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加爾各答的沙發
2011/05/17 16:36
瀏覽4,333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在成爲普羅旺斯(普羅旺斯)一員之後,我們開始考慮如何買家具,很快的就決定了:回印度買!

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因爲便宜?我倒也沒有仔細算過,因爲印度物價一定是比較低,但是還要加上運費,這種連一個盤子都得用五張紙包起來的國際搬家也是所費不貲!主要原因是如果在法國買的話,法文近乎零的我(普羅旺斯的安倍賀先生)連路都找不着,沒有選擇,只能把普羅旺斯的房子變成宜家家具的樣品屋。

在孟買,我有尼爾生載我到處看,買了不喜歡再回去換。溫德米爾(上流社會之一 : 溫德米爾)反正大的離譜,於是我清出一間客房,專門堆放要運到普羅旺斯的家具,接著就開始接下來來幾個月的選購家具大作戰!

一日我一大早起身出發前往北孟買的久吉旭瓦麗( Jogeshwari ) 。久吉旭瓦麗按理來説是個保護區,因爲當地有好些可以追溯到西元六世紀時就存在的古老洞穴,地名還是個印度女神的名字。但是政府經費捉襟見肘,於是這些在大多數國家一定會被視爲珍寶,甚至還有些印度神像在裏頭的洞穴,如今卻被貧民窟包圍,當地住民的污水排泄物肆無忌憚到處流竄,嚴重威脅到這些歷史遺跡政府也視而不見。

在久吉旭瓦麗有一條街上賣的全是不知道打哪裏來的舊家具,不過我這樣說舊家具行的老闆們是要抗議的:太太,不知道的是您,我們可是很清楚這些都是古董哪!和南孟買賊市(流落賊市的英國大炮)一樣,做生意的多半是戴著頂小白帽的回教徒,在塵土飛揚的盛夏午後,無聊的在門口坑坑洞洞的人行道上喝茶聊天, 店裏一片昏暗,仿佛是廢棄了的舊倉庫。

一旦有客人上門,坐在破板凳上打盹的老闆穿上拖鞋一躍而起,衝進店裏劈里啪啦把電燈和電扇全都打開,於是屋裏正在打盹的蒼蠅蚊子也全被叫醒,趕忙前來歡迎,一窩蜂上前停在客人的手上腿上。

所有店家沒有例外,佈滿灰塵的家具像座小山似的從地板堆到天花板,毫無次序邏輯可言,如果你看上的是在這座小山最底層的一個木頭小盒子,那就是翻天覆地的大工程了。

老闆大聲吆喝叫來睡眼惺忪的小弟,把堆在這個小盒子上的桌子櫃子,一樣一樣費力的搬到一旁,此時灰塵紛紛落下蟑螂四處逃竄。老闆拿來一塊髒兮兮的抹布,似乎想把這個小盒子擦出絢爛奪目的光彩,擦了幾分鐘也不見效之後,只好開始口沫橫飛敍述不知是真是假的古董歷史:太太您看看這古老的色澤,古董啊 !

如果你在看了之後對這個小盒子沒興趣,小弟就依序再把桌子櫃子椅子,毫無章法邏輯一一曡回小盒子上。 

我四處張望,瞥見一張坐在小山上頭的單人沙發:老闆,可以看那張沙發嗎?當然可以!身手矯健的小弟趕忙爬上去把沙發搬了下來。雖然是門外漢,不過經常在賊市出沒的我,幾十杯奶茶下來,倒也和賣舊貨的老闆們學來一些看古董的粗淺知識。從木頭材質雕工和椅子的樣式看來,我認爲八九不離十,這是件殖民時期來自英國的老東西!

我開口問:這是英國的東西吧?老闆十分興奮:太太,您真識貨,這是加爾各答來的。我再問:什麽人家裏搬來的?雖然知道問了也是白問,還是癡人做夢希望老闆信口開河說出個名堂,最好是從什麽總督府搬出來的!

老闆看來打從心裏佩服我問沙發從哪裏來:太太,您住孟買吧?否則您就是古董商!我給他說的飄飄然起來:所以到底從哪兒搬來的?太太,不瞞您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麽人家裏搬出來的,我反正從加爾各答進了一卡車的家具,全都是從前殖民時期英國人家裏的。

位於印度東北方的加爾各答在英國殖民時期一直是首都,到 1911 年首都才因爲地理位置和種族的考量遷移至新德里。可想而知加爾各答充滿了英式建築,維多利亞紀念碑公園裏還有英國女王坐在寶座上的巨大雕像,是殖民時期政治文化的中心,當時的英國人也從家鄉運來許多歐式家具,建立了這個相當歐化的城市。

沙發的木頭腳上堆滿了灰,連藍灰色的沙發布上也看得出一層厚厚的灰,我很快的想像修整後的沙發在普羅旺斯客廳裏的景象:嗯,就是它!多少錢?老闆臉上堆滿了笑,開了個天價。我搖搖頭:你只有一張呢,什麽人會買一張椅子?要一對才行。老闆搔搔腦袋很爲難的說:太太,這不是從工廠機器大量製造出來的,不能您要幾張就有幾張。我把木頭的部分整理好上蠟,您回去換個沙發布,新的一樣!

這時小弟在一旁急著跟老闆説話,老闆往他的頭上狠狠就是一記,不讓他插嘴,繼續向我推銷:太太,您是識貨才會看上這張椅子的,您說的是,原來是有一對,不過可能我哥哥賣了一張,只剩一張就算您便宜點吧。。。小弟還是急著想説話,老闆終於讓他開口了:大爺,另一張沙發在那兒。不遠處另一張沙發很委屈的擠在另一堆小山似的家具中,只露出沙發腳向我們招手!老闆恍然大悟,這下子不必算便宜了:您看看,這天氣把我給熱壞了,我就記得我們有一對的!

我藉口得回去跟付錢的先生報告,價錢沒談攏老闆倒是讓我照了相:太太,這個價錢絕對公道,是從英國運到加爾各答再運到孟買的啊,您先生一定會喜歡的!我覺得好笑:多半是個帕西族家庭(吉米大爺下樓了)從英國人手中接收了這對沙發,現在這種舊式家具年輕一代不愛了,乾脆賣給舊貨商的,說了一大堆!

菲爾對這種老式的沙發興趣缺缺,認爲是他曾祖母才會看上的家具,不過我認爲這對歐式沙發在普羅旺斯的客廳裏是再合適也不過了。印度朋友聼我描述時皺起眉頭:為什麽要買人家用過的舊東西呢?

過了一星期我全身噴滿防蚊液(太太,客人床上有臭蟲!),再度前往久吉旭瓦麗 ,這會兒這兩張舊沙發擦得乾乾淨淨,木頭部分全都已經刨光上蠟,端坐在一旁等著我這傻傻的外國人上門買舊貨了。 經過冗長的家世背景調查加上價格辯論,老闆同時忘情的訴説其他我沒興趣的破爛家具歷史,其間小弟送上可樂一瓶,喝完加碼防蚊液,繼續再戰。

幾個小時下來談妥雙方可以接受的價錢,再喝瓶可樂,再花一個小時交涉究竟送貨的車資誰付,一直到天都快黑了,我和老闆總算皆大歡喜的握手交換電話,我答應老闆日後會帶外國朋友來光顧。

菲爾下班回家看見兩張即使沒有灰塵還是髒兮兮的沙發,嘆了一口氣:不要再問我喜不喜歡這沙發,我的答案是不會改變的:不喜歡!不過我一點也不在乎,隔天到批發市場選了兩張牛皮,打電話叫裁縫(裁縫來了 )!

就在全家上下充斥著牛皮味道,裁縫盤腿坐在地上一個星期之後,兩張全新的歐式牛皮沙發大功告成,從英國飄洋過海,客居加爾各答和孟買數十年後,準備回歐洲在普羅旺斯退休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孟買罪惡感
下一則: 孟買雨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