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0/02/27 12:51
瀏覽1,548
迴響4
推薦34
引用2
匆忙回國, 無法久待, 許多朋友都沒有通知. 但是, 這些親戚, 卻是一定要見面.

從外縣市赴約, 好在高速公路還算方便.
 
久違的景福門, 還是當年的樣子. 往總統府去, 孩子們對於掛滿的國旗, 發出了讚嘆.
公園路右轉, 左轉時, 忍不住尋找那公園號, 不知道還賣酸梅湯嗎?
 
一切還是大同小異: 變化很大, 卻還是印象中的一切.
 
跟隨著路標, 找到中山堂地下停車場. 停好車, 這下子知道: 這一切, 都是新挖掘出來的, 彷彿回到擎天廳的地下花崗岩世界!
 
從樓梯回到地面, 進入中山堂前的廣場, 幌如隔世:
新生報大樓, 牆壁一片斑剝. 真讓人覺得: 蒼海桑田!
 
信步走向那古老的中山堂, 他卻依然固我.
小學來領獎, 國中為教師節獻唱, 歷歷在目.
最後一次, 是李泰祥最後一次發表會: 諾大個廳堂, 坐了十八個聽眾. 李自嘲: 我們是他真正的"知音"!
 
左顧右盼, 在廣場角落, 找到這個聽說許久的"紀念碑".
 
靜靜地觀察這個作品, 心靈卻沒有感受到太多的訊息.
 
與印象中的照片與介紹比較, 是有很大的差別:
設計中, 有噴泉流水.
眼前所見, 卻是泥土草皮.
 
稍微探索 彷彿依稀感受到:
那流水, 宛如血液的流動.
如今的草皮, 如同血液乾涸, 成為的黑痂.
 
猛然省悟:
這是一個傷口, 一道深刻的創傷!
 
在此雕刻的人, 把這傷口給割開, 顯示出幾十年前的衝突與痛苦. 他們引水, 表現血流成河的悲劇.
 
放上草皮的人, 則是在止血: 讓血液凝固, 成為傷口上面的痂子. 把傷口, 血液與皮膚下面的身體, 與空氣與細菌隔絕.
 
希望:
這些痂子, 停止感染, 給予皮膚下面的細胞, 痊癒康復的機會.
 
宴席快要開始. 走向餐廳的腳步, 忽然稍微輕快了些.
 
感謝小二率領工程師檢查首份留言回答失蹤問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萬物師
迴響(4) :
4樓. 麥芽糖
2017/02/25 04:22

灑鹽日近,獅駝群妖吠。

貼上舊作:

故鄉的藥方。




3樓. 麥芽糖
2012/02/27 08:12
慶幸
今年, 我們的同胞, 選擇了: 
癒!


 
政府推動二二八事件平反工作共分三個階段,第一步是進行二二八事件的調查與出版報告以及建碑工作,同時政府認錯、道歉;第二步是推動「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立法工作,這是我在法務部長任內推動的工作,民國84年立法完成後,成立二二八基金會,開始辦理賠償工作,至民國99年已完全結束。同時,將2月28日訂定為紀念日,放假一天,並辦理恢復受難者名譽的工作;第三個階段就是成立國家級二二八紀念館,在去年今天落成後,為台灣社會提供紀念亡者、撫慰家屬、以及人權教育的功能。

我從第一個階段就參與工作,一直到現在,前後長達20年。就是因為與受難者與家屬接觸多,瞭解他們失去至愛親人那種數十年刻骨銘心的痛苦與悲憤,絕對不是政府認錯、道歉、賠償可以化解。這些工作都是必要的,但還需要繼續發掘真相、還原歷史,並防範類似事件的重演。所以我在二月24日參觀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舉辦的「二二八事件司法人員受難者特展」時就說過,面對二二八事件,關鍵是我們的態度,能不能做到「面對歷史,就事論事;面對家屬,將心比心」。因為「歷史的錯誤或可原諒,歷史的教訓不能遺忘」

在去年七月「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追思儀式」上,我將政治受難者黃溫恭先生的家書歸還家屬。當時,我也要求行政院研考會及檔案管理局清查國家檔案,將類似文書儘量歸還家屬。清查檔案的工作已於去年11月完成,共清查約800萬頁國家檔案,查得可返還的私人文書776頁,涉及當事人287人,有6位是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審查認定的受難者。今天,除了將4個家庭的受難者私人文書返還家屬之外,我也頒發了9個家庭共17份回復名譽證書。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銘記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歷史曾經幽暗難明,恐懼亦曾深深籠罩,但民主為光源,照進塵封的檔案,揭露真相,銘刻歷史」。今天,我們紀念二二八事件六十五週年,最重要的意義莫過於彰顯「人權治國」的理念。希望我們攜手同心,相互扶持,透過我們這一代的努力,讓上一代的損失,成為下一代的資產。

德國人在二戰之後,在學校、教會、社區開始推動針對納粹暴行的檢討工作,並創造了一個26個字母的字vergangenheitsbewaeltigung(大意是:痛定思痛、認錯改過、從新出發)。臺灣解嚴之後,政府就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的冤案、假案、錯案進行平反,展現了轉型正義與反省能力的格局。世界上只有實施民主、保障人權的國家才會如此做,也才會做成功。這是臺灣人民值得驕傲之處。但是我們的工作尚未結束,還需要大家繼續努力,邁向「人權治國」的目標。
 
麥芽糖2012/03/01 20:42回覆

引用文章馬撫平傷口,蘇撕裂傷口

天壤之別2012/12/23 22:23

老銀這個結論, 與老丐三年前, 觀中山堂前紀念碑同.

一個國家, 兩個政黨. 一個要彌補傷口, 修生養息, 一個拼命撕裂傷口. 這是個甚麼樣的差別呀? 竟然有民眾支持這個飲鴆止渴, 整天自殘的政黨?

唯"共業"可以解釋這個奇怪的現象!



�X�B:馬撫平傷口,蘇撕裂傷口 - 銀正雄的在地部落格 -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ganghu999/7166586#ixzz2FswSfTeG

麥芽糖2012/12/23 22:25回覆
麥芽糖2013/02/28 20:07回覆
2樓.
2010/03/08 22:44
老人老語 ...
公園號, 不知道還賣酸梅湯嗎?
>>> 每年夏天,我仍然煮酸梅湯給我自己喝.


在此雕刻的人, 把這傷口給割開, 顯示出幾十年前的衝突與痛苦
>>> 這就是 "台灣政治"

歡迎旅美國軍: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唉!
生老病死, 雖是人之常情.
養少斲多, 華陀束手!
麥芽糖2010/03/09 13:04回覆
1樓. 時和
2010/02/28 13:06
左顧右盼, 在廣場角落, 找到這個聽說許久的"紀念碑".
>> 麥芽糖說:左顧右盼, 在廣場角落, 找到這個聽說許久的"紀念碑".
這是主題吧?主題是什麼呢?

中山堂外觀圖
麥芽糖2010/03/01 07:09回覆
麥芽糖2012/03/06 19:59回覆
麥芽糖2012/02/29 13:04回覆
麥芽糖2012/02/29 13:05回覆
Test 麥芽糖2012/03/05 20:31回覆
麥芽糖2012/03/08 06:59回覆
麥芽糖2012/03/08 07:01回覆
麥芽糖2012/03/10 05:1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