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郵差做長照」捎來的訊息:台灣長照只走了第一哩路(4月11日壹週刊【沈政男觀點】)
2017/04/11 09:06
瀏覽608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交通部長賀陳旦近日拋出「郵差做長照」構想,引發不小反彈。賀陳旦說,「郵差做長照」可完成「長照最後一哩路」,這樣的說法實在太小看長照問題,也太高估蔡政府的「長照2.0」。

為什麼需要「郵差做長照」?因為長照人力嚴重不足。依蔡政府估計,「長照2.0」的長照人力缺口約數千到一萬名,光是要補足這樣的照服員數量,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哪有「長照最後一哩路」這回事?

台灣長照,根本只走了第一哩路。所以說「郵差做長照」不是要「走完長照最後一哩路」,而是幫忙多走一些路,能走多少算多少。也不是要郵差幫忙老人家把屎把尿,而是趁著送信之便,順道訪視獨居長者,然後將老人家的生活與健康狀況報告給家屬知道。

「郵差做長照」會引發民眾反彈,也代表台灣社會還不夠了解長照,以為「長照=幫阿公阿嬤洗澡餵飯」,只能由看護工來做,怎麼把腦筋動到了郵差頭上?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以日本來講,全國有一百多萬照服員,但人家還是開發出了「郵差做長照」的服務,因為日本需長照老人家多達六百多萬人,光靠全職、正式照服員,根本難以扛起長照重擔。

某些台灣媒體與長照專家說,「郵差做長照是日本創舉,乃為了增加營收,並非為了社會服務,台灣郵差已經過勞,不適合再做長照」,是這樣嗎?日本在2013年開發「郵差做長照」,但法國在2010年就開始做了,做法跟日本類似,由郵差每周訪視獨居長者一次,每月收費約1000元,目前已有50萬法國老人家申請服務。當然,在日本、法國,要接受郵差的訪視服務,都必須自費,而這樣的「副業」收入,正好可以改善郵局營收,間接嘉惠郵差,怎麼是給郵差添麻煩?至於免費的社會服務,在德國、比利時等國,郵差已加入獨居長者通報網絡,幫忙關懷需照顧的老人家。

頂多再過十年,台灣就會像日本與法國一樣,大街小巷都是需長照的老人家,屆時不只郵差得做長照,其他行業的人也責無旁貸。日本目前有八百萬失智症志工,其中不乏大老闆、官員與名人,就因整個社會已經體認到「全民做長照」的必要。

從以上所述可知,「郵差做長照」捎來的訊息是,台灣社會從政府到民間,從學者到長照專業人士,都還需要補修長照學分。

副總統陳建仁在前年競選時曾說,「老人院是把老人家跟家庭隔離」,以他那樣專業的公衛學者,都會誤解長照,更不用提其他蔡政府官員。深受總統蔡英文信賴,目前操盤「長照2.0」的政委林萬億曾說,「長照只是百分之一、二人口使用,不需社會保險」,就是基於這樣的誤解,才弄出稅收制、規模太小的「長照2.0」。財政背景出身的閣揆林全,則不排斥保險制長照,且已數次表示「先做稅收制,幾年後再看長遠怎麼做」。至於前衛福部長林奏延,可能因為搞不清楚「長照2.0」到底該怎麼做,任期不滿一年就下台。而拋出「郵差做長照」的交通部長賀陳旦或許不知,早在幾年前國民黨時代,交通部就已釋放類似訊息來試探風向,但從賀陳旦無力辯護來看,顯然交通部對此議題也還停留在隨口說說階段。

說「台灣長照只走了一哩路」絕不誇張,因為至今為止,對於撐起台灣長照骨幹的二十多萬外籍看護長照大軍,台灣社會未來該怎麼處理,尚無人可以講得清楚。台灣長照的現狀,本質上乃把照顧阿公阿嬤的責任,丟給言語不通、文化隔閡又嚴重過勞的外國朋友,而這樣的做法絕非長遠之計。長照雖然只是一項社福政策,卻可由此看出蔡英文總統的施政風格與能力。如果連長照都不做好,其他施政要走出下一哩路,也將困難重重。

 

全文連結: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forum/276148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