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母女的周末對談~親密的危險
2020/09/29 21:54
瀏覽828
迴響4
推薦32
引用0

引用文章啦啦隊媽媽

隨著大選逼近,收到朋友、家人的私訊比過去頻繁許多,失望、生氣、擔心、焦慮,是普遍現象,很感慨的是,幾個基督教或天主教的朋友因政治歧見離開教會,甚至離開上帝的國。
「我從孩子小的時候就領子女去教會,教他們要愛人如己,要愛你的鄰人;如今小孩長成大人,受完高等教育,明辨是非,但過去四年看到的卻是政治、社會、教會的不問是非。」孩子將沮喪化為力量,正前往疫情嚴重的搖擺州幫拜登助選,這個媽說「我兒子原本已經一腳踏入教堂,,現在兩腳已經離開」她一邊擔心兒子的安危,一邊問我 : 「我帶他們去教會,教他們要愛人,是不是教錯了?」
「我很氣,不管他怎麼胡作非為,胡說八道,卻還這麼多基督徒追隨他,像我的朋友瑪麗亞一家都是天主教徒,她也不懂自己父母為何堅持支持他。」
「還有,有些基督徒口說尊重生命pro-life,但卻堅持不戴口罩,口口聲聲捍衛胚胎生命權,卻不把老弱的生命和健康當一回事,我真的不懂.....」
我家恪行宗教自由,只有兩人受洗,過去這幾年,想把女兒拉回教會的努力,比過去更艱難。周末和女兒聊天,變身心理諮商師、時政分析師,還有.....啦啦隊媽媽!
身處紅州藍市,各族裔、宗教的朋友都有,結了婚的她,甚至有一半以上的家人支持她所唾棄的川普。她問我,不管一國的領導失能失得失職,為何卻仍有一大群信眾,無怨無悔繼續支持他?(連名字都不屑提,你就知道我這女兒多氣憤)
我以最近This American Life的一集「親密的危險」,先跟女兒說了這樣一個故事。
這個真實故事中的女主角A有個和善、專情、對她百依百順的男友B,兩人認識兩年後同居,A任職非營利組織薪水微薄,另外打了一份餐館工,B則自稱任職麻州州議會,出入人模人樣,自稱收入不錯,所以,同居後,A付一半房租,其他生活開銷B說自己都扛下。
一年多後,A發現自己一張壓箱底的幾千元支票被盜領,去銀行查問才知是B盜簽盜領。返家後對質,男友立刻痛哭流涕,說自己看到支票就「無法控制」,這是他自己必須面對的「心理病」,也盼望得到A原諒,在漫長的治療路上,能與他同行。
不肯承認錯看B的A繼續同居,期間A一再發生身分被盜用開新的信用卡,B好心地在A旁幫忙調查線索、善後,明明有前科的B是最大嫌疑犯,明明B的家人警告A,A就是不肯面對殘酷的可能真相,反而和這些暗地給她警告的家人,保持距離。
一年後的一天,B向A求婚,A欣然點頭。第二天早上,A接到房東電話,告知B已積欠1萬6000元的房租,屢催不繳已經一年,房東已下驅逐令,來電是提醒兩人搬家。
這通電話終於讓A醒過來。她搬回家,從此再也不見B,接下來幾個月盤查發現,B每天人模人樣去上班,其實根本沒工作,他自稱任職州議會、平日提到的同事,A全沒見過,全是掰的,同居這兩年,B靠信用卡、冒領的幾千元還有A給的房租混日子。
「在極度信任而親密的關係中,長期被背叛、被瞞騙的一方,即使感覺不太對,骨子也不願承認自己錯看人,因為,承認錯看,等同否定自我,所以,打死不肯面對真相,甘願服膺其謊言,甚至,把旁人、家人的善意提醒全視為仇敵。」我告訴女兒,「信任」是雙面刃,A終究是醒過來了,但也付出高昂代價。
至於她所失望的教會、她所關心的美國是否會醒過來? 我告訴她我平日必聽的基督徒播客,一個是福音派領袖Albert Mohler的The Briefing 從時事傳講基督徒該謹守的價值觀,一個是The Way Home,牧師作家Daniel Darling每周訪問一位教會或社區領袖,著眼基督徒如何活出基督典範。
兩個都傳講福音,但前者是南方福音派論調,認為基督教的核心價值就是反同、傳統一男一女家庭、反墮胎,(補充,Mohler四年前稱川普是性掠奪者sexual predator,今年四月公開表態支持川普連任);後者講員來自不同社區的教會領袖,很少提川普或是其他挺川宗教領袖的言行,而是告訴北美基督徒從各方位捍衛基督價值,如協助新冠肺下受災的弱勢民眾、新移民度過難關;用行動捍衛公民投票權,如開放教會當投票所、在投票日當工作人員或義工,或提供交通接送服務等。
同一個基督教,不同領袖高舉他們所最看重的核心價值觀,更何況美國這樣一個移民國家、多元社會? 每個選民根據自己的經驗、自己所相信的、最重要的價值來投票,決定誰來領導美國,這是民主教我們的尊重;讓這樣的制度岌岌可危的不是多元意見,而是假訊息、假先知。
上星期,和一個只從新唐人和華人教會微信群獲得資訊的朋友聊天,住在美國30幾年卻不懂英文的他告訴我,「拜登失智了,拜登得靠打藥才能正常運作。教會的人都這麼說。」 我告訴女兒,只從一、兩個管道,獲得同一種聲音,加上強化作用,懷疑會變肯定,謊言也信以為真,如妳如我,也要自我提醒,避免落入圈套。
民主制度的最大優點在於它創造機會、鼓勵每個人都能在基本權利被保障下,自由發揮其最大潛能,這個優點能發揮的前提是互尊、自重。
我提醒女兒,別失望,也別生氣,用溫柔的力量去說服人,用實際行動去愛人。.....
「只是,萬一川普連任,妳的啦啦隊媽媽就會搬到一個民主國家,告老還鄉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看雲
2020/09/30 18:45
台灣跟米國一樣,也是網軍帶風向 誰理你
管他婉君不婉君,我當我的小老百姓,心安之處便是家. 甜水窩蜂鳥2020/10/16 21:59回覆
2樓. 寧靜姐
2020/09/30 10:27

謝謝你的分析,我喜歡聽真話,不喜歡鴕鳥想法

這次疫疾讓人看到民主政治及資本主義的缺點

沒有完美的政體,只有比較好的政體. 民主和獨裁,對我而言是天壤地別,不用大腦就可選擇的答案. 甜水窩蜂鳥2020/10/16 21:58回覆
1樓. angelhohoho
2020/09/30 09:14

這幾年我也歷經這樣的『信心反省』

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是『虔誠』的我一直跟著我的小孩在佛教的氛圍裡生活。

小孩已經完全沒有信心的『活動』:譬如:早晚課,唸經文。。。但我知道在他們心中的良善不曾抹滅,所以也就慢慢平息自己的惶恐。

倒是像我這樣時日無多的老年人,更警醒著自己的言行,更迫切想要知道佛法。

川普連任的話,也只有四年,你要到另一個民主國家嗎?加拿大如何?還是真的要告老還鄉回台灣?

其實,我也想過要回台灣。。。但更要想自己要做什麼?誰說四十不惑?我是一堆惑啊

回台灣吧?!至少防疫值得信靠,出入行動可自由。 甜水窩蜂鳥2020/10/16 21: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