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虛實之間(十一):您確定自己是真的看清楚了嗎?
2022/10/23 08:20
瀏覽1,545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早期社會心理學研究裡,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從眾實驗(Conformity Experiment)。研究員所羅門阿希(Solomon Asch)於1907年出生於波蘭一個傳統的猶太家庭。1920年當他13歲的時候,跟家人一起移民到美國,住在紐約市。他回憶起他7歲時有一次家族逾越節聚餐,叔叔把外面門打開,祖母在餐桌上給每個人倒了一杯葡萄酒,卻又多倒了一杯酒放在餐桌上。

阿希覺得很奇怪,就問祖母說,「為什麼多了一杯?」

祖母回答說,「這是給先知以利亞的。今晚他會造訪每一個猶太家庭,然後喝一口酒。」

阿希問,「祂真的會來嗎?祂真的會喝嗎?」

叔叔說,「如果你仔細一直盯著酒杯看,你真的會看到酒少了一點。」

阿希回憶說,幼小的他,眼睛就這樣一直盯著酒杯看,下定決心看看是否真的會有變化。。。結果覺得酒杯邊緣確實發生了一些事,酒真的好像少了一點點!

1932年時,阿希拿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專長格式塔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與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1951年時他做了一個令人矚目的研究--從眾實驗。實驗的起源,就來自於他小時候這杯給先知的葡萄酒的記憶。

阿希想了解,外在社會壓力如何改變一個人的信念,以及是哪一種群眾影響(群眾人數多寡,還是群眾的意見分歧/統一性),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態度決策。

實驗很簡單,阿希找來白人男性大學生。一些人被分配在控制組,只有自己一個人單獨回答問題。其餘的人被分在實驗組,每一個學生都被分到一個小組,小組其他成員從1-16人不等。

在小組中,大家看到一張右邊印有三條不同長度的線,但左邊只有一條線的圖片。大家須回答,右邊三條線中,哪一條線,跟左邊那條線是同等長度。

阿希總是安排被測試者為最後一個,或是倒數第二個來回答。被測試者並不知道其他同組的人都是演員。在總數18輪的測試中,前2輪,全部人都回答出正確的答案,但是後來其他演員就開始給出錯誤的答案。在其中關鍵實驗的12輪中,組裡所有演員都會一致給出錯誤的答案。這個實驗就是要看這名真正被測試者是否會給出自己心中正確的答案,還是會順從團體壓力(從眾)給出錯誤的答案。

實驗結果顯示,如果沒有其他人在場,超過99%的控制組的被測試者會給出完全正確的回答。至於為什麼沒有100%,應該是不小心看走眼了。但是總體來說,若有其他演員在場回答,尤其給出錯誤的答案時,還是高達37%的被測試者會服從錯誤的答案。

阿希又發現被分配在總共9人小組中的50名被測試者,在關鍵實驗的12輪中,有74%(37人)的被測試者會至少跟著做出一次錯誤的選擇。只有26%(13人)的被測試者會從頭到尾堅持自己的正確答案。如果演員裡有一個人給出正確的答案,被測試者多會給出正確的答案,只有5%會說出錯誤的答案,因為團體的一致性已經被打破。但若有三名演員都給出錯的答案,被測試者就明顯感受到從眾壓力。

阿希後來又改變實驗型態,讓被測試者不需要當眾說出自己的答案,而是把回答寫在紙上。這樣被測試者就沒有那麼多的壓力,結果2/3的被測試者不受其他人的影響寫出了正確的答案。

實驗完後研究人員問被測試者,為什麼給出錯誤的答案?有的人說,可能是自己的錯覺自己沒看清楚,有的人說,雖然知道正確答案,但是因為不想跟其他人唱反調,所以就服從多數意見。有的人認為這是實驗,就是跟著大家一起答,卻不承認自己看錯了。即便是從頭到尾都給出正確答案的人,事後也回答說感受到群體的壓力,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錯了。

原文研究報告見此:https://www.gwern.net/docs/psychology/1952-asch.pdf

這個1951年的實驗,證明了人們會臣服於群體壓力而做出違心的事,推翻自己眼睛的認知。Conformity,服從,顧名思義,服從於規範,不管是誰設定的規範法則,服從於多數決議,不管這決議到底對不對合不合理。Conform to the norm, whoever set the norms, for whatever reasons. 

若換到2022年現今的狀況,現代人尤其是年輕人可能會說,笑死人,我們哪有這麼好騙!但實際上呢?問問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因為服從壓力而昧著良心說不該說的話,做不該做的決定呢?還是把問題都丟到別人頭上去?(呵呵,這個問題大家心知肚明。但在這個小小心靈園地裡我們就彼此友愛一點,不去談政治問題了。Ok?!)

來講個笑話吧。以前在課堂上講到這個實驗時,在線條圖上,我會故意給錯的答案(例如說#1)。學生都會大笑,差距這麼明顯,#2才是正確的,老師怎麼這麼笨!我指著#1說,這門課誰想拿A? 再問一次,正確答案是什麼?不出我所料,許多學生馬上轉向,說#1才是正確的!

我用了什麼去控制學生?

我用地位跟權威,加上分數的誘惑力!

當然,於法於理,我在課堂上不可能濫用權力。學生也知道我不可能這樣做。這只是開開玩笑而已。




您在雲裡看到了什麼呢?

您確定自己是真的看清楚了嗎?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