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心情3
2016/04/18 16:08
瀏覽376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雨勢雖小,風卻很大,買來不到三個月的三折傘就此報銷,就在這風災似的情境裡,從高地下坡直達雜貨店,選中了這個摺疊桌。一路顫巍巍提回家,時頓時停,讓發疼的左手稍事休息……也許因為長年的勞碌或者國中時期的舊傷,我的右手在去年嚴重發作,不僅肩膀鑽疼難耐,整隻手臂也無力舉起,我休養了一月有餘。自此之後,所有提重物的苦差事全交給左手。單手提著摺疊桌的鐵架,單薄的手掌肉都凹陷下去,只能怪自己為什麼不曉得要借用自家購物籃推車,省點力氣。

回到八坪大的套房,內心的苦處瞬間被興奮的情緒充溢。打掃完,攤開摺疊桌,把畫畫的道具全擺上來。想起過去住在新莊的時候,或者借助置物箱,或者乾脆把畫紙攤在地上,跪著、趴著,彎腰作畫。昔日對畫畫的熱度又開始回溫。

以前,總是用著便宜的畫具和顏料,現在卻越來越講究品質。不僅如此,儘管套房裡早有兩張書桌,卻還是花錢買了小桌子,就為了製造如當初一般的情境,好讓自己投入繪畫。

繪畫是一種心情的抒發、想像力的延伸,是療癒的工具、理念的詮釋……,繪畫原本不是只能有溫暖的色調、開朗愉悅的展示。繪畫也不見得即時可成,有時需要長久時間的醞釀。

每個人走過的路不盡相同,最傷最痛,也只有自己能夠體會。有時候看著別人的淚水,自己卻是雲淡風輕的。有些人常常忘記自己曾經大哭一場,卻在別人紅著眼眶的時候,大聲指責:你為什麼不早點放下?一切都應該過去,而不該繞著傷痛打轉。

每個人走過傷痛之路,有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反應。從面對、到承受、到釋放,各種轉折,沒有一樣的版本。

這世界不缺正面鼓勵,缺少的是聆聽。別人認真的面對自己的傷痛,你認為那是沉溺。殊不知自己也該仔細想想,是否對所謂的正面思考,也是一種嚴重而不切實際的偏執?

就像時下流行的斷捨離,一旦過度,反而成為浪費。

就像我面對被人畜毀壞的國畫作品,心在淌血,朋友卻希望我快樂。看著救不回來的心血,我如何笑得出來?

就像我曾經沮喪,朋友的勸慰卻要我別想太多,卻反而加深我內心厭世的念頭。

我一直有著單側鼻塞的宿疾,夜晚難以安枕,常有吸不到空氣的感覺。但是,對著有支氣管炎的同學訴說自己的困擾時,對方卻說:你那算甚麼?多數人都是自己的痛最真。不是自己在意的,更是微不足道。

曾經,我也願意聆聽他人抱怨訴苦,無論大事小事。而當輪到自己開口,卻發現我身邊並沒有另一個我。現實生活的我不太愛說話,網路上的我絮絮叨叨,我有惹人發笑的文章,也有述說自己不愉快的文章,但有些網友似乎只注意到我那些灰色的情緒,而我,縱使文字裡常常陰雲密佈,我到現在也沒真的去死啊。

因之,我選擇把心事丟在畫紙上。這是我生命最後一道出口,請不要用偏執的正面思考,要求我把它堵住。

當我被所謂的親情割得全身血肉爛糜、當我的臉孔與外表被加以苛薄嘲笑、當我對我自以為的戰友失望透頂、當我對父親的重病無能因應,我只能繼續如此。繪畫,本來就是一個各種不同心情的展現。至少,我的手,不是去作奸犯科,做任何違法的事。我不開朗,但我也不是無差別殺人犯。但是這世界有些人對不快樂的人,反而不如對拿刀砍人的人來得包容。至少,我畫完之後,我是看著心愛球隊的影片笑得很開心,而不是一直深陷不愉快裡鑽不出來。

誰都可以帶著笑臉面具、只把最愉快的 送給大眾。但誰也都可以拆下那面具,不再勉強自己嘻嘻哈哈。

因為擁抱傷痛,所以我得以持續創作。雖然,畫畫是一種燒錢的興趣,如此一來我存不了多少錢。人生起起伏伏,我也懂得如何尋找樂趣,有時我真的想不通,到底誰比較在意我的不快樂?我想起了和尚揹女人過河的故事。

 

PS如果誰的理念就是絕對正面,往後請你不要來我的部落格,或者避開臉孔彩繪這單元。對於要我不要沉溺的留言,我將選擇無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說來說去
上一則: 心情:一場惡夢
下一則: 心情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