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首四十五年前音樂課教唱的歌, 瀧廉太郎的『花』 電小二推薦
2010/10/16 13:23
瀏覽4,224
迴響14
推薦38
引用0
最近拜網路之賜,藏鏡人小學同學,民國 55 年台中力行國校六年二班的一群兒時玩伴,在畢業 45 年後又取得連絡了。

上個月,利用一次遠嫁日本鹿兒島三十年的女同學返台機會,我們招開的一次網路同學會,由藏鏡人在澳洲主持會議,同學們有來自越南(當今偶像明星阮經天的父親),美國,澳洲,台北,台南,透過鏡頭大家看到彼此現在面貌,線上愉快暢談了一個多小時,還集思廣『憶』,各說出自己的兒時記憶,重新編織出一幅45年前的『童畫』。

那個年代,小學升初中還有聯考制度,每天到學校,課堂學的不是國語就是算術,晚間還得到導師家惡補,大家『補』的面黃肌瘦,根本沒有其他娛樂。

難得會有一堂音樂課的時候,大家都會很高興,當時音樂課一起合唱的一些歌曲大家都還印象深刻,線上同學會透過網路,藏鏡人還彈了一首李叔同(弘一法師)填詞的憶兒時,給遠方同學們聽。同學們都陶醉在兒時回憶。

有女同學還提到對當年大家音樂課合唱的一首歌曲『花』最懷念,希望藏鏡人能再找出音樂曲子和詞譜,傳給大家,讓大家再回味一番,將來有一天同學們再聚首時也可再度合唱,重溫舊夢。

那時代,台灣剛結束日本佔領期不久,音樂老師不少是日制教育下的師範學校音樂科畢業的,所以小學音樂課上的曲子很多是繼承日據時代的歌曲,再填上中文。這首『花』也不例外,他是明治時代一位有名的作曲家瀧廉太郎的作品,喜歡日本歌曲的格友,對這首曲子旋律想必不陌生,瀧廉太郎還有另一首『荒城之月』同樣家喻戶曉,他同時也是日本引進西洋音樂黎明期的偉大作曲家。

我把這首花的原唱歌曲放在這裡,演唱者是由紀織和安田祥子姊妹,她們姊妹演唱的童謠和民謠不僅在日本非常出名,即使全世界也有相當知名度,也來過澳洲開過演唱會,最近剛舉辦過第2000次音樂演唱會。請注意是2000次,不是200次,一次一千人進場的話,總共是兩百萬人次聽過她們姊妹的童謠音樂會,這是很驚人的數目。藏鏡人也收藏了她們姊妹第2000次念音樂會DVD。請看下面這段影片,現在比較少聽小學學童教唱這首歌了。




今天您若到日本,從東京上野車站出發往東北的新幹線,發車鐘聲(departure chime) ,就是採用這首『花』的旋律,取代過去刺耳的鈴聲。


真的很希望再和我們六年二班小學同學們共同合唱這首歌曲,重溫一次45年前的音樂課。附上我傳給小學同學們的國語版詞譜:

(花〉瀧廉太郎曲 白景山譯詞

風和日麗春光好,遊人樂陶陶;清波蕩漾湖色嬌,畫船輕穿繞。
手把槳兒上下搖,水花四濺高;滿眼春色觀不盡,難繪又難描。

清晨朝露浴花梢,旭光閃耀耀;村前桃李爭開早,嫵媚迎人笑。
夕陽西下霞光照,一曲江天高;岸邊楊柳拂輕飄,招人去遊遨。

錦繡湖山碧無際,長堤被綠繞;夜色矇矓星妁妁,月上楊柳梢。
春宵一刻千金價,人生有多少;莫把時光任蹉跎,空笑白頭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懂日文的格友看了就知道,對照『花』中日文歌詞,每句都能翻譯到這般貼切傳神,這位翻譯者白景山先生,真不是普通的厲害,令藏鏡人佩服。這不僅日文造詣深厚,國學底子也得同樣傑出才做得到。

我很好奇他的背景,還特地上網查了白景山先生資料,原來他是在舊滿州國統治下受的教育,難怪中日文學都這麼精湛,我們小時候唱的兒歌『哥哥爸爸真偉大』也是出於他的填詞。

請點閱白景山先生資料連結。

藏鏡人留
同學四十載,舊雨關懷,訪我扁舟過洋洲
訪客六千里,秋風憶遠,與君剪燭話巴山


後記補遺:

文張貼出後,有格友反應對日本新幹線各站發車旋律很有興趣,將來到日本旅遊時會留意。我補上這段影片,這是往東北新幹線各站發車旋律,各位可發現第一站上野站,就是使用『花』沒錯。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3) :
13樓.
2011/03/16 19:49
step by step

藏大哥,

我現在也要一一來看文章. 雖說只有27篇, 但想必是篇篇精采吧!

我沒聽過花... 我去東北是在東京車站坐的車.

瀧廉太郎的荒城之月我倒是知道.

新幹線往東北,從東京的上野站出發時,注意聽聽看,發車的音樂就是『花』這首歌,每一站都有其特殊地方背景音樂,可參考我上面的影片。

花這首歌在日本無人不知,跟那首四季之歌一樣,都非常有名。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2011/03/17 09:31回覆
12樓. pam
2011/01/16 20:03

這首兒歌版的花旋律很熟析

今天看了您的文章

讓我增廣見聞了

知道您喜歡日文歌

推薦這首中孝介也相當好聽

請點閱:http://www.youtube.com/watch?v=nAKCPK9HqkQ

很高興又見到巧手潘來到這裡,中孝介的歌聲真的很不錯,如果說夏川里美是地上最美的女聲,男聲就是中孝介了。兩人都擅長『島歌』風味的歌曲。

在日本曲名為『花』的歌曲不少,除了這兩首之外還有一首花,通常後面會加上『すべての人の心に花を』區分。就是周華健那首花心,想必您知道。

夏川里美和鄧麗君都唱過,各有韻味。

您似乎也是哈日族,很高興認識您,,我看了您今天貼出的自彈曲『月亮代表我的心』了,我試試也錄彈一首藏鏡人版的『月亮代表我的心』過兩天放上來,歡迎您再過來,呵呵。

看來我們很多趣味相投喔。喜歡紙藝,鋼琴音樂,日本歌曲,做夢幻想,而且都被週報推薦。

我大概年紀比你大不少,藏鏡人和巧手潘可以成為忘年之交。

藏鏡人留
鼻若懸膽兩臂長,目似星輝露寶光,網際縱橫三千里,胸中更有書萬章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2011/01/17 05:47回覆
11樓.
2010/11/16 18:19
恭喜你

邱大哥記憶真好 我對小學時期的記憶是最模糊 常唱的歌茉莉花.太湖船等 真的

不知道有這首歌 連男女同學都沒啥印象 你的記憶力怎會這麼強 莫非初戀女友在

小學六年二班  所以記憶深刻 哈哈..在此還是恭喜你作品二度入選 太讓我羨慕了

10樓.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
2010/10/21 20:11
課文
哈哈,貼了一段民國四十幾年版的國語課本內容上來後,果然有格友反應了。這段課文用GOOGLE搜尋都無法找到了,沒想到還有人記得有這一課。

那藏鏡人就把我所記得的部份全公佈了,遺缺的地方看哪一位三年級後段,四年級前段同學能捕上。

我們的國土,我們的家鄉,河山是那麼美麗,土地是那麼芬芳。
長江源遠長,黃河金樣黃,還有粵江黑龍江,帆船上下運輸忙。
江南風景好,四季暖洋洋,ㄨㄨㄨㄨㄨㄨㄨ,各種瓜果甜又香。
西北面積廣,長城萬里長,秋高平原馳駿馬,祁連山下牧牛羊。
五湖波蕩漾,五嶽山蒼蒼,到處是桑麻遍野,到處是菽麥高粱。
數不盡的資源,道不盡的風光,我們要收復大陸,祖宗遺產不可忘。

(最後一段句子可能有誤)
藏鏡人
武藝絕倫筆通神 胸懷萬卷藏乾坤
詞源倒傾三峽水 劍鋒橫掃千人軍
詩畫切磋多墨客 琴棋交契有知音
網際縱橫無跡處 人稱神秘藏鏡人
9樓.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
2010/10/19 20:21
回烏拉瑰格友,關於第三首兒歌
感謝烏拉瑰小綠綠這麼詳細的為前兩首兒歌補充說明,我知道的都沒您詳細呢,只知道是小學唱遊教唱歌曲。

為了答謝您,藏鏡人也上網查了一下第三首兒歌資料,我記得這是我小學一年級剛入學,民國49年學唱的歌。歌名叫『遊戲歌』,歌詞簡單的很,就是我真快樂,我真快樂,我真快樂真快樂…頭戴著紅帽??,身穿花花衣…紅帽部份的歌詞我不確定。

19世紀,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比中國先接受西方思想洗禮,許多歌曲從歐美傳到日本,再由當時留學日本的音樂家文豪填上中文歌詞,介紹給中國的。例如李叔同填詞的憶兒時,送別等,這我另起文章再介紹貼出好了。

不只是歌曲,其實我們今天用的不少漢語辭彙,例如銀行,社會,自由,平等,政治…. 等名詞,也都是日本先翻自德,法,荷蘭或英國等西方語言,再由梁啟超,孫文等中國思想家等帶回,介紹給中國的。稱為『逆輸入和製漢語』,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名,『共和國』三字,嚴格來說都是同是漢語系國家日本發明的。就如同今天流行的『量販店』,『宅急便』都是來自日語。

也就是說,我們今天談話若去除日本語彙不用,會話完全不能成立。

話題回到第三首兒歌,這首歌原作是法國哲學家,鼎鼎大名的盧騷的作品村裡的占卜師 'Le Devin du Village '歌劇曲裡的旋律,經由一位德國作曲家Johann Baptist Cramer將其中部份旋律改編成鋼琴指法練習曲,曲名就叫Rousseau's Dream『盧騷之夢』,改編後的鋼琴練習曲19世紀初在英,法,德都非常受歡迎,也被廣為當作教堂的讚美歌,藏鏡人小棧不少教友,也許也熟悉這旋律也說不定。

19世紀中葉,再被當時日本研究西方文化的學者帶回日本,原來也是贊美歌曲昭和時期又改編成童歌。台灣當時受日本管轄,小學音樂課自然也教唱這曲子,一直延續到戰後藏鏡人小學的時代還唱這歌。

Johann Baptist Cramer 條文

您可以看一下這片影片,Rousseau's Dream鋼琴練習曲演奏,但製作影片上載的人,將片頭作曲者打成 F. Schubert舒伯特,那是錯誤了。正確應該是:Johann Baptist Cramer才對。

感謝烏拉瑰的來訪和提供寶貴資料,希望有機會能再光臨藏鏡人小棧。對了,藏鏡人也有一位小綠綠妹妹,和您大致同齡,您可翻閱一下我的不分類相片簿,說不定在學校時和您也有交集擦身過。


藏鏡人
武藝絕倫筆通神 胸懷萬卷藏乾坤
詞源倒傾三峽水 劍鋒橫掃千人軍
詩畫切磋多墨客 琴棋交契有知音
網際縱橫無跡處 人稱神秘藏鏡人
8樓. -揭發隔洋觀台OldMan霸凌
2010/10/19 15:40
小蜜蜂和春神來了和???
這三條歌確實都是耳熟的很﹐ 尤其前兩條小蜜蜂和春神來了都是德國有名的民謠﹐ 歌詞都全部記得。但第三條我就怎麼也想不起﹖麻煩藏鏡人點撥了。 你的格子內容豐富﹐又富有情感﹐馬上會聲名大噪﹐ 只怕到時無瑕一一給回應了。謝謝你這麼用心。回報你的用心﹐下面關於這兩首歌是我搜尋到的小小的分享。

小蜜蜂

嗡嗡嗡 嗡嗡嗡 大家一起勤做工
來匆匆 去匆匆 做工氣味濃
天暖花好不做工 將來那裏好過冬
嗡嗡嗡 嗡嗡嗡 別學懶惰蟲

Little elves Little elves we are helpful little elves,
we like working we want to help the old shoemaker,
hammer hammer,(seam seam seam﹖),sew and sew is all finish,
night by light,work so hard,we are so happy~

《小蜜蜂》在德國原曲的歌名是《Hanschen klein》(小漢斯),作詞的是一名教師Franz Wiedemann (1821-1882)。歌詞本來描述的是小漢思離家賺錢,母親忍住悲傷,迎接小男孩成為男子漢時返鄉的故事。這很符合當年工業革命的背景,但是後來新版則改為截然不同的結局︰母親悲傷地阻止漢斯,漢斯也就沒有離開。這是大部分德國小朋友學唱的第一首歌,媽媽也會來個「機會教育」一下,教小朋友不要到處亂跑。

春神來了

春神來了怎知道 梅花黃鶯報到
梅花開頭先含笑 黃鶯接著唱新調
 歡迎春神試身手 快把世界改造

《春神來了》的德國曲名是《Alle Vogel sind schon da》,意思是「所有的鳥兒都來了」。曲調是取自中歐的西里西亞(Schlesien,屬普魯士的一省)民歌,填詞者是普魯士的愛國詩人霍夫曼.馮.法勒斯雷本教授(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
1798~1874),他在1841年寫了《德國之歌》(Das Deutschlandlied;俗稱Das Lied der Deutsche),結果被判叛國罪,並逐出普魯士,直到1922年這首歌才被威瑪共和國總理選作德國國歌的歌詞。


7樓. NJ過客
2010/10/19 05:23
太豐富了

你的每一篇文章都很用心寫  包函很多東西

有音樂 有自己的生活 有歷史 還有地理

切入點太多  因為對旅遊也很有興趣 就先挑一個說

如果下次有機會去 東京上野車站搭新幹線

我一定會注意一下 發車鐘聲(departure chime)


感謝NJ的贊言,此地是生活心情版,就輕鬆一點寫些成長和生活經驗有關係的東西分享大家囉。何況也不是寫論文,文筆也力求簡化些,希望達到『老嫗皆解』的效果.啦。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更不是藏鏡人的責任啦,那是韓愈的…呵呵。

但對棧友的回應文我是盡量切題反應,達到『相互切磋,彼此砥礪』目的,不蜻蜓點水含混過,這也是一種對棧友的尊重。盡量送點お土産(OMIYAGE) 讓留言格友帶回啦。

所以,您若再回來看我文章,有時會發現回覆文已加了『料』,也是值得您再來訪的票價啦。

您喜歡旅行,還提到發車鐘聲(departure chime) ,我已在原文中再坎入一段日本新幹線各站的發車旋律集錦,您下次到日本搭新幹線,可以留意是不是這樣,回來再告訴我們啦。

影片中您可看到,往東北地方新幹線,第一站出發站上野車站使用的旋律就是『花』沒錯。

另外,我發現日本許多個車站,都採用谷村新司作曲的『いい日旅たち』,翻成中文就是『挑個好日子去旅行』之意,歌曲名稱聽起來就很順耳,難怪廣被採用。這首歌當年被山口百惠唱紅,也請欣賞下面這段影片。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2010/10/19 09:48回覆
6樓. ,,
2010/10/18 19:44
完全一樣

你我都沒唸國中

所以課本都相同

看來我們年齡層很接近了,我記得六年級課文有這麼一課,共分四段,前三段我記得,最後一段的後兩句記不得了,在網路搜尋遍處也找不到,看看那一位格友能接龍一下,呵呵....我先背第一段課文:

我們的國土,我們的家鄉,河山是那麼美麗,土地是那麼芬芳。
長江源遠長,黃河金樣黃,還有粵江黑龍江,帆船上下運輸忙。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2010/10/18 20:24回覆
5樓. -揭發隔洋觀台OldMan霸凌
2010/10/18 05:55
曲調清新﹐ 歌詞雅致
您說的這首歌﹐我也可以琅琅上口的唱﹐ 第一段歌詞完全記得﹐ 第二﹐三段就半半截截。 很奇怪﹐ 歌名卻完全想不起來了。這首歌也被當成合唱曲﹐曲調清新﹐ 歌詞雅致﹐很好聽啊。 謝謝您的考據。和小時同學再聯絡上﹐ 多麼令人高興﹐ 仿彿又回到了兒時﹐ 多麼純潔簡單卻雋永的友誼。
感謝烏拉瑰姊姊來訪,自從藏鏡人正式在這裏發文後,已有好幾位小綠綠來訪,包括樓下這位 Jacaranda,還有幾位我少年玩伴小綠綠們也到了我的留言板,看來可以利用這裡開個小綠綠同學會了。

您也唱過這首『花』,太好了,那大家年齡也不會差很多了,我們那一代的長輩不少都是日本體制下受的教育,學校音樂老師許多是師範音樂科畢業,所以我們學唱的童歌其實很多都是來自日本。我放幾首日文原曲上來,各位藏鏡人小棧棧友點聽一下好了,不用我介紹,旋律您一定很熟悉了。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2010/10/18 15:14回覆
4樓. Jacaranda
2010/10/17 16:35
發覺
讀你的文章介紹台灣早期,我出生的年代裡,民間受日本的影響其實比想像中的大。我開始覺得當時的執政者斬草除根的把這文化除去的野蠻,可能已埋下今日族群對立的遠因。我在那個年代出生,卻對你描述的當時景況,完全無知。(悲!)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藏鏡人小時上過的一個小學在日據時代就稱為明治小學,至今也有百年歷史了,很可惜國民政府遷台後,這些日據時代校史資料不受重視,甚至有的還被刻意破壞,如今已蕩然無存。這是很可惜的事。

不管你是哈日或是排日,甚至仇日,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也是台灣史不可抹滅的一段事實,這應該要跟政權移動分開來看。若這些資料文物當時能保留下來,例如日據時代中小學的校園祭活動記錄,相片等,如今也就成為研究台灣社會百年變遷的重要史料了。

當時許多愚蠢行為,還好現在新一代執政者,不管藍綠都已有醒悟,有在做彌補工作了,早發現錯誤總比執迷不悟好。 藏鏡人(謎の男)在台灣2010/10/18 06: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