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南投酒廠】
2020/09/05 18:33
瀏覽321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今年一月參觀了日本威士忌發祥地「山崎蒸餾廠」(1923年創立)後,原本計畫今年內把北海道「余市蒸餾廠」一併見學,但疫情打亂計畫,於是目光轉向島內酒廠,四月先是走訪宜蘭「KAVALAN WHISKY」,2005成立的金車噶瑪蘭酒廠,建築頗具規模,但有料品飲4款噶瑪蘭威士忌後,確定噶瑪蘭威士忌不是我的杜康。

上星期(08/28) 前往溪頭途中,臨時決定繞到南投酒廠參觀,一開始進入酒廠販賣區很像農產品展示中心(其實真的是),本來很懊惱來錯地方,但試喝威士忌普飲後,竟意外的好喝,驚艷之餘,經服務員指引到VIP品評區的“有料品飲”,在品評區點了「原桶強度泥煤麥芽威士忌」波本桶、「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新橡木桶、8年熟陳「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3支,飲後感是“真是佳釀啊~酒體活潑,層次完美,且有獨特的濃、醇、香!”幸運的是,當時剛好有專人導覽,於是我們跟團見學和進入酒窖參觀,一個多小時的解說,讓我對南投威士忌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感動。

相較蘇格蘭威士忌、山崎、余市,南投威士忌OMAR成立的時間非常短,且背後有段浴火重生的故事。南投酒廠創建於1978年,隸屬台灣菸酒公司旗下酒廠,建廠目的很單純,就是透過生產水果酒解決水果生產過剩問題,因此南投酒廠是台灣菸酒唯一的「水果專業酒廠」,主要生產水果酒跟白蘭地。1999年921大地震,距離震央不遠的南投酒廠也遭受災變,芮氏規模7.3的強震發生時,儲酒倉庫因酒液溢出引發爆炸,大火延燒3天3夜,這場浩劫讓廠房受損嚴重,損失超過40億元。地震後,儘管許多庫存皆付之一炬,但南投酒廠積極整修,迅速恢復各式酒類的生產運作。

2002年台灣加入WHO,政府開放洋酒進口,當時威士忌在台灣掀起一股熱潮,後來因為蘇格蘭進口原酒全球短缺,導致價格飆漲,台灣菸酒掌握住這一國際威士忌脈動,認為是轉型釀造威士忌的契機點。當時台灣菸酒評估,南投氣候溫暖宜人、且有中央山脈的純淨伏流水(保尾山原始林區地下水源),極適合威士忌生產及陳年,於是特別派人前往蘇格蘭學習專業知識與技術,將最正統的威士忌釀造工法帶回台灣。

知識、技術到位後,2008年正式成立威士忌蒸餾工場(台灣第二間單一麥芽威士忌廠),設備先用當時酒廠蒸餾水果酒的設備,並將林口酒廠、花蓮酒廠的壺式蒸餾器全數搬來,就這樣東拼西湊製造出一批原酒來。2010年,台酒投入6千萬自德國BUHLER公司和Huppmann廠購進麥芽磨粉及糖化設備,並向英國訂製銅製壺式蒸餾器。目前酒廠主要有3座麥芽貯存槽、1座麥芽粉碎機、1座糖化過濾槽、8座不鏽鋼發酵槽及4座銅製壺式蒸餾器。

附帶一提,威士忌的基本製造過程為,發芽Malting、磨碎Mashing、發酵Fermentation、蒸餾Distillation、陳年Maturing、混合Blending、裝瓶Bottling 7個步驟,因流程繁複,每個細節都會對威士忌的風味有所影響。

「OMAR」強調沿襲正統蘇格蘭麥芽威士忌製程,所謂“正統”,包括:使用蘇格蘭進口的二稜種大麥為原料(威士忌的主要原料除了大麥之外,還有小麥、裸麥、玉米等,美國威士忌大多使用玉米為原料)、非冷凝過濾工法(Non Chill-Filted)、不添加焦糖色素、至少存放三年等。

台灣菸酒將南投威士忌命名為「OMAR」的靈感來自威士忌產地蘇格蘭,由於台灣位居亞熱帶區,原酒熟成速度快,色澤呈現金黃剔透、深沉高貴的琥珀色,而在蘇格蘭的千年傳統語言蓋爾語裡,「OMAR」有琥珀之意。另外也期許這支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能以「琥珀心,台灣情」閃耀出琥珀般的鋒芒。

2013年10月南投酒廠第一次推出單桶限量之「原桶強度單一麥芽威士忌」(分波本桶與雪莉桶兩款),這款威士忌深受好評,OMAR名聲自此打開,南投酒廠算是成功踏上轉型為專業威士忌蒸餾工廠的腳步。不過這裡有一段戲劇化插曲,第一批威士忌上市前,酒廠嘉惠員工開放認購,據說全廠190人,只有2個人購買,而且上市後買氣相當冷清,乏人問津,但好酒不怕沒知音,四個月後,第二批威士忌上市,開賣第一天、開門十分鐘便完售。

2014年起,OMAR單一麥芽威士忌陸續參加ISC、SFWSC、MMA、IWSC、WWA及CMB等多項國際酒類競賽,且連續在國際競賽拿下獎項。2019年在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中,OMAR更以波本桶與雪莉桶原酒技驚全場,新興OMAR的堅強實力,在國際上獲得專業肯定。

話說,這次“有料品飲”為什麼選8年熟陳「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新橡木桶、「原桶強度泥煤麥芽威士忌」波本桶3支?選8年熟陳是因為酒單上有年份的只有這支,且已售罄,所以只能在酒廠喝。順帶一說,威士忌的好與不好並不能僅用年份來判斷,例如我個人品評,格蘭利威12年 (The Glenlivet 12 Years Old Single Malt Scotch Whisky)就好過15年,成就一支完美的威士忌還需原液品質、橡木桶品質和陳放環境。

選用美國白橡木製成的“新橡木桶”這支,是因為virgin oak聽起來感覺就像山崎水楢桶般特別,橡木桶決定了威士忌大約近一半的風味,因此品嚐過水楢桶威士忌的森林、泥土味後(一說日本線香和檀木的香氣),很好奇virgin oak的香氣、口感表現。第3支選泥煤威士忌,因為我就愛煙燻泥煤這味兒。

在細述這3支威士忌前,先提一下“原桶強度”(Cask Strength)、“非冷凝過濾”(Non Chill-Filtered)、“天然酒色”(Natural Color)、“天使稅”(Angel’s Share)、橡木桶修復技藝和解讀酒標。

強調“原桶強度”,是因為大部份威士忌都會加水稀釋到40%~43%,Cask Strength僅簡單過濾,不加水稀釋,保留酒液在橡木桶中50%~65%間的酒精濃度,然後直接裝瓶。

標榜“非冷凝過濾”,這是由於威士忌內含豐富的酯類,這些酯類凝結其他物質後造成渾濁、沉澱的現象,於是酒廠在裝瓶前,為了讓威士忌的賣相更好,會先經過一道“冷凝過濾”程序,就是先降低威士忌的溫度(通常降溫至攝氏四度以下),讓酒液中的酯類形成結晶,再過濾掉這些白色懸浮物。非冷凝過濾的威士忌,多半會用46%的酒精濃度裝瓶,因為這個趴數以上的威士忌,在常溫下酒液不會產生白色懸浮物。雖然低溫過濾能讓酒體變清澈,但威士忌釀製的過程中所產生酯類是風味的來源之一,因此有越來越多蒸餾廠,為完整保留威士忌的個性,會強調他們生產的威士忌是Non Chill-Filtered或 Cask Strength。

為什麼強調“天然酒色”呢,因為有些酒廠為了統一不同批次的威士忌酒色色差,會在威士忌中加入許可範圍的焦糖色素來進行調色,而那些堅持以天然原色呈現的酒廠(不當或過量的焦糖色素添加會有致癌的疑慮),就會在酒標上標示「Uncolor」或「Natural Color」,強調自己的酒完全未經調色。

提到威士忌,也會說到Angel’s Share,這是指威士忌放橡木桶陳年時,每年酒液會有平均約2%的比例蒸發流失,一般被暱稱為「天使稅」,連天使都想啜飲少許!有意思的是,台灣天氣太熱,上繳的Angel’s Share更多,蘇格蘭的天使稅大約2%,南投酒廠的天使稅卻高達6%。

而一旦橡木桶損裂,為防止威士忌流漏必須進行修補,台酒一剛開始多採用能吸水膨脹的法國蘆葦作為修復材料,但因進口成本昂貴,於是橡木桶修復師勤跑野外尋找類似的植物,最後找到效果更好的水蠟燭(香蒲)。在台灣尚無製造橡木桶技藝的現狀下,這項靠自己摸索專研出的傳統修復技藝也令國際驚豔。

酒標通常會記載 Wood Type「桶型」、Cask number「桶號」、「裝瓶數量」(例如100/146,就是這一桶是總共裝了146瓶的第100瓶) 、「蒸餾或是釀造日期」、「裝瓶日期」

話題回到試飲,這3支威士忌非常讓人驚艷。

「OMAR 8年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波本桶」(酒精濃度 55%~57%),這支熟陳8年的「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波本桶」,因為限量一瓶難求,許多老饕只收藏不開瓶,會特地到現場喝。雖然酒齡8年聽起來很年輕,不過台灣氣候溫暖,導致威士忌桶內蒸發溫度高,熟成速度較蘇格蘭快3倍,進而香氣更濃縮香醇、口感也更豐富多層次,所以低年份也有中高年份(25年左右)的陳年風韻。初入口,香氣飽滿甜潤、酒體濃醇、口感滑順透著個性,入喉清甜的蜂蜜香息細膩展開,餘韻悠長,但意外略帶鹹味!這支酒標很有意涵,「8」代表樽藏酒齡,8後面的2道疊影則隱喻熟陳的酒質為8年的3倍。

第二杯「原桶強度麥芽威士忌」新橡木桶〈OMAR Cask Strength Single Malt Whisky (Virgin Oak) 〉,酒精濃度 51%-59%。台灣濕熱的氣候風土條件搭配美國白橡木所製成的新橡木桶(全新而未經儲存過其它酒液的橡木桶),厚實甜美交織原始橡木香,OMAR會呈現出什麼樣的風貌?

色澤:新桶熟成的酒液顏色相較OMAR其它支酒明顯深邃許多。

香氣:馥郁的木質香氣在後段出現,且十分明顯。

口感:橡木單寧讓酒體更顯渾厚。

餘韻:尾韻腴潤透著辛香。

第三杯「原桶強度泥煤麥芽威士忌」波本桶〈OMAR Cask Strength Peated Malt Whisky (Bourbon Cask)〉,酒精濃度 51%-59% 。因為環境、氣候因素,OMAR酒體較重,十分適合泥煤的煙燻調性,所以南投酒廠在2014年,採用蘇格蘭本島泥煤麥芽作為生產麥芽威士忌的原料,熟陳後於2017年首度上市。這是第一支台灣自產泥煤麥芽發酵蒸餾的威士忌,泥煤濃度35 ppm以上,酒體風格強勁且不同於艾雷島威士忌的碘酒味、正露丸味,其煙燻帶灰燼氣息、混合些微的燻烤番薯皮味。這支2017年才問世的OMAR「波本桶原桶強度泥煤麥芽威士忌」,於2018年舊金山酒展中即名列OMAR雙金牌獎(Double Gold)之一。在「威士忌聖經」(WHISKY BIBLE),2020年最新版中,榮獲「世界最佳單桶」和「亞洲最佳威士忌」兩項最高榮譽。

有料品飲完這三支威士忌,接著跟團見學,才知道OMAR真的是台灣之光!南投酒廠自2008年開啟單一麥芽威士忌之路後,於2013年推出首支單一麥芽威士忌,一上市即獲得關注,且以黑馬(O‘MAR)之勢,從2013年起於ISC、SFWSC、MMA、IWSC、WWA及CMB 等多項國際酒類競賽中,一路長虹拿下近百面獎牌,2020年更是首度選入威士忌聖經,聲量驚人的OMAR一如當初“閃耀出琥珀般鋒芒”的期許,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而在全球獲獎連連,寫下許多奇蹟後,成功轉型的南投酒廠,因應未來威士忌的整體市場需求,和肩負帶動地方觀光發展使命,台酒斥資10.6億將園區改造成城堡酒莊,預計2022年完工。

離開南投酒廠後,我心想,為什麼對威士忌情有獨鍾?或許就像電影〈麻雀變鳳凰〉中的一段話,李察吉爾第一次帶茱莉亞羅勃茲去看歌劇時,他說:「第一次聽歌劇的反應會很極端,只要你喜歡就一輩子喜歡,如果不喜歡,就永遠討厭他。」我第一次聽歌劇、聽爵士樂、喝威士忌就是喜歡,喜歡,因為歌劇、爵士樂的餘韻深長、因為威士忌的深沈內涵。一輩子喜歡、一輩子尋味品味賞味,這種人生是幸福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下一則: 【Penicillin】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