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本人該不該得救--宣道會在日本
2010/09/13 13:47
瀏覽82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昨天是宣道會差傳的日子,來自宣道會其他堂的傳道人奇太(涉及私隱,未用真名)為本地宣道會証道。由於本地宣道會有大約20個洋人弟兄姊妹和華人一起崇拜,所以大會特此準備了普通話和英語同步傳譯。奇太是台灣人,早年嫁給了香港老公,所以可以說流利的廣東話。

奇太太一開口就說,“日本人是不是該全部滅掉呢?”(這句話英語翻譯未作傳譯),然後她從自己的角度講述了她的台灣日治時期的經歷。

在日本統治台灣期間,因為爺爺曾經留學日本,畢業後不久就回到台灣,剛剛回到台灣,就被人日本人徵召入伍,參加日本海軍,就任翻譯官,擔任日華和日英雙語翻 譯,爺爺在日本軍營服務了將近20年,直到民國34年日本投降,日本把台灣歸還中華民國,才得以回家。奶奶在日治期間,曾經組織台灣本地姑娘們,在日本軍隊提供性服務,(也就是慰安婦,)所以日本投降以後,奶奶被國民政府清算,爺爺因為僅僅是翻譯人員,從未參與任何戰鬥,因而國民政府給予寬大處理。但是作為結果,戰爭一結束,爺爺奶奶的婚姻也就結束了。奶奶從此孤獨地渡過了自己的大部分人生,直到前些年才去世,家人一直不能原諒奶奶這段歷史,所以奶奶從來未回家過。

大伯也在珍珠港事件後,被日本政府徵召加入日軍作為砲兵,在菲律賓服役,在大伯在日軍服役的時候,大嬸被日本人強徵加入慰安婦,被押往東南亞國家,兩個孩 子交給我的父母養育,後來遮兩個孩子都成人,在台灣工作,現在各有家室,但是遮兩個孩子都不認他們的母親,而是認我的父母。大伯在日本投降以後回到台灣, 本以為戰爭結束了,可以過平安的日子,誰知大嬸得了神經病,孩子們也不回家,從此喝酒度日,了此餘生。

我的父母也好不了多少,經歷了失業和生意失敗以後,也離婚收場。我自己本人則是早年被父母送到外婆家,在香港渡過了最困難的時期,後來在香港讀書和結婚,台灣留給我的,是極其悲傷的回憶。

香港的夫家是宣道會世家,丈夫是宣道神學院畢業,一直在香港從事福音工作,我也在宣道會學校讀過書,後來也加入宣道的工作。

1974年,北美洲宣道會和香港宣道會需要派人到日本從事宣導的工作。我丈夫和我被宣道會委派到日本,我曾經堅決地拒絕,覺得日本這樣一個民族,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得救,而是應該從地上除滅。我曾經為此進行了長期的禁食禱告,後來得到聖靈的啓示,覺得應該到日本看看。

決定去日本以後,自己立即回台灣,跟爺爺學習日文,在台灣的宣道神學院,接受日文宣道的再次培訓,兩年以後,(也就是遮兩年,才有機會更多地了解了日本在台灣和在東南亞國家的所作所為,)去到日本,開始了日本的宣道工作。

早期在日本的宣道工作實際上是在旅日華人中間進行,然後逐漸擴展到日本人。日本人是全世界被魔鬼綑綁得最緊的一個民族,很多人都無法正常地參加崇拜,更不用說接受基督教,所以宣道會在日本的宣導工作,成績並不是很理想,日本人的信徒,始終都在20%以下,反而是旅日華人成為日本宣道會的主要成員。但是日本人一旦,接受基督教信仰,就很堅定。在本人在日本宣道的將近16年的宣道工作中,親身體會到若干次從日本人身上趕鬼的事情,當地華人弟兄頗不原意和日本人一起崇拜,因為他們身上的邪靈實在太多。

本文是一個記錄,主要內容是昨天的講道內容,本人未加個人評註,而是尊重傳講人的原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