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得了低山症
2010/05/17 16:31
瀏覽1,44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我獨自起身,靜悄悄的溜了出去。十一點的七卡山莊已沉沉睡去,只留下窸窣的蟲聲。緩緩仰望夜空,我驚覺天上佈滿了數也數不清的星星,有明有暗地在夜幕上交叉出一道完整的銀河。在外頭站了十來分鐘後,我便轉身回到山莊內,窩回睡袋裡了。隔天天色猶暗,全隊便整裝出發,向黑暗的樹林前進。

  往雪山東峰的路上一片漆黑,唯一的照明便是微弱的頭燈。在黑暗中,一點一點的亮光,隨著大家的呼吸上下起伏著不知道走了多久,在一個轉角,我們終於遇到日出了。亮橙色的太陽從雲間投射出六束光芒,並緩緩地浮出山頭。剎那間天地一陣光,太陽以極快的速度升到雲層之上,清晨的雪山終於一覽無遺的展現在我眼前。我發現我腳下的台階,結了一層薄薄的霜,這才想起主峰上的雪。大家似乎受到了日出的鼓舞,開始加快步伐向東峰邁進,整隊士氣大振。

  走了一會,我從嚮導的無線電中聽說四班有夥伴頭痛。幸好在吃完藥之後好轉了。原來,我們已悄悄的越過了海拔3000公尺稜線。在這個高度之上,罹患急性高山病的機會便提升許多。我默默的祈禱我的小隊身體健康,成功登頂。

  在過了傳說中最難走的哭坡後,就是不斷的緩上坡,和哭坡的陡峭比起來,實在令人開心。就這樣,我們不知不覺的登上的我們的第二座百岳─標高3201公尺的雪山東峰。大夥在登頂照中笑的開心,殊不知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頭。

  大家在喜悅的氛圍中抵達三六九山莊,在稍做休息,收拾攻頂包後便再度起身,排好隊準備爬主峰。這時,我已經扭傷腳踝了。為了避免二度傷害,我和隨行的宋醫師(俞瑩爸爸)拿了一條彈性繃帶包好。

  三六九山莊在本諾夫山的山腰上,要上到黑森林前得要走好長一段蜿蜒的之字形上坡,但沿路在山坡上長滿了綠油油的玉山箭竹,放眼望去,實在令人賞心悅目。大草坡結束的懸崖上方,正是雄偉的南湖大山和尖銳有型的中央尖山啊!

  我們像一群小螞蟻,從三六九一路爬,爬進了黑森林。周圍全是四、五十公尺高的大樹,直挺挺的矗立在那裡。對她們而言,百年乃至於千年的時光,已讓她們看盡了大自然的運行原理。不論是當年的鹿野忠雄,還是今天的我們都渺小至極,只不過是大自然的過客罷了。

  出了黑森林後迎接我們的是冰斗。這個大冰斗,不知為何的讓我聯想到,當年上帝創世界,盤古闢天地時是否掉了個碗?今天的冰斗,早已覆蓋上一層綠色植被,完全不像想像中的冰河峽谷。

  在登頂的碎石坡上,我突然覺得這坡和玉山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樣的碎石,一樣的陡坡,雪山的登頂之路卻處處看到皚皚白雪。伸出手抓一把,真是透心涼。前後的夥伴紛紛捏雪球,在掌心上堆出小雪人,好不快樂!

  但是,高海拔所造成的不適卻讓許多人興致全無。我前面的同學從冰斗開始感到身體不適,一直噁心嘔吐。身為醫護組長和她的好友,我看了心裡也很難過,只能一步一步的陪她上山,希望她能順利攻頂。

  總算!我踏出最後一步,站在雪山主峰的峰頂上。海拔3886公尺的她,是我的第三座台灣百岳。但是登頂時大夥不像在登頂玉山時那麼熱血沸騰,反而是統統都躺下來睡覺。我也試一試,發現除了會曬傷之外,在山頂上仰望藍天還真不錯呢!那萬里無雲,靛青色的天空,只有在高山頂才看的到。登頂的感動,也只有在那稀薄的空氣作用下,才會更加濃烈。

  回到了三六九山莊,大家手裡捧著薑茶,興奮的討論著今天的行程。大家似乎都有說不完的感想可以分享。這次雪山行困難度比玉山更高,但爬上主峰頂時,那種「登高山而小天下」的感動不僅絲毫未減,還更加強烈啊!我想,我已中了高山的毒,上了百岳的癮,唯有在往後的日子裡多爬大山,才能稍稍緩和我的「低山症」。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