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寒冬記事
2022/06/23 08:06
瀏覽841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寒冬記事



〈一〉冰雨天與疫情
外面正下著冰雨。幾天前,氣象預報說今天會下雪,結果只下冰雨。

早晨老二傳來簡訊,說他家的樹枝被吹落到鄰居屋頂,造成損壞,還不知要如何善後。

我家前院也有許多斷落的松樹枝條,顯得一片狼藉。不知是否松針上的雨水冷凍成冰,加上不斷呼嘯而過的強勁寒風,使得它們不堪重負之故?日前,在我車庫上的閣樓窗邊,就有一個 shutter 被吹落地上。它長 150 公分,寬 37.5 公分,也是蠻大的;能把它吹落地上,可見風勢有多強勁!沒想到,昨天我就收到了社區管理委員會的電子郵件,要我在十天內重裝掉落下來的 shutter,否則就要開始罰款,而且每晚一週重裝,便要多增加一週的罰款,使我不敢拖延,趕緊到 Lowe`s 去找和買回顏色及規格相同的 shutter,然後打電話給附近的一個小建築商。他答說,過兩天會回話告訴我何時可來安裝。我希望在十天內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老二和老三的女友都染疫了。還好她們都打了疫苗的加強針(就是第三針),所以病症都是輕微的,就像是一般的感冒。老二的女友已經康復,老三的女友比較晚染疫,還在康復中。病毒似乎無所不在,大家還是要小心保護好自己才好。

〈二〉冰雨天過後
今天的天氣終於放晴了,我走出室外,只見院子裡一片狼藉,落了滿地松樹的枝條,有的很粗(直徑達十幾二十公分),而且很長(有的長達七、八公尺以上)。真的很難想像那麼既粗又長的枝條,怎麼就經不起一陣冰雨和強風?它們若掉落在我的屋頂上,鐵定也會屋破雨漏,避免不了造成很大的損害。我不覺想起小孩房屋院子裡,樹枝掉落鄰居屋頂造成損毀這件事。我告訴小孩,若需要協助,隨時讓我知道。他說,好。不知保險公司是否會理賠?希望對小孩的心理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明天(星期三)是社區每週收集各家在整理院子後,所產生的那些雜草、落葉、枝條等等產物的日子,所以我想,今天還是趕緊整理一下,好讓那些掉落在草地上的松樹枝條和松針,在明天可以被移除。

社區的規定是,樹木枝條不能太長,必須剪裁到五英吋(12.5公分)的長度以下。我先依枝條的粗細和長度試著加以分類以便整理,但有些枝條實在是太粗太長也太重了,我幾乎沒法拖動它們。可是繼而一想,旁邊也沒人幫忙,一切只能靠自己了。我用盡了吃奶的力量,才把它們一一拖到靠近步道的地方,層層疊疊的集中在一起。

我在把較小較短的枝條集中後,開始選擇較為粗大的枝椏,用鋸子開始試著鋸出每一段約五英吋的長度。有的枝條實在是太粗了,我沒有電鋸,手握著鋸子一前一後吃力的的反復拉送,鋸到粗大枝條的中間,鋸子便被木材的兩面所夾住,突然抽不動了,使我一不小心失去了平衡,便一屁股跌坐下來,頭部碰撞和摩擦到旁邊那些高高豎起的枝條。我感覺微微的疼痛,心想,一定是擦破皮了(事後照鏡子,果真如此,左邊太陽穴附近破了皮,流了一點血)。在十幾分鐘內,我竟然被絆倒了兩次。我不禁嘆了一口氣,唉,終究是不再年輕了啊,反應就是變得那麼的遲鈍!

我望著那麼多的枝條等待處理,不禁又再嘆了一口氣。這可要鋸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嘆氣歸嘆氣,還是只能耐心的繼續專心做下去,不敢停頓。

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聽到對面鄰居佛萊德的聲音。他說:「你用那把手動的鋸子太慢了,讓我使用這個剪子來剪吧。」我抬頭看見他右手拿著一把長柄,專門用來修剪枝條的剪子。原來剛下班回到家的他,看見我在鋸枝條,就拿了修枝剪過來幫忙(感恩有這麼充滿善意的好鄰居)。他開始剪了一段段比較粗的枝條,每段約五英吋長;而我則繼續鋸那些比較細的枝條。

佛萊德說:「你有沒有看到前面社區的慘狀?真的是不忍卒睹呢!」

我說:「我都呆在家,沒有出門,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對了,前幾天我打了電話給一個小建商,請他來安裝我那被吹落的 shutter,他說大概在星期一會告訴我何時可來,但現在已是星期二傍晚了,卻仍未有他的音信。」

佛萊德說:照目前附近社區如此狼藉的情形,小建商的需求一定是非常的高,要他馬上來,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喔。

我說,我已經買好新的 shutter 了,但看樣子十天內可能沒法安裝上去了,大概要被罰款了。

佛萊德說:也許你可以聯絡社區管理委員會,告訴他們說,你已經請小建商安裝 shutter,但小建商很忙,沒法在十天內安裝完畢,看是否可以免除罰款。

我說,今午我已傳簡訊給小建商,問他是否已經決定何時可來安裝了?但至今都沒有收到回覆。

邊聊邊工作,不覺間,眼看那些粗大而長的枝條就差不多快要剪好了,沒想到佛萊德的剪子的一支長柄卻突然斷裂了(可見剪子雖利,但枝條太粗了,因此用力剪一段時間後,連長柄也吃不消了)。我望著他那把斷裂長柄的剪子,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我原想說,那麼讓我買一把新的修枝剪還你吧。但我知道,他是絕對不會收的,因此我覺得,如果說出來,變成他不收而我要送,彼此推來阻去,徒增彼此的尷尬,是不是有點矯情?所以我就忍住了,沒有說出口。

他說:「還好,粗大的枝條也已經剪得差不多了,我這就回去整理我家院子那些掉落下來的松樹枝條囉。」原來他下班回到家,尚未整理他家的院子,就過來幫我的忙了。想到這兒,我就更不好意思了。

〈三〉下雪了
那小建築商威廉一直沒有回覆我的簡訊。過了兩天的早晨,他才回覆我的簡訊,要我把地址傳送給他。在我送出地址後,又等了好一會兒,他才回覆說,可能要到今天的傍晚,他才能來我這兒,因為他正在附近的另一個小鎮替人安裝櫥櫃。我答道:「了解。謝謝。」

結果我等到晚上,威廉都沒有出現,倒是在傍晚收到郵差送來的一封信,是社區管理委員會的正式通知。上面有我的地址和顯示我家閣樓窗旁少了一個shutter的彩色照片。信裡通知說:屋主的責任,是依照社區管理委員會通過的規定來適當維護房舍;而社區管理委員會的責任,是確保屋主適當的維護房舍。這是第一次通知,倘若從寄出此信的十天內,沒有重新安裝掉落的 shutter,將以每星期多加五十美元的罰款數累加,直到重新安裝完成為止!

小建築商威廉遲遲沒有依約出現,這使我心裡有些不快,雖然誠如佛萊德所言,因為近日氣候的有點異常,目前對一些雜工的需求大增,威廉想必也是非常忙碌,然而,他一直沒有給我確定的時日,告訴我何時可以來我這裡,我怎能不心急呢?

天亮後,氣溫下降得很厲害。氣象預報說,今晚會下雪。到了臨近中午,氣溫已是在攝氏零度和負一度間擺盪了,但我仍然沒有接到威廉的任何消息。我想,天氣那麼冷,很快就要下雪了,今天他應該不可能會來了。但,我一時實在很難吞下心中的不快,所以決定再傳一個簡訊給他。我想,不管他來不來,我總要發洩一下心中的悶氣。

「你什麼時候能夠來呢?」我傳了這樣的一個簡訊給他。然後把手機擱在沙發上,便去做其他事情了。

過了約莫十分鐘,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竟然接到威廉的回音了。他說:「我能現在來嗎?」

這是求之不得的事,所以我趕緊回覆:「可以。謝謝。」

半個鐘頭後,一部皮卡車拉著一個擺滿工具的活動大倉庫,在我家前院的路邊停了下來。鬍鬚灰白的威廉下車跟我打招呼。寒暄了一下,我打開車庫的門,取出前些天買回來的一對 shutter。威廉從他的活動倉庫搬下長梯和其他工具,要開始工作。

要安裝的 shutter 在閣樓的窗外,等於是在二樓的牆上。威廉調整活動長梯,再拿著電鑽、灌黏膠的灌槍、長釘以及那長一米五十和寬約三十八公分的 shutter,要扶梯而上,並不容易。

我站在室外看他工作,雖然事先已多穿衣服,還是覺得冷,趕緊回到室內,戴上帽子和添加外套,才再走出去看威廉工作。在這樣寒冷的天氣,要在室外工作,真的是不容易。頗有工作經驗的威廉,在二樓高的梯上,將 shutter 擺在窗邊,選定適當位置,在 shutter 中間的左右兩邊各鑽了一個洞,直到牆裡,然後用灌膠槍將膠水灌進洞裡,再把釘子分別敲進那左右兩個洞裡。我這才了解在洞裡灌黏膠的用意,因為它一方面可以填滿孔洞,同時可以黏住釘子,使它們跟磚牆更為緊密的結合為一體。我也終於了解 shutter 中間先鑽孔釘進牆裡的理由,因為這樣的話,那麼大的 shutter 就可以固定在牆上,兩手就可騰出來為 shutter 上方和下方的兩邊鑽孔、灌膠和敲進釘子了。

我邊看他工作邊跟他閒話,聊到疫情、烏克蘭和台海的局勢。冰冷的細雨開始飄灑起來了。

完工後,開了支票給他。我說,氣象預報,今晚會下雪呢。他上了車,兩人在揮別時,他說︰「注意保暖和安全呀。」

天很快就黑了,雪便開始飄落了。雪一直飄灑到清晨才停止呢。

寒冬記事 2022-06-23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20623-011.pdf



寒冬記事 2022-06-23

         (2022-06-23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月又三個星期。




在冰雨中的松樹


在冰雨中的松針


深夜飄雪鄰居地面和屋頂已一片白淨


雪後的清晨


雪後寧靜平和的清晨


雪後清晨的道路


閣樓窗旁被吹落一個 shutter


掉落的 shutter 總算換新了


Engelbert Humperdinck - Winter World Of Lov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算命
下一則: 大蟒蛇的小烏龜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