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明天,依舊春和景明
2014/04/03 10:35
瀏覽203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雲在藍天裡拖出長長的尾巴,是新娘那潔白的婚紗,每一縷雲煙都爭吵著要出嫁,於是把天也拉得老長老長。

走過正在新建的村莊,走過堅硬的街道,走過忙碌的生活,來到柳堤、石橋、水榭、湖泊和野草鋪陳出的日子裡。

太陽正灼灼其華,春風也正遣柳條青,把樹蔭弄亂在四葉草織出的地毯裡,而棲息在那柔軟裡的睡夢,雙宿雙飛,一對、兩對、三對,那不是翠鳥,而是午後打小盹兒的人兒。當然,還有一些施施然行走在岸上,漫遊在甸子裡,彌散著歡聲笑語以及芬芳的氣息。細碎的蝴蝶在那些細碎的花間翩躚,白色的、輕盈的,像一個溫和的閃光點。雖然沒看見蜂群在哪裡聚會,但它們拍動翅膀的頻率還是被捕捉到,在空氣裡變換史雲遜

躺下來,豎著眼去看這片天地,築堤的截面上枯草漫捲,寂靜的黃,一片一片。遠巒起伏,灰度深深淺淺。偶爾幾處人家,露出屋簷,也在柏樹的蔥蘢裡遮遮掩掩。

坐起來,忽然間發現,一直在那裡的是雪山,是蒼雪容顏,在幾千年裡知音未改,與這片鄉原相伴。

黑色的愛犬,在平闊的土地上翻滾,在主人的懷抱裡拱啊拱,在美人的撫摸裡賣萌。而孩子們折了柳枝,編成光環,戴在頭頂。午後的陽光,一寸一寸。

而湖水一如往昔般碧波萬頃,水光瀲灩晴方好。沙洲隱隱若現。一隻鳥在水邊覓食,敏捷若閒庭信步,精緻、小巧,還有漂亮的尾翼。沿著水平面望出去,不知有多少哀愁,掉進水裡,沉底,打撈不起,然後剩下些明媚、小清新,隨著漣漪蕩回來,甚至都打濕了髮際。於是轉身,把背影也洗洗,然後遠離。也許永遠不會失去的就是離去,就像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一樣。史雲遜


當我隔著一道道嶺,在某一座山巔審視著這個城市和之前的那些去處,卻已覺遙遠。我在亂石崗上,荒蕪之間。朔風淩厲,腳下松濤如怒,向我朝拜或向我吐槽,一些枯瘦的荊棘,和一些灌木渾厚的皮層以及角質般的葉子證明著這裡正可持續乾旱。那盆地裡繁衍了無數年頭村莊散佈,一片片原野青黃楚楚。城市的輪廓,在輕煙薄暮裡凹凹凸凸,雲在上面懸浮,天藍到了龜裂的地步。盆地邊緣山麓一帶,卻是田園得意,青黃斑斕,像是誰的油畫在那裡點染。而城市總是灰白色的,鑲嵌在文明的卷軸裡,無數命運在那裡發光,在那裡終止,也有過去在那裡凝固。它是否終將會走向廢墟,或許不用猜度,腳下松林裡葬著的無數亡靈告訴我,逝者如斯,不舍晝夜,而我相信有另一種方式——生無所息。

依然轉身,背對那繁華,往森林深處行去,在那裡迷失,在那裡忘記,匍匐是多麼不容易,爬行的日子必須堅持,沒有一種驕傲可拿得起……在那裡奔跑、放逐,笑傲山林,然後回來,面對這紛紛擾擾,融入這娉娉婷婷。

萬松深處,尋一處長亭,憩息在那裡。聽風濤如怒,而周身卻被乾旱的陽光照拂。放眼望去,春山無盡處。

亭邊裸露的黃土,在暴曬中等待復蘇,枯草來鋪,高的松樹,矮的灌木,分佈得很稀疏,那枝椏間正孕育著一場醞釀許久的發芽和翠綠的氣候,飛鳥從頭頂滑過,有呼嘯的破空聲,一隻黃色的蝴蝶,在荒蕪裡翩然起舞,不曾留駐,另一隻蝴蝶也來追逐,它們試探著接觸,不知是否相約著更美好的旅途康和堂

從山嶺下延伸上來的路,深陷進地表,如溝壑,下雨變是溝,天晴便是路。而叮噹的馬幫,還在山谷。一個松果落下來,嚇壞了在樹下曬著自己小肚腩的松鼠,一骨碌爬起來就躥到了樹梢,緊張地嗅那空氣裡是否有異常的資訊,卻只嗅到松木的枯香。

我從太陽那個高度來明白,即使我跋涉了萬山千山,也不過在這個星球的自轉和公轉裡盤桓,沒有位移一度一分。然而卻歷經著生命堅韌的進程。

等真正橫穿過叢林後,才明白什麼是橫看成嶺側成峰,明明看過去是一座山,走進去才發現那連綿的深溝低谷縱貫其中。谷壁上,勾坡上還附著帶刺的小灌木,坡度又高又陡,一不小心就是一次無法拯救的自由落體。而所謂的山高自有獸行路確是真的,在叢林裡,沿著那些獸類遷徙的路徑賓士,像回到了原始的野生狀態,呼嘯著,跳躍著,直到那山在回望裡露出平平無奇的樣子。我站在一塊頑石上喘氣的時候,陽光正從烏雲裡一束束地照耀下來,像編織出一個皇冠倒扣在山川裡,四野茫茫。

一樹樹梨花,開出舒展的模樣,在野地裡,在水塘一方。而深長的的亂草,覆蓋了心房,在風過的時候,葉穗疏蕩,在雲影的徘徊裡,匍匐著張望。幾簇柳最先開始生長,已換上淑女的春妝,沿著一條隱現的季節性河流,在左岸,在右岸,擱淺那故事裡的憂傷,把青春的臉龐寂靜地晾在曠野裡。羊群已經老去,已經離開了他們的樂園,只在地上灑滿一串串黑色的“豆子”。仰起頭,能看見山頂的亭子,流光從後面透過來,像一個神祗,守護著它的領域。我從這個小山谷裡走出來,融入進壩子的人煙裡,融入尋常生息史雲遜護髮中心

我聽見原野的鳥聲和故鄉的聲音一樣,每年的這個季節來臨,它正在呼喚伴侶,和它一起共築愛巢。風從坡上刮過,和黃昏一起帶來溫暖的光影。我凝望,這城市的早春,它平平常常地運行,寬闊的湖水,不東流,也不存儲,似乎總那樣平衡。而一些美好的心,面臨著失衡。

夜掩埋了那些生動的紋理和表示。沉睡,是為了更深的綻放和完成。明天,依舊春和景明。如果風雨如晦,那該是怎樣一種空濛,春心潮潤?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