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港片] 金枝玉葉──從幕前到幕後(下)
2010/01/08 16:46
瀏覽18,032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導演眼中的男女主角
 
張國榮:
 
「一直以來,Leslie有個頗cool的外型,他主演的電影也很多面,但我拍他,卻希望能表現出他多些『人氣』,讓人們看到Leslie樂觀愉快的一面。而且《金枝玉葉》是以他為中心,可以說有張國榮才有《金枝玉葉》的產生,甚至用樂壇為背景多少也和張國榮的前歌星身份有關。」
 
第一次與張國榮合作,陳可辛對張國榮評價極高:「他是個絕對專業的演員,交戲極準,走位、記台詞均一流,演喜劇的收放自如更是我始料未及的。演一個有性別疑惑的男子對他來說是個新挑戰,但他提供不少有趣的笑料給我們,我只能說個人極期待下一次與他合作的機會。」
 
袁詠儀:
 
「當初找到Leslie合作,想到這個劇本時,就覺得那少女角色非袁詠儀不可了。因為這次這角色要扮男孩,卻是個女孩,有很多個人表演,尤其是喜劇,沒有多少女演員做得到。而且 Anita 很「細路」(孩子氣),常以天真去橫行霸道做許多事。在現今電影界,近乎沒有人具有這種氣質,再加上得讓觀眾願意接受,袁詠儀可能是唯一一個!」

 
張國榮看金枝玉葉
 
「其實《金枝玉葉》的結局我不太認同,而且在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香港人對同性戀的處理太喜劇化,太醜化,我覺得並不需要如此。」雖說如此,但張國榮也知道,在香港,要談同性戀且讓大眾願意接受,用輕鬆搞笑的手法比較保險。不過,他自有對電影表現手法的另一套見解:「(曾)志偉在戲中(把同性戀)演得很好,但其實最適合演的不是他。最好是由我一人分飾兩角,演一對同卵雙胞胎,兩個人各走極端,這一人是那一人的影子。」
 
有訪談問他,顧家明與《費城》中丹佐華盛頓飾演的律師是不是態度相似,也就是對同性戀從排斥到接受,但張國榮認為兩片不能相提並論:「家明對同性戀一直持抗拒態度,雖不介意別人同性戀,但極不喜歡與同性戀者有任何關係。後來他接受林子穎,不表示他的抗拒態度有所改變,只是接受這個人,是無需理會性別的一個人,所以顧家明的內心才會非常矛盾。顧家明只是喜歡一個人,而不是接受同性戀者。此外,《費城》是一部對同性戀抱持嚴肅態度的電影,《金枝玉葉》則較輕鬆。」
 
袁詠儀的扮男秘訣
 
或許是因為袁詠儀本身的性格比較男孩子氣,反串扮演「林子穎」對她而言並不困難,但演繹時需要注意的細節還是不少:「首先,一定不可以說很多女性用語,聲線方面也要粗豪一點。正巧最近我聲音有點沙啞,不需要過於刻意調校聲調;即使聲音沒問題,我本身的聲線也不是溫柔那一類,所以問題不大。此外,要學習一些男性的小動作,如猥瑣動作、走路姿勢,還有說話方式也得學習。這一點我常問身邊的朋友,問他們這句話在這個情況應該怎麼說,但很奇怪地,不同的人,即使同是男性,所用的語調和態度都不同,所以我只會多方參考,不會特定遵照某人的版本,最後再加入自己的理解來演。」

 
張國榮和袁詠儀
 
張國榮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他尊重自己,尊重專業,所以不太理會和這些原則相違背的人。要說明張國榮的觀念和特質,可以用觀念與他相近、對他心服口服的袁詠儀來作例子。袁詠儀當選香港小姐第一名之後,演了兩年電視,沒什麼表現也很不開心。「香港的電視環境、人際關係非常複雜,新人好像一定要去巴結奉承前輩,我的個性很直,有什麼說什麼,當然被排斥,而且他們還覺得我沒有禮貌、不懂規矩,我又不想改變自己,所以那段日子過得很痛苦,一有機會演電影,我就不回去演電視了。」
 
袁詠儀的個性很真很直,而且尊重自己的工作,令張國榮蠻欣賞她,可是又覺得這個小妮子星運太好,好像需要挫挫銳氣。電影《金枝玉葉》開拍,張國榮和袁詠儀初次合作,看她在片場輕輕鬆鬆,沒什麼事的樣子,就說:「聽說你背台詞很行。」結果才出道兩年的袁詠儀,竟敢笑著對這個出道將近廿年的前輩說:「以前比較好,現在有點退步了。」張國榮笑笑,表示開拍前要先和袁詠儀對詞,結果,張國榮一入戲魅力萬千,和不少大牌天王合作過的袁詠儀不知怎地,碰到張國榮就全身冒汗,台詞結結巴巴的就是講不順,一共吃了九次NG才對完一場戲。
 
事後,袁詠儀當眾對張國榮表示佩服,以後都尊稱他「師父」;私底下,則給他取了一個「千年辣手老油條」的封號,有事沒事就撒嬌作怪一番,讓張國榮悔不當初,竟然惹上這位「千年辣手小油條」。
 
不過,平時相處起來,兩人感情倒好得像兄妹一樣,不時拿對方來開玩笑、揶揄一番。一場顧家明和玫瑰在床上火熱,一轉眼家明卻把玫瑰錯看成林子穎的戲,袁詠儀和張國榮在試完戲後,便你一言我一語地互相捉弄:「嘩!哥哥你(胸部)好犀利!你有乳溝耶!」「可不是嗎?不像妳啊!我閒閒地都夾到條鑰匙,你就連支牙籤都不行!」
 
拍完吻戲後,袁詠儀封張國榮為「Kiss聖手」,因為哥哥夠放,能帶她入戲,既然如此,那麼有沒有引起張國榮的反應?袁詠儀聞言立刻大叫,要站在另一邊接受訪問的哥哥不要答:「如果回答沒有,我不是好沒面子?」怎知張國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說:「沒反應。」立刻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某次工作人員突然將片廠的燈熄滅,漆黑一片之下,袁詠儀一邊大叫:「哥哥小心啊,好多女人圍住你。」一邊作勢擋在哥哥前面:「我要保護你。」逗得張國榮啼笑皆非。大家都看得出,哥哥好照顧靚靚,靚靚在哥哥面前也特別乖巧精靈,兩人的深厚情誼完全不受年齡及性別限制。

 
小秘辛1
 
劉嘉玲只要回想起跟張國榮在片中的床戲,就會忍不住大笑。原來為了應張國榮「效果誇張」的要求,拍攝時兩人只穿件小內褲就上場,但演著演著太投入了,動作未免大了些,竟意外引起張國榮的抗議:我又不是女人,怎麼會沒反應?兩人因此吃了個大NG。除此之外,據說這場差點令張國榮失去定力的激情畫面,在香港送檢時挨了好幾刀才過關。
 
小秘辛2
 
許願是故事的提供者,片中當紅監製與當紅女歌手之戀,難免令人聯想到許願與林憶蓮的過去式愛情;而有趣的是,許願當年監製的唱片又以男歌星(如風火海)為主。究竟《金枝玉葉》中,有多少是與「許林之戀」有關的成分?編劇阮世生的答案似乎已透露一二:「雖然片中 Leslie 與嘉玲是一對情侶,但因 Leslie 是個很容易愛上旗下歌星的人,所以這次他做嘉玲的唱片監製,就只挑男孩為合作對象。袁詠儀為了親近偶像 Leslie 與嘉玲,才會假扮男孩去應徵歌手。」
 
小秘辛3
 
張國榮每次面對鏡頭都非常認真,對每一位演員的對白也瞭若指掌。例如有場戲是張國榮替參賽者面試,他連對方在上一場戲時所唱的Key都記得,還親自示範。



幕後趣聞節錄  張國榮篇   --text:小不點   星島晚報 (6/7/1994)
 
我(記者)說他(張國榮)「好人」,化妝、服裝的阿嬸笑著點頭。Leslie說:「我當然好人啦,我不好誰好?我是頂頂大的好人!」然後說:「妳不信問他!問她!問他!」順手指著他周圍的一眾人等。「好人」Leslie人是好,就是「情緒化」得全世界都看得出。這天就屬他「情緒大好」,他說他只睡了兩小時,因為拍完了陳可辛的《金枝玉葉》中班,又接陳嘉上的新戲註:指另一部電影《錦繡前程》)晚班,然後又到『金』組來,中間只有四個鐘頭空檔,一來一回,沖個涼,真能睡的時間就只剩兩小時了。「情緒大好」當然不為沒好覺睡,「情緒大好」主要是為陳嘉上那戲裡他的角色好。他跟(奚)仲文說:「演個『爛癱』(下三濫),好過癮!」
 
大家都知道Leslie回港來拍戲,是因為加國「悶得慌」(註:張國榮90年代初一度引退到加拿大進修,但只待了九個月就回港)。他情緒好的時候會說:「他媽的悶得個屁都沒有!」,情緒不好就說:「沒甚麼,高興就回來玩玩囉。」若他心情好,我要拍照,他把黑襯衫敞開說:「拍呀拍呀,脫了給妳拍都可以。」情緒不好他就矜持起來啦,會客客氣氣的說:「不要拍好不好?」或:「我不想拍照。」

「情緒人」那陣子因為跟毛毛(註:指女演員毛舜筠,張國榮唯一曾對外承認的前女友)一起拍戲,就連私生活也彷彿與毛毛共進退起來。現在跟劉嘉玲一起拍戲,他又跟劉嘉玲「公私與共」了,除了跟她天天拍戲見面之外,還成了必然的「牌搭子」。「樓上樓下方便極了。」Leslie說:「她一個電話下來,或者我一個電話上去,就開枱啦!」我問都在誰家打?他說兩家都有,不過:「我喜歡上她那兒去,她家佈置得好溫暖,好有家的感覺。」

看著她化妝的Leslie還遞給嘉玲一張照片說:「擺家裏!別讓他(梁朝偉)以為就他一個,他是嘉玲都成(註:梁朝偉在拍《重慶森林》時,曾與對戲女演員周嘉玲傳出緋聞),妳也有國榮呀!」逗得這「劉」嘉玲哈哈大笑。那是張Leslie跟劉嘉玲擺Pose扮情侶的照片,倆人一派「金枝玉葉」貌。
袁詠儀跟Leslie拍戲,Leslie就得扮大人招呼著她,得忍受她精力過剩地跟他瞎攪和--如一彎腰把他鞋帶鬆開,由她說:「好聽!我也要!」地拿走他的錄音帶。不像跟劉嘉玲跟奚仲文,甚至跟服裝、化妝,更甚至跟我,還能發個嗲,要我們說好話「氹」他。但雖然「情緒人」,Leslie卻不教情緒影響他的工作,拍起戲來還是很認真。背台詞,問我表現好不好,不時給導演意見。導演對演員完全沒有異議,袁是那種頑皮完了卻能考第一的「醒目仔」,Leslie 則是偷偷躲起來溫書型,都不令導演失望。

Leslie與劉嘉玲演「分手戲」,是少數幾場文戲中的一幕「重頭戲」,Leslie背熟了台詞已入戲到「六親不認」了,窗外卻突然大雨傾盆,「同步收音」受阻。Leslie於是鬆了口氣,跟我拋眼色,朝 「小電視」嘟嘟嘴,問:「好不好?順不順?」我遠遠地給了他個大姆指。
 
幕後趣聞摘錄  袁詠儀篇

這次Anita(袁詠儀的英文名)扮演男孩實在太優待她,因為她可名正言順地調戲女孩子,就連茶水姐姐也被她「摸下巴」,她更聲稱自己是「女鹹豬手」。不過,記者還是覺得Leslie給她的外號「鹹濕四眼仔」較鬼馬!

 
資料來源:(圖片來自網路,若有侵權煩請告知)

1. <張國榮歇斯底里的一次>  電影雙周No. 405 (1994)
2. <劉嘉玲談金枝玉葉> 中國時報 1994/08/12
3. <張國榮袁詠儀 金裝愛情賣錢> 明報 (11/6/1994)
4. <因為張國榮不正常才有《金枝玉葉》> 一本便利
5. <新童話年代 --專訪《金枝玉葉》導演陳可辛> 金枝玉葉電影寫真集
6. <《金枝玉葉》星光燦爛的匯聚> 電影雙周



[寫在後面] 看哥哥談顧家明的性向問題,我心有戚戚焉。忍不住聯想,現實中的哥哥是否也是一樣?從許多哥哥的訪談和報導可以感覺到,哥哥應該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同性戀,甚至搞不好連同性戀也稱不上。畢竟哥哥早期的緋聞女友,除了公開承認且求過婚的毛毛外,數來至少有三、四個,後來哥哥也一再對張曼玉表示欣賞。許多人因此把哥哥當作雙性戀,我卻覺得哥哥基本上是喜歡女生的,只是他和唐先生的感情太深,而唐先生剛好又是男性,在一起就難免被視為同性戀而已。換作其他男性,哥哥不見得會感興趣。當然這只是我的片面臆測之詞,不過是看到許多有心人士用哥哥的性向來攻擊他、毀謗他、看輕他,有感而發而已。

另一個令我感慨的是哥哥對劉嘉玲家的評語。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要做一個成功的演員,甚至任何領域的藝術家,都要有一顆敏感纖細的心,如此才能對「美」有更為敏銳的感知度,從平凡的事物中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細膩幽深之處,並將它用各種方式呈現出來。但這種特質意味著他們無法太豁達,因為理智無法說服感性,也無法凌駕於感性之上,即使知道人生要看開一點,內心深處還是免不了鑽牛角尖,因此會比較容易帶有傷春悲秋的情懷,陷入惆悵、失落、空虛、寂寞的情緒中。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優秀的天才藝術家總是早死,要不就是自殺。

對哥哥來說,童年失歡應該是心裡永遠無法填補的大洞吧,他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來的開朗、外向、花蝴蝶般的個性,或許正因為他害怕寂寞。就像古龍總是得呼朋引伴到家裡大開筵席,就連半夜也興沖沖地把朋友挖來家裡聚會一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影視戲劇
自訂分類:電影世界面面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