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筆墨春秋
2017/07/04 17:51
瀏覽1,267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有甚麼比這個荒謬?
兵馬倥傯之戰國時期
有位市井狂人
執勾千斤萬擔的竹聿
說要改朝換代
意要留芳千古

他拿著王羲之的樹枝
蘸著王獻之的醬缸水
直身痛悟背後武穆慈母的紋身筆順
描繪晉朝的肥鵝

凝視曲阜孔廟的禮器碑、乙瑛碑
以蠶頭雁尾妝點質樸、稚趣的隸書
讓曹全碑及張遷碑的文字
華麗飛揚外兼有奇峻

析賞魏碑如爨寶子、張猛龍碑、
張黑女墓誌銘與龍門造像記
刻畫著遒勁平實, 兼或琬約的意象

正襟危坐的臨摹歐陽率更、顏魯公及柳少師的嘔心之作
嚴謹的宣告楷書的正統地位

翻開泛黃的蘭亭集序、祭侄文、寒食帖
以悲喜的真性情
行雲流水的揮灑行書, 下筆墨斷意連而無法自休

醴酒盡乾, 遂與張旭、懷素與王鐸
以肆意而狂的草書鬼畫符, 然後環抱倒臥而酣

他不是造筆大將軍
也不是文才名傳的騷人墨客
許是個秦朝落魄的書生
在划過黑水溝, 落腳島嶼一地
竟日涎垂瞇眼將眠的老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與詩美麗的邂逅
下一則: 大溝頂囝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