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暫存
2016/08/24 18:49
瀏覽594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我想,話是不用再多些什麼,冷冷的,冷冷的,就如你眼角的憔悴一樣的明顯.

你說了什麼要我什麼地那樣的暗示嚒?看來,誰也沒個心思弄明白到底什麼是,什麼不是那樣了吧,不是?

那個高中學校旁、大交叉路口旁那三棵鳳凰木,連個季節都沒過,就枯死了一株.那天看著雲梯上修剪,整理的人孤獨地忙著,就像電影中看著只剩禮儀師,沒有旁人那樣的告別式,既讓人失神,也教人心碎,尤其所有音樂都教冷默的車陣轟隆掩蓋掉.

祇是,另著兩株,這個夏,已經第二回滿著金橘色的花了,這樣的路經該地,我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和你說說這些時日一味的冷呢!

五月的第一個週末,像是下過一段很長時間雨的間隙,我確確實實拍了這三株鳳凰木開花的樣子.那樣的回憶,就像現下的幻景,什麼都曾是真實過,什麼也都曾經虛幻過,到底那一邊才是醒?

也許,什麼都該像文字一樣,先儲存在時間櫃中,等待那天像排字般地臚列在誰的眼前,再決定,該不該保留那時看這時的心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狼叟隨意
上一則: 飛念
下一則: 那一天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