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請別把慈悲的刀子捅在別人的心口
2013/03/23 09:07
瀏覽1,242
迴響4
推薦12
引用0

引用文章對奈奈子小姐不實言論的澄清

 記得那天午后,一場詩集發會才結束。我們走在路上,聊起了過去的經歷,你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前一家出版社,我只說我不想再寫了,後面的回答很難說,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走的路線與出版社給我的規劃不一樣。而當初少年氣盛的我沒想到三餐溫飽的問題,不接受專業規劃卻只顧自己理想。林林總總,對於不喜歡當面聊天的我實在很難說清楚。 妳很快的替我接下後面的話:因為那家出版社出的書都很地下。你錯了,當初我會找上那家出版社,就是他們一點都不地下。可是我顧及妳的顏面,不跟你反駁。現在我覺得我對不起老東家,辜負他們的好意就算了,連這點誤解我都不能幫他們澄清。論情義,他們對我的份量遠高過你,我卻只擔心讓你面子掛不住。但是我又怎麼對得起那些堅持不地下的作者群?

後來,妳在妳的臉書上說,寫愛情小說要下地獄。那時候我就覺得你路走偏了,可是我依然因為擔心撕破臉讓彼此不好相處,我什麼都沒說。現在看你談佛理談得頭頭是道,要人別計較旁人說什麼是非。我只想問,為什麼你可以當面這樣說其他的作者,然後又轉身成為一個佛學專家?

因為最初看的都是妳的優點,所以你有什麼事情我儘可能的協助,我顧不得自己是誰,也顧不得自己的身體狀況。雖然在你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曾跟你說過我有光敏感,戶外的活動不要找我。記得嗎?那時候是因為你要找人接受媒體採訪,一開始只是說好派代表上去,結果最後我卻被硬推出去。我曾經表示過我不想要。

高中時期我上過舞臺面對兩三千人,我不是你文章中所形容那個樣子,很多的機會都是我自己爭取來的。而提早繁華落盡之後我只想安分守己。我習慣作一個配合的腳色,包括我一路配合你。雖然在你身上看不出領導者的氣質。

 在事情發生之後,我回顧著過往的相處,其實是充滿不愉快的。但是我一直告訴我自己,既然是做公益,就不要顧及私人情緒。你再怎麼讓我心裡不舒服,畢竟妳都在做善事,看人要看好不看壞。豈知網路名言真的誤了我。
花博的那一次,我很想盡心盡力,但是畢竟我沒有照顧盲胞的經驗。我外婆生前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因為是親人,所以我們出門都手挽著手,外婆也從來沒有怪我做不好。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我這樣對待盲胞是錯誤的。你說過你要教我,你忘了。在會場我手忙腳亂還被其他的工作人員嫌,最後你說的那句話更是讓我覺得刺心。
我裹上兩層粉餅遮掩我過敏的紅點,得到的是這樣的評價。言者當然無心,可是設想一下別人的處境又何妨?

 之後你依然找我參予戶外的活動,居然還有人要我當他的小老婆。那是公益場合,但是我沒想到遇到這麼奇怪的人。我也暗示過你,我不喜歡亂無章法的活動,有些事情我真的不好意思明說,但是我依然依然繼續配合著妳,傷害著我的免疫系統。

在國父紀念館,沒有遮陽的地方,你一再的招手,要我走近一點、走近一點,幫妳拍照。第二天,我沒告訴任何人我中暑了,沒有任務的我還是跑到會場,買你的書,替你充場面。我還把我要賺錢的東西拿去給你義賣。那天回來我要上傳上百張相片到臉書,明明相簿的主題是當天上台表演的老師,你卻只急著要看你的相片。也不想想我的眼睛有多需要休息,看著電腦螢幕時我經常要閉著左眼,而且我跟你說過只要曬過大太陽就會覺得特別疲倦。你在催促別人的時候總是不會想想別人能不能配合。

八月份我父親裝心導管,有兩個月的觀察期,我告訴過你,雖然手術很成功,但還是有危險,怕會產生排斥。你卻一再的邀請我,去參加你的語文新書發表會,還有什麼佛學讀書會。我一再的告訴你,我那時候沒心情出席任何活動。

我的事情你似乎一說完就忘記,一整年下來你並不是很了解我的生活,你連我的家庭狀況和身體健康都記不清楚,你對我根本一無所悉,連其他的義工問你我出過什麼書你都說不上來(在花博那一次),你又憑什麼介紹、解讀我的人生。然後你又說是我的文章引起你的誤會,但倘若你有認真看我的文章和動態,你怎會連我的健康狀況都不清楚?你到底是看過了,還是根本沒看?如果你沒有完整的資料,連我對你說過的話你都記不得了,你又以何根據撰寫我的故事?

在你需要賣車子賣冷氣的時候,我自己家裡情況也不太好。但我到處幫妳找買主,我要我同學等你的電話,但最後情況你也沒交代一言半句,我連接下來怎麼幫妳都不知道。然後,我很開心看著你打起精神,重新為自己的出版著作忙碌,我還幫妳做連結義務替你宣傳,結果我走進書局看你的書我才知道你為我造了一個天大的謊言。

我很生氣,不接你的電話,刪除妳在我這裡的連結,以我對你的認知,我知道我們一定很難說清楚。但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等你一整年,都沒看見我給你做公益的文章放在會刊上面。你私自拿去出書了,還編織了你所堅持的善意謊言。

如果是我個人給你的靈感,你要寫小說,隨便你怎麼寫,我笑笑就算了。偏偏你是在一個真實的人身上,假造一個虛構的故事。猶如坊間八卦小報一般,捕風捉影。所以,我寫了一篇澄清文,希望厚道的妳,可以認知自己的錯誤,跟我說一聲對不起,並且公開澄清。我也打算原諒妳。豈知,你只想一頓飯解決問題,還理直氣壯的告訴我:我的故事可以幫助社會大眾,而且我答應要把文章授權給你做公益,你以為你可以。你問我是不是誤會你了。我很生氣,一再的跟你強調事實。

但是,你依然依然沒有正視自己的行為,你說你要檢討,但是該做的事情你都不做。我忍了一整年,顧念你們孤兒寡母不忍心提告,可是你為何不想想我的父母知道這件事會有何感受?是阿,幫助社會大眾,就該犧牲我跟我家人的感受嗎?

去年,我也向出版社投訴過,我也暗示過你要對出版社誠實。可是我等了再等,一切都靜悄悄的,沒有人向我交代過什麼。我自己也很忙,沒有辦法一再催促你們給我一個合理的交代。這段期間你是否已經忘記自己所作所為?你心安理得?是事情過去就算了?

直到今年年前,我在醫院度過了聖誕節與元旦,檢查的結果讓我像是被雷給劈到,我只想尋找最好的方式,留住我最愛的親人。然而卻在這時候,離我最近的書局,我依然看見了那本書以及書裡的謊言,也想起妳在我表明我很不滿之後,你還心安理得的新書發表會暢談你的創作理念。我很後悔當初因為怕讓你難堪,沒有衝到現場說出事實。我留你退路,但你的誠意與悔意何在?

我不是刻意去找你的書,卻被我無意中發現,我多希望我不要看見,我多希望我在此刻忘記你和出版社,在醫院裡我孤立無助,我不知道我該跟醫師說什麼。當我父親問起我在文壇的發展狀況,我只能笑著說還好。把那一切隱藏在心裡,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而我希望,你可以公開澄清這一切的錯誤,並且告訴你至少南部附近的書局書可以回收,以防驚動病人。然而從年前到現在為止,我數次要求你公開澄清,你卻雲淡風輕,彷彿自己毫無責任一般,從先前的迴避主題到現在的不理不睬,我始終沒有看見你所謂的最大善意。

我控制自己的情緒,好聲好氣的拜託妳,公開澄清就好,這樣你的朋友非但不會看不起你,也會讚許你的勇於認錯。一直到那個時候我還給你機會,我也主動跟你分析過一但上法院的嚴重性,願意讓你不花一分一毫就把事情解決,豈料你顧做視而不見,寧可在自己的臉書張貼所謂的善知識。

今天你也可以說,我不必理會你所製造出來的不實流言,開開心心做自己。你也可以一直不斷的在那裡自我建設,只要出發點是善意就是好的,你可以說盡佛理。但是難道法律你都不在乎了嗎?是的,如果我選擇放下,如果我選擇不告,你確實可以避開法律的種種問題。但是,選擇原諒的我,卻要因為你筆下所寫的謊言,去承擔已經與你無關的困擾。

 

我可以告訴和我同住一起的家人,我根本沒動過眼睛的手術。她們可以相信。但是我爸就不一樣,我們沒有住在一起,以前他問我有沒有錢,我說我有錢,他都不相信,認為我沒錢還倔強,不肯跟他求助。所以他不會懷疑我的眼睛真的出問題嗎?再則,我的文章被盜用,我的故事被瞎掰流傳,他心裡也會不舒服。你若真有佛心,又何忍勞苦一輩子、晚年又病痛纏身的老人家為了虛構的事情再擔憂?

事情到現在一年多,你只有一句:如果造成傷害我很抱歉。但是你仍然不願意公開澄清。也許你認為,為了公益,你可以不顧一個人對隱私的重視,去暢談別人的生活。你也可以堅持,你那些字字句句都是事實,或者基於善意造假也可以。但是我真的覺得你滿口滿口的淡定、放下,真的很諷刺。沒有面對、沒有解決,何來放下?你連交代一句,什麼時候可以公開澄清都做不到。事實上,截至目前為止,你根本把我當做消失ㄧ般,讓我猶如在跟自己對話。這就是你所謂的善意。

我想,最荒謬的是,既然我已經知道不能再相信妳,卻還是傻傻的一再拜託你寫幾句簡單的公告。或許在你眼裡,我的動之以情、喻之以理,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你可以不在乎我或者其他知情的人,是怎樣看待你的。那我為什麼又要保留你我之間那些外人所不知的不愉快呢。
你根本不願意去負責、去面對。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說來說去
上一則: 不推薦廠商之純粹的分享文
下一則: 球迷的心聲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天国蜜女
2017/08/19 04:47
盗窃是可恨,是真的。但不要生气太久,自己受伤。写一篇文章太不容易。多少心血。求天父安慰你,多保重。你很善良。能成为你的朋友是福气。
3樓. 烏拉瑰本尊在此
2014/10/25 13:20
慈悲的刀子=一手拿聖經,一手拿劍,從背後捅。小心毒株。
2樓. 緣起 風信子
2013/03/25 11:05
可恥耶~~

寫小說寫到這種程度

都不知該說什麼了.....

寫文者最痛恨盜文 切

對方之前寫的是愛情小說,後來改寫勵志文學,然後開始昨是今非批評愛情小說,這也算了。她把我授權給她要刊登在公益團體會刊上的文章放在自己的勵志書裡面,我沒有同意過讓她這麼做,然後她又編造了一段莫名奇妙的故事說是我的人生,完全沒有經過訪問與查證,在我發現她這惡行之後,我曾經在臉書發文表示不滿,沒想到她竟然以私訊堅持自己自在幫助社會大眾,她並沒有把我的文章放在她的個人網頁,而是放在幫助社會大眾的善書上,所以這不算盜文。在我公開澄清她內文敘述完全錯誤之後,她非但沒有認錯,還堅持『我的故事』可以幫助社會大眾。完全扭曲事實,在我數度交涉之後,她才推托一句:文字帶來誤解。彷彿所有責任都是我的問題,在我大為震怒之後,她又竄改舊的訊息,把那句話改為:文字讓看的人產生誤解。但終究沒有想為自己的言行作任何的公開道歉與澄清,相當不負責任。

事情過了一整年,我始終沒有得到半點公道與合理交代,向出版社反應也未見處理。直到前一陣子我終於打算採取法律行動,出版社才打電話來交涉,但談的極不愉快。後來才把所有著作下架。而闖禍的那個人卻似乎置身事外,在我屢次要求她公開澄清她未經授權濫用我的文章與捏造關於我的偽傳,她卻一直避重就輕轉移焦點,講一堆與事件無關的東西。後來更是相應不理,真的是太過分了。

一個人寫了幾本所謂的善書,講了一堆善知識,卻無法面對自己的錯誤,散撥出去的不實言論也沒有勇氣澄清,我真不曉得她怎會把所謂的淡定用在處理這種會挨告的事情上頭。一邊叫人『不要在乎別人的批評』『要寬容要慈悲』,一方面卻盜用別人原本要用來做公益的文章、散撥不實言論。捅別人一刀之後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也無視受害者要求公道的聲音。

不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還敢說是在幫助社會大眾。

小娉ㄆ一ㄥ(林若璇)2013/03/25 19:47回覆
1樓. 小娉ㄆ一ㄥ(林若璇)
2013/03/23 10:54
我只想說的是
毎次參予和這位盜文作家有關的活動,不論與他本身或與他無關的事情,沒有一次不會遇到讓我不舒服的奇怪狀況,可是一直以來我非但沒有間接獲者當面向她抱怨,我在撰寫活動心得時總是只說好話不談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到後來我真的受夠了,忍耐一整年最後她用盜文和散撥不實言論來回敬我,甚至不願意為自己的所言所行負責,連一句交代都沒有。
更正:或者 小娉ㄆ一ㄥ(林若璇)2013/03/23 10: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