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童年氣球 伊朗電影裡的幸福
2012/03/23 01:02
瀏覽1,482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圖:伊朗電影《分居風暴》是敘述婚姻觸礁的家庭劇。(美聯社)

伊朗電影《分居風暴》(A Separation)拿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這部電影去年已榮獲三項大獎,也拿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也許有人訝異伊朗電影「這麼厲害」,沒錯,真的厲害。

過去三十年,伊朗電影在世界各影展得到廣泛認同,獲得超過三百項大獎。1995年拍的《白氣球》獲得兩項大獎,是新秀導演潘納希(Jafar Panahi)執導的兒童電影。

《白氣球》裡,七歲女孩娜西亞過年想買一條金魚,貧寒的媽媽終於答應,將家裏唯一的500元給她。途中她弄丟了裝在魚缸裏的錢,傷心極了,後來發現掉在水溝蓋裡,但拿不出來。這時哥哥來找她,也沒辦法,大人趕著回家過年,都不願幫忙。最後,哥哥找到賣氣球的阿富汗男孩,把口香糖粘著白氣球的棍子,把錢粘上來。

圖:七歲小女孩娜西亞想買金魚,卻弄丟了裝在魚缸裏的錢,傷心極了。(圖/電影國際網站)

娜西亞與哥哥高興地走了,阿富汗男孩舉著唯一剩下的白氣球,悵然若失。伊朗注重兒童題材,好萊塢電影充滿暴力,伊朗電影卻清新質樸,充滿哲理。

潘納希是伊朗大導演阿巴斯Abbas Kiarostam的徒弟,阿巴斯在90年代挖掘伊朗窮困,探索人性真誠,揚名國際。他的《無記名投票》描述投票日這天,年輕女書記從城裡來到偏僻小島,勸導居民投票。

阿巴斯運用很多長距離、長時間的定焦鏡頭,劇中人離得很遠;導演彷彿置身事外,不帶感情,客觀述說。伊朗一向抵制西方文化,女書帶著對「西方民主」的憧憬而來,經過「伊朗民主」的洗禮而回。

這部電影獲得多項大奬,當國際對伊朗持有負面評價時,阿巴斯的電影為國家贏得支持。

《白氣球》敘述小女孩買金魚的過程,為何片名是白氣球?片尾定格在賣氣球的阿富汗少年,悵然拿著白氣球,為什麼?

圖: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兒童圍著賣氣球小販。(法新社)

圖:在喀布爾的市區街道或山區,都有小販賣氣球。(美聯社、路透)

2001年美國因911恐怖襲擊開始報復,轟炸庇護賓拉丹的阿富汗10多年來,外國記者到阿富汗報導,許多照片拍的是賣氣球,小販身邊總是圍著小孩,張著羨慕的眼睛。

氣球代表童年與夢想的東西。阿富汗是全球最窮國家之一,平均年收入還不及台灣的月收入。白色代表和平,許國國家民眾示威,拿的都是白氣球。因此,《白氣球》雖然是兒童電影,也是反戰片,戰爭使孩子失去歡樂童年。

圖:新年時,喀布爾的小販各拿著一大串氣球,在路上奔跑。(法新社)

圖: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名個男孩賣五顏六色的氣球。(路透)

美國入侵的戰火,使許多阿富汗人逃離家園,到巴基斯坦、伊朗等國,長期住在難民營;較幸運的,則在社會最底層討生活。拿著白氣球的阿富汗少年,揭露了殘酷的社會現實。

阿富汗人在伊朗是被忽略和漠視的階層。娜西亞與哥哥歡樂離去,沒有說一聲謝謝;白氣球帶出了民族問題,甚至伊朗的孩子也忽略阿富汗人。

伊朗兒童電影常有一個命題,即兒童是被成人世界忽略的群體,在家裏的意願表達,或與社會各階層成人的交流,都存在這個問題。孩子認真的要求、言說,總是被大人打斷、被冷落。阿富汗孩子在伊朗受到的待遇,更可想而知

圖:一個巴基斯坦男童拿著新買的氣球,高興地笑了。(路透)

巴基斯坦同樣是窮國,雖然近年經濟成長,但估計還需要159年,才能從開發中國家成為已開發國家。巴基斯坦鄰近阿富汗,邊境城市白夏瓦是外國記者進入阿富汗的關口,外國記者也拍下許多賣氣球的照片。

40多年前台灣還很窮,兒童少有玩具,街頭也常見氣球小販;能買個氣球,童年就有了歡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