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Paper Doll 01~04
2013/04/12 02:10
瀏覽625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1
  還記得那天,我把小賴皮撿回家的第一天。

  她一個人坐在管院樓下的長廊,獨自掉著眼淚。她凌亂又毛躁的長髮,有好幾處卷以神祕的角度;身上穿著起了許多毛球的毛衣,連左右邊兩隻短襪拉起的高度都不一樣。喔,她上學期有上我當助教的班上的微積分嘛,心裡終於得到眼熟感覺的解答。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經濟系大一的學妹。我考慮了大約半分鐘,最後終於忍不住眼前的紊亂與不協調,決定上前搭話。

  我輕輕地走到她身邊,隔著一個人身的距離,緩慢地坐下。「學妹你怎麼了?」我開門見山地問。她驚訝地瞧了我一眼,有些陌生。我決定先開口破除談話的距離感:「我是上學期你們微積分的助教啊,你忘了啊?你還有來找我問過幾次作業怎麼寫。」見她的表情好像逐漸想起一些畫面,她拉起袖子把眼角的淚漬擦乾,並對我擠出一個和善的微笑。嗯,這個表情比較像我之前看到她的印象。「你還好嗎?怎麼一個人在這邊哭哭啼啼的?」我話一出口,她便又開始掉眼淚了。於是我安靜地坐在一旁,等待她的情緒隨著傍晚的夕陽緩緩沒入地平線。

  系館的燈入夜後紛紛亮起,我看了手錶,原來已經在這坐了快一個小時。這段時間裡她的臉頰溼了又乾、乾了又溼,而我卻若無其事地在旁邊填數獨,並樂在其中。直到她叫了我一聲:「學長...」我才想起自己處在這麼一個場景。「嗯?好了點嗎?」她點頭:「謝謝學長。陪我。」我起身站到她面前,毫無來由地幫她把頭髮弄整齊一些。「你先別動,我幫你整理一下。」她就像是溫馴的小狗一樣,任我撥弄她的頭髮。「這樣好多了,不要再哭囉,我請你吃晚餐。」她鼻頭一顫,差點以為又要哭了,還好只是吸了口氣。

  我們靜靜地比肩坐在速食店外面吃著漢堡和薯條,沒有什麼交談,唯一的聲響發生在我可樂快要吸乾的時候。於是我開始動手收拾桌上的紙盒和杯子,只留著她剩下約半杯的飲料。「學長我失戀了。」她突然開口打消了我準備去丟垃圾的念頭,而充滿好奇地聽她說。「我跟他在一起整整高中三年。」「嗯。」我必須發出一些我有在聽的回應。「但是他上學期就在別的學校交了新的女朋友,我寒假去找他才知道。我覺得我好傻,被蒙在鼓裡這麼久。」「這樣啊...」「這個學期回學校,我一想到這件事就好難過,又不想跟別人說這種事情,所以常常一個人躲起來哭。」「你怎麼沒找好朋友聊聊呢?」「喔,因為我們班這屆只有五個女生,我跟她們沒有很熟,不好意思打擾她們。也不想跟男生說這種事,感覺很奇怪。」「這倒也是。」我點點頭。「對不起學長,我知道我現在的樣子很糟糕,希望這樣不會給你帶來什麼困擾。」「才不會。」「不曉得為什麼,學長很像大哥哥,你一問我我忍不住就哭了,還跟你說了這麼多無聊的事情。」「你別哭了,我會聽你說。」後來她跟我說了很多事情,包括感情上的,還有剛來到這個城市不久的不適應。我又再點了兩杯飲料,消磨著春天來臨之前的冬末之夜。

這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我問她要回宿舍了嗎?她說她不想回去,至少今晚不想。我皺了眉頭,深怕我如果一走,她又不知道要去哪流浪當泥娃娃了。算了,就當我愛管閒事吧!「那你晚上來我家住好了,我姊去美國工作了,你可以睡她房間。」她似乎很意外我有這種提議。「真的可以嗎?」我回答:「我媽也在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家是沒問題。」她不斷點頭。

大約十點半我們到家,這還是我第一次帶女生回家,我之前兩任女友都還沒什麼機會來。開了門就看見媽在看電視,老媽一見到躲在我身後的學妹,馬上驚訝地起身招呼:「你好你好,是橘子的朋友嗎?」我趕緊接話:「是我們大學部的學妹啦,她失戀了不想回宿舍。所以我讓她來住一晚。」與其編一些天馬行空的爛理由啟人疑竇,不如講實話可信度還高一點。話說出口換學妹對我皺眉頭了,她似乎對我這麼坦白有些尷尬。而老媽完全沒有被這複雜的狀況困惑到,她開心地拿了拖鞋給學妹,還問人家叫什麼名字。學妹回答:「我叫賴蘋,蘋果的蘋。」老媽一聽可樂了:「喔!那你也跟我們家兩個小孩一樣,都是水果家族的。」我解釋道:「我姊叫文橙,小時候都被叫柳丁,我是弟弟所以就被叫橘子。但我的名字裡面根本沒有水果。」學妹笑了,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麼開心的樣子。老媽打量了學妹一下,就走進姊姊房裡拿了換洗衣物,在裡面喊說:「小蘋跟姊姊差不多高,這些應該都可以穿。」我示意學妹浴室在裡頭,她羞怯怯地接過老媽拿給她的衣服,很有禮貌地不斷說阿姨謝謝。

我跟老媽一起坐在客廳看她正在看的韓劇,她好奇地問我:「你們是那種關係嗎?」我連忙否認,說是最近才認識的朋友,並忍不住補充了一句:「她比較像是我撿回來的寵物。」老媽連忙說:「養寵物也是要負責任的啊!總之你自己不要亂來。」「就說不會了吼。」我用手肘推了老媽一下。不久,學妹洗完走了出來,我見她頭髮仍是溼答答的,就說:「去我姐房間,我幫你吹頭髮。」老媽則說:「我去切水果,待會出來吃。」

學妹坐在姊的梳妝台前面,又穿著她的衣服,而我拿著梳子和吹風機的場景,就像才幾年以前,姊時常使喚我來幫她吹頭梳頭一樣。那時候她常說:「整理女生的頭髮是一種高明的手段,以後你哪天幫其他人弄你就懂我的意思。多學著點。」我在心裡罵了一聲髒話表示我對姊一語成讖的抗議,但依然很仔細地梳理著學妹的頭髮。「你的瀏海要分哪一邊?」我用食指和中指夾著她瀏海說。「我也不知道欸,我已經好久沒好好照鏡子了。」我輕輕拍了她額頭一下:「那可不行啊。怎麼可以不好好打理自己呢?你的頭髮應該也有段時間沒剪了吧,明天週六放假我帶你去剪頭髮。」她沒有拒絕,我當作她是願意的意思。

「學長,我想重新來過。」她認真地將這句話說出口,而我像是接受了什麼委託似的,滿腔熱血,信心十足地對她說:「我會讓你煥然一新。」



#2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賴蘋,耍賴的賴,蘋果的蘋。經濟系二年級,今天第一次來上社課,請大家多多指教。」在話劇社的社團教室裡做自我介紹還是難免緊張。「學妹你好,歡迎你來,可以說一下你想來參與的動機跟原因嗎?」長桌上坐在主位上的社長學姊直接地問了我這個問題。我抓了脖子後的馬尾放到左肩上,想了兩秒鐘脫口而出:「我對於表演很有興趣,不同劇本、不同的角色,我都想嘗試看看,體驗跟現實不一樣的心態或心境。」說完後社長拍手叫好,其他人也跟著一起。我點了點頭,害羞地趕緊坐下。

  加入話劇社的第一天記憶依舊深刻,踏入社團教室的前一分鐘,橘子學長還在我身後催促我快進去,好像媽媽帶著小朋友上幼稚園的場景,在門口上演離別大戲。我終究踏入了一個新的世界,一個我未曾想過、未曾到過的地方。在大一暑假的尾聲,學長要我新學期一開學馬上加入話劇社,他說:「你去就對了。」而我想不出任何拒絕建議的理由。從三月底我們相識的那個晚上之後,學長教了我很多事情,而那一一的確實使我的生活產生了變化。我換了髮型,學會了化妝,知道怎麼穿搭衣服,這些僅是外在表面的部份已經讓我改頭換面,立竿見影。在學校很快地跟同學熱絡了起來,原本點頭之交的朋友變成了每天一同上課跟吃飯的好夥伴,我們下課後常一同出去做一些大學生常做的事情:玩、玩,還是玩。我的大學生活重回了原本應該有的樣子,應該啦。

  如同橘子學長說的,「好好整理自己」確實是一件重要的事,不但是外表,我後來才知道,人的個性和態度也是,而且更重要。學長教會我怎麼說話,像是在用語方面多使用正面的詞彙:「好、喜歡」諸如此類,反正少說負面的「討厭」或是「不要」等等。還有少說自己的事,多聽多問別人的事,並且記得對方的喜好。這些讓我在溝通上的確嚐了不少甜頭,其實還有其他很多無法一一說明的小技巧。而我不斷謹記在心的是:「交朋友是雙向的互相關係,千萬不要一廂情願。」我開始學著對每個人好,儘管「好」的程度很難界定,需要藉著對方的反應跟回饋不斷調整,互有往來的漸漸密切,而少有互動的便自動淡去。嗯,這些都是學長告訴我的事情。

  改變後的大學日子忙碌了起來,除了課業和班上同學的活動以外,剩下的時間絕大部分都留給了話劇社。讀劇本、小說,肢體表演練習這些是平日的基本功,難的是每學期一次的期末成果發表演出。在策展的準備過程中,除了排練戲目以外,還要做幕後的製作,像是道具、器材與舞台的設計等等。大二下在六月的期末成發,因為學長姊屬意讓我大三接社長,所以特別留了一堆需要跟人溝通的工作給我。我在期中考後的每一天,腦海裡面想著一遍又一遍的工作流程,包括跟學校協調演出時間和場地,還有整理所需要器材的清單,不夠的項目我還得去找學校借或是找廠商租,以及分配道具製作的小組,還要每週督促進度。另一方面我同時也必須排練幕前,好巧不巧選角時分到了整部戲裡詞最多的角色。

  我一週當中只有星期日可以休息,因為我們社團的老習慣不在星期天活動。(我曾經猜想過是不是以前有的學長姊要上教堂做禮拜之類的,或根本是像英國人星期日不戴眼鏡一樣之類的謠言。)只要星期日不用討論報告或是跟同學有約,我便會跑去橘子學長家待著。從午飯到用完晚餐,少數的休閒時間是我最能放鬆的時候。在學長家聊天,有學長有阿姨,還有幾次剛好遇到文橙姊回來。姊姊真是個大美人,又有氣質,講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她完全跟學長和阿姨一樣個性,沒有對於我在他們家窩著感到突兀,反倒喜歡跟我說話。姊姊在要回美國之前,還送我好多好多的衣服,她說這些太年輕了,工作的時候不適合穿。而其實之前阿姨跟學長已經拿好幾件給我了。

  可我最期待的事情是只有學長在家的時候,阿姨假日常會有朋友的聚會跟旅遊團,所以只有學長在。我很好奇為什麼學長每次星期日的時候都會在,他說因為知道我會來,所以總要有人在家,他就沒有在星期日安排事情。阿姨不在時,我們會一起到外面吃飯,偶爾還會逛個街買衣服。學長好像都不會變,一直都像我認識他的第一天一樣,常常幫我挑衣服弄頭髮。隨著時間久了,我自己也開始懷疑這樣的關係會不會很奇怪,在學校我們兩個都忙,很少碰到面,只有在星期日的下午,只有我們兩人一起的空閒。有次在餐廳吃飯時,我忍不住問了橘子學長:「學長,你會覺得我很奇怪嗎?」學長:「人是還好啦,倒是問題很奇怪。」我繼續:「那你會覺得我們兩個這樣的關係奇怪嗎?」學長:「嗯,這個問題還是很奇怪,我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我氣餒:「這麼說也是。」換學長問我:「你現在在學校應該很夯吧,『經濟系的小賴皮』,我一堆朋友都知道你這個人了。怎樣,沒有人追你嗎?」我回答:「是有啦,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壞掉了,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學長發出嘖嘖聲:「唉呦,你可真的變油條了。沒有感覺這種話居然說的出口。」我連忙否認:「才沒有。我知道要感謝每個對方的感情,你教我的。」學長搖搖頭笑了。

  我窩在學長家的客廳沙發上想著這些事情。我是不是太習慣依賴橘子學長了?我的確喜歡學長,而且這個喜歡好像有點過度複雜。我們差了好多歲,他是博班的學長兼系上助教,難道是因為年紀嗎?而且也沒聽說他現在有女朋友,以客觀的角度來說,我現在的條件應該不至於讓他看不上眼吧。那為什麼我們這樣的關係會這麼久沒有變化?想著想著我便在沙發上睡著了,學長在房間裡面看書,彼此互不打擾。直到太陽不見,學長才搖醒我並拿外套給我,說:「起來了,我們去吃晚餐,我餓了。」

走在寧靜的住宅區小巷裡,彷彿第一次來的記憶重現,只有方向反了,其餘依舊。我始終空著手幻想著也許哪天學長就會緊緊牽起,可當我發現他的背影直挺挺的往前方邁去,而我的影子慢得快要跟不上了,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只是妹妹而已,在他的心中,我一直是妹妹而已。「是嗎?」我不斷問自己,而這怎麼問也不會有解答的。唉,又是場夏日的情感衝動,隨著夏天的忙碌來臨悄然落幕。



#3
  學生時代的最後一年自從九月初接到兵役體檢單那天正式倒數。我的博士論文大致上已經完成一半的架構,剩下的一年裡便要逐步補上運算的數據,以及計算誤差的值。所以越來越常待在研究室,終日與跑模擬的電腦為伍。我指導教授的研究室除了我還有一個博班學弟狗狗和兩個碩班學妹花花跟球球,他們也很喜歡窩在研究室,根據他們的說法,電費漲了,還是待在學校裡省錢。至於我們四個研究生的關係呢,只能說,在一起做正經事久了,多少都會產生一種工作上的革命情感。當他們看到我桌上的體檢通知書,他們也意會到這是我的最後一年了。狗狗馬上跑過來拍我肩膀:「學長,我們男生的事,該來的還是會來。」我一笑置之:「哈,其實我一點都不擔心這件事,反倒是覺得要離開這邊,不能常常看到你們,是有些落寞。」花花跟球球的步調幾乎一致,走過來說:「學長,沒關係,這一年我們好好一起加油吧。」殊不知我最討厭聽到「加油」這兩個字了。我看了牆上的鐘,已經晚上十一點了,於是示意大家差不多該回家了,趕緊吆喝他們收拾東西。我關了研究室的燈,把門反鎖後,便往學校大門的停車場走去。

  經過活動中心的露天圓廊時,瞥見小賴皮跟一群人在練舞,這麼晚了,居然還在啊。我在外邊停下腳步,稍微看了一會兒,有一些國標的部份,也有一些現代舞,不難猜出是在舞台劇裡頭的一些橋段。算起來我已經看過她的兩次成發表演了,第一次是偏搞笑的丑角:穿著花襯衫和藍白拖到處亂接話的路人。而第二次搖身一變成為悲劇中的女主角,劇末抱著死去的男主角哭泣的情節,感動了現場好多觀眾。那次是跟研究室的學弟妹一起去看的,他們後來全部拿出面紙擦眼淚,我在一旁都不曉得該哭還是該笑。那時候一方面我擔心著演員謝幕後有沒有機會上台獻花,因為第一次沒有準備,小賴皮還特別交代說:「這一次一定要準備!萬一我演主角卻沒人給我花,這樣好像很糗。」事實證明她根本多慮了,獻花給她的人十來個有,她根本抱不住,我在台下等了好久才輪到我。我捧著花上台的時候,她居然跑過來抱我說:「學長,我真的辦到了!你有看到對不對!?」我輕拍了她的頭:「形象!」她應聲說好,我才下去。那次之後我便成了小賴皮傳說中的緋聞男友,雖然說謠言止於智者,但這大概證明我們學校的教育都失敗了。狗狗、花花、球球果不其然在我們看完戲回研究室拿包包時不斷揶揄我:「這不單純!學長!想不到你平常看起來誠懇,私底下卻那麼有手段。而且還是小這麼多的學妹,不科學。」我正色澄清:「她就只是我乾妹妹啦,你們不要想太多。」狗狗接著說道:「姑且不鬧你,話說回來我也好想跟小賴皮握手喔,然後就不洗手了。」我不屑:「誇張。」花花、球球齊聲說:「橘橘學長,狗狗真的不誇張,你不知道,只要哪堂課有賴蘋學妹在,上課或下課總是一堆人在教室外面遊盪。」我本來想反駁說我也當過她以前課堂的助教啊,怎麼就沒有?不過想一想我話就收回去了,因為那時候她根本不是現在的她。「呵,比較像一隻髒髒的小狗,或是被拿去回收場的、有缺陷的洋娃娃吧。」我心裡想。

  看著小賴皮他們練舞,想起一些事情,不經意地便過了十幾分鐘。我回過神才發現,小賴皮看見我了。她向同伴示意休息一下,然後朝我跑來,大概距離三、四十公尺她已經開始喊著:「橘子~學長~」。她穿著白色的T恤跟短褲,踩著赤腳就這麼跑過來:「學長!!你怎麼在這邊,來找我的嗎?」我:「噓!你不要再害我了,這樣別人會誤會。我剛好要回家,經過而已。」她的表情一垮,氣餒地說:「好吧。跟我打招呼這麼不開心就對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快回去吧,早點練完,早點休息了。」她轉身走後丟了一句很不像她會說的話:「我到底是哪裡不好?」當下我試圖想解釋,可是那些解釋的話,我想她聽了也不會高興。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會因為話說得越多而變好。唉,帶著這種彆扭的心情回家,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炎熱的夏夜裡,多少仍有些溫度以外的寒意。

  那晚之後的第一個週末,小賴皮回了南部一趟,她還特別打電話來跟媽報備,說是星期天就不過來了,不用準備她的午餐。習慣成自然,小賴皮不在的週日下午總讓人覺得不對勁,我在家裡看了兩本雜誌,還是不大舒坦,所以打了電話約了平常系上一起打球的學弟們去球場。想一想下個月的系際盃籃球賽也快到了,大家一股熱血之下從傍晚打到晚上八、九點才精疲力盡地解散。我忘了帶要換的衣服,只好穿著球衣球褲從球場走回家。一般來說我會搭公車,大約五站的距離;可是今個兒突然想用走的回去,這段路我已經許久沒停下腳步,甚至避免經過。

還記得讀碩士班的那兩年,我時常走這條路去上課,偶然間認識了街上書店的店員Alice,因為我常進去買雜誌,還有訂一些專業書籍。Alice個性很開朗,喜歡籃球,她便時常問我這期籃球雜誌的內容有什麼,然後最近看了哪幾場球賽轉播之類的。久而久之,回家路上順道逛個書店變成了日常習慣。我與Alice很聊得來,感覺對了,不久便發現喜歡上她了。我約她單獨去看過好幾次球賽和電影,還有演唱會,一直以為進展得很順利,幾乎都到了準備好找她去我家跟媽媽吃飯的程度。但「以為」終究是自以為,某天晚上我遠遠地看見Alice在書店外面與一個男生有十分親密的舉動,而她一看到我便尷尬地走進店裡。她下班後我們到附近的公園裡盪鞦韆,我問她:「你知道我很喜歡你嗎?」她回答:「嗯。」我們沉默了好一會兒。她才又開口:「謝謝你的欣賞,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說完她便拿起包包離開,又對我說了兩次謝謝。當時我知道我應該很有風度的繼續當普通朋友,可是在心裡的深處,一直有種受到欺騙的怨恨:她怎麼可以若無其事地瞞著我這麼久?之後我只在需要買雜誌跟書的時候才會踏進書店,若不巧遇上Alice當班,我們則行禮如儀地結帳、付錢、拿發票,如此而已。若她開口問我最近如何,我只說得出口「還好」兩個字。男生的語彙裡,「還好」代表根本不好。

  重回往日場景,難免回憶洶湧。偏偏好巧不巧,今晚Alice有上班,我從櫥窗外一下就認得了這個當年讓自己徜徉在愛戀感覺裡的女生。而感覺著實奇妙,一秒鐘以前喜歡,下一秒可能就變成不喜歡、甚至討厭。我深吸了一口氣,走進店內跟她打了招呼。她笑笑地說:「怎麼很久沒看到你了?」我說:「對啊,我今年都在忙畢業論文,比較少過來。」她對我說:「加油啊。」又是加油,這週的第二次不悅。可是不曉得怎麼的,長久以來的尷尬瞬間竟消失了,我們相視而笑、侃侃而談,好似回到我那青春期的尾聲。在我走出門口離開之前,她突然叫了我名字:「文捷,那個,對不起。」我回頭對她淡淡微笑:「別這麼說。再見。」

或許我也應該道歉,對於自己的不坦率,還有那些早該過去的過不去。我踏著既沈重卻輕盈的步伐回家,腦海裡竟浮現了小賴皮的樣子,心想如果這時候她在旁邊就好了。



#4
  這次是橘子在學校的最後一次的系際盃了。我這幾個晚上在宿舍偷偷做了加油板,上面有「GO!橘子」還有他的球衣背號「66」。說真的我對於球類運動一竅不通,可是幫人加油這件事我倒是還知道怎麼做。問了一下室友小娟,她說做加油板是一定要的,所以我就買了材料,然後把成品慢慢拼湊出來。完成的那瞬間,有一種成就感,這跟做佈景跟道具的感覺很不一樣。小娟看到我得意的樣子忍不著開口問我:「這個橘子是你誰啊?」我跟小娟當了兩年同寢室友,從一開始的生疏,到現在她成為了我很多時候的心靈夥伴。我對她早就已經沒有心防,脫口就說:「是個我很喜歡的學長,應該算我乾哥哥吧。」「是喔。」小娟似乎在考慮下一句要問什麼,果不其然,她隨即接:「那你什麼時候要去看比賽,我陪你去好了!」我聽到這個提議之後高興都來不及,畢竟我也不曉得能找誰陪我去,一個人還是怪怪的。「明天七點在體育館喔,那我們約六點半宿舍等,再一起過去。」小娟說:「好喔!太期待了,應該能看到很多帥哥吧。」話說完她開心地笑了。

  隔天我與小娟在寢室打扮完之後,就牽著手往體育館方向散步走去,帶著橘子的加油板。小娟大我一年級,是個很喜歡交朋友的女生,在跟男生們「交際」的經驗比我高明多了,這種場合當然是她可以展現自己的地方,運動、熱情與身體,一種青春的火焰燒個不停。而我自己因為時常跑活動的關係,在學校裡面認識了不少人,這一路上多少遇到一些需要打招呼的朋友。我們大概重複以下對話五六次:「嘿,小賴皮,去看系際盃啊?」「對啊!你也是嗎?」「嗯嗯,這你朋友啊?果然物以類聚,都是大美人。」「你少來,少貧嘴了。」「你好,我是賴皮的室友小娟。」這些對話說起來一點意義都沒有,可是當傾斜的傾斜、重複的重複時,還是得說明。我跟小娟終於在二樓看臺區找到一個比較靠近學長熱身地方的位置,我在移動之中心情開始緊張起來,一方面能看到學長打球好開心,一方面擔心他又冷處理我…。不管了,我像個小粉絲一樣大喊:「橘子學長!!」不只在拉筋的學長嚇了一跳,連小娟都笑了。「你根本迷妹。」小娟笑我說。我作勢待會再講,而趕緊把加油板舉高,叫橘子快看。學長跟他的隊友一看到我舉的板子就笑了,我納悶為什麼的時候,小娟出聲:「你舉反了啦!」我趕緊假裝鎮定將板子拿正。學長的隊友不知道在跟學長咬什麼耳朵,後來學長靦腆起來,我大概就猜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懶得管別人說什麼了,我決定做我想做的:「Seize the Day」,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我又對著學長大喊:「你比賽結束後,我在體育館門口等你喔。」學長對我點點頭說,「好。」

  「其實也不那麼難。」我心裡想。小娟碰了我手臂對我說:「你從哪認識這樣的好男生啊?」我問:「等等等等,哪裡看的出『好』這個字啊?」小娟打趣地反問我說:「不好,難道你會喜歡嗎?」我一聽,揮手示意她別說了,這種問題我連想都不敢想。認識學長後的日子,讓我的人生好像轉了個彎,我不敢說現在有多好,但如果沒有遇到橘子,那又會有多壞呢?我不會擁有像現在這麼多好同學、好朋友,還有社團的大家。我不會有機會能夠站在舞台上面對著燈光,沉浸在表演完成後的喜悅之中。我也不會有機會認識像家人一樣的阿姨、文橙姊。學長總是提醒我:要把喜樂收在心裡,要把感謝付諸行動。所以我本來就該對學長好,而且必須是很好、很好。至於感情啦、喜歡啦、愛不愛啦,那又是另外一個命題了,豈能去問學長我該怎麼做?

  單淘汰的賽制最簡單也最殘酷,只要輸一場就結束了。今晚學長他們贏了實力比較差的隊伍,順利挺進八強,這也代表明天還能繼續挑戰四強。真想明天也能來加油,可惜我得去帶社課。私心地想說:拜託這兩天社團休息好了,不過現實裡的我才不敢這麼做。八點半學長的比賽結束後,我就跟小娟走出體育館,在門口聊天。她的大四生活比起其他人算是悠閒自在的了,由於她的成績在班上十分出色,直升同校研究所的推薦甄試毫無意外地底定了。小娟一週只剩兩堂通識課,其他時間大部分都在看自己的書,還有跟朋友吃飯之類的。她對於可以跟我一起來看球賽覺得非常有趣並且樂在其中,直說今天看到好多她喜歡的類型的男生。她私底下跟好幾個男生都很要好,可是卻沒有一個名義上的男朋友,我總是說她太愛玩了,萬一其中有一個真正好的,而她卻蹉跎掉了呢?是不是很可惜?而她總愛說:「錯過就再找囉。」每次聊到這類的事情,我就開始思考,雖然我們的知識學習和經驗成長都是與日俱增,而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卻不會因此變得容易,也不會在生活中淡出;相反地,小情小愛的物語卻對每一個人顯得越來越重要,影響也更大。不管在小說、電影、戲劇,甚至音樂都是,我常跟社團的大家分享「無情不成戲」的觀點,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可當我面對著橘子的時候,這般的理智思考就不復見。像紙娃娃一樣,他替我穿上什麼樣的衣服我就是那個樣子,除此之外,我什麼角色也不是,我什麼本錢也沒有。「一直在身邊就夠了」,我不斷自欺欺人。學長此時從門口跑了出來,小娟見狀,禮貌地打了招呼後就說她要去旁邊打個電話。我說:「學長你好棒!得了16分欸!」他說:「沒有啦,都是學弟他們打得好。」橘子難得在學校跟我一起而顯得這麼自在,真是謝謝腦內啡。他跟我說了一些,明天要對哪個系,應該很難打之類的話。我立馬在他胸口打了一拳,對他說:「你要好好燃燒小宇宙啊!因為是最後一次了呢。」他點頭說好。小娟走了回來,說要幫我們兩個拍張照,我看了學長一眼,他開心地答應了,所以我們倆就一起拍了一張:橘子右手抱著球,左手搭在我左肩上,我雙手拿著加油板。這還是我們第一次合照,回宿舍後我一直要小娟快點把她iphone上的照片傳給我,然後放在電腦桌面上。一件小到不行的事情讓我開心了好幾天,而且小娟不斷取笑我這般小女生的行為。

只不過,當我跟學長關係稍微有點進展之後,時間卻不斷快轉。我又在忙碌的一年內完成了兩部戲,而橘子也完成了他的博士論文。我的大三生活,他的博四生活,各自在不同圈子努力,直到他畢業的那一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小愛
上一則: Paper Doll #06
下一則: 遲來的謝謝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