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南非,種族隔離不再 黑白距離仍遠
2013/12/31 02:01
瀏覽2,764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美國選出第一位非洲裔總統歐巴馬,非洲裔從此不再受種族歧視,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嗎?而南非呢?

曼德拉追悼會上總統祖馬現身時,民眾頻頻報以噓聲。執政的「非洲人國民大會黨」由曼德拉所創,他於一九九四年執政,帶領進入民主時代。第一批「民主新生代」黑人已成年,卻失望透頂;祖馬民望低落,因為經濟低迷,八成的年輕人失業。

今年十月,黑人經濟振興法案實施十周祖馬指出來,黑人中產階層增加三倍,私人經濟部門的管理階層,黑人比例從上世紀九○年代的百分之十上升到百分之四十。雖然黑人的社會經濟地位不斷提升,中產階層逐漸壯大,但與白人的收入差距仍然巨大。

各種資源 白人壟斷

來,黑人家庭的平均年收入增加兩倍台幣十八萬元,只是白人家庭的六分之一。二○○一年,白人家庭的收入比黑人家庭高出將近一點七萬美元(約台幣五十萬元)。,差距擴大將近萬美元。

白人南非人口的百分之九統治國家數百年,壟斷各種資源想在短短二十年扭轉這種歷史積弊並不容易目前金融、礦產等支柱行業仍被白人控制失業者大多是黑人。

社會生活方面,只有不到四成的南非人會與其他種族的人交往。只有兩成二的白人和五分之一的黑人住在種族混居社區。

二○○八年,一所大學計畫實施種族混居宿舍,一棟白人宿舍學生為了抗議,拍攝一段視頻,顯示這些學生正在宿舍斥責和羞辱黑人幫傭,強迫吃下撒過尿的燉菜。這些學生後來被開除,還受到刑事指控。

在社會上,深刻的裂痕仍然存在。二十七歲的餐廳服務生馬梅洛說,自己與白人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接觸,白人的種族偏見仍常讓她感到憤怒。

她說,吃飯時間,白人和黑人員工會分開來坐,這並不是強制性的,而是出於習慣。她說,「和白人同事在一起,總是讓人很不舒服。」

馬梅洛說,講「阿非利卡語」的顧客有時會要求她講阿非利卡語,儘管他們顯然會講英語。大多數年輕的南非黑人都不會講阿非利卡語,雖然他們的父母上學時曾被迫學過這門語言。

阿非利卡人(Afrikaner)又稱布爾人,是南非納米比亞的白人種族集團,以十七十九世紀移居南非荷蘭移民和少量法國胡格諾教徒為主,還有德國人、弗拉芒人瓦隆人。他們人數約兩百五十萬,使用阿非利卡語,即所謂南非語。

黑人當政 換湯不換藥

種族隔離制度終結後,南非政府推動住宅政策,兩百五十萬個家庭受益,超過一千五百萬人獲得微薄但足以維生的福利救濟金,數百萬南非黑人首次用電和自來水。

黑人執政,出現一小部分富裕的黑人精英,但苦難並沒有由全社會平等承擔,飢餓和疾病仍然困擾最貧困人群,失業普遍。去年    八月白金礦工罷工演變成暴亂,警方開火,造成三十四人死亡。而礦工抗議的礦場業主拉瑪佛沙是黑人企業大亨,坐擁億萬財富。南非是世界收入不平等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以選舉實現種族平等,比實現社會及經濟平等容易得多,畢竟黑人占多數,但終結白人統治,「改朝換代」只創造出一群黑人政經菁英,僅改變南非政治或體制上的風面貌,經濟上的階層落差則紋風不動,一般民眾生活絲毫未改善。

種族隔離「名亡實存」,黑人當政,換湯不換藥,仍不脫「少數人以高壓手段統治多數人」的弊病,「非國大」即因此聲望江河日下。種族隔離時代他們擁抱民主,執政後卻搞一黨專政,由昔日的革命黨,變成既得利益集團,不堪聞問。

二○○五年,時任副總統的祖馬因受賄罪被總統姆貝基解職。兩年後,在「非國大」大會上,兩人的支持者叫囂衝突,場面幾近失控。過去在與白人鬥爭時,他們紀律嚴明,如今則成鮮明對比。

祖馬醜聞不斷,被踢爆與老友的女兒偷情生小孩,又娶了六名妻子,還支出鉅額公款,整修私人豪宅。南非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政治腐敗,貪汙橫行,許多南非人緬懷曼德拉,認為這樣偉大正直的領袖已成政壇絕響。

南非民主 不信任危機

經濟前景暗淡,政治體制腐敗,使社會普遍感到失落,不再期待議會、法院能保護、幫助他們。南非新興的民主體制,正面臨嚴重的不信任危機。

非洲國家脫離殖民統治,引進民主,但只施行選舉這種表象,多數仍由強人專制統治。有些國家獨立後即陷入內戰,甚至進行種族屠殺。最近利馬、中非共和國相繼發生動亂,叛軍攻城,要求昔日宗主國法國派兵協助平亂,即是一例。

脫離殖民統治、白人統治,相對容易,但要貫徹民主,實現平等,最大敵人是人性。形式的種族隔離易打破,內心的種族隔離難消除;更重要的是,黑、白不能與善、惡畫上等號,人性不會因膚色而有別。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