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妳說的話就是花語(38): 櫻桃李 Cheey Plum - 恐懼失控
2012/10/20 04:11
瀏覽5,80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花精之友在2019年4月出版主持人親自拍攝與編譯的《巴哈花精學習卡》*


正面花語

Clam, quiet courage

Able to retain sanity despite mental 

and physical tortures, e.g. a prisoner of war.

有安穩與安靜的勇氣

即使身心受折磨例如戰犯,

也能夠保持頭腦清晰




巴哈醫師原文

Fear of the mind being over-strained, 

of reason giving way,

of doing fearful and dreaded things, 

not wished and known wrong,

yet there comes the thought and impulse to do them.



害怕精神崩溃、失去控制;害怕失去理性;

害怕做出恐怖吓人的事情。

即使自己不愿意,也知道不对,

但那些想去做的想法和冲动总是涌出来。







New bach Flower Therapies這本書的作者Dietmar Karmer,是運用巴哈花精在德國治療師,這系列文章是要跟大家分享Karmer臨床經驗上怎麼從你說的話找到選花精的關鍵,當然也推薦去讀Dr. Bach對花精描述的原文(文末提供連結),下個段落則是製造巴哈花精公司Healing Herbs的Julian的書中,了解植物特性與花精內涵,這幾本書翻譯與比較,提供給各位了解與研究花精參考。




需要櫻桃李的人,是感覺內心受到轟炸隨時會爆發的狀態,讓人害怕自己的感覺且恐懼若隨之下去會有災難發生。這種害怕瘋狂或野性驅力會讓人鎖住沮喪,但極端的情緒因此讓人害怕將會失控,甚至會做出違反意願的恐怖事情出來。在這種困擾下,人會開始幻想殘忍的去傷害別人,或如何傷害自己。這種害怕變瘋,或導致瘋狂行為會讓人快要失去控制,人相信自己可能會失控且害怕崩潰被送去精神病院。




Karmer在臨床上聽過病人這樣說他自己:我不能闔眼免得自己失控,我怕內心那股動力我不能放開。櫻桃李的前期可能是龍芽草(Agrimony,參考網頁http://blog.udn.com/jharna/6906933),龍芽草人壓抑不愉快的感覺,但到了櫻桃李階段,這些壓抑變成了恐懼。有些嚴重的狀況是因為福要所引起的,即使停藥多年後仍可能有影響,這些人會特別說到甚至等五分鐘都不行那般害怕自己失控,所以他們寧願服藥走捷徑。




Karmer曾經有一個親友服用了LSD之後(備註: LSD 是具有幻覺與迷幻作用的藥物,這類藥物會讓人產生聽覺、視覺或感官上的幻覺、妄想或夢幻狀態),變得無法忍受噪音,尤其是搭公車變成了問題,他必須要要求司機早點停車,讓他不用聽到引擎的噪音,那時候karmer不知道巴哈花精到還是用了其他方法幫助這個朋友,這個朋友馬上就放鬆了且能一路愉快地搭車回到家。




櫻桃李人必須要學習放下內在情緒,因為越緊張去壓抑潛意識的衝動,反彈力就越大,用暴力的反應從黑暗面彈回意識層面,因為不想面對自己內在陰影造成的內心恐懼。如果櫻桃李人能夠學習如何忍受這些浮現到表面的意象和壓力,不要去抵抗,恐慌會很快消失的,反而是越抗拒就越會繼續害怕的情況,所有我們抗拒的東西都會回頭傷害到自己。




但櫻桃李狀態不總是這麼劇烈,有些是多年累積下來的。櫻桃李在以下情境可以跟其他花精搭配:



  • 強迫性潔癖: Crab Apple
  • 總是在微笑:Agrimony 
  • 強迫性批評或說教:Beech
  • 停不住地思考:white Chestnut
  • 強迫性妄想:Aspen
  • 強迫性懷疑自己:Cerato



溝通花精 -補償花精-去補償花精

rock Rose - Agrimony -Cherry plum








花精植物特性

Cherry Plum
 (
runus cerasifera
 )
中文翻譯: 
櫻桃李、樱花

 

Healing Herbs花精製造者Julian 在他書中Bach flower remedies- the essence within說到1935年巴哈醫生開始找新的系列的花精(第二組19個花精),這一組中只有櫻桃李是唯一用boiling方法而非陽光準備的,這些花都是各自在巴哈醫生緊湊地因不同負面狀態下體驗找到的,在那年三月巴哈醫師好不容易撐過不知名的恐懼(白楊Aspen,參考網頁http://blog.udn.com/jharna/6891947),因這巨大的責任而沮喪(Elm 榆樹,參考網頁http://blog.udn.com/jharna/6909646),接著是害怕他自己會因此失控(櫻桃李Cherry Plum)。這個最後階段隨著季節開始巴哈也有非常劇烈的疼痛與頭痛,幾乎要逼他抓狂。有天當他走在Sotwell的小徑上,他發現路邊櫻桃李開的白花,他就開使用這個植物準備製作花精,第一滴就足以讓他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




當然我們不需要讓自己到這種快要自殺或抓狂的程度再來吃花精,櫻桃李的正面特質就是要帶來安穩跟平衡,也是急救花精配方之一。當人受苦於精神壓力幾乎要失控時,這種恐懼帶著自己到可怕的方向,若能有櫻桃李的幫忙,這種絕望就會改走到和諧與安穩之處,讓內心的狂亂安靜下來,中和能量讓心中平和。



櫻桃李在冬天尾端開花,那時候天氣是明亮且天空清澈的,有許多陽光帶來了春天的氣息,櫻桃李就是要在這樣的時刻來製作。它帶著許多潔淨白色的櫻花和花苞,搭配明亮綠色的新葉,這個訊息是將陽光從帶回到生命裡,就像安穩與和平的春天撫平了冬天的狂亂風暴。







需要櫻桃李的人會這樣描述自己:


* Im afraid of losing my self-control, afraid that I will freak out. 
我害怕失去控制,害怕我會抓狂


* Im afraid of losing my mind.
我怕失去理智


* I cant let go internally.
內心我無法就這樣放手


* When stressgets to be too much, Im afraid of losing control of myself.
當壓力太多,我怕失去控制


* I often think, "What are you doing now? What will happen if you go crazy now?"
我時常在想:自己究竟在幹什麼? 就算現在瘋掉了會怎樣?


* Im afraid that the violence in myself will break out.
我害怕內心中的暴力會突然爆出


* Im afraid that someday I would be able to kill my grandmother.
我怕有一天我會殺了祖母


* Im tormented by the delusion of throwing mh child out the window. 
I know I would normally never do this, but Im terribly afraid that someday 
I wont be able to resist this inner force and will act out this horrible delusion.
我害怕這種想把小孩丟出窗外的幻想,正常的我當然不會這樣,但就是怕哪天我不能抵抗這種內心動力而做出了這種恐怖的事情


* Ive never been able to let go completely, have never lost my temper, 
but when I keep myself under control I get migraines. When I was a child my mother had serious heart disease. 
My father always told me, "Be quiet, otherwise mother will get very sick."
我從未完全放下,從未失去脾氣,當我控制自己時卻得了偏頭痛。小時候我媽媽得了嚴重的心臟病,爸爸總對我說:「安靜點,不然媽媽的病會更嚴重!」


* I often have the feeling that I would lose my mind if something happened to the children.
我總有感覺,若小孩哪天出事我一定會失控,


*  Im afraid of myself, of my own feelings, of the dark feelings deep inside of me.
我害怕自己,怕自己的感覺,那種黑暗深藏在心中的感覺


* During meditation everything suddently turns pitch black and I can see grimaces; then I have to stop.
在靜坐時,我感覺到突然變得黑暗,似乎看到了鬼臉於是我趕快停止


* I often suffer from emotional agony. Inside of me is a wrenching desire for the redemption of my soul.
我總是受苦於情緒的苦腦,內心中有種靈魂被拆解的慾望





資料來源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