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舞妓裏滋味(上) 名為花街的第二故鄉
2015/01/23 15:40
瀏覽2,26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佐藤剛志

隨著夜幕低垂,京都市逐漸沒入了暗沉的夜色之中,但在上京區北野天滿宮正門前方花街「上七軒」的石階上,日式燈籠正開始閃耀著優雅的光芒。遠處,一陣陣「おこぼ(Okobo)」厚底木屐所獨具的聲響傳來。18歲的「舞妓(Maiko)」勝奈,正頂著名為「割れしのぶ(Waresinobu)」的可愛圓形傳統髮型,趕著前往宴會中表演。而這個2014年的11月,正好是她踏入舞妓生涯的第3年。

舞妓勝奈的本名為三島果帆,是一位出生於千葉縣船橋市的女孩。在小學4年級的時候,勝奈開始學習小提琴,並在國中的時候參加了管弦樂社團。由於跟今年22歲的哥哥圭人感情很好,所以朋友也大多是男孩子。而後,在勝奈正為了未來方向而煩惱的時期,她偶然地在電視上,看見了舞妓學徒的奮鬥紀錄節目。

節目內容觸動了勝奈的內心,讓她不禁想著:「這些年紀跟我一樣的女孩子,正在擁有悠長歷史的世界裡奮鬥著呢。」於是,勝奈便在升上國中2年級的前夕,努力地在網路上與書本中尋找,如何成為一名舞妓的方法。

後來,勝奈直率地將自己的夢想向父母說道:「我想要成為一名舞妓。」不過在當時,勝奈的雙親並沒有辦法真正地接受這個想法。回憶起那時候,勝奈51歲的母親紀子說道:「我一直以為,她想要跟我說的,是想要成為歌手或是演員這種等級的『夢想』才對。」

但即使雙親不接受,勝奈的決心並未因此而有所動搖。為了說服認為自己「馬上就會失敗放棄」的雙親,勝奈決定改變自己一直以來懶散的生活習慣,開始積極地幫忙做家事,也努力地準備考試唸書,好讓自己可以到達跟父母約定的分數。隨著這些努力,父母終於也開始認同了勝奈的想法。

雖然,勝奈與雙親達成共識,在考上高中後再重新考慮。然而,由於絕大多數的舞妓都是在國中畢業後便踏入花街,因此她便下定了決心,一邊含著淚水一邊認真地向父母說道:「我果然還是無法放棄這個夢想,如果你們堅持的話我還是會進高中就讀,但就算得投胎重來,我也一定要成為舞妓。」

最後,51歲的父親直記向她說道:「這是妳自己決定的道路,所以要好好加油啊。」母親紀子則對她說道:「一直以為,到結婚之前我們母女都可以一直在一起呢。看來,接下去會變得很寂寞了。」雖然看著母親這樣,勝奈的心中也感到萬分歉意,但她對自己立誓,要盡早成為一位獨當一面的舞妓。

就這麼,勝奈前往京都了。

對勝奈來說,一開始的生活彷彿像是跨進了異世界一般。即使想要幫藝舞妓前輩的忙,也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回憶起當時,勝奈說道:「明明大家都在忙,就只有我一個甚麼都沒辦法做。結果,最後變成動了也被罵、站在旁邊也惹人生氣的狀況。」

原本在感到艱困的時候,勝奈會打電話給故鄉的朋友訴苦。然而,由於生活環境的差異實在是太大,因此沒有人能真正了解她的苦處。於是,勝奈開始試著跟同時期進入上七軒的夥伴們談心,不管是開心的事情還是討厭的事情都毫不隱瞞。就這樣改變了自己的心態,最後終於越過了難關。

而在京都市另一邊的東山區裡,有一條花街宮川町,就位在京都最古老禪寺建仁寺的一旁。在這條花街中,本名為塚田千明的16歲小舞妓福朋(日文原文為「ふく朋」),終於在20141月正式出道,成為獨當一面的舞妓了。

與其他舞妓一樣,福朋背後綁上了長長下垂的「長腰帶」,但由於是出道第一年,因此只有下唇塗上了紅色胭脂。除此之外,頭上隨月份季節更換的「花簪」雖然也跟其他舞妓一樣,設計為楓紅的造型,但由於花簪下方的「垂飾」會一路下垂到下巴附近,因此一眼便可以看得出來是第一年的新人。

福朋出生於長野縣上田市,國中時曾是排球隊的成員之一,也學過插花的「華道」。在升上2年級的時候,由於看了劇中出現舞妓的電影,福朋開始對舞妓的可愛產生了憧憬。於是,就在這個憧憬與心中「想做跟其他人不一樣事情」的想法驅使之下,福朋便在心中將舞妓之道,視為了自己畢業後即將踏上的未來之路。最後,福朋便在母親「想做甚麼都去做做看阿」的支持與陪同之下,前往「置屋」(擁有藝妓、舞妓、以及妓女的主屋)接受「女將」(女老闆、或是媽媽桑)的面試。

在剛開始的時候,光是為了學會花街所專用的京都詞彙(過去江戶時期日本的通用語,屬於京都的獨特方言),便費盡了苦心。越是想要正確地說出來,就越是沒辦法把話講好。而在置屋當學徒數天之後,日本舞蹈的課程也隨之開始。由於得經常保持下腰的姿態,因此讓福朋苦不堪言。每當好不容易有點空閒的時間,浮現在腦海中的,只有故鄉朋友們的面容。每當放假回鄉,便會跟朋友像是忘了時間地不斷說話。

能夠解開梳好髮髻輕鬆睡覺的,只有每個月2次的公休日而已。但因為跟同時期夥伴的休假日幾乎沒辦法配合,因此便獨自一人去看電影或買東西等,度過每次的假日。

終於成功地變成過往自己所憧憬的舞妓了,福朋笑著說道:「在假日換上休閒服裝時所感到的輕鬆感,讓我自己也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呢。」當福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原本臉上凜然的職業面孔,突然之間化成了16歲少女獨有的輕柔。

【更多內容請見《新鮮日本》0125新鮮日本電子雜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