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Fling Posse】百年千年依舊是朋友
2021/10/13 23:48
瀏覽1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每次聽著幻太郎以開玩笑的語氣對帝統訴說著前世今生的故事,亂數就充滿羨慕。
即使知道是玩笑話,但自己偶爾還是會幻想著自己若是跟幻太郎與帝統一起度過生生世世有多好。
但身為人造人的他、三年前才被創造出來的他,哪會有什麼前世?

彷彿被幻太郎說故事的輕柔語氣給影響,使的亂數的眼皮越來越重。
被催眠般,腦袋昏昏沉沉的,意識輕飄飄的飄向遠處。



**說好要一起探險。**

「將軍大人睡的還真熟呢!」
「欸?」
突然驚醒,猛睜眼看到一位公主與一位武士在自己眼前,亂數不禁皺起眉間。
望向四周是古色古香的廟宇。「我怎麼會在這裡?」
「討厭,將軍大人睡傻了嗎?」公主輕輕扶起亂數。「妾身剛剛用三味線彈奏的曲子有這麼助長睡意?」
「不是……只是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
「看樣子真的是睡傻了。」武士不計身分高低,率真說出沒有敬語的話句。
不過亂數也沒打算與他計較,不如說這樣才是他想要的舒適感。

「將軍大人,不是說要一起出門探險嗎?」
在公主提出此話同時,亂數腦中突然浮現自己與幻太郎、帝統約定過在Battle結束後要到外頭去尋找讓自己延命的方式。
被無形的力量牽引,他不自覺伸手拉住公主與武士的手掌。
「走吧!現在就走。」



**我故鄉在哪裡?**

一道光芒從眼前飛逝而過,透過不知從何而來的單眼鏡片放眼望著,景象突然成了被銀白色鐵塊包圍的船艙。
視線所及的窗口外頭則是帶著一點一點閃光的漆黑之空。
「怎麼了?看著窗外發呆?」
國王和盜賊就坐在他的旁邊悠哉吃著剛才在某顆星球獵捕到的生物。
亂數搖搖頭。
不過國王卻面露擔憂。「很少看到你會這樣發呆,該不會是感應到自己的故鄉在附近?」
故鄉嗎?……身為人造人的他哪有什麼故鄉?不就是自己的出產地?
「還是擔心永遠都找不到故鄉?」
「……」

此刻,盜賊忽然抬起手搭上亂數的肩。
「所謂的故鄉就是心的歸屬地啊!的覺得你的心之歸屬在哪呢?」
「我……」
亂數輕輕碰觸自己跳動的心臟,他的心能告訴自己的歸屬之地在哪嗎?



**你們為什麼要幫我?**

熊熊烈火從眼前閃過,差點就要燒到自己的尾巴。
亂數本能收起露在外頭的尾巴。
吟遊詩人一個箭步檔在怪物與自己之間,遊人從自己手中的卡牌召喚魔劍與前方的怪物對抗。

「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幫助我?我明明是隻魔龍,是魔王那方的人馬。」
「那也是過去的事了吧!」
「嗯?」
吟遊詩人與遊人轉過頭對亂數露出輕柔微笑。「現在的你是我們的夥伴不是嗎?幫助同伴是應該的吧!」
「我……」
「道謝的話等度過難關再說吧!你先躲好。」
亂數緩緩點頭,將嬌小的身軀藏在兩人身後。
此刻的他覺得好安心好溫暖。



**我們來當朋友吧!**

被踩踏過的沙土在空中揚起,亂數現在正和劍道部的部長、路上部的學弟躺在幾乎沒有草枝的草皮上方喘氣。
他們三人剛剛不知什麼原因突然在操場上競速。
結果當然是身為陸上部的學弟勝利。

「欸!我們剛剛不是打賭贏的人可以命令另外兩個人嗎?」
「嗯?有這回事嗎?」
「學長,不能說話不算話啊!」學弟抬起腳輕輕踢了部長。「我一開始就有說過。」
「嘛!……姑且聽你怎麼說吧!」
只見學弟露出與天空高掛的那顆太陽一樣的燦爛笑意。「我們當朋友吧!」



**絕對會救你。**

鬼王將小鬼亂數帶到帝統太郎藏匿的破廟中。
因為環境髒亂不禁讓亂數咳了幾聲,使得鬼王與帝統太郎面露慌張。
「沒事不要緊的,只是灰塵太多了。」亂數勉強露出笑容好讓他們兩人放心。

隨後是好長一段的安靜無聲,直到帝統太郎開口。
「抱歉……都是因為我的關係害的你們被人類追趕。」
但鬼王卻搖搖頭。「是因為和身為鬼族的我們同路,才害得你被同類追殺。」
聽著,亂數心生愧疚。「全都是因為為了幫我尋找延命的藥才害得你們被追殺吧!」
帝統太郎嘆了一口氣,並輕輕揉著亂數的頭。「我是自願幫助你們的,別在意。不管是人類還是鬼族,看到有困難的人就應該出手相助,這是老爺爺和老奶奶說的。」
「他們有說不管人類鬼族嗎?」
「……別計較這些啦!總之,我絕對會救你的。」



**你是誰又有什麼關係。**

趴在辦公桌上,現在的亂數現在視線有些模糊。
他抬頭看著爸爸公司聘請的電話客服和洗窗工在前方一邊吃著午餐一邊閒話家常。
這兩個感覺根本搭不上邊的人現在會搭在一起感覺真是奇妙,而身為董事長兒子的他會跟他們在一起又更為匪夷所思。
他想不起來他們到底為什麼會搭成一線了?

「吶!~」
「怎麼了?」
亂數的叫喚讓兩人停止聊天,四目注視著他。
「為什麼我們會在一起呀?」
「……怎麼突然這麼問?」
「因為我們在這間公司的身分都不一樣呀!」
只見客服員輕輕笑著。「只要緣分到了就會在一起了,你是誰又有什麼關係。」



**為了你我們可以反抗一切。**

犯人幫亂數眼旁染上的鮮血抹去。
亂數困惑轉向在旁邊應該指責他或抓住他,但現在卻不動聲色的偵探助手。
「這樣真的好嗎?如此一來你們就是共犯了吧!」
犯人冷冷笑著,拉著亂數的手讓他站立於兩人之間。「同樣在現場的你也是共犯。」
亂數低著頭喃喃。「……明明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們兩個人不需要一起承擔。」

犯人勾住亂數的脖子。「哈!是我自己想跳進來的,你別自己為是呀!」
偵探助手也在同時間握住亂數的手。「為了你我們可以反抗一切,就算殺了全世界的人,與這個世界為敵都在所不惜。」



「亂數。」
「亂數。」
不同的聲音同樣叫著自己的名字,亂數從睡夢中緩緩醒來。

這是一段不怎麼長又雜亂的夢境,亂數感覺自己好像經歷一場環遊世界般一樣疲累。
但看到眼前這兩張熟悉的面孔把他的疲憊感通通驅逐。
他笑著伸長雙手個捏住兩人一隻手掌。
「聽我說~如果你們是武士和公主的話那我就是將軍大人囉!」
「喔!原來是將軍大人啊!小女子有演不識泰山,失敬失敬。」
「什麼啊!怎麼連你都在說這奇怪的故事啦!」

「嘿嘿嘿~幻太郎、帝統。」
「嗯?」
「不管經過多少次的轉世,即使過了幾百年幾千年,我們都是朋友喔!」
「「那當然。」」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