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犯罪推理小說﹞夜店之嬲5
2017/08/16 21:13
瀏覽681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然而黃弘係主動向「溫馨旅店」的櫃台報案,偵訊時也坦誠趁機強姦舒姝的犯行,但堅決否認下藥。而鑑識人員雖然在「溫馨旅店」的房間搜到黃弘獵裝裏的FM2,卻沒在房間裏的茶杯上採到舒姝的指紋和唾液等跡證。

       仍不能百分之百確認是黃弘對舒姝下FM2,並讓她服食致死。

      那麼那位尚未應訊的貴公子賀大衛呢?偵查員已從他的保時捷汽車找到他,並發出詢問通知。

       江浩沉思後又問黃弘:「你說可能是賀大衛在『秘密花園』包廂裏下FM2,他為何下FM2?為何找你進去?又為何丟下舒姝匆匆離去?」

  「我也不知道呀–但是,我曾在包廂外聽到裏面有爭執聲和哭泣聲,舒姝曾說『我不去,會痛耶–』,賀大衛曾說『我警告你,你別去找我爸』,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中山分局刑事組的偵訊室裏,江浩看著偵訊桌對面的賀大衛,他的劍眉電眼、高鼻薄唇和一頭披肩的長髮,在清淡的日光燈下,顯得分外的冷酷妖異。

      那一夜賀大衛和舒姝在夜店裏廝混了兩個多小時,從「秘密花園」提供的監視器錄影畫面看得出,舒姝死心塌地的纏著他,數度跟他進出包廂,他根本不必對舒姝下FM2,就可以對她為所欲為。

      然而,那一晚,舒姝只跟他和黃弘接觸過,對舒姝下FM2的,似乎不是黃弘就是他。

      江浩再看著桌上的資料:「賀大衛,男,二十八歲,未婚,美國舊金山大學旅館管理系畢業,晶華觀光大飯店行政協理(註:係該飯店董事長賀斌之次子)。」

  「賀大衛–」江浩盯著他問:「你認識舒姝多久了?」

  「我–」賀大衛略遲疑,才說:「上個禮拜六那天晚上才認識她,跟她不熟。」

       江浩觀察到他瞳孔裏的眼神游移迴轉,就知道他在說謊。

  「那舒姝為什麼老是脈脈含情看著你,摟你抱你又吻你?跟你那麼親熟?」

  「她是浪蕩女,她自己要投懷送抱,我總不能推開她,讓她沒面子呀。」

       兩人從那夜十點半進入「秘密花園」後,都有說有笑,然而舒姝在凌晨十二點半走出包廂後,卻紅著眼苦著臉,表情有異;而後來賀大衛在夜店裏變得陰沉冷漠,最後更甩掉舒姝,絕塵而去,其中發生什麼事情?有什麼蹊蹺?

  「你們起先在夜店裏玩得愉快,但是後來為何爭執?她為什麼哭泣?」

  「就是情侶吵架、女生愛哭啊,我又沒施暴打她,這有犯法嗎?」

        賀大衛眼神微閃,迅即恢復一慣的冷酷鎮定。

       江浩想起黃弘的話,又問:「舒姝曾在包廂裏說『我不去,會痛耶』,那三字『我不去』原本是去那裏?」

  賀大衛兩眼迴轉一圈後,才說:「是去刺青店,那時我跟她說,我們去刺青店刺上『心心相印』好不好?」

   「她為什麼說會痛?」

   「她說刺青會流血會痛,她就是怕痛,才說不去。」

        江浩揣測他可能已經猜到警方的問訊,準備好答案,才會反應迅速,於是又問:

  「你後來對她說『我警告你,你別去找我爸』,又是什麼意思?」

  「我–我只是不想再和她交往,我怕她去找我爸告狀,要敲詐我,我才那樣說,那是防衛性的話,沒有惡意。」


                        (註:本文發表於2017.7.25~27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