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青春象牙塔(一)
2020/09/19 21:28
瀏覽2,420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之1

在台大電機念研究所時,與一位東吳大學的女孩結緣寫信。新生代孩子很難懂得,提筆寫信的記憶痕跡,但在那個年代,男與女經朋友介紹後,並非相約碰面,通常先藉郵差傳情。

我的筆尖常帶些感情,與那些吉光片羽的時光中,一筆一劃琢磨過的字跡有關。那時,並無臉書可看女孩過往的對話痕跡,也不可能Google出她成長的點滴,了解一個人只能在字跡、用字的蛛絲馬跡間探尋。

沒有太多資訊的紛擾,僅僅用心地來回幾次信後,仍可理出個性的脈絡。在書信河流對岸的女孩,其實是個與我想法、價值迴異的人,但仍禁不住好奇,想填滿腦海中圖像的空隙,要了電話打到她家去。

「...可以約在 … 咖啡館嗎?」在寒暄幾句後,我邀約她,話筒忽然寂靜無聲,隔了許久才傳回OK聲響。「她在想什麼呢?」那時我很納悶。

綿綿下雨過的午後,我們在咖啡店碰面,我才知道她們家客廳裝了個擴音器,女兒房間的通話,其實客廳的爸爸、廚房的媽都聽見,她們家開了個緊急會議,決議通過我的約會案,所以耽誤了一些時間。

陽明山的豪華別墅內,二樓女兒的一個小決定,必須如此甲級動員。「我的信,他們都看了嗎?」我好奇地問,女生微笑不語,是或不是讓人摸不清。信紙裡的人物,個性鮮活地呈現,配上價昂的衣服、鞋子後,字跡上的個性,有象徵的圖騰。 「門當戶對」是古人對愛情的訓勉,到現代仍有道理。

在別墅大戶的門內,20年的成長歷史,是在外血拼、在家對傭人發怒的足跡,話題不是一個在鄉下放牛長大的男孩能理解的。「那位賣蔥油餅的婦人,妳覺得辛苦嗎?」我們聊到咖啡店門口的攤販,她露出困惑神情,難以走入那些伴隨成長而來的辛酸。

於是,這段緣份劃下了句點。某個下午我整理書房,清出一堆泛黃的信紙,一筆一劃寫過的字,卻將插曲在咖啡香中重播。寫信、寫字、寫詩,曾陪伴我許多青春時光,如今已隨4G網路埋入考古的遺跡,但再讀書信,感動仍濃濃地上了心頭。

當年收到信與詩的東吳歷史系女孩,也是如此嗎?追憶書信往返的歷史,以及東吳大學校門前潺潺流過的雙溪,於是,我在假日時譜了一首音樂情詩。

歷史課
詩詞創作/路仁教授
音樂創作/路仁鋼琴曲9號

我從歷史中走過
沿著雙溪尋覓
莎士比亞的悲劇最美
但只是舞台上的戲

我愛痴心的守候
像梁祝化為蝴蝶
永遠的追隨
喔!那只是個傳說

雙溪的水潺潺流過
女孩像溪畔的花蕊
採蜜的翅膀飛呀飛
花的心可曾理會

你們像歷史中的人物
愛戴著盔甲爭奪
那浪漫的詩
怎麼一句都不肯說

我沿著雙溪而走
逃開歷史學的枷鎖

悲劇也好 傳說也好
我的歷史中能不能
能不能有回
無怨的邂逅

續讀 之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青春象牙塔(二)
下一則: 戰火中的愛情(五)~曲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