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ㄏ、照顧病人,是一場心的修行。
2021/11/10 18:35
瀏覽235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ㄏ、照顧病人,是一場心的修行。

 

經曰人以孝悌為先,孝悌立。人無愧。

精神足而道可修。修道無他,還全本來面目。

 

修心首在孝悌。

母親第一次到長庚醫院住院檢查時,突然有陣子一直叨唸著「久病床前無孝子」這句古諺,這句也不是對著我說,就是睡醒後喃喃自語,此後陸續聽了幾天。那時我們開始照顧她不過三星期左右,當時母親病象還未明朗,無大礙,一切都可以自己來,吃飯、下床、講話都正常,只有肺積水症狀,因此母親突然這樣說,我有所警惕,開始注意自己的情緒、用字遣辭或者動作有讓母親感慨的嗎?否則母親又何出此言?

我不清楚其他兄弟姊妹是否也有聽到這句話,但我感覺此句話或許是母親後來走得那麼毅然決然的原因之一。事實上,如果是我,我也會做同樣的抉擇。

一開始,我不認同此句話適用於我,但這句話確實提醒著我,眼看母親痛我也跟著痛,看醫護人員的處理都嫌他們太粗魯了,就不能輕點?總是想著怎樣讓母親病中也能感到舒心,陪母親說話、幫她按摩、把環境整理得舒適些等等,那時一心只想母親快些好,所以非常心甘情願。即使工作、醫院、家裡、仙佛那兒等等到處跑,再累都一心繫念母親,無怨言,現在回想起當時那樣忙碌,心念卻很純粹,腦海中記掛母親、計畫著要處理的事,工作上的、醫院的等等,忙到無暇再有心思去胡思亂想了。

在醫院照顧母親時,一開始母親吩咐想吃的東西,照買就好,後來化療完,母親無法吃的時候,開始想著買什麼或做點什麼吃的,補充母親的營養素,後來根本就只能想怎樣才能讓母親吃點東西,可以活下去?這真的是階段性發展。

就像剛入院時,母親還可以自己上廁所,後來得買尿桶在床邊上,還怕人看到,覺得不好意思,簾子一定要拉得嚴密些,到後來買尿布,我們幫她擦屁股、換尿布,護士幫她導尿,她已然不再怕被看見了。有次要塗藥,簾子沒拉、門也沒虛掩,妹還問母親,「怎麼現在不怕被瞧見了?」

甚至後來屁股有個傷口,我們換藥時,母親也完全不在乎了。這真的是很明顯的變化,不過短短不到三個月,母親的心理變化成一個真正的病人,這個肉體對她而言彷彿逐漸變成一件衣服,是可以脫掉的一樣。

我自己內心跟著母親的這些狀態的變化逐漸緊縮、壓力漸增。任何人都可以推測得知,再發展下去的結果,已很難有奇蹟出現了,我心裏其實清楚,卻不願面對、不想承認,依然想著請求仙佛的協助,但其實這樣的請求並不恰當,也沒有意義,不如讓靈魂依著靈魂計畫前進。

隨著母親的病情,我們的照護者已經到無法一個人獨立照顧,即使母親在睡覺,但依然要顧著喝水、吃東西、吃藥、擦藥、擦澡、換尿布、秤尿及糞便的重量等等,夜裡睡不好要護著,忙碌得沒有睡覺時間情況,所在多有。不過也很神奇,那陣子我雖說很少睡覺,感覺疲憊,精神卻很不錯,是可以好好照顧母親的那種狀態,我自己都覺訝異。

其實醫院真不是一個養病的地方,人員進進出出太多次,門又不能關,病人剛睡下,又要量血壓等等,或者深夜又叫起來吃藥,真正可以好好休息的時間很零碎,不過離了醫院,我又無法照顧好母親,畢竟醫生護士每日的檢查,可以監看著狀況,醫院就真的是個治病的地方。我看著母親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又被叫醒,實屬無奈,卻又不得不!

在醫院期間,母親已在重症病房,我看到比母親更嚴重、拖著病體苟延殘喘之人,這就是久病床前的狀態,病人想走走不了,陪病家人以醫院為家,臉上卻無半點擔憂、緊張之色了,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甚至有病人家屬不到院照顧又沒請看護工,這些病人大半長期躺著,該吃藥、該抽痰等等,護士都會處理,「久病床前無孝子」的現場,看來真的比比皆是。新聞報導也多有如此案例,理智上也不得不認同,畢竟我逐漸體會了照顧者的辛苦。但也看到太多的情況,讓我覺得照顧病人真的是一場心的修行。這種體會我於後再娓娓道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長期照護連吃飯、睡覺都得搶時間,何況還要工作,久而久之,必然會身心俱疲,這無可厚非,畢竟人的精力也有限,自然會有久病厭世,或照顧者受不了的情況出現,面對這樣事情,電視機前必有諸多感慨或批評,但當身歷其中時,才能親身經歷那樣的感受。對於那樣的事,我們又有何立場說三道四呢?

母親那樣說時,我不敢搭話,我也曾想過如果真的拖久了,還能如初心那樣嗎?不過在照顧母親的時候,我腦海裡一直回想起母親一生辛苦的付出,因為她是個太過於辛勤為家、為兒女犧牲自己的母親,我沒有辦法放下這些情,這些恩情難以回報,始終惦記這些恩情,讓我無怨無悔,我想我們家兄弟姊妹之所以能越來越無爭執,只為母親著想,也是大家都親身感受著母親的偉大吧!

雖然那時的爭執也都是為了母親,但為了讓母親安心、舒心,也很快就互相諒解。其實手足間互相尊重、有情有愛,這是孝悌的「悌」。長大後,大家不住在一起,幾乎沒有再有爭執。

雖然這樣照顧母親也不算有多孝順,但完全不顧及父母者,我以為確屬不孝。古語「百善孝為先」,真正的孝是活著時的孝順父母,能友愛兄弟姊妹是悌,能讓父母看到手足間和諧,感到安慰也是孝,所以說孝悌也者,是修心很重要的一步。

 

修心的重點在反省自己。

在三個月左右照顧母親期間,我因此覺察到自己很多的負面情緒、觀念、態度、習性等缺失,透過照顧母親,我彷彿看到自己這些,我反省自己,也努力修正,發覺當我修正自己時,我感覺家人也跟著修正了。

對於照顧母親,難免有意見不合,如果雙方都要堅持己見,就避免不了爭吵。我和弟、妹的爭吵,常在意識到這點後,瞬間噤口,讓爭執嘎然而止。總要有人退一步,何況我排行老大,更須讓步。我們都心照不宣地希望不要讓手足間的爭執傷了母親的心,因此當意識到開始意見不合了,我就會先贊同,依對方所言去做,後來其他人也會退一步了。

母親生病期間,這些大大小小的爭執不是沒有,但細想竟也沒有很多,或許因為我們兄弟姐妹間有個沒說出口的共識,就是誰想做什麼就去做,誰不做什麼,也彼此理解,尊重照顧母親者決定,關注母親的事,但不過分左右別人想法。

成年以後,我們都是如此相處,父母也不會要求我們什麼,連要不要回家,都隨便自己,可以說非常自由,這是彼此尊重。說實在的,為人父母能做到這樣真的很不容易,很感謝父母的諒解與尊重。

父親是個孝子,他曾說過:「孝順是我的事,我心甘情願。」他做任何事也不會要求他的十三個兄弟姐妹們要一起,也因此我們家子女也是如此,像小妹買手機給媽、小弟買給了爸爸,這些錢自己甘願付出,他們也不會找我和大弟分擔。你想做你就去做,我們做自己做得到的、想做的就好,每個人為家的付出都不一樣,不需要要求什麼公平。

因此母親住院也一樣,照顧母親的花費都是自己決定,比如妹買很多營養品、或是讓母親在吃癌症治療藥時保護喉嚨的藥,都是極貴的,甚至當時新冠病毒剛起,需要買很多口罩、酒精,也一直都是妹在付錢,我們不會刻意給她錢,但會為家人買點別的,像我就是買些生活用品、食物、幫母親去請求化解因果業障等等,都是花自己錢,我們沒有因為這些錢或照顧母親的事宜去要求其他家人分擔。

後來,父親都會拿錢給妹和我了,因為大部分是我們倆在花錢,我感覺父親也想為母親付出點什麼,同時也顧慮我們的生活費。

新聞常看到手足間會為了錢而爭鬥起來,雙方鬧到上法院的都有,以前當新聞看,但我當我紀錄母親事情時,突然意識到照顧母親這段期間,其實是一個很大的修考,感覺通過了,我又進階了一樣。

親人是一起共修的,彼此有著相同的DNA,承接祖先相似的習性,要彼此修正習性,才會一起成長。若為錢爭執,絕對是一種修考。我覺得就是考「孝悌」、考為人處事,是否有孝悌心、有度量、肯付出之考?

我們家或許母親遺產不多,就一間房子、一輛車子、少許存款,但小弟推說他有買房子了,看你們誰要?最後是推給妹妹,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名義而已。

 

我覺得每個人的一生中,每一個人所有經歷的都是修考,至於考什麼,可能要看自己有無意識到,但我確信人不會平白無由地來到人間,也不會無緣無故地受到任何困苦、或享受榮華富貴。

當然我接受人生會因過去幾世造成的因,產生一些要承受的果,這些曾在過去受到我們傷害的人,成了我們的冤親債主、因果業障,可能這一世我們在償還這些果。

但我認為人生不會只是這樣而已,每一個人生都絕對是一個偉大而有意義的存在,要看到自己偉大而有意義的生命的存在,定是要不斷修正、修煉自己。

這個偉大而有意義的生命存在,是對自己而言,非與誰做比較,怎樣的意義,也不是大家認定的有錢、有權、有勢、有地位這概念,不朽的靈魂降到人間的意義絕對是為了大愛、及更高修煉的而來。

因此在我初撰寫此書時,突然意識到照顧母親這過程,對母親與我都是一個考驗,因此我邊反思這些日子自己所作所為是否有所精進?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