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你不懂我的明白-香料共和國觀後感
2007/03/28 02:23
瀏覽1,673
迴響1
推薦2
引用0

    我覺得人跟人之間之所以有衝突,是因為彼此的不了解,又自以為是的認為別人就是怎麼樣子,當然就因為彼此的誤認而沒完沒了。看這部片子,剛看的時候是一頭霧水,實在不知道在演些什麼?這跟族群、種族有何關聯?為什麼男主角會這樣反應?為什麼他爺爺不來看他?為什麼加了某些香料就會產生不同的反應?直到昨天我才搞清楚我要去找哪些資料?在找資料的過程中,有一篇文章娓娓道來這兩個民族之間的糾葛。

希臘土耳其的糾葛

吻別土國總理夫人希臘元首惹一身腥

本周土耳其媒體和輿論爭議最多的新聞圖片,不是美軍凌辱伊拉克俘虜的裸體圖片,而是希臘總理卡拉曼尼斯為到訪的土耳其回教總理艾爾段夫婦送行時,依國際禮節親吻了艾爾段夫人的兩頰鏡頭。

本周稍早,出身回教保守派的土耳其總理艾爾段和嚴守回教保守服裝習俗的夫人艾米芮‧艾爾段率同一百多名政府官員、工商領袖和新聞記者,陣容龐大,進行一九八七年以來土耳其總理首次踏上希臘土地的歷史訪問。

在希臘進行拜會和各種餐宴期間,希臘方面都謹守客人的回教習俗,例如虔誠回教徒禁酒,因此希臘在國宴上也就不陳列香檳等任何含酒精成分的酒品和飲料,在回教禁止異性相互握手的場合上,希臘一方也直到女客一方先伸出手,才能確定是否可以握手答禮。

此外,不得在回教丈夫面前有稱讚對方妻子美麗的客套言詞,以免對方懷疑是否有意「染指」其妻而心生不悅等回教徒最避諱的言行,希臘一方也都嚴守準則而避免觸犯。但偏偏在最後送行的一刻,或許由於在這次歷史性的訪問過程期間,兩國領袖相談甚歡,也奠定了兩國關係大幅改善的基礎,希臘總理卡拉曼尼斯一時忘情,依國際禮節,擁抱了披戴回教保守頭巾的艾爾段夫人艾米芮,並在艾米芮的兩頰各熱烈親吻了一次。

電視鏡頭清楚看到艾米芮神色突然變得愕然,但隨即又依然含笑接受親吻,艾爾段本人則是一旁從頭到尾都維持著含笑神情,但可以看出也有些不自然,一度試圖轉身他顧,顯然有意裝作不見。

只是未料鏡頭傳回土耳其後,立即引起軒然大譁,其是親回教保安派媒體和若干專欄作家,群起抨擊希臘官方不知禮數或指控希臘蓄意羞辱土耳其。這場爭議,直到稍後艾米芮親自寫了一分聲明並告訴同為密友的艾拉絲蘭發表後,才告平息。艾米芮在聲明中說:「那些愛護我們的人請繼續為我們祈禱,我們並沒有做出任何傷害或令人難堪的行為。」

土耳其人口近百分之九十九為回教徒,艾爾段領導的執政黨回教「正義發展黨」,主要也是得自廣大回教保守選民的支持,才在前年國會大選中贏得國會三分之二多數席位,成為土耳其數十年來少有的一黨政府。

希臘與土耳其兩國總理表示要建立戰略伙伴關系

希臘總理卡拉曼利斯和來訪的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7日表示,兩國政府將致力於建立戰略伙伴關系,并繼續通過和平方式解決兩國間存在已久的領土爭端和塞浦路斯問題。埃爾多安在會談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說,他完全支持卡拉曼利斯提出的建立戰略伙伴關系的設想,并表示希土兩國將忘記歷史上的不愉快,和平與友愛已扎根於兩國人民心中。

卡拉曼利斯說,兩國關系已進入一個“嶄新的軌道”,他對雙邊關系近年來取得的進展表示滿意。他說,兩國領導人都表現出強烈的政治愿望,要求進一步加強兩國間在各領域的合作,最大限度地利用雙邊關系發展的良好勢頭。卡拉曼利斯還重申,希臘政府堅決支持土耳其政府謀求加入歐盟和對內進行改革所作的努力。

在談到塞浦路斯問題時,卡拉曼利斯說,塞島統一將是希臘對外政策的一貫目標,塞島希族和土族最終一定能夠分享加入歐盟所帶來的好處。埃爾多安6日傍晚抵達雅典開始為期兩天的正式訪問。這是16年來土耳其總理對希臘的首次訪問。埃爾多安7日還同希臘總統斯特凡諾普洛斯和希臘議長舉行了會談。他還將於8日對希臘北部講土耳其語的穆斯林居民區色雷斯區進行私人訪問。

土耳其總理艾爾段抵達雅典訪問

土耳其總理艾爾段抵達雅典訪問兩天,這項訪問旨在協助希臘和土耳其撫平賽普勒斯未能通過聯合國所提統一計畫的挫折感。

率領龐大土耳其企業領袖代表團的艾爾段,在機場受到希臘外長莫里維亞提斯歡迎。他從雅典機場直接前往希臘總理卡拉曼尼斯位於首都附近拉菲納的別墅,兩位領袖和他們的夫人將單獨共進晚餐。這項非正式約會被視為是雅典希望促進與安卡拉關係的一個跡象。卡拉曼尼斯今天告訴土耳其安納托利亞新聞社:「我們希望雙方關係開啟嶄新的一頁。」

雅典上月未能說服賽普勒斯希臘裔支持聯合國統一計畫,而為希臘與土耳其正在改善、但仍脆弱的關係投下陰影。艾爾段預定七日與卡拉曼尼斯及希臘總統史蒂法諾普洛舉行會談。

他八日將私下前往希臘東北部色雷斯操土耳其語的回教社區訪問。色雷斯長久來一直是土耳其與希臘歧異的來源,艾爾段將是一九五三年以來首位訪問這個約有十萬人回教社區的土耳其領袖。

土耳其外長歡迎希臘提出的兩國共同削減軍費建議

土耳其安那托利亞通訊社1月20日報道,土耳其外長居爾對希臘政府提出的兩國同時削減軍費的建議表示歡迎,并稱土耳其政府已經釆取行動減少了國防開支。

此前希臘外長帕潘德里歐1月17日曾向土耳其政府提出建議,希望兩國能夠同時削減本國軍費,但他也稱現在就此事進行會談還為時尚早。居爾在接受安那托利亞通訊社的釆訪時說:“這(一建議)說明兩國間的相互信任正在不斷加深,我并不是說我們會立即簽署一個有關協議,我指的是雙方在這件事上的共同目標。”

居爾稱土耳其政府已經著手進行削減軍隊預算的工作,目前該國教育部門的預算已經超過了軍隊預算,他說:“隨著土耳其加入歐盟步伐的加快,尤其是關於土耳其獲得正式歐盟成員資格的談判已經開始,土耳其在未來會進一步的削減本國軍費。”

土耳其和希臘是北約成員國中軍費開支最大的兩個國家。希臘政府計劃在2005年將國防預算從今年的占國民生產總值5%降低到4%,土耳其也將釆取相應措施將國防預算降低到同一水平。

希臘裔賽普勒斯決定部署飛彈防禦土耳其侵犯

希臘裔賽普勒斯政府在面對四萬土耳其大軍壓境及土耳其戰機頻頻侵犯領空事件之下,賽普勒斯國防部已向國會簡報決定向西歐國家採購防空飛彈的計劃。

在此之前,希裔賽普勒斯曾在一九九七年向俄羅斯採購了多組射程一百五十公里的S三百防空飛彈,但在土耳其威脅將採轟炸方式摧毀這些飛彈之後,被迫臨時「存放」在鄰近的希臘克里特島軍方庫房中。土耳其聲稱這些飛彈射程威脅土耳其大陸本土。

據希裔官方新聞社引述國防工業與國會人士的話說,賽普勒斯政府已原則決定就義大利製的「Aspide」和法國製的「Mistral」短程地對空飛彈作一抉擇,採購其中之一,做為提升賽普勒斯空防力量的生力軍。

報導同時引述有關人士的話說,事實上賽普勒斯政府將這項採購計劃擱置了至少一年,主要是不希望造成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困擾,因為過去一年來安南不斷致力賽島和平統一的工作,但成效不彰,而賽普勒斯也即將在明年正式加入歐洲聯盟。

位於東地中海的賽普勒斯,一九六0年獨立,原由希臘裔與土耳其裔少數民族共同治理,但一九七四年希裔在希臘野心份子策動下發動流產政變,試圖與希臘合作,土耳其則以保護賽島土裔為由,出兵進佔賽島北部三分之一土地,至今不退,造成賽島分裂。

土耳其隨後扶植土裔在賽島北部成立「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但未獲國際承認。土耳其同時在北賽留駐約四萬名精銳部隊,所屬F十六及F四戰機也經常飛臨賽島上空,為退守南方的希裔賽島政府指控侵犯主權和領空。目前賽島中線有聯合國和平部隊與警察約兩千人。

對土耳其而言,賽島扼守土耳其南部工業區及石油管道出地中海要道,戰略位置重要,因此儘管希裔賽普勒斯政府在聯合國及歐洲聯盟支持下,要求土耳其撤軍並恢復賽島南北統一,但土耳其堅持據守北賽並對國際社會尋求賽島和平統一之事消極因應。

希臘土耳其球迷暴動官員也掛彩

土耳其和希臘在歐洲杯足球賽交鋒,結果球賽還沒開打,就發生暴動,連應邀出席的官員都掛彩。

希臘和土耳其兩國因為賽普勒斯主權問題,長久以來,彼此雙方心存芥蒂。而這場球賽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舉行,是兩國有史以來首度在歐洲杯足球賽對壘,因此吸引眾多觀眾前來觀賞。

沒想到,球賽還沒開始,球迷的情緒就已經失控,現場一片混亂,而應邀出席的官員,包含兩國外交部長在內也都掛彩。比賽最後還是照常舉行,終場兩隊以1比1握手言和。

土耳其失事戰機飛行員遺眷要求希臘政府賠償

一九九六年十月八日,土耳其一架雙人座F十六戰機在愛琴海上空與希臘幻象兩千戰機發生追逐戰,遭希臘戰機飛彈擊落,飛行員一死一獲救,七年後,死亡飛行員的家屬向國際法庭提出控告,要求希臘政府賠償。

據土耳其文「自由日報」今天報導,死亡飛行員艾爾段的家屬向國際人權法庭提出控告,除要求希臘政府賠償兩萬億土耳其里拉(現值約一百四十三萬美元)作為精神痛苦補償外,並提出第二項控告,指控當年駕駛幻象兩千戰機的希臘飛行員格里瓦斯「謀殺」艾爾段。

希臘航空雜誌「翼」上週刊出一張新聞照片,顯示格里瓦斯的幻象兩千座機的鼻頭部位有一幅土耳其國旗標誌,而根據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的各國空軍傳統,飛行員每擊落一架敵機,就可以在座機明顯部位漆上敵方的國旗或其他任何足以顯示擊落敵機的標誌。

一九九六年十月,正值土耳其與希臘關係空前緊張之際,雙方為爭奪愛琴海若干無人島礁的主權而劍拔弩張,雙方軍艦與戰機經常在愛琴海水域及上空對峙,尤其雙方戰機飛行員年少氣盛,經常展開空中追逐戰,但兩國軍方為避免事態擴大,均限制飛行員非必要不得開火。

但在十月八日,土耳其總參謀部發布聲明,聲稱土耳其一架雙人座F十六戰機在愛琴海上空進行飛行訓練時不幸失事墜毀,飛行員艾爾段失蹤,另一名飛行員契杰克里跳傘獲救。兩天後,媒體報導希臘空軍一架幻象兩千戰機也在愛琴海失事墜毀。

但據當時若干媒體透露,希臘幻象兩千戰機是被土耳其空軍戰機「報復」擊落。報導進一步透露,艾爾段駕駛F十六戰機與希臘戰機進行追逐戰時,以為仍是雙方經常藉以表現戰技的追逐「遊戲」,並未料到希臘戰機會真的發射飛彈攻擊,結果中彈墜毀。

當時,土耳其軍方對有關報導均拒絕置評,也未將一般陣亡將士應有的「烈士」封號追贈給死亡的飛行員艾爾段,理由是未找到艾爾段的屍體。但在去年八月,土耳其軍方突然決定追贈艾爾段為「烈士」,原因不明。

土耳其與希臘的關係,直到一九九九年八月土耳其西北部發生芮氏規模七點四的強烈地震,造成上萬人死亡,希臘派遣救難隊及人道物資緊急馳援,以及隨後在九月間,希臘首府雅典地區也發生芮氏規模六以上的地震,一百多人喪生,土耳其派遣救難隊馳援後,雙方關係才見好轉。

近年來,土耳其亟思加盟歐洲聯盟,但必須履行的加盟條件之一,是應與歐盟成員國的希臘保持良好關係,而希臘也顧及與土耳其減少衝突對峙可以促進地區安定與經濟發展,因此在外長巴本德里歐主導下,主動向土耳其示好,雙方關係因而獲得大幅改善。

但據希臘外交部上週向歐盟提出的照會說,土耳其戰機最近一年來頻頻侵犯希臘的愛琴海領空,並未改善兩國應有的良好關係發展。希臘並警告說,土耳其如果繼續侵犯領空,將不利土耳其日後的加盟歐洲進程。但土耳其否認侵犯希臘領空之說。

一次大戰後的希臘與土耳其糾葛

洛桑和會於西元1922年11月20日,在瑞士的洛桑召開。土耳其代表團團長是曾任西線司令的外交部長伊諾努(Ismet Inonu)。其他與會國家有希臘、英國、法國、日本、義大利、羅馬尼亞、南斯拉夫等。討論海峽問題時,俄國和保加利亞也參加。美國只派觀察員列席。和會前後共開了八個月。過程激烈,爭執不已。因為和會並非只討論土耳其和希臘之間的問題。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協約國和土耳其之間尚未解決的問題都在討論之列。

協約國想以對本身有利的方式,解決他們和奧圖曼帝國之間的財政、經濟、司法等問題;但是土耳其卻堅決反對將任何違反「國民公約」的條文納入合約。其實諸如奧圖曼帝國給予外國的治外法權,以及留給土耳其政府的一筆外債等問題,對爭取獨立自主的土耳其政府而言,實難作一適當、合理的解決。

會議一再拖延,在歷時兩個月的第一階段中,只解決了一個項目:希臘、法國、義大利和土耳其之邊界,以及領土問題。其他如奧圖曼政府的外債、治外法權、協約國之撤離伊斯坦堡和海峽地區、土耳其和伊拉克之疆界等問題,均未能達成協議。和會亦因此而於西元1923年2月4日暫時中斷。

西元1923年4月23日,土耳其又應協約國之邀請,在瑞士的洛桑,再度參加和會。這次和會歷時三個月,解決了一切難題,並於7月24日,簽訂了洛桑和約。其主要內容和希臘有關的如下:

在色雷斯方面,按「木當亞停戰協定」之規定,土希兩國以馬里乍河為界。將圭克切(Gokce ada) 劃歸土耳其。希臘保有的米迪利(Midilli) (Sakiz)、西薩姆(Sisam) 和尼卡利亞(Nikarya) 諸島,劃為非武裝區。

除了在伊斯坦堡的希臘人,和西色雷斯的土耳其人以外,在土耳其的希臘人,和在希臘的土耳其人,可以彼此交換。原居住在安那托利亞和色雷斯的希臘人,若已隨希臘部隊前往希臘,則不得返回上述兩僑居地。希臘將位於馬里乍河西岸的卡拉阿阿赤(Karaagac)割予土耳其,作為戰費賠償。

將加里波魯(Gelibolu)半島,恰納克卡雷和伊斯坦堡海峽兩岸的狹長地帶劃為非武裝區。土耳其若參加戰爭,則可武裝之。組織「海峽管理委員會」,根據和會議決的原則,研究並管制有關外國軍艦在戰時與平時通過海峽的問題。

伊斯坦堡的撤軍問題:協約國的軍隊將在土耳其大國民議會批准和約的六個星期以後,撤離伊斯坦堡和海峽地區。

洛桑條約之簽訂,終於使土耳其人獲得了完全的獨立自主。從西元1918年的蒙德羅斯停戰協定,歷經西元1920年的色佛爾條約,直到西元1923年的洛桑和約,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凱末爾為國奮鬥的精神,終於使土耳其從戰敗的廢墟中,邁向獨立自主。

圭克切(Gokce)島舊名Imros,位於恰納克卡雷海峽口的北端。雖只有289平方公里,但卻是土耳其最大的島嶼。島上土地貧脊,生計困難,但在國防上卻很重要。西元1912年巴爾幹戰爭時被希臘取得。至西元1923年,土耳其方依洛桑條約收復。

波斯佳(Bozcaada)島舊名Tenedos,位於恰納克卡雷海峽口的南端。一如圭克切,都是恰納克卡雷省的一個縣。面積40平方公里,人口僅二千多人,以捕魚和釀酒為生。在巴爾幹戰爭時被希臘取得,後來方依洛桑條約收回。

米迪利(Midilli)島舊名Lesbos,位於愛琴海東部,在土耳其的艾德雷密特(Edremit)海灣口,距土耳其海岸僅7公里,但屬於希臘。島上有許多小海灣,盛產葡萄酒和橄攬油。土耳其於西元1455年佔有該島,巴爾幹戰爭時被希臘取得,但土耳其在西元1923年簽訂洛桑條約時方正式承認。

基阿斯(Khios,又名Kastron,位於愛琴海東部。距伊茲米爾西邊的卡拉布倫(Karaburun)半島僅10公里,土耳其觀光勝地切施美(Cesme)就在其對岸。屬於希臘,土地肥沃,盛產無花果和葡萄酒,土耳其於西元1415年佔有該島,巴爾幹戰爭時被希臘收回。

薩摩斯島(Samos,位於西安那托利亞庫沙達西 (Kusadasi) 海灣的南岸。距土耳其領土僅18公里,但屬於希臘。境內多山,盛產葡萄、橄攬、煙草和棉花。西元1566年被奧圖曼帝國佔領以後,就有許多土耳其人和阿爾巴尼亞人分別由小亞細亞和巴爾幹半島移居於此。西元1912年巴爾幹戰爭時被希臘收回。

一九七五年土耳其為了維護土裔塞人的權利進軍塞浦路斯 (Cyprus),美國為了壓制土耳其使其自塞國撤軍,斷然地採取了武器禁運 (Embargo).蘇俄看準了時機,在美國採取禁運措施,後極力地拉攏土耳其。土、蘇雙方頓然地解凍了多年的惡劣關係,二國之間往來日漸親密,蘇聯並且給予土耳其大量經援。

美國的武器禁運,給北約組織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原因是土耳其政府在禁運之後,立刻關閉了美國在其境內的軍事基地,造成北約組織無法準確地盬視蘇俄收集軍事情報。土耳其對禁運表示非常地不滿,立刻想到是否應該再繼續留在北約組織中為西方國家賣命地抵擋蘇俄?土耳其是北約組織中的南翼,地位十分重要,祇要土耳其能夠與北約組織緊密結合,則可抵擋蘇俄的力量,假如土耳其真的退出北約組織,北約在東地中海的力量會頓然遭受威脅的.

http://163.30.0.78/mngk/history-2.htm

    在跟同學大概討論過之後,自己再去找許多有關種族的資料,認為種族的問題只是在於對彼此的不了解,如同來自兩個不同的家庭背景的夫妻,所有生活習慣完全不一樣,當然一定會產生許多的誤會及衝突,如果能夠拋去個人的成見,去了解另一個不同的文化,那怎麼會有衝突產生?

    再來是角色的認同問題,為什麼男生一定要這個樣子?如果他不依照一般的期待走時,就被認為是異類、不正常,但所有的人都是該這樣的嗎?那女孩子也是一樣的被限制在某些框架之中,不能超出這樣的範圍,不然也被視為叛經離道。為什麼沒有多種發展的可能?難道只有一種樣子而已嗎?不能角色互換嗎?

    最後我對於劇中的香料還蠻好奇的,雖然我自己略有在研究香草植物,不過看到他們這樣在生活中大量的使用,還真的很新奇,尤其男主角的爺爺在教男主角天文時,用香料佐以記憶,這是在所有的劇情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而且他所比喻的還真是貼切呢!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oO角兒
2007/03/29 09:23
字好小...

看不太清楚...

要複製後自製文件才能放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