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本生活】三個月內,打了四劑疫苗。我是超級「經驗者」
2021/09/09 21:47
瀏覽1,161
迴響2
推薦66
引用0

 

打完第二劑疫苗後的當天晚上,開始陷入生病狀態…

 

8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依照預定時間前往疫苗接種會場。

 

經過了報到、問診、接種後,在休息區等了30分鐘,確定沒有任何過敏反應後,安心回家了。

 

時間回到4週前接種第一劑時…

 

拿著疫苗通知單到接種會場報到,然後到第二區核對身份後,由工作人員引導到下一個步驟。

 

問診區又隔出三個小區域,三位穿著防疫衣、口罩、透明防護面具醫師,分別等待報到完的我們,進行身體健康審查。

 

健康表格内的回答我全部都在『NO那一格裡打勾,唯獨有一欄我寫了滿滿一格。醫師看到那裡突然頓了幾秒。

 

原因是,我詳細記錄了,7月初打了「帶狀泡疹疫苗」(俗稱、皮蛇)第二劑,發生的副作用,一項不漏全寫上了。

 

其實,只要相隔二週,就可再施打另一種疫苗,我已經隔三週了,照道理是合理的。

 

雖然知道一切沒問題。但,醫師把重點放在上次的副作用上,和我細談了當時的狀況,讓原本自稱「超級經驗者」的我,開始質疑自己的認知了。

 

問診後,醫師給了我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休息30分」(一般人是休息15分),要我掛在胸前,方便休息區裡的醫護人員觀察到。

 

原本就知道打完疫苗後可能發生的狀況,被醫師這麼「特別關照」,啟動了我的神經質,有了這次「一定會比上次還糟」的預感。不知不覺緊張了起來。

 

問完診後,移動到打針區。我放下隨身包包,側身坐下,掀起袖子。一氣呵成,就像牽著腳踏車一踩一蹬上車似的,大腦無需思考,動作自然。

 

與其說有過打疫苗經驗,不如說是想快點結束這一切。

 

「打手臂時,手不要插腰,自然垂下,肌肉自然放鬆,深呼吸」。這些是打「皮蛇」時,護士說的。我僅記在心,不敢忘。

 

「對酒精會不會過敏?

 

我面無表情的搖搖頭。

 

「會有點涼涼的。」護士用酒精棉在我手臂上擦拭。

 

「會有一點刺刺的。」護士拿起針筒預告準備打了。

 

 

 

我不是害怕打針,全身繃緊神經,是因為打第一劑皮蛇疫苗後,整個人像重感冒似的虛弱,接著手臂開始疼痛。當時我才剛打完還在候診室,就開始有反應出現了。

 

那天,我是走路到診所,原本30分鐘的腳程,打完疫苗往回走的途中,身體漸漸無力,步伐變小變慢,足足走了快一個小時才到家。

 

回到家,俗稱的副作用開始了,手痛到不能碰,身體稍微一動,就痛到呻吟,且無法舉高過肩。不過還好,身體沒有發燒,除了打針的手臂疼痛外,全身肌肉並無皮蛇疫苗說明書上寫的那樣痠痛。

 

幾天後,手雖然慢慢可以舉高,但打針處的外圍一圈出現了紅腫,又是經過了好幾天才慢慢恢復。整個副作用大約折磨了我10天左右。

 

 

 

「感覺刺痛嗎?護士在施打時,又再一次關心的問。

 

我實在不想在這個時候說話,但不回答又顯得不禮貌。咬著牙緊閉雙唇的我,試著不出任何力氣,微微說出「大丈夫です」(不要緊的,我沒事)

 

上次打皮蛇時,護士也是針刺進去,針還在肉裡時,問我會不會痛,以前去醫院抽血檢查時也是這樣,這次也是。

 

日本人的貼心和禮貌,總是在不經意時送上溫暖,即使有怎樣也都能被親切對待。偏偏就是打疫苗的這一刻,我怕一轉頭、點個頭、搖個頭都可能牽動到我的手臂,萬一比上次更痛,那我的手臂可是會多痛好幾天。

 

想到這裡不管怎樣,我都要忍住不動,讓護士快點打完。

 

疫苗慢慢送進身體裡,感覺到手臂一陣熱,開始沉重,接著肌肉隱隱作痛。

 

還沒到休息區,我知道,曾經的那個感覺,已經來了!

 

(圖/白色建築物的6樓是疫苗接種會場)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向陽春
2021/09/11 13:51
妳這現象,該是〝暈針〞吧?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耶,可能吧尷尬

chia chia2021/09/12 09:45回覆
1樓. 羅希希
2021/09/10 01:59
Fox怒
微笑 chia chia2021/09/12 09:4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