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來不及】-6
2009/06/21 08:51
瀏覽750
迴響1
推薦23
引用0

今晚,芷姝又來到這間酒店點柏偉的檯。

但是今晚柏偉因為陪媽媽去醫院洗腎,耽擱些時間,芷姝還是願意等,一樣坐在同一個沙發上,拿起筆電開始狂打公文資料,預算每筆交易的天文數字。

有一個男人剛從門口送走一位女客人,回來經過瞥見珠廉裡的一位孤單女子芷姝,注意看四周沒有任何同事去服務她,於是心想,反正現在也沒有人點他的檯,就獨自走進去和芷姝打招呼並坐在芷姝的旁邊。

「這位美麗的小姐,我聽見妳寂寞的聲音,感受到妳孤單的淒涼,有我的陪伴,我會幫妳驅散所有的灰雲帶來陽光的溫暖。」這個滿口甜言蜜語,不安分的雙手與肢體一直碰觸芷姝的身體,從手指輕佻臉蛋到握住雙手,芷姝一直挪屁股往旁邊坐,突然被那個男人摟住腰,另一隻手還試圖撫摸芷姝的屁股。

「你放開我,我又沒有點你的檯,你為什麼要過來煩我?」芷姝一直想要掙脫男人的雙手,但是對方的力氣太大了,而且因為這些動作本來就是對方的吃飯工作,熟練的讓芷姝不知道該怎麼辦,漸漸的芷姝被押在沙發上動彈不得。

這時候芷姝滿腦子只想著柏偉可以來救她,本來只是小小聲的呼喚,但是對方越來越過分,芷姝也顧不得別人眼光的問題:

「救命啊!柏偉……」芷姝用盡力氣地大喊。

柏偉剛好來上班了,沒有先去換制服,反而先去看每天來固定報到的小姝在不在,一看到珠廉裡面,另一個同事粗魯的雙手撕裂芷姝的衣服,嘴巴還一直騷擾著芷姝的臉蛋,芷姝那個表情看的出來十分不願意被侵擾,於是柏偉也沒有多想什麼,馬上衝進去拉開同事,並往同事的臉和胸口揍了幾下推在桌上,桌上的筆電被男人的身體撞壞了,公文資料也被桌上的咖啡淋濕了,但那些當時芷姝顧不及柏偉也不在意就忽略了。

柏偉的暴力引起了酒店的注意目光和譁然聲。

柏偉脫下自己的外套,不敢目視的半瞇眼隨便披在芷姝身上,目睹芷姝現在的狼狽模樣,柏偉又更生氣的往那男人的臉多奏幾拳發洩怒氣,之後拉住芷姝的手迅速離開這裡。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小姝被欺負心裡竟然這麼的氣憤,明明和對方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但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很心疼現在小姝受傷的模樣。

柏偉溫暖的手心緊緊傳遞了芷姝的手心,雖然剛剛就要被那個壞心眼的男人得逞了,但是後來柏偉及時出面救了她出來,不曉得為什麼,竟然被柏偉的英雄氣魄吸引住。

柏偉就這樣拉著芷姝的手走到了公車站,站在站牌旁邊等著公車。

兩人皆不說話,偶爾趁對方不注意,偷看對方的臉蛋側面,猜想對方心裡想什麼。

公車到了,柏偉拉著芷姝的手走進公車裡,隨意找一個較後面的雙人座坐著。

芷姝坐裡面,柏偉坐外面。

「妳沒事吧?」柏偉溫柔的眼神看著芷姝,讓芷姝已被現實殘酷冰冷的心又融化了。

柏偉撥開芷姝頭髮並且幫忙塞住耳朵後,然後拭去因柏偉溫柔的問候讓芷姝心裡有一股暖流而流下來的淚。

芷姝微微露出幸福的微笑,搖搖頭。

「我們要去哪裡?」芷姝問。

「我家。」柏偉沒多說,簡短的回答。

漫長的路程芷姝不小心睡著了,靠在柏偉的肩上睡的很舒服,柏偉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就讓芷姝靠在他的肩膀上。

仔細瞧瞧芷姝睡的正熟的模樣,很可愛很想讓人偷親她一下,但是柏偉並沒有這麼做,就怕自己也像剛剛那個同事一樣,做出非禮的事情。

柏偉和芷姝下公車後,走幾步路便回到家了,一打開家門,柏偉的媽媽便很訝異兒子第一次帶女生回家耶!而且還緊緊的握住雙手,但是媽媽這麼明顯的視線落在握手部份,柏偉馬上鬆開手,對媽媽說:

「媽,她叫小姝,她今晚暫時住在我們家。」

「好,沒關係。」

媽媽可得意了,柏偉長那麼大終於有交往的對象了,但是媽媽笑的很明顯,帶芷姝去浴室的柏偉忍不住回頭澄清說:「她不是我女朋友。」

媽媽的笑容停了,心裡還是充滿疑問,不是女朋友那怎麼會把女生帶到家裡來呢?

芷姝洋溢的甜蜜感覺也沒了,為什麼你一定要解釋呢?

芷姝洗完澡後,便在浴室穿好柏偉給自己穿過的大T桖和運動長褲。

晚上還和柏偉睡在同一個房間,柏偉睡在地上,芷姝睡在床上,認識柏偉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和他睡再同一間房間,也是離開這麼久以來,兩人相處的第一個夜晚,不收錢也不是交易,是一個男人為了保護一個女人給的呵護。

芷姝大約半夜才睡,睡覺之前,還一直盯著柏偉睡著的臉孔表情。

「柏偉,你還記得我嗎?我是芷姝。」芷姝小聲的對睡著的柏偉問。

柏偉當然是沒有聽見,身體和頭還偏向芷姝看不到的另一邊。

最心愛的人忘了自己是誰是很難過的,必須承認芷姝是很自私的,她要柏偉自己想起來「小姝」原本是誰,太刻意的相認,對當初約定許下的承諾是相違背的。

柏偉,在你心中,還有「芷姝」這個人嗎?芷姝盯著柏偉睡著的臉想得入神。

芷姝千呼萬喚的思念,在柏偉的潛意識中,獲得了些許的回應。

夢境回到國小畢業典禮的那一天。

「那我們要約定好,不准忘了對方喔!」

「妳放心!我不會忘記妳的。」

突然夢境呈現一片漆黑。

「柏偉,你還記得我嗎?我是芷姝。」

柏偉好像隱隱約約聽見有人這樣說,但是為什麼就是看不見說話的人。

「妳是誰?妳是誰?妳是芷姝嗎?」

恍然睜開眼,原來旁邊是小姝,小姝就坐在地板上叫著他起床。

「起床吃早餐囉!」

芷姝和柏偉還有柏偉的爸媽坐在同一個餐桌上,準備用餐。

桌上的菜和當年差不多,兩顆煎在一起荷包蛋,桌上一盤燙蕃薯葉,還有一小鍋排骨白蘿蔔湯。

「小姝,不好意思,不曉得這些菜合不合妳的胃口?」

「這些菜就很好吃了,阿姨,妳不用擔心。」小姝很有禮貌語氣也彷彿很滿足的回答。

但這句話,怎麼好像也有人這樣說過。

記得小時候,芷姝來我們家吃飯的時候,媽媽也是這樣問,芷姝也是這樣回答。柏偉偷偷瞧著小姝夾菜和吃飯的舉動,彷彿她平常也吃很樸素的樣子。

兩個人是同一個人嗎?

兩個人的影子怎麼漸漸疊合?

芷姝本來就不挑食,並不會因為粗茶淡飯就有所討厭,而且和喜歡的人一起吃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愛,來不及】-7
下一則: 【愛,來不及】-5
迴響(1) :
1樓. 半吊子
2009/08/03 20:00
呵呵…
發展成這個樣子了!
還不說明,真是吊味口也
他也太遲鈍了吧~

對事無極端的求追
一付欲說不言之相
事事等你先找上門
有理無處可訴之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