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意外前進一步(歷程性繪畫工作坊)
2012/03/25 22:07
瀏覽1,423
迴響3
推薦78
引用0

 

 

2012.02.18意外前進一步(歷程性繪畫工作坊)

 

參加了整天的歷程性繪畫工作坊,上課地點就在我家附近,真是幸運!

 

暖身活動「恐怖箱」,當然一點也不恐怖,只要摸索口袋裡的東西,

老師規定我們限時用20秒來感受它,摸到兩個柔軟的玩偶,

左邊的玩偶有著長耳朵、長腳,眼前浮現藍、紫兩個顏色,

右邊的玩偶比較大,有顆粒狀的填充物,感覺是溫暖的橙、黃色。

謎底揭曉:左邊的是灰色的小馬玩偶,右邊的是粉紅色小海龜玩偶。

 

跟自己感知到的差別好大喔!

每次「猜」的結果都和自己感知到的差別都這麼大,

抽天使卡、女神卡都經常會抽到所謂「信任你自己的直覺」這種話,

可是經常猜錯的我,想要信任自己的感知還真是很難。

這個「無法信任自己直覺」的感覺就是這樣又一次被加強了!

 

接著開始正式進入歷程性繪畫的階段,開始第一筆真的很難畫下去,

於是就把這個剛剛覺察到的「無法信任自己直覺」畫下來,

直覺力用鮮黃色的曲線畫出,再用橄欖綠畫上許多叉叉。

永真老師在畫室裡走動觀察,看到我的叉叉,就來問我那是什麼意思,

就告訴她自己在前一段活動中的感覺。

 

她問:「你覺得這個落差像什麼?」她又為我做了很多說明。

我並沒有聯想到任何的圖像,只是這感覺來時,都會讓我踩煞車停下來,

又讓我聯想到情緒爆發之後,讓我後悔想極力克制自己的經驗:

高中一次與母親口角,憤怒把茶几上的玻璃摔到地上。

永真老師要我就把那些玻璃碎片畫出來。

我用深藍色的點,點了一大片畫紙的版面。老師來提醒我:

「你不可以用點的!碎玻璃是有稜角的,你要把那些稜角都畫出來!」

於是我又試著把碎玻璃的感覺一片片畫出來,可是,我不會畫,

越畫越覺得無聊沒意思;越畫越覺得生氣,於是就卡住畫不下去了。

 

當我告訴永真老師這個感覺時,浮上另一次憤怒又驚恐的印象:

大學畢業後某天,弟弟與我因細故口角,弟弟無意揮拳打得我流鼻血,

疼痛和憤怒讓我忍不住要回手攻擊,因為疼痛而想要報復回去的恨意,

強烈到如果我手中有把刀子也無法停下來,即使他是我心愛的弟弟,

我也會因為想要報復的憤怒而克制不了想傷害他的動作。

在訴說這段往事時,竟然忍不住情緒,眼淚不住掉下來。

老師建議我:「你何不就把那把刀畫出來?圖畫是傷不了人的!」

於是,用鮮艷的橘色畫出了刀子,鮮紅色的血從刀尖滴下來,

畫完之後,好像終於把多年前剎住勉強嚥下的情緒、感覺完成了。

胸口的悶、無法呼吸的感覺也似乎輕鬆了!

早上的繪畫就到這裡告個段落暫停,等吃完午餐後再回來繼續。

 

午餐回來後想繼續畫,可是不知道從何下筆。

老師問我:「你覺得這些紅色的血夠了嗎?」我覺得還好。

她問我:「刀插在哪裡?」「胸口上。」

「那麼,你就把插著刀的胸膛畫出來吧!」她說。

既然血和刀都用了這麼強烈的兩個顏色,

就用淡淡地黃綠色畫出人形上半身,還有被刀插入,破裂兩半的心。  

腦中又浮現了兩個人形,就畫出了紅、藍兩色的人形,

分別從破裂的心臟處有線條延伸出去,就像是我分裂的兩極:理性和感性。

 

老師問我藍色的人形代表什麼?我說代表我的理性、頭腦、自我節制,

永真老師說我的感覺很抽象,這個過程就是要把他具體化、具象化,

她再一次問我連結心和人形的弧線代表什麼,我的感覺像是橋樑。

突然有個意象浮上來,就畫出雙手把藍色的人形捧在掌心。

雖然畫出來了,可是不知怎地,看著自己的圖畫,頭就是好痛、好痛!

只好暫時放下自己的圖畫,四處走動看看別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風格。

又在自己圖畫前,做個書寫,希望能夠有新的想法可以繼續畫下去。

 

老師提醒大家要進行最後階段的活動:

要大家站在自己的畫前面,感覺自己畫中哪個部份最吸引自己,

並且感覺它像什麼聲音,發出這個聲音,讓能量流動,

在發聲結束後做一些書寫,或是為自己的畫做結束。

 

最吸引我的是雙手合掌托起的藍色小人形部份,想發出的聲音是ㄚ,

在發聲時共鳴的部份是心輪,整個畫面最大面積的是薄荷綠,

而在發聲時覺得分裂的心有得到慰藉。

原本認為是分裂的,被排除在外的藍色小人形,其實是我內在的珍寶,

而紅色的小人形,它就坐在我的右肩上,我並沒有失落它,

兩個看似分離的小人形彼此有一條紐帶連結在心輪處。

 

最後,我把那些最早畫出的綠色叉叉,都改畫成了蝴蝶,

那把淌血的刀子也不再那麼怵目驚心,原本想傷人的刀子,

雖然是刺在自己心上,但也帶出了兩極珍貴的轉化。

過去,我認為與人的距離就像這兩個人形一般相聚遙遠,

其實,我與人們仍是保持著連結的,只是這個連結不是形體方式的連結,

而是與人們以內在、以心相連結的。

 

這個洞見讓我想起以前在完形小團體中,G第一次為我處理的議題:

「我想跟人連結,可是我不相信這個連結會長久」,但在此時,

我看見自己與人在另一個層次上的連結方式,

所以,對自己開始也有「相信」的可能性了!  

 

身體的不舒服,在畫面沒有被轉化、被改變以前,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也無法繼續作畫,只能到處閒逛,但是改變畫面詮釋之後,能量流動了,

所有身體上不舒服的感覺都鬆了、沒了。

老師說頭痛是因為今天花了不少力氣在跟意識層面搏鬥,

花了不少精神力氣,頭腦鬥輸了也不開心所致。

畫出的東西即使有驚嚇、或是看似負面,也不會令人害怕,

內在的黑暗,只是因為自己還看不清楚而已,

它是以自己能允許的方式呈現出來的,它不會停留在那裡,

它是有生命力的,還是會改變、會長大的,

所以可以繼續畫,相信它會帶出一些新的洞見。

 

這次工作坊沒有任何預期,只是想要了解歷程性繪畫工作的方式,

沒想到暖身活動就打到我的痛腳,之後三小時的過程,

除了把以前被壓抑未完成的情緒表達出來,

還讓我在核心議題「連結──分離」上有很大的一步轉化,

讓我更往前一步,看到自己內在珍貴的東西。真開心!

 

 

心動台灣首部曲記實「當我輸了,我們都贏了。」(完整版

 

內在小孩與關係療癒---敘事靈性療癒工作坊(台北場)

錦敦老師兒童敘事治療的新書終於出版了~~~

敘事、是一種陪伴孩子的美學(新書序)

黃錦敦老師部落格~敘事咖啡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其他學習分享
上一則: 花緣
下一則: 母親情結(完)榮格講座筆記
迴響(3) :
3樓. Willtrue
2012/04/08 09:48
情緒的罣礙

看到妳述說過往親人之間的傷害

發現往往都是情緒"衝動"當下造成的

於是又深藏於潛意識中

佛家講八識:眼,耳,鼻,舌,身,意(頭腦思考),莫那識,阿賴耶識(潛意識)

這情緒的發動, 就是"心", 也就是莫那識的習性造成

要探源頭就在莫那識, 也就是心輪位置,

將可以讓你不再受業習困擾了, 找到自在解脫之道! 建議你去上黃庭禪課程...^^


天地無私 來此人間遊歷 順逆皆是生命養分
歡喜仰受天命 行住坐臥皆自在~~
謝謝您的提點,這兩年也有人對我說過黃庭禪,

我會斟酌自己的狀態,也聽取各方的建議的,謝謝!
水色華姿2012/04/13 12:18回覆
2樓. 燁子
2012/04/06 11:24
很棒的旅程!

藉由專業的引導,逐漸發現內在的風景真貌。

理解自己,才能處理來時路上的種種窒礙,進而有機會面對與處理。

相信這樣的課程,是很棒的旅程!謝謝分享!

謝謝回應!

這個工作坊對我的確幫助很大,4月21還有一場,有興趣可以參加。

呂旭立基金會這幾年都有固定舉辦,有興趣可以關注。

水色華姿2012/04/06 20:55回覆
1樓. 印心
2012/03/30 10:57
感動

好棒的過程

讓我想到我先前參加過旭亞老師的歷程繪畫

也在那一次有情緒的釋放和宣洩

為自己在過去的經驗中長出一些力量來

但我覺得  讓我感動得是  你的願意和敞開  

謝謝你的貼近和回應!

 

這次的過程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關鍵,

我始終認同主流的價值,認為自己與人是很疏離的,

生命中的確經常擺盪在『連結--分離』的兩極中,

這次的經驗讓我看到,原來我跟人連結的形式不見得像別人的方式,

即使是這麼淡,仍然是一種連結的形式,

這對我的生命是很重要的看見。

接著好友的訪問對話,也幫我推進了一步,

同時也化解了我對害怕傷害弟弟而與弟弟保持距離的心結。

 

感覺歷程性繪畫的方式對於突破我理性的防衛是很有幫助的,

幫我看到可以一條新的對自己工作、以及未來陪伴別人時候喜歡的方式,

現在更清楚未來我可以用系統排列、敘事、心能繪圖來陪伴他人。

 

四月份的工作坊還會去參加,看看到時候又會有什麼新的進展。

謝謝你的回應和分享!

 
水色華姿2012/03/30 12:1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