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7. 第七章 【第一戰】
2016/04/25 00:00
瀏覽6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喔,親愛的卡絲蒂拉!你很清楚我對你的深深愛戀,終於在今天獲得了城主大人的首肯,你……」

頂著金色長髮的騎士一番話還沒說完,只見空中飛來繡著兩朵小黃花的粉底女鞋,就這麼打在他那張俊俏的臉上,也打斷了他那溫柔的告白。

「上次父親跟我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就說過了,這事,不,可,能!」

少女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往街上走去,明眼人就能發現,少女腳上只有一隻鞋。

這一瞬間,整間食店一片寂靜,卻聽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啊!好香呀!」

金髮騎士俊俏的臉孔這時看起來有點變形,雙手捧著那隻打在臉上的繡花鞋,喃喃道:「親愛的卡絲蒂拉,你連定情的鞋都留了一隻給我,看過仙杜瑞拉的我理解的,你一定是因為害羞才不願在大庭廣眾下承認我們的關係吧!」

所有人都目光詫異地望向艾爾方索,而他身邊的幾名騎士臉上卻出現了一種難言的糾結,看著還陶醉在自己的幻想裡的隊長,都有一種想要立即脫隊的強烈慾望。

「噗哧!」憋了許久卻一下沒忍住的佐思之,就在這樣一片寂靜的微妙氛圍中,一口氣笑了出來。

整個食店的人都在一個楞神之後,紛紛開始起身付帳向外走去。

身形微胖卻一臉苦澀的食店老闆,快步走到騎士那一桌,鞠躬哈腰的在臉色一變再變的艾爾方索身邊說著甚麼。

「小子,你有種。還不趁現在趕緊離開,你等著被人打成肉醬吧!」皮諾丘一副事不關己的口氣說著。

才剛笑出來就覺得不對的佐思之,早就萌生退意,可惜還沒等他走到櫃台付帳,就看見剛剛還坐在那裏的幾名騎士已經有兩人堵在門口了。

佐思之目光連閃,表面上看不出究竟在想甚麼,但是他心底的驚慌失措卻一點沒有減少。

「前輩,該怎麼辦?」低低顫抖的聲音向一旁的扶桑人偶詢問道。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看人笑話就看唄,誰叫你還笑在人家的點子上了。」

冷靜不下來的心情,努力不讓自己望向還坐在那桌的騎士艾爾方索,但是眼角餘光還是不斷的掃到那裏去。

坐在那裏的艾爾方索,肩頭微微抖動所帶起的盔甲摩擦聲響不斷傳出,臉色由紅轉白。一翻手,捧著的繡花鞋就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柄兩人高的騎士長槍,槍尖似乎還帶著些許紅褐色的乾涸血跡。

陰沉的臉孔緩緩抬起,天藍色的眼瞳正巧對上了眼角偷瞄的佐思之雙眼,那一瞬間帶給了佐思之無比沉重的冷冽殺意,身子不由一顫。

食店老闆快步退向內間,砰的一聲就將木門給關上,櫃台管帳的店員還在手忙腳亂的收帳,直到一聲怒吼。

「滾!」

在艾爾方索的這聲怒吼的同時,那名瘦高的騎士驅趕著還未付帳的客人與管帳的店員,並且阻攔住趁隙想要順著人流出去的佐思之。

染滿血跡的槍尖幾乎指在佐思之鼻頭,傳來淡淡的腥味,披散著一頭金髮的艾爾方索喝道:「小鬼,你笑甚麼?」

「騎,騎士大人,小的,小的沒笑啊!」驚恐害怕的佐思之,連開口都微微發顫。

「你剛剛笑了。」一旁的騎士插言道。

心中不知道把剛剛說話的騎士罵了幾千遍,佐思之臉上的恭敬與恐懼不改的繼續道:「這個,那個,其實嘛……」

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艾爾方索吼道:「到外面,今天我要向你挑戰,不死不休。」

話罷,一轉頭就向著大街上行去,一旁長相猥褻的瘦高騎士推了還在想理由的佐思之一把,將他孱弱的身軀直接送往門邊,看似跟著艾爾方索步伐一般。

轉眼間,大街上空出一片,周圍人群議論不斷,盯著場中明顯相差甚遠的兩人。

本來顫抖不已的佐思之,見了這番陣仗,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突然就冷靜了下來。將背上的布袋取下,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小巧精緻的扶桑人偶擱置一旁,抽出腰間的那柄匕首,擺好了迎戰的架式。

「今天,有個冒犯了我們馬德里第二騎兵隊隊長的小子,為了洗刷這份恥辱,艾爾方索大人向他提出了決戰的要求。」一旁的騎士朗聲道。

只見艾爾方索從懷中取出一隻白色的手套,往佐思之腳邊一扔。

佐思之不是沒念過書的楞頭,彎腰撿起這隻白手套,隨即再度擺好迎戰架式,這代表接受了這次挑戰。

圍觀的人群發出各種聲音,有人歡呼,有人痛罵,偶而有些人說出「明顯實力差距太大了吧」一類的話。但是,這時也沒有人會來阻止事情的發生,或許也有人期待出現甚麼不同的結果吧。

「開始吧!」

這一瞬間,整場氣氛立即改變,手持騎士槍的艾爾方索大步向前,槍尖直指佐思之胸口,淡淡青光在槍桿以及艾爾方索全身暈開。

佐思之腳踏流雲步來到艾爾方索左側,閃過了致命的一個突刺,但是危機尚在,只見槍身改刺為掃,向著左側的佐思之腰間掠去。

腳尖輕踢,一縷神念波動自佐思之眉心盪出,剛要進入三級的陰炁神念捲過腳下,帶出一股風元素的味道拂過全身。眨眼間佐思之行動快了數倍,抽身翻過掃來的騎士長槍,自半空下落著地,又回到了艾爾方索前方。

「咦?」一聲輕咦自艾爾方索口中傳出,緊接著就是長槍再揮,一記大風車就向對方襲去。
只見佐思之左閃右踏,不時半空迴旋,讓艾爾方索幾招通通落空。

此時全場又進入另一個高潮,畢竟兩人實力相差懸殊,該是一面倒的局面,卻不成想那個少年的閃避功夫倒也特別,居然屢屢在危機關頭發揮作用。

「混帳!」本就氣急的艾爾方索久攻不下,只令他覺得更為丟臉,當下心中一腔熱血沖上腦門,口中喃喃。

佐思之在這個時刻突然發現周遭元素濃度突然發生改變,心下一緊,抽身向上一躍,同時風元素裹身,就這麼停滯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艾爾方索。

「原來是名魔法師。」

周遭人群發出了咤異的聲音,這一聲聲更是刺激著艾爾方索的神經,使得他額頭上青筋暴突而起,心中殺意更甚。

「風刃陣。」

一聲來自艾爾方索的低喝,緊隨而來的便是佈滿了幾乎整片空地的細密風刃,旋轉呼嘯肆虐。幸好佐思之發現的早,動作極快的躍上天空,否則現下的他或許已經在風刃的切割下四分五裂了。

「給我滾下來!」爆喝的同時,艾爾方索空著的左手向上一揮,只見遍佈全場的風刃陡然轉向,向著天上懸浮的佐思之包圍而去。

就在間不容髮之際,佐思之周身漸漸泛起水藍色的薄霧,而後轉白成冰,恰恰在風刃襲身霎那凝結成一件護身的冰甲。

一陣令人煩躁的砰砰聲後,冰甲粉碎成霧,但本來滿天的風刃也是一個不剩的消散而去,接著佐思之翻身一個滑翔回到了場中。

「也是騎士本身能使用的魔法等級太低,不然那少年剛剛恐怕抵擋不住那些風刃。」觀戰人群中一位傭兵裝扮的大叔如此說著。

「不過那少年也不錯呀!居然還是雙系魔法師,臨機應變能力也挺好。」另一個同樣看似傭兵的男子也道。

這時,艾爾方索喃喃自語道:「看來要認真一點了啊!不然都被人看扁了。」

突見騎士周身釋放出如焰般的青色鬥炁,長嘯凌空,右手上的騎士長槍向天一舉,一道青色光束飛射入天際。

「千騎突刺。」

聲音落下瞬間,無數道青光自天際落下,於此同時,艾爾方索雙手持槍,向著佐思之的方向快步行去。

見到這幕的佐思之眼角微微抽動一下,心中不斷搜尋著該如何度過這次劫難,這次的鬥炁槍影可不是三級冰甲術可以抵禦的住的,同時也不斷咒罵起了一旁看戲的皮諾丘。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槍尖於瞳孔中逐漸放大,天空中的無數鬥炁槍影也沒有半點滯留,飛快地向著地面接近。

佐思之低語一句,「土牆、冰甲、風盾。」

在其頭頂上先是出現了一片薄薄的青色風盾,而後周身一層淡淡黃色光暈形成了類似屏障的護罩,在其身上先是泛起藍光,卻又轉白形成了一套冰甲。佐思之捲曲著身子坐在地上,雙手雙腳皆護在身前,如同這樣就可以抵擋來自八級騎士的鬥炁攻擊似的。

首先到來的是來自上方的猛烈撞擊,風盾只產生了削弱些微鬥炁攻勢的結果,上方土牆的防禦馬上就又被突破了。由於佐思之捲曲著身子,所以當冰甲碎裂的同時,只感到來自雙臂、雙腿上的痛楚,而後就意識模糊了。

持槍接近的艾爾方索衝勢不減,銳利的槍尖就要刺進失去意識的佐思之身體的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飄盪而至。

「臭小子,幹得還不錯嘛!越級挑戰本就不是易事,希望你下次能做得更好。」

就在周遭人群在尋找聲音來源的時候,艾爾方索面前陡然出現了一團虛影,那虛影乍看小巧玲瓏,可是細看又會覺得是一個接近十呎的高大黑影,驚的艾爾方索一身冷汗。

急忙收住攻勢,腳尖一點,整個人又向後彈射而出,躲過了直接撞擊上去的命運。然在看清眼前的『東西』之後,嘴角噴濺出一絲血花,差點沒被自己給活活氣死。

那是一尊扶桑造型的人偶,可是人偶為什麼會飄浮在空中?相信圍觀的群眾中也有不少人有著同樣的疑問,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沒有見過傀儡師,或者說傀儡師的傀儡,比如剛剛說話的那兩名傭兵就知道這應該是一具傀儡。

可是讓他們兩人疑惑的是一般傀儡不會製作出這麼小巧精緻的,畢竟傀儡本身是拿來戰鬥使用,而非裝飾品,然眼前的這具傀儡的身形未免也太小了。

「姓馮的小子,得饒人處且饒人,又不是甚麼天大的仇恨,何苦要趕盡殺絕?」皮諾丘依舊風輕雲淡的說道。

艾爾方索一怔,先是向四周掃視了一圈才道:「何方前輩高人,何不現身一敘?單單丟出個玩具人偶就想要我放過這個無禮的小子,未免也太過容易了些。」

話雖如此,但是艾爾方索還是心中踹踹,因為方才那一瞬間感受到的,可不是裝腔作勢就可以解釋清楚的。

此刻圍觀的民眾才了解到,這是有人介入這場決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