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葉維廉的〈普魯斯特之一斑〉
2020/06/16 05:13
瀏覽415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Excerpt:葉維廉的〈普魯斯特之一斑〉

從這一篇 1960 年的短文可以充分感受到葉維廉對於普魯斯特的尊崇,儘管我是在 60 年後才讀到這篇文章。
如同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經過百年已成為經典,我非常希望:這些相關評論、相關文字都應該可以同時留存,甚至是任何一位普魯斯特迷 (包含自己?) 的閱讀經驗。

書名:秩序的生長
作者:葉維廉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
1986/05/16

Excerpt
〈普魯斯特之一斑〉(1960)

斯陀洛斯 (Walter A. Strauss) 在其新近出版之「普魯斯特與文學」一書中劈頭第一句話說:「往事追憶」(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被視爲一座聖堂,一首交響樂,甚至一個世界的總結 (Summa)。這是一句非常重要的話。假如我在此附註一句:誰能完全了解「往事追憶」的世界,誰就可以稱為藝術國度中最有學問的人。這個附註也並不誇張。我在附註裏特別强韣「學問」一點,主要並不在替普魯斯特炫耀其博大的學識;我在深思其博大的學識,其複雜的經驗背景與他的藝術造詣的微妙關係。一個藝術家所涉愈廣,愈感到表現的壓力,愈感到表現之困難。他企圖把經驗的每一面,每一刻——和諧的,相反的,此人的思想世界,那人的藝術之美,一朶花,一張抽搐的臉——都壓進一篇藝術品中,而且要求每一面都能驚異地閃爍發射於讀者的眼前。但人之能力薄弱,常常被背棄而使之陷於擔負整個世界重量的痛苦中。一個藝術家常常想:我多麼渴望抵達那絕對完全的地方,且讓我穿越過牆,以光之姿態以狂喜顯露出來。唯有如此,才有快樂,不然,就永在深淵中。普魯斯特的敏銳的感覺使他在靜觀中捕捉了不少的經驗面。從其所處的頹廢社會的形態,從他神經衰弱的苦苦拍擊中,從第三共和 (巴黎當時一個文學藝術沙龍) 采邑的生活,從其對文學、音樂、繪畫、戲劇研讀之狂及康布萊 (Combray) 地方的憶懐。他要求一種體裁,一種無所不包的方法,一種旣是小說又是批評更甚至是詩的作品。他要「再造」他熟識、至親的藝術世界之每一樂句。那就是「往事追憶」的最終的目的。「往事追憶」成了使其生命再生的鳳凰。
我們讀「往事追憶」時,不免會驚服普魯斯特的感受力之銳。我們都注意到其間的向跳動不定,但其中自成一種和諧。我們都知道其中七大卷十六大本每本都可自成一獨立的書而各本之間均有緊緊相接的歌調。我們感到小說的進行是多方面的,但都似乎受一種在書本以外的力量所統治着。但如果我們欲指出其從的技巧,却又茫然不知從何始。
在「普魯斯特及文學」一書的參考書目中,我發現了一共有一八位作家研究過普魯斯特,其中至少有五十種不同的態,而都集中「往事追憶」。事實吿「往事追憶」至少有五十種不同的可論的特點。而這五十種 (或者不止五十種) 特點都完全地交織於一本作品之中……

……
首先他從佛米爾的藝術中學到了「抽象」的神秘:眞正的藝術可能集於一幅黃牆上,於一塊蛋糕的美味中,於一叢山櫨裏,或尖搭上。其次從艾爾士脫 (Elstir) 學到空間的控制,從溫脫爾 (Vinteuil) 及華格納學到所謂時間中特出的樂句。即是說從一節經驗,譬如一塊蛋糕的美味終,聯想到時間之流中的各項其他經驗。從巴爾扎克學到人物的重覆,所以各卷小說既可能獨立又相連。從福樓拜學到聲音之節奏,使他小說的基本歌調獲得和諧的效果,杜斯托也夫斯基他教人格分裂而處理完整的手法。

……

普魯斯特提出「記憶」作爲征服時間的武器。顯然他重視「記憶」在藝術創造上的重要。我們讀「往事追憶」時最顯而易見的一點是:時間上的跳動,忽而現在忽而過去,並不依據一定的次序。這也是喬艾斯‧艾略特所經常用的手法。這種時間的處理其分別主要在:依次發表的時間性是死的,不動的,這是柏格森之所謂「機械的時間」;我們每個人也常常追憶往事,但在追憶的過程中,我們的意識並不永遠陷入過去之中,而是不斷地回到現在,和現在的情境比較,然後又退入過去,又回到現在,這種「心理的時間」是動的,是活的。在現在——過去——現在——過去 (有時還加上將來) 的進行中,我們才感到時間通道上生命的跳躍。我們人類的心靈,尤其現代人急迫的心靈,很少時候是停於一點之上的,我們看見陽光舞於花葉上,我們立刻回想到一些過去相同的情境與及過去所連帶一連串的事物與及現在一串事物的强烈比較,人類快樂時,沉鬱悲哀情緖始會產生。此一刻的領悟,把人的感受的各面拉緊,人的意義,時間的意義,歷史的意義此時最爲明澈。在此「心理的時間」的進程中,我們可以一下撈起一網的過去明亮的經驗,而且感到其真實的存在。
普魯斯特用了這種「心理的時間」進程,他同時可以解決許多他所碰到的問題。「話題岔分」在這種進行過程中可以自然地流動;他可在「話題岔分」中加以各藝術家的討讑欣賞、模倣,甚至批評,而不影響小說原來的「戲劇動向」的發展。他可以同時顯露無數層的經驗並加以比較。如此,普魯斯特加上了一個博大的經驗學識背景,自可擁抱一個無所不包的世界。他「再造」了一羣藝術家——一羣神聖不可侵犯的巨人;他「再造」了他的音樂與許多別人的音樂;他總括了他所處的社會與先於他的社會。
「往事追憶」確是一座聖堂,一首交響樂,和一個世界的總結。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