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5. 第五章 【逃竄】
2016/04/24 00:00
瀏覽6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當佐思之與皮諾丘從四通八達的地下通道出來的時候,距離黎明還有一個多時辰,而他們正身處於埃納雷斯堡外的青狼之森深處。


「小子,如果你不嫌命長的話,最好繼續移動。」佐思之肩上的皮諾丘懶洋洋的說了這麼一句。


在通道中漫長的逃竄早已讓佐思之精神疲憊,一路上皮諾丘向他解釋了家族曾經的輝煌,也大致了解了追殺他們的敵人來歷,但讓佐思之不能接受的是,父母親很有可能已經為了他而喪命的事實。


同時,佐思之也訝異於地底通道的交錯複雜,如同可以通向整座埃納雷斯堡四周一般,如若不是皮諾丘的一路指引,恐怕再給他幾天時間也走不出那如同迷宮的通道。然而,不論是父母的犧牲,抑或是這座地下迷宮,這一切,都只是為逃亡中的佐思之獲得了一丁點的優勢而已。


青狼之森,位處魔獸國度艾菲勒士山脈極西邊境,時常有初階魔獸出沒,故而也是低等傭兵們賺取金錢的最佳地點。在這裡,除了森林中嗜血的魔獸之外,傭兵之間的矛盾衝突、殺人越貨更是屢見不鮮。


換言之,青狼之森並不是一個甚麼平和的場所,而佐思之正是處於這樣的一個尷尬的境地之中。


「傻逼團長,把你們剛剛得到的那兩隻青火狼的屍體留下,我或許會放過你們。」一名身材雄壯、手持雙斧的傭兵正對著包圍圈中的數名傭兵說道,身旁的其他傭兵也正一臉壞笑的盯著他們。


「梅瑙梓,不要以為你們今天人多我就怕了你!」包圍圈中的一名長有兩撇細長鬍鬚的男子不干示弱的叫囂著。


「傻逼團長,多餘的話還是別說了吧!要嘛你把貨物留下,要嘛我們把你們都宰了,再把貨物帶走,你自己選好了。」


正在雙方劍拔弩張之際,包圍圈內某處陡然掀起一塊不大不小正好一人寬的草皮,草皮下是漆黑不見底的深坑,而從深坑中竄出的是一個面帶疲憊的少年。


「……」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雙方皆是一愣,十幾雙眼睛怔怔的望向從地底鑽出的狼狽少年,就在此時,少年肩頭那具華麗精緻的人偶突然懶洋洋的說道:「小子,如果你不嫌命長的話,最好繼續移動。」


此時,欲要逃命的傻逼傭兵團正看向突然出現的未知通道,搶劫殺人的梅瑙傭兵團圍了上來,才剛從地道內爬出的佐思之更是一臉錯愕。斗大的汗珠自佐思之的額頭上滑下,在看清現下身處的環境之後,不管如何疲憊,也要抬起酸澀的雙腿,盡快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那兒來的小鬼?一起砍了!別讓他壞事。」姓梅的傭兵說道,周圍幾名傭兵齊應一聲就上前開始動手。


包圍圈中的傻逼傭兵團,見到突然出現的坑道,不由一陣欣喜,姑且不論這坑道將帶領他們去往何處,但是今天這場絕地圍殺,必然不可能成功了。至於那個從坑道內出現的奇怪少年,很自然的就被他們忽略了。


一柄來自左側的大砍刀,險險的掃過了佐思之的腰側,隨之而來的是身前帶著磅礡氣勢的一記直拳,沒空說上兩句話的佐思之,一個側身彎腰,驢打滾般的向右前方突進著。


「你這個缺心眼的臭小子,想摔斷我老人家幾根骨頭啊!」混亂中,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原來是剛剛佐思之的那一個驢打滾,卻把本在肩膀上的皮諾丘給狠狠地甩在了人群外的一顆大樹旁。


「皮諾丘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呀!」又再度閃過來襲的兩把短劍,佐思之在這片混亂中說道。


抬手撥開上方襲來的一條手臂,佐思之又是一個翻身向左側滾往皮諾丘所在,正在攻擊的幾名傭兵注意到了逃跑的傻逼傭兵團,齊齊轉身就向著通道口圍堵了過去,只留下了一直沒有動作的梅瑙梓還遠遠盯著此番壞了大事的佐思之。


佐思之滾到了皮諾丘身邊,單手抄起皮諾丘往懷裡一塞,支撐著疲軟的身子,就要往林子裡奔逃。然而,怒火正茂的梅瑙梓可不會就這麼簡單的放過這個少年,一個閃身就擋在了佐思之的面前。


正在佐思之一臉驚愕的不知該說些甚麼的時候,皮諾丘懶洋洋的聲音再度傳出,「踏流雲步,飄雨指點左肩下三吋處。」


如同一道驚雷乍響,身體的反應快過了思考,佐思之腰一沉,每日清晨用來舒展活動身軀的流雲步就這般輕踏而出,在掠過身前滿臉鬍渣的男人左側時,抬起的右手順勢點向了左肩下三吋。


在碰觸到男人左肩之時,佐思之清晰地感覺到一股元素能量聚集在指間,只聽到一聲輕微的爆響,隨之而來的是男人斧頭落地的聲音和一聲痛呼。


「暴雨拳砸他後頸。」皮諾丘又道。


砰的一聲,佐思之的左拳在他側身繞過男人身子的瞬間,狠狠落在男人後頸之上。


然而並未經過煉體的他,所能造成的傷害不可能殺人,但是推力還是有的。只見男人持著單斧的右手摀著左肩痛處,搖頭晃腦的向前方悠悠倒去,而落地的佐思之,則是趁著這一下的阻擾,迅速的向著森林之中鑽去。


「臭小子,你逃不掉!我會把你找出來的!」森林中傳出一聲瘋狂的呼喊,但是並沒有影響佐思之繼續向前的行動。


前行了半個多時辰後的佐思之,並沒有空閒去思考進入迷宮般通道的兩個傭兵團有沒有分出勝負,又會不會碰上追殺安倍家族的黑衣人,因為在他的眼前的是另外一群嗜血魔獸,火紋獅。


藏身在高越十呎樹叢上的佐思之,大氣不敢喘一聲的注視著下方五隻火紋獅,那強而有力的下顎正分食著體型大了他們兩倍的鷹角獸。


遇上鷹角獸前,在皮諾丘的提醒下,佐思之用殘存的力量爬上了這棵大樹,藏身樹叢之中緩作休息。誰知沒過多久便見到鷹角獸慌不擇路的來到樹下區域,緊隨其後的便是那五隻更為兇殘的火紋獅了,沒有經過太多的掙扎,就是眼下的這番場景。


一路行來,在這座森林裡,有著太多的驚險,讓原本如同溫室花朵般的佐思之,從最開始的一驚一乍,到現在的不發一語,對於未來,依舊充滿了迷惘與不安。


距離天亮還有近一個時辰,在火紋獅的血腥進食的同時,佐思之就在這不甚安適的樹叢中,靜心吐納養神。


當東方那一縷初陽乍現的時候,佐思之也睜開了雙眼,樹下只剩下斑斑血跡沾染的泥土,不見火紋獅的蹤影,而那巨大的鷹角獸,竟被分食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小子,怎麼看你也不像是個煉體的料,你是哪一系的神修術士?」皮諾丘的聲音在佐思之的耳畔響起。


「皮諾丘先生,從小除了父親指導的流雲飄雨拳法之外,我並沒有修習任何其他的武技。」


略一沉吟,皮諾丘又道:「能感覺到元素能量嗎?」


「嗯,不過,並不能判斷出是哪系的能量,因為時而感覺像火般炙熱,時而卻又如水般清涼。」左思之無奈的道。


「修煉過甚麼引炁術法嗎?」看著佐思之的迷茫之色,不用回答也知道答案的皮諾丘接著道:「現在先教你一套基礎的引炁術法,觀你神念,至少你還不是廢材一個。」


「母親自小就有教導我養神之法,所以……」提及母親,佐思之又不覺紅了眼眶。


「好了,廢話就別說了,未來的路還很長,將來所要承受的艱辛絕對是現在的十倍、百倍,別隨隨便便就哭鼻子了。」皮諾丘的目光望著遙遠的天際,緩緩地道。


「是!皮諾丘先生。」佐思之那雙迷惘的眼逐漸展開清明,清秀稚嫩的臉龐上也多了一分堅毅。


『陰陽引炁術』,出自普羅大眾所知的『乾坤引炁術』,本是煉體術士用來引炁煉體之法,後經過大陰陽師安倍晴明加以修改之後,成為了陰陽術士基礎的修練法門。


其術不論元素之別,只有陰陽之分,修煉第一步便是引元素之炁陰入神念,使自身神念帶陰。完成了最初的三層修練之後,便可使用帶有陰炁的神念,刻劃出式鬼召喚之咒陣,並以自身神念中的元素炁陰圈養召喚之式鬼。


然,若是陰陽之術只有這般程度,便不會成為世人追求的目標了,因為要驅使所召喚之式鬼,必須要有元素陽炁,若是驅使的陽炁不足,則非常容易遭到自身所召喚式鬼反噬。故而陰陽師在神念中具有足夠的炁陰之後,陰陽師便會開始引元素之炁陽入神念。此一步驟當緩慢進行,必須使神念中陰陽分明,力求一個平衡,如若躁進,很有可以使神念之池俱毀,此生成為廢人,再無修煉可能。


陰陽師的修練,多講究平衡,諸多強力的術法則是調和陰陽之後衍生而出的元素變化。由於陰陽引炁術不修個別元素系別,卻採元素陰陽之炁修煉,使得陰陽師成為除了天生全系的煉炁士(修神術士及煉體術士的統稱)之外,可以驅使所有元素的全系術士。


而佐思之的傳說,也正式在他開始修煉這陰陽引炁術的一刻開始書寫,然史書上所記載的『古妖之亂』也伴隨著安倍家族的滅亡展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