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MY COMIC】惡搞公益?不寒而慄!.......
2014/08/21 01:53
瀏覽2,215
迴響1
推薦41
引用0

「獨善其身」是一種「毒」....從「獨善其身」演化成「分裂生殖」那就成了「傳染病毒」......

「冰桶贖罪券」????????

不給錢就搗蛋????名人萬聖節????ALS捐款萬剩節????

接下來還有哪個團體也相繼發起這樣的接龍.....體驗漸凍人要淋冰水....那體驗被火紋身的不就要跳火圈???甚至出現要看名人薄紗淋體的荒腔走板的變調插曲.......從美國發起的Ice Bucket Challenge活動延燒到了各地,簡直快要走鐘成公益鬧劇.....

姑且不論活動有其潛在危險性........不接受挑戰就捐款....這已是妨害自由意志的脅迫行使

為了面子與裡子 眾目睽睽下 同儕壓力的效應下  誰能拒絕???

這種病毒式行銷.....沒完沒了名為創意.....心懷鬼胎惡搞公益....這公益當真有趣 極有意義???

肉麻當有趣 有病!!!!

==================================

從美國跨過太平洋傳到亞洲的「冰桶挑戰」,在台灣一樣成為政商名流競相臨頭一澆,以展現人脈與愛心的慈善大秀了。而高調行善也引發諸多反思。

簡言之,「冰桶挑戰」是數位版的連鎖幸運信,要求人三者擇一:以冰水自我灌頂、捐一百美元給漸凍人協會;或兩者皆來。完成後再指名三個人接棒。網路社交媒體的共看、分享特性,讓傳播速度遠遠高於三的N次方。

「冰桶挑戰」有公益史上最高的能見度及動員力,是網路病毒式傳播應用的完美教案。如今要在激情中潑冷水,絕非酸語,而是公民社會的重要反省。比如:

—行善動機:是炫耀或利他?或者,慈善只在乎結果論,何必追究動機?

—捐款效益:受捐組織的人力與能量能執行陡然驟增的善款嗎?

—資源分配:大量捐款集中,是否對其他慈善組織產生的磁吸及排擠效應。

—官員責任:部分官員被點名後,興致盎然玩潑水,還發了新聞稿,包括衛福部長及國民健康署長。但是,依職權提出社福計畫或說明罕病政策,不是更對症下藥?

這項六月始於美國的活動,在運動名人、科技大咖如祖克柏、比爾蓋茲加入後,擴散效果直線上揚;名人相互點名,捲動世界級富豪各出奇招,搭高架澆水、出動直升機、機器人倒冰水;市井小民也跟在「樂隊花車效應」後看熱鬧。

效果當然驚人。一周前,少人答得出來「ALS」所指為何,如今在臉書洗版後,連中文病名「肌肉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也讓人有幾分印象。公眾教育外,捐款隨之而來。

在美國,ALS協會去年七月底到八月上旬,只有兩萬餘美元捐款;但今年捐款據聞已近一千多萬美元!在台灣,漸凍人協會說,捐款量大增,光郭董一人,廿萬美元已是該協會有史以來的最大捐款。

疑慮也隨之而生。一是捐款效益。美國學者質疑,如此龐大的捐款投給專注於幹細胞療法研究的美國ALS協會,研究並不保證有成果,不如「直接個案服務」實在;研究新療法耗資龐大,本該是政府與藥廠的事,但熱中於冰桶挑戰的民眾知曉善款的用途及其中差別嗎?

在台灣,漸凍人協會因外國風潮,間接成為受益著,是年度計畫之外的「驚喜」。估計尚待入帳的上千萬元捐款,依協會人力與工作能量,能夠在募款期限內找出最有效率的服務方案消化嗎?突如其來的巨量捐款,固然是國內一千二百位漸凍人之福,但終究退燒的冰桶熱情如何支撐長期服務?

再者,捐款成為一窩蜂,連同高雄氣爆的磁吸效應,對其他組織的募款的排擠效已在預料之中。

行善涉及社會資源利用與分配,太多嚴肅問題都值得在冰水兜頭一澆後,頭腦冷靜地好好想想。

【2014/08/21 聯合報】

從美國發起的ALS Ice Bucket Challenge,短時間內在全球延燒,不只吸引美國政商界共襄盛舉,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自網路圈激情響應後,「濕身做公益」的活動立刻以等比級數速度蔓延開來。

但追根究柢,Ice Bucket Challenge之所以成功,是因結合了「社會公益」、「自我挑戰」、「名人效應(同儕壓力)」及「社群傳播」四大元素,讓公益變得有趣,除自我挑戰還能對外擴展,成就完美「病毒式行銷」的公益活動。

ALS Ice Bucket Challenge風行全美,傳至台灣不只政壇「淪陷」,藝文界、娛樂圈、學界及企業界也快速蔓延。與此同時,卻也出現批評聲浪,質疑炒作、沽名釣譽,玩樂中失去將心比心和公益本質。

但「公益活動」要引起廣大的關注與討論並不容易,許多慈善機構和協會,只能在有限資源中夾縫求生。當Ice Bucket Challenge結合了社群媒體的傳播威力,將歡樂和勇氣帶入慈善行動中,重點就不是「要不要捐錢」而已,還蘊含著社會大眾的期待:期待名人也能跳脫框架、放下矜持、顛覆嚴肅形象、勇敢和市井小民同樂,其激勵人心的作用和迴響,勝過千言萬語呼籲行善。

不過,也有人擔憂,完美的「病毒式行銷」,可能讓人過於專注名人效應,模糊了公益活動的初衷;而針對單一公益團體的募款活動,如果影響力不斷擴散,也可能吸引到遠大於實際需求的龐大資源,排擠其他公益團體的生存空間。

這世界需要幫助的人太多,「如何得到關注」才是公益行銷的最大挑戰,期待未來也能創發更多結合慈善與趣味的行動,讓全球起而效尤,也讓真正需要幫助者,都能得到更多資源與關愛。

【2014/08/20 聯合晚報】

==============================

兩天來瀏覽「冰桶挑戰」的各式消息,對於這個善意發起的連鎖慈善活動,我卻逐漸有些違和感。

就結果而言,這是成功的行銷和慈善活動。根據翟本喬,這個活動的慣例捐款對象,美國漸凍人協會「去年約募到2900萬美金,用掉2600萬,其中7%是行政費用,14%是用在辦募款活動上」。

有些人基於對台灣慈善組織的不信任,批評該協會亂花錢。但我的看法是,慈善行政工作者也應得充足報酬,而募款活動用掉14%花費是否有道理,則應視活動內容而定,畢竟,就像一些人為「冰桶」提出的辯護那樣:一個成功的慈善活動,除了在結果上能讓弱勢得到幫助,就活動本身,也可能為參與者和捐獻者帶來正面意義。

然而,為什麼我依然感到違和?以下我試圖自我剖析。分析這種微妙的感覺來源,對我來說是困難的事情,我的報告可能不準,僅供大家參考。

武斷的道德壓力

「冰桶」用類似連鎖信的手法為特定個人帶來道德壓力,某些道德見解質疑這樣做的正當性:如果漸凍人需要幫助,那麼,不管我有沒有被點名,我幫助漸凍人的道德義務在程度上都不應該有差別,不是嗎?

然而,「冰桶」藉由點名,讓道德義務和道德壓力之間出現了武斷的落差。這有可能是令我感到違和的原因之一,因為一般來說,人對於這種武斷的落差是敏感的:想像一下,在大庭廣眾底下,你被你的朋友公開指名去幫助一個受傷的陌生人,你並不特別有醫療專長,而對方的傷勢也不是你害的。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感覺自己確實本來就有義務要幫助他,而你的朋友也強調「如果你不想,可以拒絕」,你通常也會覺得,這個「指名」的行為,為你帶來了多餘壓力。

強制揚善

就算不是在東方社會,人也常有「不揚己善」的習慣,我們覺得:若我做好事,卻自己宣揚,這似乎太過表現自己。然而,「冰桶」會獲得熱烈響應,我相信其中一個原因,是它的設計讓人能心安理得避開「不揚己善」:「我沖冰水,我上傳,這不是愛現,只是遵循有趣的規則。更何況,若我不點名,這份善意要如何延續下去?」

然而,這種設計也讓我們難以辨別「冰桶」挑戰者的動機。或許有人像鯊魚聞到血一樣為了出名或洗白而參加,然而,我相信也有人雖然不想出風頭,卻真心為了延續這個對於漸凍症患者有實質幫助的活動,而以真面目淋冰水上傳。

有一種意見,認為我們不該質疑行善者的動機:即便人家不是真心的,好歹實質上幫助了人,而你這個質疑者除了嘴炮,又做了些什麼?

不過我認為在這裡我們應該注意一件事:不管當事人的動機如何,目前的公開慈善行為實質上可以有贖罪券的效果。在台灣,群眾的情緒和集體發聲帶來的壓力,甚至可能影響法官審判。在這種情況下,若名人願意,他確實可望在平常累積善人形象,來減輕有朝一日作惡被揭穿時受到的責難,或者大家基於過去事件對他的仇視。我相信許多名人不屑做這種事,但是在民主社會裡,身為有實質影響力的大眾,我們有責任時刻注意,避免自己被操弄。

心態

「冰桶」在行銷上帶來正面噱頭,也在執行上帶來某些規例,這些規例並不成文,也沒有罰則,但別人可以從你是否遵守它們,來推測你參加活動的心態。

在當初,「冰桶」是為了讓人「體會」漸凍人症狀惡化的感覺,給定這個嚴肅的連結,執行者最好避免做一些特定的事,例如潑完之後喊「送!涼內!」或者「下一個我指名林志玲,希望她穿暴露一點」。如果在一個社會裡許多人這樣做,我們大概可以判斷:他們可能不是抱著了解並同理的心理準備來參加「冰桶」。

當然,即便在這種情況下,這些人的付出通常依然會帶來好結果:資助和傳播。但我們如能接受自己對「行為的結果」和「行為的動機」做出不同價值判斷的可能性,這或許能讓我們更貼切地理解一些社會行為。

善行的思量

漸凍人很需要幫助,但是其他的重大疾病和罕見疾病也需要幫助。在當初,「淋冰水」是基於「體驗漸凍感」與漸凍症建立連結。然而這個噱頭,和它「綁定」的病症之間不需要有邏輯關係。漸凍症研究因此獲得鉅資,而其他病症的研究則無,在它們之間,幾乎只是運氣之差。

事實上,後續發展,也證明了脫勾的可能:就算人們不瞭解這個梗,也不妨礙「冰桶」繼續連鎖。這代表著,即便人們決定延續有意思的「冰桶」,他們也有選擇的餘地,在完成活動後,將捐款投向漸凍症之外的醫療研究,或其他救助單位。

(● update:葉丙成寫了一則筆記,說明「體會漸凍人的感覺」是以訛傳訛,若這屬實,也進一步證成了上述論點。)

因此,當一群人共同獲得了這樣的選擇機會,卻依然共同維持傳統做法,這顯示的是他們即便有良善動機依循前例行善,但其中多數恐怕沒有想到要多花心力去思量如此行善的意義及效用(這是台灣行善的慣性之一:有人不但買動物放生,還放生在完全錯誤的地方、有人把硬幣投入商店的透明捐獻箱,卻不知道收到錢的是反同的保守宗教團體。這類遺憾,就是這種行善慣性的後果)。

翟本喬捐獻一百萬,並且不指定只能用於漸凍症研究的時候,若你因此對他抱有敬意,上面這一類考量,或許是其捐款數字之外的另一原因:善行值得尊敬,而存善心仔細思量後的善行,則更值得尊敬。

噱頭之後

這兩天,冰水代替口水佔據了道德的高點。然而,噱頭需要運氣,並且噱頭會消失。我試圖分析自己心裡對這個現象的感受,可能不太準確,或跟你大相歧異。但我相信透過這些自省探究和討論,我們會越來越了解這些事件對我們而言的社會和道德意義。

作者╱朱家安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MAIN_ID=488&f_SUB_ID=6002&f_ART_ID=530738

 

柯震東與房祖名因涉嫌吸毒,遭大陸警方逮捕羈押,影片曝光後震撼兩岸三地演藝圈。其中柯震東目前遭收押至北京東城區看守所,預計羈押14天,月底恐遭強制驅離回台。只是這股風波恐延燒台灣演藝圈,北檢除了將清查柯震東的交友狀況,了解是否有朋友牽涉其中外,甚至要重啟調查過去藝人涉毒案件,包括接獲檢舉的藝人共32人。

男星柯震東與房祖名在大陸吸毒被捕,風波恐怕會延燒至台灣演藝圈,台北地檢署19日下午分為「他」字案偵辦,等柯震東返回台灣之後,須接受勒戒與調查,檢方將會清查柯震東的交友狀況,追查是否有朋友也牽涉其中。

台北市警察局認為,柯震東雖然是在大陸吸毒被捕,但台灣司法仍有管轄權,因此19日下午主動報請台北地檢署,分為「他」字案偵辦,由毒品專組檢察官鄧定強指揮調查。

警方還會等柯震東回台接受勒戒後,將採集他的毛髮化驗,並調查販賣大麻的藥頭資料,以及清查柯震東身邊友人。另外,警方也不排除將柯震東列為毒品人口,到時柯震東就必須向住處附近的派出所報到,詳細情況還須等他回台接受調查才能釐清。

也因為柯震東吸大麻的消息傳出,引發北檢注意,根據《蘋果日報》報導,北檢將追查被成為是「藝人毒父」的藥頭陳秋火賣毒案,藉此追查曾被檢舉的藝人,總共約32人,包括名模、主持人、樂團主唱都有。這次北檢主動發動緝毒專案,將清查涉案藝人,但主要目標還是賣毒給藝人的藥頭和毒販;只是這次北檢重啟調查,恐讓這些涉毒藝人「剉咧等」。

================================

柯震東、房祖名吸毒,其實早在8/12號就被北京警方逮捕,但案子卻在8/18號才正式公布,這其中相隔6天才曝光,與其他明星吸毒案公布時間明顯有差距,根據大陸媒體透露,主要是成家班在第一時間運作,希望能大事化小,但卻因為網友在微博上曝光,才讓整起事件壓不住而曝光。

柯震東、房祖名北京吸毒消息曝光,震驚港台演藝圈,但外界好奇北京警方是早在8/12號就已經抓抓到兩人,卻推遲了六天才正式公布,這到底是為什麼,大陸媒體推測主要是牽扯成龍事關敏感,因此遲遲不發,據了解,8/12號北京警方逮捕房祖名、8/13號成家班就已經知道消息,隨後成龍開始運作救人,沒想到8/17號大陸網友徐航在微博爆料,消息曝光,大陸官方眼看壓不住,因此8/18號正式宣布,中間足足壓了五天,據了解大陸警方逮捕明星吸毒案件,三天就會公布,但這次卻壓了五、六天,可見壓力不小。

據了解成龍近年在大陸發展不錯,從北京申奧到各種大型活動都參與,與大陸高層互動良好,這兩年成龍不但當上大陸政協委員,甚至還當選大陸電影協會副主席,因此這次房祖名出事引發大陸高層關切,不過由於習近平嚴打貪汙毒品,因此成龍再想壓,也壓不過大陸領導人反毒決心。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鄭嵐奇(MYKEY)
2014/08/21 03:18

淋冰桶了嗎?為漸凍人募款,全台名人吹起「冰桶」風,相繼響應濕身,但卻有人擔心,到頭來會不會淪為淋冰水的一場免費媒體秀?就有大學講師撰文說,「冰桶傳愛」傳到台灣不僅變成一場場選舉造勢秀、政客活動秀、未來還可能會是一場場專找辣妹、名媛、名模上場的牛肉秀!另外,臉書上有網友開始轉載一名漸凍人網友寫的文章「我是漸凍人」,這位患有漸凍人症的網友寫道,「若你想體驗我,請先將自己五花大綁,再任憑冰水澆淋,你才能真正體會寒冰刺骨卻動彈不得,像隻任人宰割的豬仔。」發人深省。

以下為「我是漸凍人」全文:

慢慢的我好像不能動了, 看似我已沒有知覺。 偏偏潑水的猴戲我看得非常清楚, 我替各位感到非常寒冷且了無生趣, 但我說不出口。 市長候選人拿了桶冰水往身上潑, 他說好涼,爽,那你爽就好, 不過若你想體驗我, 請先將自己五花大綁, 再任憑冰水澆淋, 你才能真正體會寒冰刺骨卻動彈不得, 像隻任人宰割的豬仔。 企業家也來玩水, 指定時尚名媛為下一位, 人人都期待他能穿白襯衫來, 不過還等不到她出現, 已經有一大堆二流名模等著露奶。 其實我好像還能動, 但我的極度無趣和你們的熱情奔放劃上等號, 我已啞口無言, 無言以對得像是嘴角漸凍, 那倒正好, 反正你們也希望我什麼都不說, 如同你們看起來的我一樣。

本文摘自NOW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