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6. 第六章 【馬德里的三小姐】
2016/04/24 12:00
瀏覽5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正午,馬德里郡城裡如往常一般人流來往。

坐落在斯班紐省中部的馬德里郡城是唐瓷王朝中數一數二的大城市,由於地處西大陸正中,往東與萬獸山脈相隔青狼之森;往西越過田園之森便可到達鄰近無盡藍海的港口都市——莫斯托萊斯;向北又可進入礦產豐饒的科爾梅納爾荒原;而南方,更是眾所周知通往豐饒沼澤的唯一一條絲綢之路。可以說是整個西大陸交通的正中樞紐,其重要性及繁榮程度甚至遠遠超過唐瓷王朝首都——汴京大郡。

這日,馬德里商業區中一間中低價位的食店中,有著數名身著騎士鎧甲的大漢正喝著酒,而他們的交談內容則是關於第二騎士隊大隊長的八卦。

「聽說沒有,早上城主宣召大隊長了。」一名鼠頭尖目、身著騎士鎧甲的高瘦男人對著坐在身旁的男人說道。

「別提了,大清早的誰沒聽見大隊長那聲高興地『低語』啊!害得我本來已經撇出一半的香蕉,縮了半邊回去成了小芭蕉了。現在還一肚子大便哩。」一旁滿臉糞青色的鬍渣大漢嘆息道。

「嘿,小聲點。你就不怕被大隊長聽見了。」另一名騎士壓低聲音勸說道。

聽了這話,鬍渣大漢不由的縮了縮脖子,東張西望的四周掃視了一遍,特別著重門外街道上來往的人群,生怕運氣差的真就碰見正主。

說曹操,曹操就到,也就在這一刻,門外走進了另一名身著騎士鎧的騎士,不同的是,這名騎士頭盔上那一溜湛紅花穂,以及胸前騎士徽章外那一圈刺目金色塗漆。這代表了這名騎士的身分,金色塗漆代表了第二騎士大隊,湛紅花穂代表的是——大隊長一職。

在他踏進食店的那一刻,整個食店都突然的靜默了下來。

時間回到了半個時辰之前。

經過了十天的山水跋涉,左思之終於來到名為馬德里這座城市附近,雖然一路上險阻不斷,至少沒有再見到那夜的黑衣人眾。

這一路上,最為驚險的莫過於數天前遭遇的那群黑毛猿,雖然平均實力還不到三級,但是卻恐怖在其數量。別說佐思之目前連三級術士等級都不到,就算是已達五級,恐怕也架不住連成一片的上百黑毛猿。尤其是當頭頂上的大樹也佈滿了黑毛猿的時候,佐思之幾乎都要放棄逃竄了,心中唯一僅存的希望便只剩下了——『奇蹟』。

或許是上天眷顧,突如其來的一隻鴨嘴龍吸引了幾乎全場的注意,更別說在牠身後追擊著的那批人,更是將本來注視在佐思之身上所有黑毛猿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森林中的魔獸們都知曉,這樣的人類必定是為了獵殺魔獸而來,故而彼此間的仇怨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此起彼伏的猿鳴之聲,嚇得全力奔跑的鴨嘴龍速度一滯,然後又更加努力地穿過黑毛猿群向前奔馳。

當然,鴨嘴龍身後追擊的那群人就沒有鴨嘴龍的好運道了,鋪天蓋地而來的黑影霎時吞沒了他們前進的路線。當看清那是成群黑毛猿的同時,不知是哪個沉不住氣的爆喝一聲:「救命啊!」

之後,趁隙逃逸的佐思之再也沒有看到那群人的蹤影,也沒有遭遇黑毛猿的追擊,只是不知這兩夥人獸交戰後的結果如何?不過,佐思之也不甚在意就是了。

一路躲躲藏藏的生活,讓沒有遭遇過磨難的佐思之吃盡了苦頭,特別是耳旁不時傳來皮諾丘的挖苦嘲諷,更是讓他憤慨異常卻又無可奈何。雖然說皮諾丘的言詞總是精心挑選出的尖銳,卻也不乏對佐思之的幫助,不論是在修行上,抑或是臨場反應,都有著一針噴血的奇效。更不用說在心性脾氣的接受度上,也讓佐思之的堅毅程度正在急速的累積著。

數日前,佐思之將皮諾丘放置於一口撿來的布袋中以便隨身攜帶,雖然皮諾丘抗議連連,但為了避免如同那日被突如其來的動作拋甩而造成的狼狽模樣,也只能妥協於佐思之這般無禮於他的行為。想當然爾,那張犀利的口舌沒有少敲打佐思之就是。

「臭小子,在我們進入田園大森林歷練之前,我們要先進城添置一些裝備。」

皮諾丘細若蚊蠅的聲音在佐思之耳畔響起,這是一種傳音入密的手法,當然,也是因為身在布袋中的皮諾丘若還是大呼小叫的話,恐怕會引起官道上人群注意的關係。

「皮諾丘先生手中有錢?從家裡出來的時候,我身上可是啥都沒有。」佐思之兩手一攤,表明自己遭受夜襲之後,已是家徒四壁。

皮諾丘恨恨的聲音再次響起:「放心吧!我這裡一直儲備有逃亡基金,雖然不多,但想來業已足夠。進城後先去找個地方歇腳,順便蒐集一下情報,看看近來可有大事發生。」

「是的,皮諾丘先生。」佐思之畢恭畢敬的答道,而後便隨著人流,緩步進了馬德里郡城。

剛進入馬德里,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筆直寬廣的大街,街道兩旁商鋪林立,各種商品幾乎是琳瑯滿目、多不勝數,街道上往來人群川流不息。讓佐思之感到疑惑的是,中央仍有極為寬廣的道路無人行走,直到看見入城的馬車,在馬蹄答答聲下踏上了中央道路,這才解開了佐思之的疑惑。

「看來,這中央道路是給車馬行走的馬道。」佐思之喃喃道。

「小子,你也別劉姥姥逛大觀園了,趕緊找個地方歇腳,也好打聽消息。」皮諾丘不耐的聲音又一次在佐思之耳畔出現。

本還在楞神的佐思之,聞言立馬應聲答道:「是,皮諾丘先生。」聲音之大,讓佐思之周圍人群不由得側目相望。

「你這傻小子……」布袋中的皮諾丘忍著脾氣低聲自語。

不多時,隨著人流的佐思之也來到了這間食店,尋了一個二樓角落的桌子,點了一些茶點後便坐了下來。

將皮諾丘自布袋中取出,貼牆靠著,皮諾丘也靜靜沒有動作,就如同一個製作精巧,裝飾細膩的扶桑玩偶一般。

「聽說沒,馬德里的侯家大少爺又……」

「我跟你說呀,那流嵐坊的姑娘可漂亮了。就昨夜……」

「那個章家後院劈柴的小斯跟我說呀!他們家裡的……」

「……」

就這樣,雖然人在二樓,但是緊靠著樓下大廳的邊角位置卻是情報蒐集最佳的地點。不論樓上樓下的往來商賈或是本地住戶之間的談話,模模糊糊的盡皆入耳,雖然大多是東家長、西家短的說三道四,但是有心過濾的話,都可以推想出欲知道的消息。

就在此時,一名有些福態身著紅色長衫的商人正在向本地商家說著:「話說前段時間,我途經埃納雷斯堡,卻是有一個駭人聽聞的消息。」

「甚麼消息?」本地商家道。

「那個專賣器偶零件的左手作坊你曉得吧!突然一夜間燒得只剩灰燼,但是左鄰右舍卻沒有人知道怎麼發生的呢。我之前還去他那裏進過貨……」

聽到此處,佐思之微微一顫,一分心,後面就沒有聽清了。

「爹,娘……」佐思之輕聲喃喃,眼角的淚珠不爭氣的就要滑落。

「愛哭的臭小子,注意下面靠窗的那桌,他們在說些有趣的事情呢!」發現佐思之的不對勁,皮諾丘出聲說道,讓本來要滴落的淚水,又緩緩收乾。

「馮隊長今天真是神清氣爽呀!有甚麼好事說給小的們沾沾光唄。」那名鼠頭騎士對著剛剛進門的男人說道,一旁還有兩名同樣身著騎士鎧甲的人也和聲稱是。

趾高氣昂、得意洋洋的男人取過面前的茶壺,緩緩又添了一杯茶水,這才說道:「也不是甚麼大事,還記得我曾經向城主提起過想要迎娶三小姐的事情嗎?」

幾名騎士皆回聲道:「是啊,是啊,莫不成?」

「恩,今天早上城主召見我,說的就是這事!」說到這裡,馮隊長嘴角不經意的微微上揚,看得出春風得意的模樣。

「看隊長的樣子,想必城主終於答應了?」鼠頭男人接著問道。

馮隊長點了點頭,拿起桌上的茶水輕抿了一口才道:「雖然城主說還要看三小姐的意思,不過,基本上城主那關已經沒問題了。」

「那真是恭喜隊長啦!」

「是啊!是啊!恭喜隊長啦!」

「……」

聽完這席話,佐思之已經從失去父母的悲傷中走出,或者該說,注意力被簡單的轉移了。

「皮諾丘先生,人家娶老婆有甚麼好有趣的?」不解的佐思之問道。

「傻小子,別人娶妻生子是沒甚麼有趣的,但是這城主嫁女兒可就是大事了。更何況……」

皮諾丘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逗得佐思之轉頭向他看去。

「有趣的是,你看看門口進來的那個丫頭,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你說待會兒會不會發生甚麼有趣的事兒呀!」

佐思之目光掃向門口,見到正要進來的少女,脣紅齒白、肌膚如玉,但是卻看得出她臉色不大對勁。再看向她充滿怒火的目光方向,正好就對著剛才大聲談論的騎士那一桌。

「艾爾方索.馮!」少女的聲音傳遍了整間食店,「我死也不會嫁給你的!你再敢胡言亂語,本小姐就撕爛你那張臭嘴。」

門口的少女雙手叉腰,氣得紅通通的臉頰像是熟透了的蘋果,不過少女嘴裡的話語卻讓人感到心驚。這一句話吼得整間食店的人都是一怔,紛紛轉頭看向門口,本地人在看到粉衣少女的同時都立刻埋頭不敢再看,常來馬德里的商賈旅客們也都是同樣反應。除了三兩個狀況外的客人,就屬佐思之的那雙眼睛瞪得最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