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些年,我們一起參加戰鬥營
2012/07/30 02:48
瀏覽4,265
迴響36
推薦118
引用0

引用文章惘然記【謝謝電小二推薦】

看了雲霞姐分享的年輕照片故事,想到我以前也參加過幾次戰鬥營。那時相片照得少,加上經過這麼多年,很多模糊不清了。勉強找出幾張,有些可能要憑想像才看得出來。

從小學開始,每年暑假報紙上都會大幅報導各個戰鬥營花絮,讀了很羨慕。進了高中,終於有機會報名,卻因為僧多粥少,很難選到自己最想去的地方。

金門訪問團

那時大家最熱衷的是「金門」「馬祖」「澎湖」等在離島的營隊。我在高二寒假參加了嚮往已久的金門戰鬥營,卻因為天氣不好,沒有登陸就折返,只留下小記事本裡記的「難忘的42小時」。

也許是有學生或家長抗議,春假時就國團又組織一個「金門訪問團」,讓寒假無緣見到戰地的學生一償宿願。這次天氣不錯,我們在船上分配的床位也比較好,睡的是吊舖而不是船底的統艙。因為風浪平靜,沒有像前一次吐得七葷八素。還能找官兵聊天,跟大夥兒在甲板玩遊戲。

我們在「雙停」的3月26日抵達金門,經過臨時搭的便橋上岸。那時在日記裡寫著:

13:40  坦客艙前面的「門」打開了,我們分為兩路縱隊,陸續下船。由艙口到岸上的這一段“路”,是臨時用木頭、橡皮搭成的,每兩三尺,就有兩位憲兵站在兩旁,以防我們落水;岸上還有軍樂隊奏樂,麥克風播送著歡迎詞,熱鬧極了。

我們分別上了卡車,就分為幾個中隊,各參觀各的。我是第五中隊第一小隊,由服務軍官黃春源帶領。由於時間有限,我們只能參觀瓊林戰鬥村、金門陶瓷廠、和古寧頭三個地方。最嚮往的大武山、莒光樓、和馬山都不能去,實在不過癮。

那時金門為了防務需要,在各村莊裡挖掘隧道,設置偽裝,訓練青年,把這些村落變成「戰鬥村」,瓊林村是一個示範。我們在低狹的隧道裡鑽了好久,也算體驗一下戰地生活。接著在陶瓷廠參觀了瓷器製作,欣賞素人畫家在半成品上快速的完成花鳥勾畫。以前沒有進過博物館,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瓷器陳列。最後參觀古寧頭,聽了簡報,看看戰車和大砲的操作。訪問團和戰鬥營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每個地方只能看一看聽一聽,不能坐進戰車大砲裡,更不會去行軍操練。

我們學校只有兩人參加那次的訪問團,同學念平帶了相機,留下幾張寶貴的相片。前兩張是我們在LST217中肇艦上面拍的,第三張在金門陶瓷廠,最後一張則是古寧頭。

匆匆忙忙參觀了三個地方,再搭卡車去金城國中大禮堂聚餐,接著去擎天廳看電影。我對那座山洞裡開鑿出來的大廳印象深刻,可惜當時不能拍下來。為了在宵禁以前把我們送上船,電影只放一半就停了,這個「訪問」行程也就這樣結束,我們又搭一整天船回到高雄。

念平已於十年前因癌症去世,睹物思人,不勝唏噓。

※  ※  ※

無意中讀到女巫的苗圃的格子,她的父親竟是當年古寧頭戰場被俘的共軍。沒有看到她拍的影片,這兩篇文章紀錄很詳細:

【轉載】悲辛六十年:父親的紀錄片(上)
【轉載】悲辛六十年:父親的紀錄片(下)

合歡山戰鬥營

高二暑假忙著上輔導課,提前開始高三的課程,沒有時間參加暑期活動。直到高中畢業考完聯考,才又參加合歡山戰鬥營。這次同校有三位同學,另兩位是高二曾經同班的麗璧和小兩屆的明月。

戰鬥營營地在昆陽附近的陸軍寒訓中心。我們先到台中集合,再分乘兩輛公路局大客車上山。山區風景幽美,但路不好走,車子一度陷入泥濘,還和另一輛遊覽車勾在一起。我和麗、月二人還有另外兩個女生下車走了一段,車子才開過來。當晚住宿霧社青年招待所,同時借著晚會讓大家認識。

小學時曾讀過霧社抗日事件,就是去年最受矚目的電影《賽德克巴萊》。抗日義士紀念碑距離招待所很近,第二天清晨我們去參觀,也走到仁愛國小。那時對讀過的歷史已經淡忘,只覺得環境優雅。


早餐後又出發,車子繞山盤旋而上,霧社名勝「碧湖」一覽無遺。經過「清境農場」(那時還不知道她那麼有名),到達翠峰,遇到來接學員的教官。

以後路越來越陡,車子常開不上去,大家得下來推車。推車一直是男生的工作,我問幾個女生要不要一起幫忙,她們說我們力氣小,去了可能幫倒忙,只好跟著袖手旁觀。路旁不少野百合,芬芳的香氣引起大家注意。有些女生趁推車時去採了幾朵。

後來到一個斜坡,不管男生怎麼推車子都上不去,有人灰心得不願再使勁,被教官罵回去繼續努力。司機想出一個法子,要女生上車,坐到車子後面;男生在車後推,同時他發動車子,這回居然動了,大家興奮得歡呼!以後就行車順利,不需要再推。

抵達昆陽後,我們下車步行。先爬二十幾分鐘到橫貫公路最高點的武嶺(海拔3275公尺),不久轉進一條叉路,經過一個長長的下坡,到達寒訓中心。

我們在合歡山待了三天,主要的活動是登山訓練。

到達那天剛好是五名清大學生登奇萊遇難一週年,我們去松雪樓時教官特別指出雄偉的奇萊。並說當時打頭陣的學生已經快走到松雪樓了,可是風雨太大到不了。山上天氣變幻莫測,登山的人只能多做準備隨時小心。

接著去克難關,那裡在日據時期稱鬼門關。因為山風強勁,以前幾乎每年冬天都有人在此喪生。即使我們去的那天艷陽高照,關口的風還是大。

第一天大致了解了地形,第二天學習登山技術。上午學了“雙繩吊橋”和“單繩吊橋”(最下面兩張相片),下午練習“繩梯攀登”和“斷崖下降”。單雙繩吊橋是利用簡單的繩索和鉤子橫越溪谷;“繩梯攀登”和“斷崖下降”則是利用繩索攀岩和下降的方法。

比較起來,走雙繩吊橋是最恐怖的。雖然有繩索和帶鉤「保護」,還是怕腳踩空。下面溪谷很深,也不敢往下看。走到一半時繩子晃得厲害,又覺得兩根繩子距離越來越寬,腳踩的那一根似乎往下墜,那時最恐怖。走完兩條腿都僵了。

實際操作前教官考慮到女生膽子小,特別跟大家說「怕的人就別上去 … 不做這一項沒甚麼可恥,如果走到一半上下不得,那才丟臉。」。可是沒有人願意放棄嘗試機會,都鼓起勇氣走過去了。而且安安靜靜,不像教官說的「每次走吊橋都有女生在中途嚇得叫『媽!』」直到最後一位女學員走到最後一段時,忍不住輕呼一聲「媽」,大家都笑起來。男孩子們說:「總算有一個叫了」。

單繩吊橋則是把人「掛」在有斜度的繩子上,被掛的人兩腿平伸,雙手握住繩子。教官會先托住我們的背,準備好了喊“發射!” 鬆開他的手,我們就順著繩子滑下去。快到對岸時,那邊的教官喊“剎車”,我們把腿一收,就不動了,他再來幫我們解開繩索。女生們害怕,繩子抓得緊,常常滑不動。男生們膽子大,卻往往衝過了頭。不過頭下腳上的掛在那裡,很難不緊張。

學過使用繩索的技巧,教官又講解寒地裝備,也談了一些觀察冬季奧運的經驗(不記得那時台灣有沒有冬奧選手)。我們這些亞熱帶長大的學生,聽這些事當然覺得新鮮。

山上除了風景好,星星也特別多、特別亮。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星星,即使不戴眼鏡,也看得見她們的光芒。山上氣候冷,即使是夏天,晚上也不到10℃。那麼冷的天還出去,是為了上廁所。

營地的廁所架在一個小坡上,相當克難。因為缺電,我們總是一群人一起去,靠一支手電筒照路。到了廁所門口,一位學員先「打燈」,讓兩個同學進去,腳踩穩了,就把燈光熄滅。等她們好了,通知外面的同學,再打開手電筒讓她們看清台階出來。輪到下面兩位,手電筒也交給後面一輪的同學。

參加別的營隊時,我在「木蘭村」洗過沒有隔間的冷水浴。這個克難廁所,更讓人發揮「堅苦卓絕」的精神。

除了登山技能,戰鬥營也訓練生活規範,其中一項要求是服務。活動第一天,我們這桌的教官要男生為大家盛飯遭到拒絕,就弄得不愉快,以後每天吃飯時氣氛都很僵。那時退出聯合國不久,到處掀起「自強報國」運動,戰鬥營也有「青年自強專題座談會」(所以後來寒暑假「青年育樂活動」改名為「自強活動」)。可是很多人來參加是「玩」的,哪想到什麼自強報國,發言的沒幾人。有幾個男生以玩笑態度面對這事,讓教官更不高興。當晚就寢時間,聽說幾位教官去把男生好好訓了一頓。

第三天早餐時,男生全部提早到餐廳恭候,飯都盛好了放在桌上。女生見到不禁會心一笑。飯後男生堅持洗碗,說要表現給教官看,我們也由他去。

那天學了一點擒拿術,然後進行最主要的活動:登合歡主峰。路並不遠,只走一個多小時。但因為在高山上,我還沒有習慣,走遠一點就喘氣。而且一直下雨,濕滑的山路不太好走。雖然喜歡那風景,也無心欣賞,只想坐下來休息。

有人(不記得是不是教官)說坐下來容易休克,不讓我坐。同桌男生認為這是他們表現的機會,決定「扶」我上山。於是兩人一邊一個,撐著我快步走,想衝到前面給教官看,一直到山頂才鬆手。那時我覺得胸口窒悶,乾脆躺下休息。

有人說:「欸,你怎麼躺下來了?」我一驚坐起來,卻更難過。教官趕緊要別的學員把扶我進電台轉播站。這時別的不舒服的學員也進來了。最慘的是明月,一上山就昏倒,被抬進來,休息好久才甦醒。

下山時,我們這些「傷兵」坐了「隨營記者」和教官的車,他們則走路下山。

那天晚上舉行惜別會和頒獎,大家玩得盡興,教官們也不再那麼嚴肅。第二天清晨不勝依依的離開營地,到昆陽搭車下山。合歡山漸行漸遠,那同甘共苦的幾天卻永遠留在心中。

時代不同,救國團團歌的詞也改了一些
我還是懷念那有「革命」意味的舊歌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Family & Youth
上一則: 書法比賽
下一則: 高中日記~舞蹈比賽
迴響(36) :
36樓. Happy Bear
2017/02/21 12:34
我參加過谷關及澄清湖的輕鬆營隊!

我也參加過澄清湖野營隊 (下面自己的回應中附了相片),每天有不同的課程和競賽,也不輕鬆 !

謝謝來訪,也歡迎加入UDN (還是老朋友重新加入懷疑)

希望看到妳的貼文和相片 大笑

看雲 2017/02/22 06:36回覆
35樓. 看雲
2017/02/21 03:17

加一張高一參加澄清湖野營隊的相片

34樓. Aisha / 拙陶
2013/09/02 08:29

看雲的這一篇紀錄和照片都極其珍貴啊!

以前很難擠進戰鬥營的名單,一兩次後我就放棄了。

現在跟著您的紀錄去回想,看見代表那一階段的學子的人生;

尤其過去自強活動或是戰鬥營都辦在屬於戒防的區域,如今一個個都成為知名遊覽區,甚喜。

其實我一邊讀,一邊想著,看雲的記憶力真好,這些小細節都記得這般清楚呢!得意

那時的戰鬥營,讓學生體驗不一樣的生活,是充滿刺激的樂趣!

以前有記日記的習慣,是回憶時最好的參考得意

戰地開放觀光以後,都還沒有去過,以後一定要找時間去,看仔細一點愛你喲!

看雲 2013/09/03 01:49回覆
33樓. 李家若
2012/08/18 20:27
懷念!
懷念那些年!更懷念那首歌!
謝謝來訪微笑 看雲 2012/08/19 01:10回覆
32樓. 熏衣草
2012/08/07 00:16
戰鬥營
妳的學生生活真是豐富
我大概是少數沒參加過救國團活動的人吧
我的學生生活都在琴房度過
不知是不是浪費青春呢
救國團的活動
給很多學生開了一扇窗
體驗不一樣的生活

而在琴房辛勤練習
是另一種對時間的有效運用
成果足以受用一生
有多少人羨慕呢 看雲 2012/08/07 06:48回覆
31樓. 余學芳
2012/08/06 11:28
青春 活力

我看到了青春,我看到了活力。我當年因為身體欠佳,不敢參加這一類活動。謝謝您的分享,讓我在生動的文字中遊歷了一番。照片很吸引人,黑白古樸,沉澱的青春,顯得充滿幽情,十分珍貴。

呵呵,這黑白照片紀錄的彩色歲月已經遠去

如果不存進電腦,只怕日久褪色

看不清也記不起來了

看雲 2012/08/07 06:31回覆
30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2/08/04 07:23
當年也參加過幾次救國團辦的研習營﹐澎湖戰鬥營的等活動﹐為少年時加彩﹐也從中學了很多﹐只可惜相片難尋...看看您們的也能回味無窮﹗
謝謝分享﹗

鳳姐整年馬不停蹄的為文壇努力,大概沒有多少時間寫回憶

否則即使缺照片,您的戰鬥營故事一定更精彩微笑

看雲 2012/08/04 20:50回覆
29樓. 天涯孤鴻···花窗
2012/08/03 11:30
戰鬥營

這些回憶好精彩,好珍貴

是記憶裡的無價之寶

妳好勇敢,好佩服妳!!

謝謝 愛你喲!

參加活動時大家都要面子

也不願意放過考驗的機會

心理還是很害怕的委屈

看雲 2012/08/03 22:41回覆
28樓.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2012/08/03 09:07
去看了

看雲給我的連結,那位前輩參加的是民國51年的文藝營,我參加的是民國59年的文藝營。相隔8年,我參加的地點設在銘傳商專。沒有那麼多大名氣的作家,我們的主辦人是季薇,好像是詩人。其實我那時是對文藝有興趣,但是沒有真正的寫作功力,報名的時候是因為時間太晚沒有別的選擇。大笑


我參加戰鬥營或登山、野營隊都是去「玩」的

有心去參加文藝營,總是對寫作有興趣

炎炎夏日還去「做功課」,佩服!

看雲 2012/08/03 22:38回覆
27樓. behappy
2012/08/03 02:09
參加過金戰營
合歡山只參加健行隊.

金戰營一定比匆匆一瞥的金訪團有意思,可惜我那次天氣不配合

合歡山健行隊是不是登山?以前怕走不動,不敢報健行隊

弟弟倒是參加了中橫健行

看雲 2012/08/03 06:1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