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葡萄牙自由行(九之八)~在Sintra他鄉遇故知
2023/05/24 21:08
瀏覽2,154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來葡萄牙,萬萬不可不到里斯本;到里斯本,萬萬不可不訪辛特拉;到辛特拉,萬萬得把腳力精力留給佩納宮。」
前篇蜂鳥提到「來葡萄牙可以不到里斯本,但千萬別錯過波爾多」,是我初來乍到里斯本的一日粗淺印象。我錯了!旅程回到里斯本的最後一天半後,趕緊更新結論。
第八天從波爾多往南開三個多小時,回到里斯本,玩了Tegas 河南岸山上守護里斯本的巨大耶穌像、國家磁磚公園和貝倫塔,就把車子還了。
看過歐洲德、法、奧地利不少世界聞名皇宮,沒有一個像佩納宮給我的強烈震撼。
多元、混搭、包容、明豔、大器,宛如進入萬花筒裡,轉一個彎、登一個塔、換一個廳堂,就是又一個繽紛!

佩納宮(Palácio Nacional da Pena)盤踞UNESCO世界重要遺址辛特拉山丘的最高點,我們四人從里斯本的Rossio火車站搭上午9:01火車(一個小時一班),9:40抵達辛特拉山下車站,搭了Uber只能載到佩納宮85公頃的佩納宮皇家花園入口,氣喘吁吁地直衝上山沒空欣賞路旁綻放的山杜鵑,終於趕上預訂的10:30入宮時間。

和歐洲其他文天主教古國類似,宮廷和天主教會的關係錯綜複雜,但葡萄牙又多了穆斯林教摩爾人統治的幾百年,讓佩納宮和辛特拉國王皇宮、摩爾人城堡等辛特拉三大文化遺址一樣,呈現和其他古堡、皇宮、教會完全兩樣的建築美學和藝術趣味。這和佩納宮的費迪南二世(Don Ferdinand II)本人是水彩畫家,及皇后瑪麗亞二世過世後續絃妻廣納百川的藝術品味有極大關係。佩納宮分舊宮殿和新宮殿兩部分,舊宮中世紀是座聖母禮拜堂,曼努埃爾一世於16世紀修建成修道院( Hieronymite monastery of Our Lady of Pena),1834年葡萄牙王國刻意貶抑天主教會的權力,修道院閒置荒廢,直到被費迪南二世相中買下,花了數十年和德國建築師邊建邊改, 直到1860年落成啟用,成為集新哥德、曼紐埃爾式、文藝復興、摩爾式花紋門柱及天花板、洛可可浪漫風和新葡萄牙zulejos(青花瓷藝)於一體的夢幻宮殿。
費迪南退位後仍和他第二任妻子以佩納宮為家,直到1885年去世。沒多久,1910年葡萄牙民主共和國成立,這裡就變成博物館和屬於葡萄牙全國人共有的文化遺產。

↑舊宮殿部分以前是修道院,這是由修道院食堂改建而成的宴客廳。

↓佩納宮的迴廊和樓梯,無處不美。

辛特拉國家王宮的這廳,圓頂天花板中間是國王,往下一圈圈共72個皇室家族,按級排。
↑這對西班牙來的戀人,實在太閃,蜂鳥記者本性難移,趕緊搶拍!

葡萄牙佔據著伊比利半島面向大西洋的西南板塊,和台灣一樣,經濟、文化、飲食、民風、藝術,方方面面都深受海洋的影響。
不同的是,萄萄牙從曾是叱叱數百年的海洋帝國,在15至16世纪的大航海時代,資源有限的葡萄牙在歷任國王的支持下,向西向南拓展海權,印度的香料、茶葉,中國的瓷器、絲綢,甚至果樹苗都從殖民地遠渡重洋帶來回葡萄牙。此行處處可見香甜多汁的柑橘、滿樹金黃果的枇杷,還有Pinhoa盛放的百香果花,甚至在文化古城Coimbra巧遇的一大片竹林,都讓旅程充滿「他鄉遇故知」的驚喜。(見下圖,前三張是Coimbra 大學,也是世界第一所葡萄牙語大學)

這趟旅程的最後一站,在佩納宮竟然也能和加州紐約朋友「他鄉遇故知」,我、Celia和Frank在宮廷園林中快閃一曲三部阿卡貝拉「望春風」,贏來不少人圍觀和讚賞,只是忘了拿頂帽子討賞。

唱完歌,我們四人攻頂摩爾人城堡(Castelo dos Mouros)。這是8-9世紀,阿拉伯人攻佔伊比利半島時期,由摩爾人建的戰地碉堡。Google一下Moors,發現摩爾人並不是指單一種族,而是指伊比利亞半島的伊斯蘭征服者,他們由衣索比亞人、撒哈拉人、阿拉伯人和柏柏爾人組成。12世紀葡萄牙軍隊奪回里斯本之後,摩爾人城堡的守軍向基督教軍隊投降。這個猛然一看以為是「萬里長城」的摩爾人城堡也是在1910年成立共和國時成為國家保護的文化遺產。

下了城堡再迂迴下山,約莫1800公尺,抵達最後一站辛特拉國家王宮(下面四圖)。它是葡萄牙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紀皇家宮殿,從15世紀初到19世紀後期都有王室成員居住

↑從辛特拉王宮眺望辛特拉鎮中心,辛特拉鎮沿著山勢而建,山頂就是摩爾人城堡。

走完這一整天的路,讓四個平均年齡超過60的我們體力耗盡,球鞋走到開口苦笑,打道回府是上策!下了火車,決定好好犒賞自己這燒卡過量的一天,隨便挑了Rossio火車站旁下榻民宿隔壁的一家葡式海鮮飯專賣店,旁邊一桌是七個台灣輕熟女自助遊一個月的首站第一頓晚餐。桌上兩大鍋,讓這群輕熟女瞬間變成歐巴桑。
這是此行四個人遊葡的第三鍋Cataplana,也是用料最足的一鍋,滿滿蟹黃的蟹肉、香甜肥美的帶頭蝦、大西洋有名的Jackknife clams、青口。經理說,沒放任何香料,只有番茄和洋蔥,
我 不 信 ! ! !
後來才知道,這家被我們不小心經過,只賣這種葡國國民美食的Uma,很有名氣,而且還得先訂位, Uma Marisqueira

↑我們最後兩天住的里斯本民宿非常「里斯本」,地點位於餐館林立的Rossio廣場附近,交通和便利性都屬上選。
如果還有下次,我會留兩天給辛特拉(Sintra)。上周末去北卡和姊姊姊夫小聚兩日,這才發現辛特拉附近的Cabo Da Roca、Quinta da Regaleira還有可愛的濱海古城Azenhas do Mar(下兩圖,網路圖片)都錯過了。
每個旅程必有遺珠,尤其像蜂鳥這樣隨遇而安的旅人。遺憾,正好給了自己再訪的理由。
Provided by atlasobscura.com
photo-collage
↓盤據里斯本Tegas河南岸山頂的耶穌像,這耶穌像比巴西里約的耶穌像略矮幾尺,耶穌居高臨下,雙臂張開,是里斯本的守護者。

↑耶穌像前佇立著聖母瑪利亞雕像,刻著這樣的句子His mother said to the servants, “Do whatever he tells you.” John2:5

【友情加演 :石頭古道行路難】
葡萄牙處處鵝卵石敲出立方體石塊鋪成的古道,是帶輪行李箱的剋星。聽旅遊達人的話,行李輕簡才是歐遊正道。
不用懷疑,蜂鳥老公這一身是我們兩個人葡萄牙十日遊的全部家當。

回程比去程只多了六小片在里斯本磁藝博物館買的花壁磚。別的遊客忙著朝聖懷古,蜂鳥在葡萄牙被彩牆和石道迷得錯亂,常常忘了自己是導遊。

↓Coimbra大學校門口前的地磚畫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