原來那風車的葉子是銀的,桿子是金的!

他取出來擎在手裏,特意在她眼前展示…風車枝桿是十足成色金子做的,握在手裏頗覺沉甸。銀葉則是薄片狀,按圖剪裁後,將葉片的一邊彎折到中央,形成兜風的弧度,然後用小銀栓安置在金桿上。

他以真氣吹向風車,那銀葉居然無礙地隨風旋轉起來!風車乃剛造就,銀葉打磨得十分光亮,旋動起來甚是好玩,又討人喜歡。 

他停吹,假裝氣喘地說﹕「妳看,這是不是鍛鍊真氣最好的輔助工具了!」 

她停下手,轉頭仔細瞧著風車。他又吹動真氣,而且加了把勁,風車飛快轉動著。 

「你拿去奴風簃,在戲風廊裏找個地方安置在那兒。」 

奴風簃…?戲風廊…? 

「下到樓梯口,左手邊的那一間,就是奴風簃。」 

「那…戲風廊…?」 

「進去了你就知道在哪兒了。」 

「這麼多風!又是啐…又是奴的…難道妳這麼恨風!?」 

「你快去啊!」 

他拿著貴重的風車下樓,果然,連著『啐風樓』底層的這一間,便叫『奴風簃』。 

開門進去,是個開曠卻狹長的空間,三面全是窗子,幾乎全無家具,只在左右窗下,各置放了兩張燈掛椅。此外,便只有對角另一頭,一張小桌案上,擱著的一個木箱。箱板是雕花鏤空的,看不出裏頭是什麼,也不知是何用途。木箱似乎正對著一個過道,與奴風簃成垂直。從奴風簃的窗子裏望出去,可知那正是一條長廊。而且兩邊也全都是窗子。一定就是那『戲風廊』了!如果為了要觀賞那雅致的花園,特別建了這個長廊,又為何起了這麼個古怪名字?!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